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藏寶盒(中)

愚蠢的我,在沒寫完前,就按到發出……QuQ

事實證明,不能在吃飯或發呆時打開,要不就會失手發出。

如果有人喜歡,那真的是太好了!!

=============================

隨著戰事的緊迫,越來越多的忍者在戰爭中喪命,人力上的不足,導致出戰的忍者年齡不斷的往下降。

那年的卡卡西12歲,而帶土13歲。

在卡卡西晉升上忍的那天,他們接下了神無毗橋的任務。

那天,琳送給他一個醫療用忍具包,水門老師也送了特製的苦無,而帶土……卻忘記了,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說之後會補送什麼的。

『哼!才不指望一個吊車尾的禮物呢!』他滿懷不屑的想,但內心卻有種說不出的失落。

或許,當時的他隱隱期待著帶土的禮物,但……

在不久的將來,他後悔了,他寧願什麼都不要,是的……什麼都不要。

    

在之後執行任務時,他與帶土發生衝突,那個吊車尾的不願聽從他的指揮,水門老師出面制止,溫和卻嚴厲的訓了他們倆一頓。

然後,水門老師將帶土領到一旁,不知道對帶土說了什麼,雖然帶土還是有點不情願的樣子,但比之前好多了。

之後,水門老師護著他們到了邊境後,才分開行動。

大概還是不放心他和帶土又吵起來吧!

但還沒開始執行任務,他們就遇到強敵,琳在他們倆沒主意到時被敵人抓走。

為此,他跟帶土又再次吵了起來,他認為任務優先,這才是「忍者」,有時同伴的犧牲是必要的。

但,帶土卻堅持要去救琳,認為同伴比任務重要。

他無法忍受,為什麼帶土總是在違反「規則」?明明只要按規定行事就可以了,一切都會很簡單。

這樣的話,他的父親就不會死了,以那種不名譽的方式死去……

因為理念的不同,他和帶土分道揚鑣,他選擇了「任務」,而帶土選擇了「同伴」。

也對,他怎麼可能跟那個哭包吊車尾走在同一條路上。

他冷漠的看著帶土,心中卻有著無法說出口的疼痛。

他們,遲早會走向不同的道路,這是卡卡西早就知道的事實。

然而,帶土在臨走前對他說了那句話。

影響卡卡西的一生,貫穿了他整個生命的話語。

「違反忍者規定的確是廢物,但不珍惜夥伴的人卻是連廢物都不如。」

少年特有的嗓音堅定的說著。

黝黑的雙眼堅韌的看著他說:「我認為,木葉白牙是真正的英雄。」

然後,帶土轉身離開,去救被抓走的了琳。

帶土毫不猶豫的背影,深深的映入他的眼裡,在他的內心深處,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

但,他仍然選擇前去執行任務,只是……

帶土的話不停地在他心中盤繞。

帶土認為他的父親是英雄。

選擇了同伴,放棄任務,卻被所有人責難,最後選擇自殺的父親……

連身為兒子的他都不認同父親的作為。

但,帶土卻認同他的父親,認為父親是「真正的英雄」……

他停下步伐,握緊拳頭,然後轉身追向那烙印在深處的背影。

「怎麼能讓那個蠢貨單獨行動?!那傢伙明明是個蠢到不行的哭包!」

他這樣自言自語著。

其實,他那沈浸於黑暗中的心,因為帶土的那番話,得到了救贖,迎來一線光明。

即使,只有短暫的瞬間。

 

追上了帶土時,卻發現那個蠢貨陷入苦戰。

果然,讓那個哭包獨自行動是不行的,一個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小命差點搞丟了!

但,看到帶土含著眼淚,開心的笑著:「卡卡西,你來了!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是的,他來了,跟帶土走在同一條路上。

他無比的慶幸著,還好他回過頭來找他。

『只是,要是能再早一點就好了……』

多年後的卡卡西總是如此後悔著。

年幼的他卻毫無所覺,自認在剛好的時機出現,救了帶土一命。

然而,危機還未解除,那個善於隱身的岩忍出其不意的出現,對著帶土攻擊。

那瞬間,他什麼也沒想的衝上去,擋下攻擊,以失去左眼的代價,保護了哭包土。

心裡只想著,『還好那哭包沒受傷,要不然又要哭哭啼啼的。』

沒想到的是,帶土竟然因此激發「寫輪眼」,打敗了那個讓他們分外棘手的敵人。

艷紅的瞳色取代了原本黝黑的眼,漆黑的勾玉刻印在鮮紅的瞳孔中,看起來格外美麗。

『啊,這樣以後就不能叫他吊車尾了,真是可惜!』

他那時是如此想著,心裡無法否定的覺得高興,因為帶土終於「開眼」了,還是為了他。

但,其中卻夾帶著些許失落,說不出為什麼。

『嗯,帶土「開眼」後,實力應該也會慢慢提升,這樣以後執行任務就不會扯後腿了吧?』

『不,依照帶土那懶散的個性,一定不會好好修煉,回去以後要好好緊盯著他修練才行,要不然可就太對不起「寫輪眼」的威名了!』

『而我也得加倍努力才行,才不想被一個哭包追上呢!』

年少的他任由帶土笨拙的替他包紮左眼的傷口,在心中暢想那美好的未來。

無法得知未來的他,毫不猶豫的將所有美好寄望於明天的到來。

如果,還有明天。

如果,還有屬於他們的明天……

 

之後,他們聯手攻擊正使用幻術盤問琳的忍者,成功的救出琳,並解除琳身上的幻術,正當他們準備逃離時,敵方忍者卻使用土遁術─岩屋崩落,岩洞上的石塊開始崩塌。

他們加快了撤離的步伐,但他因為看不到左方的視角,而被墜落的碎石擊倒在地。

那時,他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有股力量將他拋到安全的地方。

一時塵土飛揚,待塵埃落定後,他看到了他此後一生最恐懼的夢魘。

帶土被巨石壓住右半邊的身體,只露出左邊的身體,為了救他。

他奮力的推著巨石,想將帶土救出來,但巨石卻絲毫不動,他無能為力。

「可惡!」他捶著地,痛恨著自己的弱小。

他沒有辦法救出帶土,第一次……他感受到自己是多麼的無能,連自己的同伴都無法拯救。

懊悔、疼痛、悲傷塞滿了內心,但他卻哭不出來,因為「忍者」是不會哭泣的。

他第一次如此渴望流下眼淚,流下那滿懷悲傷的淚水。

「夠了,卡卡西……我已經沒救了!」帶土發出細碎的聲音說著。

明明平時總是哭哭啼啼的哭包,卻沒有流下半點眼淚,眼神意外的堅毅,流著血絲的嘴角微微勾起。

為什麼說得出那種話?為什麼不像平時那樣哭泣?為什麼……還笑得出來?

「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啊,還沒送祝賀的禮物給你呢,卡卡西!」

『我不要你的禮物了,我只想你活下來!』

他微張著嘴,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仿佛有什麼東西梗在喉嚨。

「我想到了,這絕不是什麼沒用的東西!」

帶土用著虛弱的嗓音如此說著,語氣中夾雜高興的成分。

『夠了!不要那種開心的語氣說話,不管是什麼,我一點也不想要!你活著,才是我想要的!』

「用我的左眼來代替你失去的眼睛吧!」

『不……』

「讓我的眼睛成為你的眼,為你看清未來的道路吧!」

『不!我不要!我不要你的眼睛,我只要你活下去啊!!』

「琳……拜託妳了!」帶土虛弱的請求著。

『琳拒絕他!求妳,拒絕他啊!』

他看向平時對同伴都非常溫柔的女孩,期望她能夠拒絕。

琳看著帶土,像是瞭解了什麼,一把抹掉眼淚,語氣堅定的說:「好,我來幫你做準備!」

『不!!!』

他微退了一步,想拒絕這份「禮物」。

但,琳看向他,用滿懷悲傷與堅定的眼神看著他,微張著嘴,無聲的說:『卡卡西,求你,這是帶土最後的願望……』

他握緊拳頭,勉強開口說:「我知道了。」

接下來的事,他什麼都不知道了。

因為戰爭的醫療資源緊迫,琳並沒有帶上太多的麻醉劑,他讓琳全用在帶土身上。

畢竟,那個哭包那麼怕痛,即使……他沒哭出來,他還是知道他一定痛得不行。

而他,不需要。

因為內心的疼痛,已經讓他什麼都感受不到了。

手術完後,移植過來的左眼不斷的流眼淚,就像原來的主人一樣,不停的流下淚水。

又或者,是為了他無法哭泣的右眼流淚。

只是,帶土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了。

「卡卡西、卡卡西……」帶土輕聲的喊著。

他靠過去,聲音顫抖的問:「我在,怎麼了?」

「琳……拜託你了!」

「好。」他聽到自己的聲音這樣說著。

「還有……無論村裡的人怎樣說你,你都是一名了不起的上忍。」

「還有、還有……明明才剛和好,卻……」

帶土越來越細微聲音中,飽含了許多遺憾。

是啊!要是早點互相瞭解,要是早點珍惜這段得來不易的羈絆……那結局是不是,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卡啦、卡啦,是岩石又開始崩塌的聲音,他們已經因為移植手術的關係耽擱太久了,得馬上離開才行。

但,他不想走,不想留下帶土一個人。

「快點走吧,卡卡西!琳!」

帶土虛弱的催促著的他們離去。

他咬緊牙根,轉過身說:「琳……我們走!」

他和琳逃出了岩洞,然後被一群岩忍圍堵,他用著帶土給他的眼睛,完成了「千鳥」,護著琳突出重圍。

就在他快支撐不住的時候,水門老師終於趕到了。

水門老師從琳那邊得知了帶土的犧牲,沈默了好一會後,說:「對不起,老師來得太晚了……」

他拼命的搖頭,說:「不,這不是老師的錯……」

是他的錯!

是他……害死了帶土。

  

之後,戰爭結束了。

年僅13歲的宇智波帶土,名字被刻在慰靈碑上。

而旗木卡卡西則在日後,成為響徹各國的著名忍者—「拷貝忍者卡卡西」。

但,誰也不知道。

他失去了多麼寶貴的「東西」。

他失去了他最珍貴的「藏寶盒」。

蘊藏了他年少所有的輕狂、所有驕傲以及最璀璨美好的歲月,笑起來特別開朗,哭起來特別可愛,堅強又勇敢的「藏寶盒」。

「藏寶盒」的名字是,宇智波帶土。

是他最珍貴,卻來不及珍惜的「寶物」。

也是,他心中的英雄。

评论(3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