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佐鳴】關於那件羞恥見人的毛衣

@匈牙利红椒粉  @人生几何


為了大頭,一條鹹魚的奮鬥史


這是,一個配文


本文又名為《偶像男神的出櫃史》(?


總之,如果各位感覺到身體不適,請務必關掉本頁


謝謝合作!


 


 

 

 


=============================


漩渦鳴人,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一件事情。


看著懸掛在大樓上的大型海報,確認圍著的圍巾遮住了大半的臉,內心不斷的哀嚎悔恨著。


若是現在有個垃圾筒在,他恨不得把自己扔進去,丟了算了。


他不應該隨便回應佐助的任何關於工作上的問題,至少……


應該好好的、認真的聽完佐助問得問題。


雖然,當時的情況實在很緊急,他跟鹿丸他們組隊打Boss,正遇到的難關,實在沒有辦法好好回應佐助。


但,他必須承認,這是他的錯。


他沉迷遊戲不可自拔,後來也沒有追問佐助,導致現在尷尬又羞恥的場景出現。


沉迷遊戲的漩渦鳴人,人生第一次在腦海裏浮現這句話:「辣雞遊戲,毀我一生!」


那副掛在大樓上的大型海報,正是現在知名的偶像型男神兼漩渦鳴人的秘密愛人——宇智波佐助——所拍攝的毛衣廣告。


當然,若只是一般的毛衣,鳴人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甚至會覺得這海報可真是不錯呢!


但是,這個廠商標榜可以客製化,訂製自己喜歡的塗鴉,穿上擁有專屬自己獨特圖案的毛衣。


佐助身上的圖案,是他自己選的。


是他們年少時,拍攝一部熱血連續劇部分場景。


如果,僅僅是一些場景圖,或許鳴人還會拉著佐助一起討論當年年少輕狂時,發生的各種糗事。


然而,佐助選的圖案,全是他的臉啊!!!


全是漩渦鳴人他自己的臉啊!!!


還有各種兩個少年曖昧場景的圖案啊啊啊!


漩渦鳴人覺得自己要死了,羞恥致死。


  

 


鳴人提著購物袋,身心俱疲的爬著樓梯。


他今天在外頭已經飽受摧殘,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被佐助的毛衣海報傷害得無法面對人生。


『為什麼佐助可以那麼淡定的穿著那件毛衣拍攝?』


這是鳴人內心深處的疑問。


『還有,為什麼要選那些羞恥的場景圖啊啊啊!!』


這又是另一個讓鳴人幾乎崩潰的疑問。


那張讓鳴人羞恥萬分的海報,可以說是貼滿了大街小巷。


公車站牌上、計程車車身、火車站的大型廣告欄、各大書店的玻璃門及各大戶外看板,都能看到海報的身影。


為了避免被認出來,鳴人今天特意戴了黑色假髮,戴了黑褐色的隱形眼鏡,圍上寬厚的圍巾遮住大半的臉,將平時自豪的陽光形象遮掩起來。


避免被其他人發現,追問各種事情。


然而,他一路上還是聽到各式各樣的討論,還看到女高中生興奮的尖叫討論,或是其他女粉憤怒的哀嚎聲。


總之,鳴人度過了一段膽戰心驚的購物之旅。


他爬到自家公寓所在的樓層,拖著疲憊的身心站在房門前,掏出鑰匙,打開房門。


然後,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


「喔,回來了。」


鳴人抬頭一看,就看到佐助披著針織外套,手上拿著他看不懂的原文書的情景,桌上還有杯冒著熱氣的熱茶。


看起來,佐助似乎度過了一段很愉快的休閒時間。


對比了一下自己今天出門遇到的各種羞恥海報,身心俱疲的一天,漩渦鳴人突然湧現了一股強烈的怒火。


「怎麼穿成這樣出門啊?」


佐助拿下眼鏡,揉揉眉間,將手上的書闔上,不解的看向他問。


聽到這個問題,鳴人幾乎想要當場發火。


但,他深呼吸,稍稍平復內心不滿的心情。


將買回來的東西放在桌上,脫下身上的大衣,扯掉圍巾跟頭上的毛帽和假髮,抿著嘴,一臉不開心的走進廁所去。


佐助看了眼鳴人走進廁所的背影,無聲的嘆口氣,起身將扔在地上的東西收拾好。


然後,走到廁所門口,抱胸倚著門框,看著鳴人正彎腰洗臉的背影,無奈的問:「怎麼了?遇到什麼事情了嗎?」


聽到這話,鳴人瞬間轉過身來,用著憤怒的眼神盯著佐助看,咬牙切齒的說:「你會不知道我遇到什麼事情嗎!」


看著鳴人明亮的眼睛,那是宛如夏季天空般蔚藍,散發熱力的眼睛,非常的漂亮。


是佐助最喜歡的顏色之一。


他看著鳴人生氣的模樣,心裡勾著微笑。


『似乎很久沒看到鳴人這麼生氣的模樣了。』


佐助想著,然後聽著鳴人憤怒的講述他今天遇到了什麼事情,那些海報害他有多尷尬什麼之類的話。


「……話說,你到底為什麼一定要選那些場景啊!!!還都是我的臉!!」


鳴人像是積累了一天的怨氣一口氣爆發出來般,將內心深處的疑問一口氣問出來。


聽到這問題,佐助臉上浮現了笑容,一步一步的靠近鳴人,幾乎靠到鳴人的身上。


鳴人突然像是感受到危險般想要後退,卻被洗手台擋住了退路。


佐助將雙手撐在洗手台上,像是將鳴人籠罩在他的懷抱中般。


鳴人看著極為靠近的那張俊美的面孔和黝黑的雙眼,心臟突然快速的跳動著。


佐助的臉突然這麼靠近,真的是件很考驗心臟健康的事情呢!


鳴人覺得自己臉上火燙火燙著,他敢打賭,他現在整個臉一定比佐助喜歡的番茄還來得紅上許多。


「為什麼呢……」


「當然是因為,這間毛衣標榜『能穿自己最喜愛的東西出門』啊!」


「要我選的話,當然就是你了,不是嗎?」


低沉又惑人的嗓音這般說著,宛如惡魔誘惑人類般,讓人沉醉其中。


鳴人覺得自己不僅是臉紅而已,全身上下都冒出熱氣了。


「那、那你幹嘛一定要選那樣的場景啊!」


「明明還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不是嗎?」


像是抱怨,又像在撒嬌般,鳴人小聲的問著。


「你就不覺得那些場景很丟人嗎?」


他小小聲的說著。


「呵……」


佐助笑了一聲,然後額頭抵著額頭,看著那雙蔚藍的眼,說:「並不會。」


「沒有什麼好丟人的!」


「那可是我們最初的回憶,也是我們羈絆的開始。」


「是很有價值的存在。」


鳴人聽著這話,覺得自己已經要煮熟了。


「………明明以前那麼不喜歡講話,這麼突然這麼會說了。」


鳴人小聲的說著,似乎有些不甘願又有些害羞。


「你不喜歡嗎?」


佐助含笑著問。


「………」鳴人沉默了下,聲音微弱的回答:「不會啊,就……有點不習慣。」


佐助雙手將鳴人攬進自己的懷裡,鳴人順勢的靠在佐助的肩膀上。


「怎樣,不生氣了嗎?」佐助抱著他,問。


「嗯,本來就沒生氣了,就只是不太高興而已。」鳴人蹭著佐助的肩頸說。


「是嗎?」


佐助雙手稍微收緊,將鳴人將整個擁進懷裡。


「欸,佐助……」鳴人有些遲疑的問:「之後該怎麼辦呢?」


在那張近乎出櫃的海報之後,到底該怎麼處理,鳴人可以說是沒有半點頭緒。


「那種事情,是卡卡西的工作,交給他處理就行了。」


「………真的沒問題嗎?」


「嗯。」


「我們,應該不會被卡卡西老師殺掉吧?」


「………大概吧?」


「………」


「………」



 


後續彩蛋


關於那件毛衣


鳴人:為什麼會在衣櫥裡!!!!不對,為什麼你會還留著!!(幾乎崩潰


佐助:我覺得挺好看的。


鳴人:等等這是什麼?!為什麼這件都是你的臉?!(懵


佐助:……我特意給你買的,之後我們可以一起穿→_→


鳴人:!!!!!!!!!!!!!(崩潰到不曉得該怎麼說


關於卡卡西


卡卡西:…………(一臉了無生戀


帶土:胖助,真的太不人道了(安慰的拍拍肩膀


帶土:回去後,我叫上頭的給你加薪吧


卡卡西:……那還真是謝謝了(有氣無力


卡卡西:你還是叫你那姪子不要搞事的好


帶土:……


帶土:那是不可能的(深沉


评论(6)
热度(84)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