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不乖的孩子要接受「懲罰」哦!(下)

飛得太愉快了,有點沒力說

接下來,只剩把四戰結束掉了哦~

非常莫名奇妙的結尾,請容我忽視原著那悲傷的結局吧

人物ooc,時間點錯亂,四代是個天然黑,柱斑可能登場

劇情什麼的是流水,不要期待肉!也不要期待精彩結局!

因為這就是一部歡脫劇哦!

請讓我用愉悅的心結束吧!

另外,感謝與我一起討論的路小透桑跟快吃藥桑哦!

用了跟伊醉陶然桑在評論里說的偷窺梗,卡三三……(捂臉

以上

=======================

距離黑化版的卡卡西消失去找幕後Boss已經過了快四個小時了,但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連戰場上那個詭異的黑絕也不知蹤影。

不過即使幕後boss暫時消失,戰場上的眾人仍然奮力戰鬥,力求早日結束戰爭,迎向和平的未來!

為了崇高的理想,為了未來的和平,所有人團結一致,努力奮鬥著,真是熱血又感人的畫面啊!

只是,為什麼氣氛有點詭異?

嗯,彌漫了一股「八·掛」的味道。

「欸欸,你聽說了嗎?那個『木葉第一技師』的事……」

「有有有,真沒想到他竟然與那奇怪面具男認識啊……」

「豈止認識而已!聽說他們有不尋常的關係啊!」

「欸欸欸欸!?真假的!雖然旗木卡卡西老拿小黃書,但看起來還是很可靠的人啊……」

「呸呸!《親熱天堂》才不是什麼小黃書,那是一本描述男女之間愛欲糾結的書啊!!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巨著!你這蠢蛋,馬上給我向自來也大人道歉!!」這位義憤填膺的忍者,似乎《親熱天堂》的忠實粉絲。

「切!小黃書就是小黃書,你是沒看到那大寫的『18禁』嗎?還有,內容也都黃爆到極點,而且自來也大人可是出了名的老色鬼!」這位是一開始提到小黃書的忍者,一臉不服氣的樣子。

「你你!想打架是吧?!」

「來啊!誰怕你了!」

雙方拿出武器,然後……互砍了起來,一路打到遠方去。

明明剛剛還是一起戰鬥的同伴,現在卻為了各自的「理念」,而互相爭鬥起來,真令人傷感啊!

不過,其他人倒是沒有想阻止的衝動,畢竟那兩個蠢蛋都是傷患,打起來也沒什麼,更重要的是……

「砰、砰」的兩聲巨響傳來,就看到粉色短發的少女給了那兩個蠢蛋一人一拳,然後一臉憤恨的拖著昏過去的兩人,大聲斥責:「真是的!不知道現在醫療資源緊缺嗎?!原本的傷還沒好,就又想添新的?!還跟戰友打起來,一群蠢貨!!」

就像是在講給其他人聽一樣,五代目的弟子、繼承了綱手姬怪力的春野櫻小姐,聲音特別大聲的怒吼。

於是乎,那兩個蠢貨成了「殺雞儆猴」的那隻雞了。

其餘的人互相對視一眼,紛紛決定用「愛與和平」的心情來討論「『木葉第一技師』旗木卡卡西與四戰Boss之間不可告人的秘密關係」的八卦。

「聽跟卡卡西同期的木葉忍者說,他們是同期的小隊成員呢……」

「還有還有,卡卡西左眼裡的『寫輪眼』是那個Boss送的!」

「嘖嘖,這個消息大家都知道了,據說是『神無毗橋之戰』時,宇智波帶土以為自己必死無疑,送眼給當時因意外喪失左眼的卡卡西!」

「哇哇哇哇!真假?聽聞旗木卡卡西『拷貝忍者』之名時,我就疑惑他的『寫輪眼』是那來的!」

「不是有人提出『陰謀論』嗎?說旗木卡卡西為了得到『寫輪眼』,而害死他的隊友……」

「啊啊,怎麼可能啊?!旗木卡卡西看起來就是很正派的樣子,而且他兒時就是木葉有名的天才忍者啊!」

「是啊!據說在『神無毗橋之戰』時,旗木卡卡西才12歲,就已經是上忍了,這樣的天才還需要謀求『寫輪眼』嗎?」

「但聽說他被當面指控的時候,旗木卡卡西並沒有否認,而是沈默不說話。」

「笨蛋!聽木葉的說他的隊友是為了救他『犧牲』,就某方面而言,算是旗木卡卡西害死了他的隊友的!」

「聽起來,真是令人鼻酸啊!」

「所謂的『忍者』,就是得背負起命運給予的一切悲傷,將情緒埋藏在『面具』之後啊!」

這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靜默了。

因為他們都是忍者,所以特別能感同身受。

在場的人都經歷過血與傷痛的洗禮,才能成為「一流」。

不論是誰,都有那麼一、兩件痛徹心扉的往事,也都有無論如何都想守護的人存在。

「咳咳!不過那個叫『宇智波帶土』的不是活著嗎?」

有人試圖轉變一下氣氛,於是用歡快語氣說著。

「……但,那個人是四戰的幕後黑手。」

「……」

「……」

「……」

此話一出,溫度直接降到冰點,現場氣氛異常凝滯。

曾經的同伴,成為現在的敵人……怎麼想都很悲催啊,旗木卡卡西!

「咳,回歸正題,那個……旗木卡卡西和那個宇智波帶土,到底是不是『那♂種♂關♂係』呢?」

一瞬間,眾人的「八卦之魂」再次熱烈燃燒起來。

「肯定是的!瞧瞧他們剛剛的對話,我才不信所謂的『懲罰』會是一般的打屁股呢!」

「但,聽說他們只是一般的隊友情啊!」

「不不!我聽到版本是,旗木卡卡西兒時的時候,經常偷窺那個宇智波帶土呢!!」

「欸……」

「欸欸欸欸欸欸!」

「真假啊?!」

「哇靠,這消息也太勁爆了吧!」

「我的心臟有點承受不起啊……」

「振作點啊!」

「信息量真有點大啊!」

「我沒想到……原來旗木卡卡西,是這樣一個旗木卡卡西啊!」

「冷靜點,各位!或許,只是……對未來的對手的觀察而已……吧?」

「瞧你那不確定的語氣,你也不信吧!」

「喂喂,那個宇智波帶土聽說在當時可是出了名的吊車尾,你竟然認為一個天才會把一個吊車尾當敵手,聽你瞎扯!」

(佐助打了個噴嚏,自語:「誰在唸我?哼…肯定是那白痴吊車尾。」)

「你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斯托卡的行為要不得啊!要,就要光明正大!」

「欸,別這樣!那時他們還清純的少年時代啊!」

「清純啊……所以那時表現出的在意,才更顯曖昧啊!」

「嘖嘖,我死都不相信他們之間是純潔的隊友!」

「他們之間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沒錯!」

「附議附議!!」

眾人如此熱烈的討論,動作毫不含糊的清理戰場。

啊,真是美好又熱血的畫面啊!

 

而在遠方的鳴人,則有點擔心,雖然他信任卡卡西老師,認為卡卡西老師絕對沒有問題,但……

旗木卡卡西曾經死亡的陰影,還籠罩心頭。

即使是樂觀向上的鳴人,偶爾也是會被陰雲籠罩其中。

啊,雖然大部分都是因為佐助的關係。

(佐助又打了個噴嚏,皺眉:「那個吊車尾又怎麼了?」)

不過,這次讓他擔憂的對象是旗木卡卡西。

真是可惜呢,佐助君!

(佐助又再次打了個噴嚏,隨後坐立不安的自語:「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鳴人有些煩躁的抓抓頭,有點想去找卡卡西老師,但又覺得不太好。

難得心思敏銳一把的凱,拍拍鳴人的肩,安撫似的說:「放心吧,鳴人!卡卡西那傢伙絕對沒問題的!」

「若是其他人的話,我可無法保證,但若是帶土那小子的話……」

「卡卡西是絕對沒問題的!」

凱露出招牌的閃亮笑容,如此向鳴人保證。

「咦?為什麼的說?說起來,卡卡西老師好像沒有解釋那個叫宇智波帶土是什麼人的說!」鳴人一臉疑惑的看著凱。

「宇智波帶土啊,是個跟我們同期吊車尾,個性上跟鳴人你有點像呢……」

「不過,我跟帶土並不熟悉,跟帶土最熟的就屬卡卡西了,畢竟他們是同一個小隊的呢!」

凱一副回憶往昔的模樣,感嘆的說:「帶土可是個非常固執的傢伙,有時固執起來,連卡卡西也拿他沒轍……」

「不過……」凱一臉正經的看著鳴人,說:「鳴人,你也看到卡卡西離開前的樣子了吧?」

鳴人點點頭,回憶起卡卡西老師那仿佛散發黑氣的笑容,忍不住抖了抖。

「那可是卡卡西氣到斷線的模樣啊!那樣子可是帶土最害怕的模樣呢!」凱感嘆的說:「不過,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怎麼回事,因為我也只見過幾次。」

鳴人怎樣也沒想到,原來卡卡西老師也會有如此可怕的模樣啊!

畢竟,在第七班的眼裡,卡卡西一直都是懶懶散散的模樣,經常遲到,但執行任務時格外冷靜,總是非常溫柔,即使做錯了什麼,也不會特別生氣的破口大罵,而是皺著眉,有些嚴厲的警告著。

「說起來,卡卡西以前也不是現在這幅懶散的大叔模樣啊!」

「在那時,卡卡西可是個以12歲的稚齡,成為上忍的超級天才啊!」

「1、12歲?!」鳴人結巴的問。

雖然知道卡卡西老師超厲害的,但沒想到會如此厲害的鳴人,像是被什麼爆擊了一般。

『卡卡西老師12歲時就是上忍了,那到現在還是下忍的我……』

鳴人的內心有種快崩潰的感覺,有什麼東西快隨風而逝了。

『冷靜點啊!漩渦鳴人,這只是個稱號而已 你可是立志要成為火影的男人啊!』

鳴人在心中激勵著自己,然後像要確認什麼般問:「那、那個宇智波帶土呢?」

『同為吊車尾,應該不會差太多吧?』

鳴人抱著奇怪的念頭,期待的望著凱。

話說,關注錯重點了哦,鳴人君!

毫無察覺鳴人的情緒,凱像是要完成連擊似的爽朗開口:「帶土那小子11歲成了中忍後,到13歲前都沒考過上忍了!哈哈哈哈哈!」

「1、11歲?!」

遭受連擊成功的鳴人,已經搖搖欲墜。

『11歲成為中忍還被稱為吊車尾,那到現在還沒成功考過中忍考試的我……難道是吊車尾中的吊車尾?!』

內心強烈動搖的鳴人,整個人已呈現魂魄快飛走的狀態。

「不過,當時處於戰爭時期,晉升的考核跟審察倒沒有現在這麼嚴苛就是了!」凱依舊沒有察覺鳴人的異狀,補充的說著。

這番像是在挽救什麼的話,並沒有直達鳴人的內心。

整個人處於升天狀態的鳴人,可什麼都聽不到的說。

神經遲鈍的凱似乎、終於察覺到鳴人的異狀,有些擔憂的開口:「鳴人,你……」

話還沒說完,就被兩道聲音截斷。

「鳴人啊啊啊啊啊啊!!!!!」

「鳴人?」

凱看向聲音的來源,就看到一頭熟悉的金毛和一頭有些陌生的黑毛往這邊奔來。

這兩道聲音仿佛傳達到鳴人的內心,回過神來的鳴人看向聲音的源頭,馬上熱淚盈眶的奔了過去。

金毛的……不,是曾是木葉「金色閃光」的四代目火影大人,現傻爸爸一族的波風水門,以為鳴人是要奔向自己,於是乎敞開胸懷,想好好擁抱自己的孩子。

於是,悲劇了呢,四代目大人!

鳴人與四代目擦身而過,撲向後面的黑毛……咳!宇智波佐助。

「佐助喔喔哦!!看到你真好的說!我的心靈因為你的出現而變得明朗起來!!」鳴人抱著佐助含淚大喊。

「笨、笨蛋!你在胡說什麼啊!」被突如其來的一撲及宛如情話的話語直擊的佐助,臉紅的結巴著。

「我是說真的,能夠與你相遇、建立『羈絆』,真是我最大的幸福啊!」完全沒有察覺自己說了什麼羞恥話的鳴人依舊摟著佐助。

『嗚嗚嗚,幸好佐助跟我都一樣是下忍,我覺得我們之間的「羈絆」又加深了不少啊!』

欸,鳴人君,不要擅自在「羈絆」裡加入奇怪的東西好嗎?

「笨蛋!」被直擊的佐助已滿臉通紅了,但馬上背脊一涼。

『這個白痴……是又想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了嗎?』佐助心裡不悅的想著。

該說「心有靈犀」嗎,兩位?

而被忽視在一旁的四代爸爸有種快吐血,但一想到自己讓鳴人度過了一個悲慘的童年,四代爸爸又默默的把血嚥下。

用怨恨的眼神看著被鳴人抱住的佐助,內心有個小人不甘心的咬著手帕。

『啊啊啊啊啊,宇智波家的小崽子快放開我可愛的鳴人寶貝啊啊啊!!!』

但,兩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四代目大人的怨念,沈浸在美好的「兩人世界」。

同樣被忽視的凱,揉著眼自語:「奇怪,怎麼覺得有點刺眼……」

隨即認為是錯覺的凱,看向一旁掛著笑,卻滿臉黑氣的四代目,有點心驚的問:「那、那個,請問四代目大人為何會在這?」

聽到凱的問話,四代目就恢復正常白的笑容,解釋:「被穢土轉生後,我和其他幾位就一直協助清理戰場,然後……聽聞那個自稱是『宇智波斑』的人是帶土,接著卡卡西又去追,讓我有點擔心,就過來看看了。」

語氣中帶了點悲傷跟擔憂,畢竟都是自己疼愛的學生,哪怕……其中一個已經成為戰爭的禍首。

「不過,途中聽到不少奇怪的傳言呢!在爭論卡卡西跟帶土的關係之類的,感覺真有意思呢!」四代目開朗的笑說:「現在想想,那些人說得也不無道理,卡卡西從以前開始,就特別關注帶土了,雖然老是欺負他的樣子,但在某些時候又特別關心他呢!」

討論八卦的群眾們還不知道自己放飛過頭的言論,被某個金毛火影聽到了呢!

「傳言?」凱一臉疑惑,但沒有太在意,向四代目解釋起現在的狀況說:「面具男被擊碎面具後,卡卡西發現那個人是帶土,但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卡卡西突然變成『那幅模樣』……」

想起卡卡西那模樣,凱抖了兩下,繼續說:「帶土那小子就被嚇跑了,卡卡西追了上去,到現在都還沒回來,鳴人有點擔心……」

凱下意識的忽略了帶土自爆黑歷史的事,總覺得說出來會發生什麼事一般。

「『那幅模樣』?」四代目一開始還有點不解,之後恍然大悟的說:「原來是『那樣子』啊!卡卡西看到帶土變成現在那樣子,應該非常生氣才對!而帶土也真是的,竟然被嚇得逃跑了,都忘了逃走的話,卡卡西會更生氣嗎?」

四代目,可以不要一幅「他們感情還是一樣好,帶土那孩子還是一樣膽小呢!」的欣慰模樣,好嗎?

「如果帶土會嚇得逃跑,那表示卡卡西絕對沒有問題的!」四代目非常篤定的對凱說。

「是的,我也認為如此,不過鳴人似乎還是不放心的樣子。」凱誤以為剛剛鳴人的異狀是因為擔心卡卡西。

錯了哦,凱!

鳴人只是被打擊到而已,看到佐助已經恢復正常了!

「鳴人擔心卡卡西啊……」四代目聽到這話,仿佛得到什麼靈感般,看著和宇智波家的小崽子愉快的聊天的鳴人,滿臉怨恨。

『卡卡西、帶土……老師不是故意要跟鳴人說你們的事 ,一切是為了讓鳴人安心,順便把他從那個小兔崽子那帶回來。』

『老師相信你們也會同意的!!』

四代目在心中如此說服自己,然後被鳴人忽視的怨念掩蓋過賣學生的罪惡感。

(還在小黑屋的卡卡西和帶土背脊一陣發涼。)

像是下定決心般,四代目握緊拳頭,向鳴人溫柔的喊話:「鳴人,爸爸告訴你有關卡卡西和帶土之間的事吧!」

不知是不是還有點心虛,四代目的聲音有點大。

嗯,大到不遠處的眾人都聽到了。

然後,眾人默默的、裝作不經意移動過來。

「八卦」的威力,真是太強大了!

本來與佐助互杠的很開心的鳴人,聽到有人在叫他,他轉過頭看向四代目,很開心的說:「爸爸,你什麼時候出現的啊?」

然後,拉著佐助到四代目的身邊。

鳴人的一句話,差點讓四代目的血條歸零,但看到鳴人對著他笑,四代目又滿血復活,雖然他真心覺得旁邊那個宇智波的黑毛很礙眼。

四代目用著溫柔的微笑,忍著想給那宇智波的崽子一個螺旋丸的衝動,說:「鳴人,聽說你很擔心卡卡西?」

聽到這話,鳴人拉緊了佐助的手,有些擔心的說:「是啊!是啊!畢竟卡卡西老師已經獨自離開那麼久的說……」

因為擔心卡卡西,鳴人的心情有些低沉。

察覺鳴人心情低落的佐助,捏捏鳴人手,安撫著他。

感受到佐助的安慰,鳴人回以一個笑容。

一旁的眾人覺的好刺眼,有種快要瞎掉的感覺。

而四代目咬著牙,拼命忍住想使出決技幹掉那個宇智波家的小崽子,微笑的安撫鳴人:「我已經聽凱說過了,別擔心!卡卡西絕對沒問題的,尤其是處於『那種狀態』,卡卡西會變的特別可怕,是帶土最害怕的樣子了!」

「凱老師是有告訴我的說,只是……還是很擔心的說。」鳴人用擔憂的眼神看著四代目。

被鳴人蔚藍的眼專注地直視著,四代目覺得自己幸福死了,雖然他已經死過一次,但這次的幸福感讓他覺得他可以再死一次了。

為了維持在鳴人內心的父親形象,傻爸爸四代目非常努力的說保持臉上的表情不變。

不過身邊冒出幸福的光輝,倒是讓眾人看得一清二楚。

真是個傻爸爸啊,四代目!

「沒事的,鳴人。」四代目安撫著,直視那雙與自己相似的藍色眼眸,認真的說:「相信爸爸,卡卡西會沒事的,而且帶土……」

「他是個心軟的孩子,重視同伴,雖然他現在變成這個樣子……」四代目眼神哀傷,但語氣堅定的說:「但,他絕對不會對卡卡西出手!」

「凱有跟我說過當時的情況,面對『那樣』的卡卡西,還會覺得害怕的帶土,我認為他還沒捨棄最重要的東西,他的內心必定還存在著光明,哪怕非常微小。」

「所以,相信卡卡西吧!相信他會平安的歸來,而我……」四代目眼神柔和的揉著鳴人的金髮,說:「也相信,卡卡西會把我疼愛的學生從黑暗中帶回來,因為他們擁有誰也無法斬斷的『羈絆』,也因為卡卡西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學生」

鳴人看著他父親的笑容,原本不安的心情就這樣被安撫了,然後笑著點頭,說:「嗯!我會等卡卡西老師回來的!」

『真不愧是四代目大人,竟然說出如此激勵人心的話!真讓人感動啊!!』這是熱淚盈眶的凱內心的想法。

『哼!說是挺會說的,但現實會怎樣……就很難說了!』這是不知道為什麼鳴人沒有注意自己,而感到心情不爽的佐助內心的想法。

『臥操!太帥了!』

『真不愧是木葉的第四代火影,簡直帥透了!』

『水門大人帥氣得直擊我的心啊!!』

『嗚嗚嗚,水門大人我愛你!!』

『水門大人簡直是我男神啊啊啊!』

……

以上,是被四代目帥氣言論給帥一把的群眾內心的想法。

嗯,四代目多了不少腦殘粉了呢!

看到鳴人對著他露出信賴的笑容,四代目覺得有些輕飄飄的,至於那個宇智波的兔崽子……哼哼,就當沒看到。

不想讓佐助搶走鳴人的目光,四代目堅決要賣學生,吸引鳴人的注意。

四代目露出和藹的笑容,說:「鳴人,想不想知道卡卡西小時候的故事?」

此話一出,眾人的眼神為之一亮,用著熱烈的眼光看著四代目。

『要要要要!』

『好想知道啊啊啊!』

『跪求!!』

『鳴人大人快答應啊!!』

『這是我一生惟一的請求啊!!』

『求求求求求!』

……

眾人努力想要傳達他們的渴望,但沒有與之相對的「羈絆」是無法成功的!

沒有聽到眾人心聲的鳴人,遲疑的問:「欸?真的可以嗎?」

四代目燦爛的笑著,說:「當然可以,只是不能讓卡卡西知道哦!」

眾人在內心裡不斷點頭,祈求著鳴人快快點頭。

沈默了一下,鳴人湊佐助的耳邊,小小聲的不知道說什麼,佐助雖然一副不耐煩的表情,但非常認真的回應他。

一旁的眾人有種眼瞎掉的錯覺,而四代目則有種血快吐出來的感覺,但他還是非常努力的忍住,表情仍是和藹的笑容。

只是,黑氣都冒出來了呢,四代目大人!

最後像討論完畢似的,鳴人露出燦爛的笑容說:「好!」

一瞬間,四代目散發幸福的光彩,他覺得人生值得了!

在場的眾人則在內心大喊、歡呼、撒花。

有八卦、有鳴人小天使的笑容,真是幸福的一天啊!

「卡卡西小時候,可是個相當冷漠又不太重視團隊精神的孩子……」四代目看著烏黑的天空說:「當然,這跟他父親死去的原因有關。」

「卡卡西的父親是位相當了不起的忍者,但因為在任務與同伴間,選擇了『同伴』,導致任務失敗,最後……在所有的指責下,選擇自裁謝罪。」

「因為是自殺,連刻上慰靈碑的資格都沒有。」四代目看著睜大眼的鳴人,露出了有點悲傷的笑容:「鳴人,那是屬於我們那個時代的悲劇,『忍者』被視為工具,不應有任何感情……」

「對於當時的卡卡西,那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所以……」

「他異常冷漠,也不想要同伴,不願與任何人建立『羈絆』,認為同伴是拖累,感情是不被需要的存在,即使是我不斷的想向他傳達的話語,也從未直達他的內心……」

「可、可是,卡卡西老師他教會我們要重視同伴,他還說:『在忍者的世界裡,違反規則和紀律的被稱為廢物,但是,不重視夥伴的人,才是最差勁的廢物』的說,卡卡西老師……怎麼可能……」鳴人像要辯解什麼一樣,激動的說。

聽到這話的四代目一怔,然後露出溫和又哀傷的微笑:「是啊!最後卡卡西改變了,卻付出異常慘痛的代價……」

四代目揉著鳴人的頭,忽視了他疑惑的眼神,說:「後來,他、帶土和琳成為我的小隊成員。」

「宇智波帶土,是個很讓人傷腦筋的孩子,容易出錯,又相當固執,而且相當愛哭,但卻是個溫柔、熱情又體貼的孩子,只是……帶土跟卡卡西老是吵架,帶土看不慣卡卡西的冷漠,而卡卡西受不了帶土不守規矩,只要一碰頭,就很容易炸起來。」

「而野原琳呢,是小隊裡的醫療忍者,是個溫柔又堅強的女孩,常阻止那兩個人吵架,擔任了他們之間溝通的橋樑,不過有時後連琳也無法制止的時候,只能由我出面了!」

「雖然總是吵吵鬧鬧的,但我想……那時卡卡西一定已經將內心鎖上的大門悄悄打開了,要不然他可不會怕帶土遲到,而提前去帶土家找他,也不會因為帶土『牙痛到臉腫起來,還不願看醫生』的事情,而生氣到爆走呢!」

像是想到非常有趣的事情般,四代目笑瞇了眼。

「啊啊,那時帶土吃太多甜食,又沒好好刷牙,結果牙痛起來,跑去找琳求助,但琳說那必須去找專業的牙醫才行,帶土打死都不去。」

「直到,卡卡西發現帶土的臉整個都腫了起來,問了琳,知道發生什麼事後,強行要帶帶土去看牙醫,結果帶土強烈反抗,還跟卡卡西打了一架,最後不曉得是怎麼回事,卡卡西整個大爆走,強行把帶土壓在大腿上打屁股,打得帶土都哭啞了,才放開他,帶他去看牙醫。」

「哈哈,那時後帶土哭紅了眼的樣子,真像隻兔子般可愛啊!」四代目發出爽朗的笑聲,如是說。

面對疼愛的學生如此不幸,還如此開心的四代目,可真惡趣味啊

一旁的眾人有種「剛被捅一刀,又被強行塞了一把糖」的奇妙感覺。

「自從卡卡西大爆走後,帶土乖了好幾天,不過沒多久又恢復原狀,然後又惹得卡卡西大爆走,這樣一直循環,完全學不乖呢!」

「最後,導致帶土超害怕卡卡西爆走,一看卡卡西爆走就會像受驚的兔子般逃跑,但下場更嚴重就是了!」

「而卡卡西在那之後,也非常密切的關注帶土呢!」

「常看到卡卡西出現在帶土的家附近,有時經過訓練場,看到帶土獨自一人在練習忍術,也會看到卡卡西藏在樹上,我記得有一次在甜點屋遇到去買紅豆糕的帶土,就發現卡卡西藏在一旁的巷子裡,往帶土的方向看呢!」

「不過帶土完全沒發現呢!他的反追蹤術可真是糟糕呢!」四代目笑得爽朗的說。

重點錯誤啊,四代目!

『我的媽呀!!』

『貨真價實的斯托卡啊啊!!』

『旗木卡卡西……我真是看錯你了!』

『我、我覺得我快承受不起了……』

『其實,我也……』

……

眾人腦海裡不斷的刷頻,有點承受不住這突如其來的「真相」。

「那時,我想著……雖然卡卡西還不願承認他與帶土、琳建立起的『羈絆』,但只要長久下去,卡卡西總會有改變的一天,坦率承認彼此的『羈絆』,明白『同伴』的意義,哪怕那是一段非常漫長的時間。」四代目再次露出哀傷的眼神,說:「但,命運從不會給予的東西,就是『時間』。」

「卡卡西付出了代價,換來他對同伴的重視與珍惜,以『宇智波帶土之死』。」

「在『神無毗橋之戰』,帶土為了救卡卡西而『犧牲』,卡卡西用了最痛的方式,瞭解了『羈絆』……」四代目看著鳴人,說:「鳴人,卡卡西告訴你的那句話,其實帶土跟他說的。」

「咦?!」鳴人吃驚的看著四代目。

「帶土告訴卡卡西,說他的父親是英雄!」

「雖然我不知道帶土發生什麼事,才會變成這副模樣,但他的心曾經嚮往光明,必定有怎樣都無法染黑的部分存在。」

「鳴人,我很慶幸你能活在這個世代!」

「哪怕現在依舊殘酷,但……若沒有被穢土轉生回到現世,我很難想像……各個忍村並肩作戰的畫面,哪怕那是我曾經期待過。」

「所以,我很慶幸啊,鳴人!」

「惟一的遺憾就是未能看著你長大、陪著你一起傷心、陪你一起大笑,沒法帶著你一起去看祭典的煙火,沒辦法和你一起吃冰棒……還有好多的事情,爸爸想陪你一起,卻無法做到的。」四代目抱住鳴人,說:「真是對不起了,讓你獨自一人長大,也讓你承受了許多痛苦。」

被抱住的鳴人,聽到這番話,感覺眼框一陣濕潤,就好像快哭出來了。

他把頭埋進四代目的胸口,用開心的語氣說:「沒關係的說,我已經平安長大,也擁有許多的『羈絆』,有佐助、小櫻、我愛羅、寧次、鹿丸……還有、還有很多人!綱手奶奶也很疼愛我,伊魯卡老師也非常關心我,還有卡卡西老師也非常認真的指導我……」

「所以,不用說對不起的說,也不用擔心的說!」

任由眼淚流下,弄濕了父親的衣服。

四代目感受到胸前的溼意,緊抱著他,說:「鳴人,真是太好了呢……」

在這一刻,四代目多希望時間能永遠暫停。

「笨蛋……」佐助轉過頭,不願看眼前這幕溫馨卻又悲傷的景象。

一旁的眾人有已經哭瞎成狗了。

『嗚嗚嗚嗚,爸爸啊啊!!』

『媽,等我回去我一定會好好孝順你的!』

『老爹,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嗚嗚嗚!』

『奈奈,我錯了!我應該更珍惜跟妳的「羈絆」的!』

『小泉啊啊啊,我再也不想跟你分開了!!』

『嗚嗚嗚!!』

……

現場一片哽嚥聲以及嚎啕大哭的群眾。

果然,還是要懂得珍惜身邊的人啊!

   

當卡卡西背著帶土,用「神威」回到戰場上時,看到的就是這神奇的景象。

「嘛嘛,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呢?」卡卡西一臉不解的看著眼前這幕。

「哼!誰知道。」被卡卡西背在背上的帶土冷哼了聲。

面對眼前大家都哭成一團的畫面,卡卡西也不知道該不該出聲,要不……

『先找個地方,跟帶土談談心、溫存一下,等大家恢復正常了,再出現也不錯啊!』

卡卡西為自己的想法點讚,但帶土卻覺得背脊一涼。

「喂喂,你這垃圾又再打什麼壞注意了?」帶土惡狠狠的拉著卡卡西的頭髮,兇狠的問。

卡卡西安撫似笑著回答:「沒有哦!我只是在想帶土的身♂體♂狀♂況♂如何而已呢!」

聽到這話,帶土整個臉爆紅,一時氣憤的大喊:「閉嘴閉嘴閉嘴!!你以為是誰害我變成這樣的?!你這個垃圾!!!!」

『嘛嘛,還這麼有朝氣,看來下次可以久一點呢!』卡卡西毫不在意的笑瞇眼的想著。

帶土氣憤的大喊已經喚醒了那群沈浸在悲傷之中的群眾。

滿臉眼淚、鼻涕的臉,「唰」的一聲,轉了過來。

「嗚嗚嗚!!」被眼前這可怕的景象嚇到,帶土緊抱著卡卡西。

「卡卡西?」佐助皺著眉頭喊。

「卡卡西老師,你回來啊!」鳴人抹掉眼淚,鬆開抱著四代目的手,開心的大喊著。

看著學生的笑容,卡卡西也笑著回應:「呦,我回來了!」

   

END(並不是

评论(5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