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不乖的孩子要接受「懲罰」哦!(中)

放飛自我的太開心了……

啊,但不要期待任何動作片(不管是武打還是愛情)

本篇主要是放飛自我!

歡脫搞笑為主!

嗯?我好像把砂糖跟玻璃渣混在一起了(笑

小心食用

沒有肉、沒有肉、沒有肉!!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以上

========================

宇智波帶土,自稱阿飛(或鳶),四戰的幕後推手,目前忍界最想除之而後快的終極大Boss……

他真心覺得今天真是背透了!!

簡直就是霉運纏身啊!

先是自己最愛的橘色面具被水門老師那個衝動的兒子給砸碎,還來不及傷心一下,就被卡卡西給認出來。

被認出來就被認出來,反正所有的計劃都已經接近尾聲了,被認出他是誰都不要緊了。

但……為什麼卡卡西認出他的反應如此奇怪啊啊啊?!

不是應該悲痛欲絕嗎?!不是應該不可置信嗎?!

為什麼會是那麼可怕的反應啊啊?!

一想到卡卡西那時的表情,已經是終極Boss的帶土君就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

「媽的!到底能不能愉快的開戰啊?!難道現在連打仗也要選個黃道吉日嗎?!」

帶土火大的踹了一下地道的石牆,然後……

疼得嗷嗷叫,捂著傷處在地上疼得翻滾,最後像是放棄一樣,整個人攤在地上。

反正也沒人知道,就這樣躺一下也好。

宇智波帶土真心覺得累了,真的好累啊!

一個人獨自走在黑暗中十八年,捨棄了原本的身份,丟掉原本的天真與可笑的夢想,任由血紅與黑暗侵染他的靈魂。

然後,戴上面具,欺騙世人,亦欺騙自己。

他累得狠,也累得慌。

這十八年來,看不到未來,也看不到希望,沒有同伴,也沒有真心,所有的一切都是利用與欺騙。

將一切託付在一個未知的希望上,拼命的、苟且活下去。

目睹琳的死亡,只是一切的開端,但墮落至黑暗之中,卻只是一瞬間。

問他後不後悔?

哪怕只有一瞬間,他想他還是後悔的,但下一秒他又會堅定的走下去,因為這是一條沒有回頭的道路。

失去一切的疼痛還在,但帶土已經失去痛喊出聲的資格,他習慣隱忍,漠視身上、心裡的疼痛。

只要「月之眼」能夠成功,那他理想中的世界就會到來,他、卡卡西跟琳也會在那個美好的世界重逢。

就算,他必須背負所有罪惡,染上血紅的色澤,被所有人唾棄,他……也必須走下去!

像是下定決心般,帶土從地上站起,堅定的握緊拳頭,像是在說服自己般的開口:「這個宛如地獄的虛假世界,很快就會消失了,還有那個卡卡西的贗品也會一併消失,和平美好的世界……」

「咳咳,不好意思打擾一下,你說這個世界哪裡虛假了?還有為什麼我是贗品啊,帶·土·君?」旗木·黑化·卡卡西不知道何時站在帶土的身後,全身散發黑氣,一臉笑瞇瞇的問。

溫度瞬間驟降,宇智波·受驚的兔子·帶土不可置信的轉過頭,然後發出一長串的慘烈哀號。

「嗷嗷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為、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不、不對,你是怎麼找到我的?!」像受驚的兔子般,帶土驚恐的退後好幾步,退到牆邊,尖聲大叫。

看到帶土如此害怕的樣子,卡卡西心情似乎愉悅了不少,說:「嘛嘛,多虧了帕克牠們和你的眼睛……不過這中間的理論太長、太複雜,我想以你的賢值大概也聽不懂,就不解釋了!」

「你!!!」

帶土被最後一句氣到想發作,但看到黑化的卡卡西一步一步的向他走來,他就一陣腳軟,連逃跑的力氣都給嚇沒了。

「啪」的一聲,卡卡西的右手撐在牆面上,將帶土籠罩在自己的身影下,笑瞇瞇的開口:「好了!帶土,我們現在就好好聊聊你這十八年到底都幹了什麼蠢事吧!」

「啊,可不能再逃跑了哦!再跑的話,我可是會加重『懲罰』的哦!」

宇智波帶土含著眼淚,害怕的點頭。

在他心裡無限吶喊著:『嗚嗚!我想回家啊!』

哪怕,他已經沒有「家」。

  

帶土與卡卡西面對面跪坐著,卡卡西一臉嚴肅的聽著帶土的描述。

講述著這十八年來經歷,被斑救起、目睹琳的死亡、引領九尾襲村以及那些數不盡的罪行。

當帶土將一切說完後,他們一陣沈默。

看著卡卡西越來越沈重的臉色,帶土惡意滿滿的想著:『怎麼樣?這樣染黑的我,你還期待著什麼?這個充斥著惡意的地獄,你還留戀著什麼?』

『還不如,跟著我一起執行「月之眼」算了!』

想是這樣想,但帶土卻沒有說出口。

通往黑暗的道路有多難走,帶土心知肚明,他……並不想把卡卡西拖下水。

『卡卡西……一點也不適合黑色,倒不如留在那虛假的光明中,等我迎來新世界比較好!』

他輕蔑的看了還在思考的卡卡西,突然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如此聽話的待在這裡。

『真是的!牽掛啊、羈絆啊,這些東西不是早就丟掉了嗎?為什麼要聽話的留在這裡?』

『不管說什麼,卡卡西那個傢伙怎麼可能理解我的想法?與其在這邊浪費時間,還不如去準備接下來的事情呢!』

正當帶土打算使用「神威」離開時,卡卡西開口了。

「帶土,琳的死……我很抱歉,是我太沒用,沒法保護好她,讓琳……為了村子而死。」卡卡西眼神痛苦的看著帶土說著。

看到那雙眼裡的疼痛,帶土突然覺得胸口痛得喘不過氣來,為什麼這麼痛?

「夠了!你不用道歉!琳……她的死,我清楚得很!所以,我怨恨的是這個世界,這個宛如地獄般的世界,這樣痛苦又虛假的世界,我一定——」

話還沒說完,帶土就被卡卡西一把抱在懷裡,卡卡西語氣痛苦的說:「求你了,帶土……不要怨恨這個世界好嗎?哪怕這個世界是地獄,我也想和你一起活下去,只要跟你在一起,再痛苦都沒有關係……」

「你明明只是個膽小的哭包,那麼怕黑,那麼愛哭又怕痛,為什麼不回來找我們?為什麼要一個人跌跌撞撞的往前衝?」

「覺得痛苦的話,我一直都在,我們一起承擔,這樣疼痛就會少一半,如果想哭的話,讓我陪你一起,所以……」

「所以,不要再讓我一個人了,好嗎?拜託……不要讓我再承受失去你的痛苦了!!」

被抱著帶土,看不到卡卡西的臉,但可以聽到他哽咽的聲音。

『所以、所以,卡卡西哭了?』

『那個……小天才也會哭?開玩笑的吧?』

『為什麼……心這麼痛?』

『不要哭了啊、害我也……』

沈寂已久的眼淚,一滴滴的流出眼眶,然後帶土抱住卡卡西,嚎啕大哭。

像是要把這十八年的悲傷一次流盡一般。
 
 

當帶土終於不再掉眼淚,他已經哭紅了雙眼,整個眼眶都腫起來。

卡卡西還是抱著帶土不放,帶土把臉埋在他的胸口,氣憤的咕噥著:「都怪笨卡卡,害得我現在眼睛痛得要命,哭什麼哭啊!真是個哭包!」

面對如此不屬實的指控,卡卡西只是笑著說:「是是!都是我的錯!」

手輕拍著帶土的背,一副哄小情兒的樣子。

而宇智波·賢二·帶土並沒有發現他們的姿勢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一副非常安心的模樣。

不過,溫馨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卡卡西又開口問:「帶土,心情好點了吧?」

帶土就像隻沒有警戒心的小動物,安穩的趴在卡卡西的胸前,哼哼兩聲。

「那麼……帶土,你可以告訴為什麼琳死去那時,你來了,卻不把我叫醒嗎?」

溫度突然驟降,卡卡西身上似乎又開始冒出可怕的黑氣。

帶土打了個寒顫,驚恐的發現卡卡西還沒恢復正常。

「那、那個……我、我……」

帶土想開口辯解什麼,卻發現自己腦袋裡一片空白。

「啊啊,當時我昏迷了,叫不醒是應該的,那換個問題好了!」卡卡西把帶土的臉捧住,對著自己的眼,微笑說:「那,為什麼不等水門老師來?」

「為什麼一個人跑掉?」

「為什麼不跟我們見面?你知道我有多麼傷心嗎?」

「還隨便聽信一個來歷不明的老頭子的話,你身為忍者的警戒心上哪去了?!連剛上忍者學校的孩子都知道不能跟陌生人講話!」

「而且,你說這十八年來,你都看著我為你跟琳上墳,那……你為什麼不現身?!看著我一個人很有意思嗎?!」

「最讓我無法理解的是,你竟然會相信『月之眼』這樣一個聽起來跟實施起來都相當異想天開的計劃?!還有,那個黑絕看起來就是個別有企圖的家夥,你竟然還信他?!」

「宇、智、波、帶、土,你的賢值是被狗吃掉了嗎?」

「要不然,我為什麼覺得連帕克都比你聰明了?」

每說一句,溫度就降下一度,冷得帶土直發抖。

「怎麼了,帶土?覺得害怕嗎?」卡卡西像對情人般輕聲細語的問,笑瞇眼的用食指抵著他的唇,說:「害怕也沒辦法,因為啊……」

「不乖的孩子要接受『懲罰』哦!」

帶土寒毛整個立起來,哀號一聲後,用力推開卡卡西,捂著自己的屁股,顫抖的大喊:「閉嘴,你這個垃圾!我已經都三十一歲了,誰還讓你打屁股啊!」

「啊喲,也是呢!打屁股什麼的,的確是太孩子氣了點!那……我就來試試『成人式』的懲罰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帶土的錯覺,他總覺得卡卡西說出這句話後,心情似乎非常愉悅,愉悅的讓帶土感到心驚膽戰。

快被嚇死的帶土下意識的用了「神威」逃跑,但卡卡西卻很快速的撲了過來,抓住了他的手臂。

然後,他們就一起被卷進去「神威」空間裡去了。

進到小黑屋後,帶土試圖踹開抓著他不放的卡卡西,但卡卡西反應靈敏閃過,然後帶土就被壓制在卡卡西身下。

「吶吶,帶土呦,我說過了哦!逃跑是要加重處罰的哦!」卡卡西拉下面罩,露出那惑人的美人痣,舔著上唇,邪氣的笑著:「壞孩子,要接受『懲罰』哦!」

宇智波帶土,今年三十一歲,職業是第四次忍界大戰的最終Boss,面對他人生中最害怕的人物——旗木·黑化·卡卡西,他只能發出一長串的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惜的是,在小黑屋裡,除了旗木·黑化·卡卡西外,沒有其他人存在。

為可憐的帶土君默哀一秒,祝福他一生「性福」哦!!

TBC

评论(3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