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我只想要你

各種ooc,四戰帶土存活設定

主要內容,也就是想看卡卡西吹一波堍

或許,又可以叫做《關於旗木卡卡西是個變態的這件事》

不管怎樣,如有不適,請記得點叉

@鏡中花 水中月   @日日工作狗

=======================

事情,到底為何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

前任四戰Boss,現任火影宅掃地工兼煮夫的宇智波帶土對於眼前窘境,感到非常不解。

他只是做好晚餐,坐在沙發上,無聊翻著屋子主人特意買回來的雜誌,等著被拖去交際應酬的六代火影回家。

結果,他等到六代火影回來,卻是個醉醺醺的火影大人。

全身上下都是酒臭味,被一名暗部架著送回來。

然後,就在他還皺著眉,尚未開口問那名暗部為什麼卡卡西會變成這樣前。

那名暗部便向他鞠躬,說:「火影大人,就麻煩您了。」

「嗖」的一聲,消失無蹤。

頓時,帶土的腦海裡跑過各種彈幕。

『喂喂喂,你們暗部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雖然,力量被封印住,但好歹我也是四戰的Boss之一啊!』

『如此輕易的把重要的影交給我,這樣真的可以嗎?!』

『這破村子吃棗葯丸!!』

雖然腦子裡刷過一串串吐槽,但表情仍保持四戰時的冷漠。

他攤著臉,瞄了眼靠在自己身上的六代火影,嗤了一聲。

然後,就把睡昏過去的六代火影整個扛在肩上,扛進了臥室裡,將人放到床上。

他看著整個呈現大字型,完全沒有被驚醒的六代火影,皺著眉,自語:「這垃圾,怎麼體重這麼輕?」

帶土臉色陰沉的瞪著呼呼大睡的六代火影大人,眼神陰冷的像要把人給宰一樣。

他冷笑低語:「哼,這垃圾,一定又沒給我好好吃飯了。」

然後,他決定之後要給火影大人加餐,每天早中晚,下午茶加夜宵,勢必要將瘦弱不堪的六代火影餵成像秋道一族一樣豐滿的體型。

熟睡的火影大人打了個寒顫,似乎感受到未來可怕的命運。

帶土雙手抱胸的盯著熟睡的火影,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最後,才像下定決心般,將手伸向他曾夢想過和渴望過的白色御神袍,將御神袍從醉鬼火影身上脫下。

昏睡中的六代火影沒有被帶土的舉動給驚醒,非常配合的任由帶土脫下他身上那件象徵火影的御神袍,露出被緊身衣包裹的精瘦身材和白皙的皮膚。

帶土盯著手中的御神袍,嘴角下彎,露出宇智波式的嫌棄,說:「全是酒臭味,真噁心!」

嫌棄的用手指拎著代表木葉最高位的衣服,撿起臥室裏其他被丟在地上的衣物,打算一起洗乾淨。

他將衣物全扔進洗衣機後,去浴室裝了盆溫水,拿了條毛巾,要給昏睡在床上的火影大人擦身體。

帶土把水盆擺在床邊,將毛巾浸濕後,稍微擰乾,然後坐在床邊看著睡得毫無知覺的火影大人。

他將他臉上的面罩拉下,露出他熟悉的面孔和美人痣,帶土抿著唇,將手中的毛巾湊到他臉上,要替他擦臉。

結果,本該睡死過去的火影大人伸出手,拉住他拿著毛巾的手,將他整個人拉進他懷裡,緊緊抱著。

「喀噹」一聲,放在床邊的水盆因為動作過大,整個傾覆在臥室的地板上,水流得到處都是。

帶土被他的舉動給嚇了一跳,隨即憤怒的大喊:「旗木卡卡西,你這個垃圾!!快放開我!!」

然後,抱住他的人只是將手收得更緊,將臉埋進他的脖頸,發出一聲「唔?」的聲音,然後蹭了蹭他的脖子。

帶土被他蹭得一顫,然後有些惱羞的喊著:「別給我裝睡,快點放開我!」

他並沒有依照帶土的話,鬆手放開懷中得來不易的戰利品。

他吃力地睜開雙眼,透著小小的縫隙看到懷中對他一臉怒容的宇智波帶土。

然後,露出一個不符合六代火影英明神武形象的傻兮兮笑容。

開心的說:「啊,帶土在我的懷裡呢!」

「感覺,就像做夢一樣!」

「真好啊!」

說完,用力地蹭了蹭帶土的脖子,害得帶土心跳漏跳了一下。

帶土咬牙看著像是沒睡醒的卡卡西,心裡完全不明的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

『難道,喝醉了,會讓人智商降低成幼崽嗎?!』

帶土在內心陰狠的吐槽。

他試圖用力掙開卡卡西的懷抱,卻被像幼崽抓著好不容易得來的心愛玩具的旗木卡卡西緊緊抱著不放。

雖然,宇智波帶土已經被封印住大部分的力量,但想要掙脫卡卡西的擁抱,還是有辦法的。

只是,要如何不傷到卡卡西,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就在帶土咬牙苦惱如何掙脫卡卡西的懷抱時,卡卡西心滿意足的說:「帶土,真的好可愛喔!」

「蛤?!」帶土懷疑起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麼毛病。

要不,他怎麼會聽到卡卡西說他可愛?!

「帶土很可愛啊!」卡卡西完全不顧帶土的反應,自顧自的傻笑說。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超級可愛的!」

「唔……」卡卡西蹭了一下因為他的話而僵住的帶土,說:「不過,現在帶土應該說是帥氣吧!」

「身材精壯,肌肉線條也很漂亮,雙手也非常的漂亮,尤其在結術時,手指特別的漂亮有力!」

『這個笨蛋,到底在胡說什麼啊啊!!!』

帶土在心裡吶喊著,開始用力掙開卡卡西的手,但卡卡西今天不知道為何,力道異常的大。

「還有,帶土也跟其他宇智波一樣,有著漂亮的臉蛋呢!」

「雖然,臉上有疤,但那可是帶土為了救我而留下的英雄烙印呢!」

「讓帶土,變得更帥氣了呢!」

像是聽不下去卡卡西的蠢話般,帶土滿臉通紅惱羞的大喊:「你這個垃圾,在胡說些什麼?!」

宇智波帶土堅持認為滿臉通紅是因為被氣到的,絕不是因為害羞,絕不是!

「我才沒有胡說呢!」卡卡西幼稚的嘟著嘴,反駁著。

「明明,帶土是世界上最棒的人了!」

「小時候,那麼努力,每天每天都那麼努力練習,沒有一天是停止練習的。」

「而且,還不忘記幫助別人,每天都笑得那麼開心!」

「雖然,後來稍微走偏了,但帶土還是回來了。」

「還那麼努力地幫助大家重建,沒有任何怨言的接受大家的責備……」

「明明,那麼努力了,大家為什麼不能稍稍原諒帶土?」

像一個受委屈的孩子,卡卡西撒嬌似的說著。

「笨蛋。」帶土忍著全身的不自在,輕聲罵道。

如果,這個世界有這麼容易選擇原諒,那一切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更何況,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比他更幸運的戰犯了。

宇智波帶土所犯下的罪,足夠讓整個世界都怨恨著他了。

「唔!」像個沒有受到安撫的孩子,用力的蹭著帶土的脖頸,蹭得帶土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帶土,明明帶土這麼棒!」他很不滿的咕噥著。

「而且,帶土……雖然是甜黨,卻會做很棒的秋刀魚料理和味噌茄子!」

「做得菜都非常好吃,家裡也都被帶土整理得乾乾淨淨!」

「這麼棒的帶土,能夠待在我身邊,真的是太好了!」

帶土雞皮疙瘩一直冒出來,內心不斷湧現想逃跑的衝動。

他,非常不擅長接受讚美。

不管是年幼或是現在,宇智波帶土都不怎麼習慣被稱讚。

或許,是因為過去是被人們所嘲笑的「吊車尾」,過於渴望別人的認同,最後卻什麼也沒有得到的關係吧?

現在的他,更不可能獲得任何的稱讚。

犯下重大罪惡的宇智波帶土,唯一活在世界上的理由,除了贖罪以外,也只是因為這是旗木卡卡西唯一的願望。

因為不再渴望獲得認同與稱讚,突如其來的讚美和誇讚,都讓他非常的不習慣。

尤其,那些誇讚是從宇智波帶土曾經仰慕過的旗木卡卡西嘴中冒出來,更讓他無所適從。

甚至湧現了想要戴上面具逃跑的衝動。

雖然帶土極力想要掙脫卡卡西的懷抱,但卡卡西卻像是沒有察覺般,緊緊抱著他,嘴巴不停說著讓他幾乎要羞憤致死的誇讚。

「……有時後,帶土的反應特別可愛。」

「小時候的帶土,情緒起伏非常大,有時逗一下,就會哭出來,還會逞強的忍著眼淚……」

「啊,真的好可愛喔!」卡卡西像個變態一樣感嘆著。

全然沒察覺到懷裡的帶土用著陰狠的表情盯著他看。

「不過,現在的帶土,更可愛了!」卡卡西再次露出傻兮兮的笑容,說:「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是他的眼睛總是出賣他的心情。」

「他的眼睛又大又漂亮,總是非常澄淨,也非常誠實的替帶土回答心情呢!」

似乎想到很有趣的事情般,卡卡西神秘兮兮的說:「有次,我裝作不小心的摸了帶土的屁股一把,結果……嘿嘿嘿!」

像個變態老頭一樣,卡卡西賊兮兮的說:「雖然當時帶土表情很冷淡的看著我,但眼睛裡卻溢滿了驚慌,真的超可愛的啊!」

聽到這話,宇智波帶土眼神變得更加陰狠,但耳尖卻一陣通紅。

「卡卡西,你那時候果然是故意的!!」他咬牙切齒的低聲吼著。

不過,帶土惱羞的怒火並沒有正確傳達給卡卡西知道。

因為卡卡西還是傻呼呼的抱緊帶土,在帶土的耳邊說:「其實,我一直想跟帶土說,他的屁股觸感可真是不錯!」

「柔軟又紮實,非常棒!」

在帶土還沒來得及為這話暴走前,卡卡西就又做了一件事情。

他靠近帶土的耳邊,輕聲的說:「還有,我一直想對帶土做這件事情呢!」

接著,宇智波帶土就感覺到有什麼柔軟又濕潤的東西舔過他的耳朵。

突然,帶土腦袋一片空白,像有什麼東西爆炸般,當他回過神時,他已經掙脫了卡卡西的懷抱,摀著耳朵看著貌似被他打昏的卡卡西。

他用力搓揉著自己的耳朵,咬著牙,羞惱的說:「卡卡西,你這個笨蛋!」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對著誰說話啊?!」

眼神兇狠,但滿臉通紅的樣子。

的確,特別可愛。

  
 

隔天早上,旗木卡卡西覺得自己的後頸有些疼,感覺像被人打過。

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帶土對他的態度有點冷淡。

嗯,與其說是冷淡,倒不如說是在逃避卡卡西的視線吧!

卡卡西饒有興趣的觀察著假裝若無其事吃著早飯的帶土好一會後,才露出純良又帶點困惑的笑容,問:「帶土,我昨天喝醉的時候,是不是有做什麼失禮的事情?」

聽到這話,帶土頓了一下,攤著一張臉,聲音沙啞的道:「有什麼,是我應該知道的嗎?」

然後,帶土不理會卡卡西的回應,就說了聲「我吃飽了。」,把尚未吃完的早飯疊在一起,端進廚房。

「嘛,雖然帶土表情沒什麼變化,不過眼睛卻閃過一絲驚慌呢……」卡卡西看著走進廚房的帶土,低語著。

「看來,昨天似乎發生了什麼有趣事情,但帶土完全不想說呢?」

卡卡西有些苦惱的皺起眉,手指敲了敲臉頰。

隨即,他又露出跟往常一樣的溫和笑容,說:「不過,我總會找出到底是什麼事情的!」

畢竟,現在的宇智波帶土可沒什麼事情能瞞得旗木卡卡西的!

The End





補充一下彩蛋:

關於那個暗部會如此迅速離開的這件事。

是因為,喝醉酒的六代火影大人一直叨叨絮絮著宇智波帶土是個多好多好的人,到處跟每個人安利他心目中的帶土小天使。

是、每、個、人!

所以,之後帶土上街買東西時,旁人總會用著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评论(15)
热度(102)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