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如何討好愛人的親友們?(腦洞)

寫在前面的話:

2017年即將結,要迎來的是新的2018年

似乎有超過半年沒有更新了,真是對不起了(土下座

今天,翻著之前堆疊如山(?)的腦洞,翻到這篇,之前似乎沒有發過的腦洞

於是,決定稍微整理一下,當做今年最後的更新

(至於明年的更新……那就之後再說吧

請注意,這腦洞是某天休息時突然冒出來的,在半夢半醒中腦完,然後隨隨便便寫出來(??

並不具有任何邏輯思考,各種bug一定有的,全員復活,大和迷弟設定(嚴重的ooc)

卡卡西式的佔有欲「只有自己能欺負他啊!」(並不

阿斯瑪&紅躺槍(??),凱其實湊熱鬧的

不管怎樣,這是一篇詭異的腦洞,請小心食用







在某天宇智波帶土一臉報社的走在路上,然後遇到在路上閒逛的止水、鼬、佐助和鳴人。

他們見到帶土時,宇智波三人組只是打個招呼,但鳴人看到帶土表情沉重的模樣,出聲關心帶土,問看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帶土並沒有直接回答鳴人,只是將視線移到總是溫柔笑著的止水身上,然後開口問:「止水,你……平時跟佐助相處的怎麼樣?」

聽到這話的佐助,只是一臉嫌棄的(?)看了止水一眼,卻沒說什麼。

倒是鳴人一臉疑惑的,不知道帶土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問題。

止水一開始有點疑惑,不知道帶土突然說這個幹嘛,然後看到佐助嫌棄的(?)眼神後,止水突然謎一般的反應過來。

然後,靠近帶土身邊,低聲詢問是不是被誰為難了,要不要緊之類的。

帶土輕搖頭表示沒什麼,只是有點苦惱而已。

想討教怎麼跟喜歡的人的親友們好好相處的方法。

止水表示,帶土跟他的立場完全不一樣,很難作為參考,但止水說,大概就是不要太逆著對方,盡量順毛之類(?)

帶土一臉陰沉的表示知道了,止水有點擔心,你真的知道了嗎?

反正,後來堍走遠後,鳴人還一臉懵的問怎麼了嗎,佐助要他不要管太多云云。

總之,止水就這樣有意無意的轉移話題,但還是有點擔心的想,真的不要緊吧?



然後,宇智波帶土的確遇到了刁難。

來自旗木卡卡西的親朋好友們。

卡卡西和帶土一樣,早失去雙親;又跟帶土不一樣。

帶土身邊,並沒有什麼會關心他清況的人,沒有什麼朋友,再加上四戰的緣故,村裡也沒有什麼願意跟說話的人。

就跟當初的鳴人一樣,但……

鳴人完全是無妄之災,而宇智波帶土可以說是自作自受。

帶土非常的苦腦,苦腦著怎麼跟卡卡西的朋友們相處。

即便都是兒時曾經相處的同伴,對帶土而言,就只是印象模糊的陌生人罷了。

紅和阿斯瑪是卡卡西的好友,也曾被帶土的陰謀給傷害過。

但,他們兩個人除了一開始抱著嚴厲的態度,仔細觀察帶土的一舉一動後,也逐漸放下內心的防備,對帶土表現友好。

凱,自稱是卡卡西一生唯一的對手,他有時的舉動讓宇智波帶土非常的煩燥。

因為,凱總是提出奇怪的要求,像是什麼想跟卡卡西在一起,要先跟決勝負之類的,要不就是一起向青春奔跑(?)之類無理取鬧的要求……

雖然帶土總覺得凱的要求是不是反過來,但又覺得想太多了。

總之,凱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只要不那麼煩人就很好了。

最讓帶土感到困擾的人,是卡卡西的後輩,大和 。

大和對帶土的態度非常的差勁,就像電視劇上的惡婆婆(?)一樣,非常惡劣。

雖然說,大和通常不會非常明顯的表示,但也常常意有所指,或是表示不認同之類。

帶土對於這個看起像是卡西的迷弟,實際也的確是的後輩並沒有什麼惡感。

被刁難後,帶土只是有點傷腦筋。

畢竟,他的確讓卡卡西經歷很多傷心的事情,更別提戰場上的廝殺。

總之,對於大和的刁難,帶土抱著忍讓的心情。

不過,帶土的忍讓並沒有讓大和刁難少一點,反而變本加厲了起來。

有些時候,大和甚至還會毫不留情的用言語刺傷帶土。

之後的發展,就宛如最狗血的鄉土劇那樣,事情發展的越加嚴重。

帶土也因為大和的一些話,產生自我的質疑。

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適合跟卡卡西在一起,並且覺得四戰那時如果死了的話,或許對卡卡西還是其他人會更好。

總之,帶土的態度轉變太大,引起了卡卡西的注意。

畢竟,他們都同居了,有些細微的變化還是很了解的。

雖然帶土並沒有跟卡卡西說關於他被親友刁難的事情,但卡卡西也隱約有察覺到什麼。

只是,帶土什麼都沒說,卡卡西也不好說什麼。

卡卡西想,他們應該都有分寸才對。

然而,最近帶土的情緒很低落,還會有意無意的避開卡卡西,這讓卡卡西覺得事態有些不太妙了。

於是,卡卡西也開口詢問帶土發生什麼事情,但帶土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搖頭而已。

後來,卡卡西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就邀了一堆人到他家聚會。

那天帶土看到一群人,也沒說什麼,只是表情不是很好。

之後,卡卡西發現帶土的表情不太對後,問他怎麼了,帶土也沒說什麼,推託大概是太累什麼。

然後,卡卡西讓他趕緊去休息,接下來他來處理就行。

帶土本來想說什麼,但卡卡西很堅決的要他先休息,還強硬的將帶土推去房間裡。

帶土對於卡卡西的強硬式關心沒有辦法,只能聽卡卡西的話,進房間休息。

最後,帶土去休息後,卡卡西就回到客廳,看著聚會裡的人,露出一個微笑。

雖然微笑被面罩遮著,只露出笑瞇的眼睛,但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背後一陣冷。

阿斯瑪跟紅迅速的反應過來,然後舉手說他們可什麼都沒做,只讓帶土請客幾次而已。

凱還有點反應不過來發生什麼事了,只覺得有點冷。

大和似乎反應過來了,但只是僵著臉,沒說什麼。

卡卡西也沒說什麼,大概就跟他們聊聊關於帶土的事情。

最後:他只說:「不管怎樣,別太欺負他啊!畢竟,他是我的嘛!」

「能欺負他『哭』出來的,可只有我!」

卡卡西微笑的作出讓在場的人背後一涼的獨佔宣言。

總之,大和他們(阿斯瑪&紅:我們可什麼都沒做阿!(無辜臉))就停止對堍刁難的舉動。

之後,帶土面對大和他們時,他們的態度變得和緩很多。

帶土一臉懵的想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卡卡西,只是笑著揉揉,堍的短毛

(完)

评论(6)
热度(42)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