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他知道的和他不知道的 01

2018.02.10

宇智波帶土生日賀文,提前慶生

另外,獻給 @鏡中花 水中月

梗為:現代PA,卡卡西對宇智波帶土的告白,甜

注意:各角色可能OOC,請注意食用

===========================

旗木卡卡西知道很多關於宇智波帶土的事情,包含他的一些小秘密。

他知道他,喜歡吃甜食,尤其是紅豆糕。

他喜歡他吃甜食時,幸福得瞇起眼來的樣子。

他知道他,喜歡賴床,所以以前上學的時候才會常常遲到。

雖然現在已經不會了,但他偶爾還是很喜歡看著他,窩在床上,緊緊拉著棉被的樣子。

小時候,他覺得這畫面特別煩躁,現在,他覺得他特別可愛。

他知道他,比起西裝,更喜歡穿著寬鬆的和服。

雖然,因為工作的關係,他看到他的時候,總是穿著正式西裝。

但,偶爾在家裡,總會看到他穿著淺紫色的和服,披著深藍色紋有團扇的羽織,懶洋洋的攤在沙發上看電視。

像隻平時警惕慣的貓,突然放鬆下來的表情,真的特別可愛。

他知道他,雖然嘴上總是說不想回族地、最討厭回去之類的話,但他知道他比誰都熱愛自己的家族。

若有誰敢說宇智波的壞話,他總會暴起懟回去。

就像是生氣的貓,炸毛的樣子,特別可愛。

他知道他,雖然表面上對於斑先生有著各種抱怨,但他心裡還是仰慕著斑先生。

不過,斑先生似乎也知道,所以常常毫不留情的逗著他炸毛,然後心情愉悅地看著他氣得跳腳。

斑先生似乎覺得他這樣氣呼呼的樣子,非常可愛。

嗯,他也覺得。

真的,非常可愛

他知道他,雖然被迫放棄夢想,但他其實也明白斑先生跟家族裡的人都是擔心他的未來。

因為,能夠成功的人,總是那極少數的人們。

所以,他表面上放棄,但私底下依舊倔強堅持著自己微弱的夢想。

這樣的他,他覺得特別的耀眼又帥氣。

他知道他,有個用來作畫的別墅,裡面擺滿他的作品。

那是,只有他們兩個人才知道的秘密小據點,連斑先生都不清楚實際地點在哪。

是,只屬於他們的小秘密。

他知道他,不喜歡畫人物畫,只喜歡畫風景和小動物。

因為,他認為畫人物需要投入大量的情感,去琢磨人物的表情。

但,他卻畫過三幅人物畫,都是同一個人。

他知道他,有一個喜歡的人。

一個總是笑著,溫柔的要他們不要吵架的女孩子。

非常溫柔,也非常漂亮。

同時,也是她也是他唯一畫過的人物。

宇智波集團現任的掌權者—宇智波帶土—一個右臉上有著猙獰疤痕,表情總是冷漠、不苟言笑的男人。

他正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表情兇狠得能嚇哭外面那些逞兇鬥狠的不良高中生,眼神陰沉的盯著站在他面前的兩個下屬。

他面前的的兩個男人,臉色都慘白一片,額頭不斷的冒著冷汗,都強迫自己站得直挺,但卻可以看出肩膀輕微的顫抖。

沉默了好一會後,他才用著暗啞的嗓音,飽含怒火的問:「所以,這垃圾就是你們產品開發部門用兩個禮拜的時間,費盡心血做出來的東西嗎?!」

話盡,就把原本拿在手上的文件,狠狠的甩在辦公桌上,發出一陣巨響。

嚇得站在辦公桌前的那兩個人的身體都抖了下。

其中,較為年長的那位,似乎覺得不能就這樣下去,於是他強壓下內心的恐懼,深呼吸壓下身體的顫抖,開口:「總裁,關於這個產品我們部門——」

「啪」的一聲,原本還躺在總裁辦公桌上的那份產品開發案的文件,就被摔在他的腳跟前,打斷他即將說出口的辯解。

「別跟我說什麼你們部門很努力或是什麼盡全力的蠢話了!」宇智波帶土冷笑著,眼神陰鬱的瞪著眼前的兩個人,說:「這個世界,可不是只要努力,就會被溫柔對待的世界,是更加殘酷的現實社會!」

「你們,根本沒有考慮到這個產品的後續行銷!」

「或許,一開始會造成熱議,但後續呢?」

「當人們覺得『也不過如此!』時,這個產品也就沒救了!」

較為年輕的那個下屬聽到這話,似乎想辯解什麼,張口想說話,卻被旁邊年長的那位給拉住,示意他不要開口。

帶土似乎察覺年輕下屬的不滿,眼神諷刺的哧笑聲:「呵,怎麼?覺得行銷是業務部門的事情?跟你們產品部門無關?」

「如果你們真的抱持這種想法,我想我該考慮撤換掉你們部門的一些人了!」

「要不,宇智波真的要被你們這些廢物給拖累了!」

諷刺意味濃重的話語,刺得站在面前的兩位下屬特別難受,尤其是那位較為年輕的下屬,整個表情非常憤怒的瞪向坐在總裁位置上的那個人。

帶土感受到他的視線,冷笑了聲:「怎麼了?有什麼想法,倒是說出來聽聽啊?」

那位年輕的下屬因憤怒提起勇氣,想要開口為自己的部門辯解。

然而,一對上宇智波帶土那雙冷漠又陰鬱的黑色眼瞳,頓時像被潑了一桶冷水般,僵硬的說不出任何話來。

沉默,瞬間蔓延。

宇智波帶土皺著眉盯著他看,手指輕敲在著桌面,發出「喀、喀」的聲音,像是分針轉動的聲音,逼迫著他應答。

年輕下屬像是感受的壓迫,幾次張嘴,但卻什麼話都說不出口,所有的辯解都哽在喉嚨。

他,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帶土的眉頭皺成川字,黝黑的眼裏閃過一絲不耐煩,手指敲桌的節奏越來越快。

一旁,較年長的那位下屬也很著急,似乎想幫後輩說話,卻因總裁不經意的一瞥,刺得他把話都憋回去。

那一瞥,銳利得讓他差點窒息。

空氣幾乎凝結,宇智波帶土對於下屬的沉默越感不耐,年輕的下屬也越來越緊張。

最後,帶土似乎不願再僵持下去,臉色不怎麼好看的想要發怒。

兩位下屬似乎也感受到他們總裁的怒火,低下頭準備承受總裁的責罵。

此時,「扣、扣、扣」的敲門聲響起。

帶土看向門口,聽到門外的人用著略慵懶地聲音說:「總裁,有幾份通過審核的投資案需要您確認,還有財務剛剛送來了這季度財報,需要請您過目。」

沉默了一瞬,帶土閉上眼,稍稍平復內心的怒火,才睜開眼,聲音低沉的說:「進來。」

然後,「喀噹」的開門聲。

來人抱著一疊厚重的文件,無視站在辦公桌前的兩個人,自逕走到辦公桌旁,將文件檔放下。

然後,微笑的對著總裁說:「另外,您今天下午還有場會議,文件和資料已經幫您備妥了,是否還有其他要吩咐的?」

帶土微抬起頭,看著那頭會閃得晃眼的銀毛和那人嘴角讓人移不開眼的痣,抿了抿唇,點頭示意知道了。

然後,眼角瞥向還站在辦公桌前的兩個下屬。

「撿起地上那份垃圾,給我滾回去重新修改。」

他用低沉且平穩的聲音說。

「我希望,下個禮拜能看到更加完整的企劃案。」

「現在,滾!」

語氣平穩,已經沒有剛剛怒火中燒的激動。

年長的那位下屬趕緊撿起被甩在地上的文件,向總裁鞠躬說:「是的,總裁。」

然後,拉著還愣著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年輕後輩往外走去。

當年長下屬走到門外,要關上門的時候,看著那個面帶微笑的銀髮男子,內心非常的複雜。

『竟然被旗木卡卡西給救了……』

Tbc

评论(9)
热度(55)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