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吃魚kkob】終於找到你01

人魚卡x人類堍

魔幻風的童話故事(?)

然而筆力不足,大概寫出來非常怪異

這篇也可以叫做《卡卡西誘拐幼崽的日常》

提醒:堍的左眼先天失明,這個之後會解釋

非常ooc,真的,請小心食用

@今天有粮吃吗

============================

宇智波帶土大概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的場景。

在那一天,他與卡卡西相遇。

那並不是什麼好日子,天氣陰沉沉,海浪澎湃的拍打礁岩,平時安詳平穩的海平面激起洶湧的浪花。

宛如惡魔終於撕破了它虛偽的偽裝,猙獰的伸出了利爪。

天邊不再是蔚藍的晴空,佈滿厚重的烏雲,時不時顯露一絲閃光,傳來陣陣雷響。

彷彿下一秒,就會開始狂風大雨,展露大自然的威力。

帶土記得,那時還沒開始下雨,但風比往常來得大。

當時,捲縮在一處礁岩的夾縫間,絲毫不管越來越洶湧的浪潮即將侵襲那一小塊的空地。

自顧自的捲縮在夾縫中,啜泣著。

帶土有點記不清當時是為了什麼事情哭泣,唯一記得的是那份絕望的心情和全身上下的傷痕。

當時,真的非常的傷心。

那種難過的宛如要窒息的感覺,還殘存在帶土的記憶裡。

不被需要的存在,也不被其他人認同。

想要就此消失,甚至當場死去。

『因為,我是沒有人要的孩子。』

年幼的他,在心裡哭喊著。

然後,他遇見了卡卡西。

「啊,吵死了啊!」

略微不耐煩的聲音從礁岩的另一邊傳過來,他有些茫然的抬起頭,臉上還帶著眼淚的痕跡,四處尋找聲音的主人。

然後,瞪大眼看著趴在礁石上的人。

過於白皙的膚色、手腕處有著像是透明藍的銀色薄紗,銀白的頭髮濕漉漉的披掛在脖頸,耳朵略尖,宛如童話裡精靈的尖耳朵。

最讓帶土記憶深刻的是,下半身那有著銀藍色鱗片的人魚尾巴,尾鰭像是柔軟的絲綢般垂在岩石邊。

單手支著下巴,赤黑的異瞳不耐煩的看著年幼的帶土,尾巴也有些不耐的拍著身下的礁石。

「從剛剛,就一直哭個不停,真是吵死人了!」

銀色的人魚不耐煩的說著,看著捲縮在礁岩夾縫中,一臉呆滯住的幼崽。

「到底在哭什麼?」

「想著難得今天岸邊沒什麼人,就只有海浪的聲音,可以清閒的躺一下……」

「結果,你這個崽子就跑到這裡,一直哭個不停,吵得我都心煩氣躁了起來!」

銀色人魚不耐煩的皺起眉頭,不怎麼高興的說著,尾巴似表達主人的不滿般用力拍打身下的岩石。

然後,他看著沒有任何反應,滿臉淚痕和明顯傷口的幼崽,抿了唇。

像是放棄般的鬆開眉頭,嘆了口氣。

向那個還沒反應過來的幼崽,伸出手,無奈又溫柔的說:「上來吧!」

「已經開始要漲潮了,你繼續待在那裡會被海水淹沒的!」

年幼的帶土看著那隻向他伸出的手,看起來白皙又柔軟。

那是,第一次有人向年幼的他伸手。

在那瞬間,幼小的帶土忘記先前那份絕望至死的心情。

他伸出手,握住。

不溫暖,微涼又濕漉漉,但……卻非常柔軟。

人魚垂著眼,看著那握住他的幼小手掌,上面也佈滿各種傷疤。

他抿著唇,一個用力的將那個孩子拉上礁岩,用另一隻手摟住幼崽的身體,將年幼的孩子懷抱在懷裡。

他低頭看著還傻呼呼看著他不說話的孩子,發現那孩子的左眼沒有任何焦距,似乎看不見的樣子。

人魚皺起眉,緊抿著唇沒有說話。

有些遲疑的伸出手,摸摸那頭略炸的黑色頭毛。

觸感略硬,卻意外柔軟。

然後,幼崽像被這個舉動給嚇到般,整個跳起來往後退,差點跌下礁石。

人魚被幼崽的舉動嚇了一大跳,趕緊拉著幼小的孩子,將孩子拉回自己的懷裡。

人魚似有些無奈的笑著,說:「小心點,這裡摔下去可危險了!」

幼崽依舊沉默,但臉上卻泛起一陣紅,似乎對於剛剛激烈的舉動感到害臊。

看著幼崽害羞的樣子,人魚無聲的笑了笑,然後再次伸手揉揉那頭柔軟的頭髮。

這次,幼崽的反應沒有之前那麼大,就顫抖了一下,似乎不習慣被這樣溫柔的對待。

「你叫什麼名字?」人魚瞇起眼來,語調漫不經心的問著,手依舊溫柔揉捏著幼崽的頭髮。

幼崽卻一直沉默,沉默得讓人魚以為他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人魚並不是一定得知道名字,若是孩子不想說,他也不會逼迫他說出口。

畢竟,今天相遇之後,明天是否還能再見,都是不一定的事情。

就在人魚以為幼崽不會開口時,幼崽說了一個名字。

「帶土。」

幼崽特有清脆聲音軟糯的小聲說著。

聽到這名字的瞬間,人魚以為自己聽錯了,瞪大了眼,黑色的勾玉在艷紅的左眼裡快速旋轉。

「什麼?」他失聲喊著。

因為,人魚以為他一輩子都不會再聽到這個名字。

「我叫,宇智波帶土!」似以為人魚聽不見他的回答,幼崽又大聲一點說著。

看著幼小的孩子說著自己的名字,人魚抿著唇,然後露出一個非常溫柔的微笑。

年幼的孩子被那笑容給迷晃住了,一臉傻呼呼的盯著人魚的笑容不放

人魚輕輕捧起幼崽的臉,仔細的看著,手指小心翼翼的滑過幼崽的眉毛、眼角、鼻子和嘴唇。

赤色的左眼裡的墨色勾玉緩慢的旋轉著,像是要將這張年幼的臉孔牢牢的刻畫在心裡。

他輕輕地將額頭抵在幼崽的額頭上,眼睛笑得瞇起來的說:「卡卡西,我叫卡卡西。」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帶土。」

似乎心情很好的笑著,是個非常美麗的笑容。

幼小的孩子就這樣被那美麗的笑容給迷惑住,似乎忘記了「越是美麗的東西,越是危險」的警語。

傻呼呼的盯著人魚的笑容看著。



宇智波帶土大概一輩子也不知道,當時的卡卡西內心有多麼的震驚、有多麼的愉悅。

『啊,我終於,找到你了,帶土!』

卡卡西抱著懷裏的幼崽,笑眯著眼想著。

TBC

评论(26)
热度(47)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