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他知道的和他不知道的 02

2018.02.10

宇智波帶土生日賀文,提前慶生

另外,獻給 @鏡中花 水中月

梗為:現代PA,卡卡西對宇智波帶土的告白,甜

注意:各角色可能OOC,請注意食用

===========================

待兩個下屬關上辦公室的門後,宇智波帶土才收回盯著那人嘴角美人痣的視線。

表情有些不自在的抿著嘴,然後隨手拿起剛被抱進來的那疊文件裡的其中一份,身體向後靠著椅背,狀似專心的看起文件來。

完全不理會站在一旁,一臉笑瞇瞇的看著他的白髮男人。

那人就這樣看了帶土好一會,才又用帶著笑意的嗓音,說:「總裁,如果沒有什麼吩咐的話,那我就先出去忙其他事情了。」

聽到這話,帶土不再裝作醉心工作的模樣,將手那份文件甩在桌上,雙腿交叉,雙手交疊放在腹上。

看向那人,冷笑的說:「呵,吩咐?」

「我還有什麼吩咐?」

「我雖然記性沒你那麼好,但我可記著今天下午,並沒有甚麼莫名其妙的會議啊!」

他側著頭,眼神銳利的看著他,厲聲問:「幫那兩個垃圌圾解圍,很有趣嗎?」

那人、不,卡卡西聽到帶土這麼說,嘴角的笑容上揚,手指遮擋著過分上揚的弧度,強忍笑意的說:「咳,可不是這麼說呢!」

「畢竟,我的身份『特殊』,要是再不好好討好宇智波的其他人,他們那些忠心於宇智波的高層們,大概會非常緊張。」

「緊張的認為,旗木家的獨子意圖要謀害宇智波的總裁呢!」

話說完,卡卡西似乎覺得這話很有趣似的,嘴角的弧度完全無法遮掩。

「所以,我得好好討好他們才行。」

「至少,得讓他們放心啊!」

「要不,我這份工作怎麼能長久做下去,我可指望靠著這份薪水度過餘生呢!」

卡卡西笑瞇瞇的說著,嘴角的美人痣也因這笑容而更引人注目。

帶土有那麼一瞬間被那顆痣給迷晃了眼,他眨眨眼睛,不太自然的移開視線,冷聲說:「胡說什麼,那群廢物敢對你做什麼!」

「只要我還是宇智波的總裁,誰敢動你!」

宇智波帶土說出這句話時,眼神非常堅定又明亮,整個人散發著自信的光彩。

看著這樣的帶土,卡卡西的心跳漏了一拍。

『帶土,真的成長了很多呢!』

『比以前更有自信了,也更吸引人目光了呢!』

『真想,找個地方把他給鎖起來呢!』

腦子裏轉過許多不可言說的念頭,但卡卡西表面上還是維持一臉純良的微笑表情。

帶土並沒有察覺身邊的那人閃過什麼奇怪的想法,然後沉下臉,眼神陰鬱,聲音深沉的說:「要是,他們真敢做什麼的話……」

「哼,我會讓他們知道隨便招惹我的下場會是怎麼樣!」

聽到這宛如回護的話語,心臟急速跳動著,卡卡西幾乎無法維持臉上的純良的微笑。

內心隱秘想法突然噴洩出來,想緊緊將他抱住,想用鎖鍊將他牢牢鎖住……

但,不行,絕對不行。

『要是那樣做的話,一定會……』

『一定會被帶土討厭的!』

『所以,絕對不行!』

強制壓下內心的衝動,卡卡西舔圌了舔略乾的嘴唇,努力保持著一開始的笑容,盡力的用平穩聲調說:「是是是!有帶土總裁在,我可就能放心得領這份薪水到退休了呢!」

聽到這話,帶土微瞇起眼來,嘴角也勾起難得的弧度,說:「哼,那是當然的!」

就像隻被順過毛的貓,露出相當滿足的微笑。

旗木卡卡西突然發現,今天的宇智波帶土似乎一直挑戰他的忍耐極限般,讓他幾乎克制不了自己。

『真的,太可愛了,帶土!』

他壓抑著想將對方抱在懷揉揉的念頭,強迫自己的視線從那隨嘴角弧度上揚的細小疤痕移開,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幾聲。

臉上盡力保持著純良的微笑,微歪著頭問:「話說,剛剛怎麼了?我在外面就聽到你甩東西的聲音了,那兩個下屬惹你生氣了?」

聽卡卡西這樣問,嘴角揚起的弧度馬上壓下,表情變得格外陰鬱。

「哼,就兩個垃圌圾。」他陰沉沉的哼說。

見他這表情,卡卡西有些困惑。

他思考了一會,才皺著眉頭,說:「他們應該是負責那份你挺看好的產品開發案的負責人吧?」

「我記得,之前稍微看過那份產品企劃,還做得不錯呢!」

「是企劃出了什麼變故嗎?怎麼讓你那麼生氣?」

面對卡卡西的疑問,帶土並沒有馬上回答。

只是陰沉著一張臉,沉默了好一會。

最後,他抿了抿唇,聲音暗啞的說:「不過就是份,不會成功的企劃而已。」

這是個,不是非常正面的評價。

由帶土的表情來看,似乎對於那兩位繳交的企劃特別不滿意,甚至可以說非常失望。

『不,與其說是失望,不如說是恨鐵不成鋼吧?』

卡卡西看著帶土陰沉的表情想著,嘴角稍微上揚了起來。

不知為何,他覺得這樣的帶土非常可愛。

「嘛,別這麼嚴厲嘛,你的屬下們也非常努力了呢!」卡卡西笑著說:「更何況,你不也很欣賞他們做出的企劃案嗎?」

「雖然,可能稍微不滿意,但也沒必要生這麼大的氣啊!」

「哼!」帶土冷哼了聲,表情沒有剛剛那麼陰沉,但還是有些鬱鬱。

「我欣賞是沒有用的,重點在市場上能不能被接受,才是重點。」帶土一臉不怎麼痛快的說:「從死老頭接下宇智波的那天起,我就必須考慮到更多的事情。」

「哪怕,我並不最優秀的負責人,我也不能讓宇智波倒在我的手上。」

「所以,即使我欣賞也沒有用,現實告訴我,那就是份垃圌圾。」

『不,在我心裡,你是最優秀的……』

卡卡西心裡這樣想,眼神溫柔的看著整個突然有些萎靡的宇智波總裁。

「嘛,別想太多,他們之後一定會修改出讓你滿意的企劃案的!」

「畢竟,他們可是宇智波啊!」

卡卡西溫柔的笑說,心裡補上一句。

『也是你引以為豪的族人們。』

「是嗎……」帶土的表情還是厭厭的,但比起剛剛似乎稍微提振了精神。

但還是很低沉的模樣。

「嘛,別想太多了!」卡卡西說著,然後繞到帶土座椅的椅背後,輕聲說:「你最近工作挺多的,我幫你捏捏肩膀吧?」

靜默了一會,帶土才應了聲。

卡卡西把手搭在帶土的肩上,感受到帶土放鬆身體後,才開始揉圌捏他僵硬的肩膀。

揉了一會,帶土舒服的閉上眼,表情看起來特別柔和,沒有之前的銳氣與陰沉。

卡卡低著頭,看著帶土那略微刺人的毛髮,嘴角泛起溫柔的笑意。

他狀似不經意的開口:「對了,今天下班後要到我家去嗎?」

「昨天買了點煮火鍋的菜,我們可以一起吃,如果要一起回去的話,還能繞到你喜歡的點心店裏,買點紅豆糕當甜點呢!」

聽了這話,帶土睜開眼,仰起頭來看著卡卡西。

在這瞬間,他們的眼中只看得到彼此的身影,沒有任何其他人能夠駐足。

就宛如他們是一對恩愛的情侶般,彼此凝視著對方,將彼此放在內心最深處。

但,很可惜。

他們並不是那樣的關係,又或者說……

只有卡卡西抱持著那份不可言說的情感,眼裡隱藏著愛意的凝視著他。

這一瞬,卡卡西多希望時間能夠停留。

即使錯覺也好,想繼續停留在那段彼此凝視對方的時間裡。

但,可惜……

「不了,我今天就不跟你回去……」帶土低下頭,嗓音沙啞地說。

卡卡西的心裡略有些失望,他微笑著說:「這樣啊,我可得想辦法處理那些火鍋的菜了呢!」

「所以,帶土今天要回自己的公寓,還是要回斑先生哪裡?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卡卡西不經意的問著,話裏頭隱秘的藏有些許的試探。

「不……不回公寓,也不去死老頭那裡,我……」帶土閉上眼,有些放鬆的說:「我想去『畫室』。」

「畫室」,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圌共同持有的秘密據點,是宇智波帶土倔強著維持自己夢想的地方,也是旗木卡卡西見證宇智波帶土實現夢想的地方。

說穿了,就是棟位於郊區的三層透天別墅罷了。

卡卡西露出猜中的微笑,繼續問:「那要不要我陪你過去?我們好像也很久沒——」

帶土出聲打斷卡卡西的話。

「不,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他再次仰起頭,盯著卡卡西僵住的笑臉,說:「我只是要去整理些畫作而已。」

「那裡,離你家太遠了,不怎麼方便,所以你沒必要跟著去受累。」

卡卡西僵硬著微笑,低頭看著那雙黝圌黑的眼裏,裡頭倒映著自己的身影,還有些許的堅持。

他沒有感受到剛剛那「彼此的眼裡只有對方」的滿足感,他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凍僵了。

但,他還是勉強保持著微笑,說:「好吧……」

他不知道為何宇智波帶土要去「畫室」,但他知道帶土一定有什麼事情隱瞞著他。

因為,宇智波帶土從沒拒絕過旗木卡卡西一同前往「畫室」過,從來沒有。

Tbc

评论(25)
热度(42)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