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不乖孩子的番外《一念之間》1

眼前一片黑暗,卡卡西有點疑惑現在的狀況。

他今天可是沒對帶土做什麼壞♂事♂呢!

跟以往一樣,催促帶土去刷牙,檢查冰箱的食物有沒有過期,整理明天要丟的垃圾,鎖好門窗。

然後走進房間,正好看到看到帶土一臉想睡的走出浴室,湊上去想討個親親,卻被帶土嫌棄的推開。

無奈的他,只好走進浴室作梳洗,等出來時,看到帶土已經躺在床上,貌似睡著了。

但,卡卡西可是最瞭解帶土的人,不論是身♂體還是心靈,他總能一秒瞭解帶土的想法,雖然有些時候,身為賢十的他還是不太瞭解賢二的神邏輯模式。

一看到帶土略顯僵直的背脊,一動也不動的睡姿以及那平穩的沒有任何起伏的呼吸聲,卡卡西就知道帶土沒有睡著。

卡卡西也不點破「帶土在等他一起睡」這樣溫馨美好的事實,要不然他就會得到炸毛的帶土一隻。

『嘛嘛,雖然帶土炸毛的樣子也可愛極了,但被轟出房間,一個人孤枕難眠的機率就太高了!』

所以卡卡西很識相的關上燈,默默爬上床,然後又很不識相的把帶土扳向自己,在帶土要炸毛前,狠狠的親上去,親得水聲嘖嘖響,直到帶土快喘不過氣來,才放開他。

畢竟,沒有某些「睡前運動」,總得好好的親一親,才對得起自己。

最後,在帶土回過神要動手前,親親他的額頭,帶土最受不了如此溫馨的動作,他就這樣把帶土攬入懷抱,聽著帶土咕噥什麼,然後安穩地趴在他的懷裡入眠。

「晚安,帶土。」

輕聲呢喃,閉上眼睛,陷入沈睡。

就如同戰後的每日,忙碌又幸福,美好的一日。

但……

「嘛,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卡卡西疑惑的搔著臉,自語:「沒有感受到查克拉,看起來也不像幻術……」

「所以,這是……夢?」

當卡卡西說出這句話,一陣刺眼的光刺穿了黑暗。

卡卡西受不住的閉上眼,待他睜開眼時,眼前的景象已經為之一變。

 

烏黑的天空,充斥著硝煙與鮮血的味道,熟悉的場景,帶著橘色奇怪面具,一身深紫和服的帶土與鳴人戰鬥著,還有……卡卡西看到了他自己。

他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另一個自己,低頭看著自己的手,發現自己是半透明的狀態,其他人也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樣子。

「這裡是四戰那時的景象,而我……」卡卡西摸著下巴,思考著自語:「就像個旁觀者?」

「還真有趣的夢啊!」卡卡西笑瞇眼的望著眼前的景象,同時有些疑惑的呢喃著:「不過,為什麼是四戰這個時候呢?難道是因為帶土這個時候青♂澀♂得美♂味♂嗎?」

像是想起什麼事般,卡卡西露出了中年大叔特有的猥瑣笑容。

真是毀形象啊,另外,關注重點錯誤了呢,卡卡西!

然而,旗木卡卡西還不知道,接下來他將看到這輩子最痛苦的夢魘。

此時的他,還笑著看鳴人打碎了帶土的面具。

他,完全想不到,未來還有另一種可能。

又或者,他拒絕去思考,另一個「結局」。

屬於,旗木卡卡西與宇智波帶土的悲劇。

 

在帶土的面具被擊碎的那一刻,卡卡西在剎那間感受到一股不屬於自己的哀痛、不可置信與絕望,充斥在他的內心。

一瞬間,他似是承受不起般,跪倒在地,捂著自己的胸口,大口喘氣,勉強抬頭望著夢境裡的自己。

「這是……夢裡的『我』,所感受到的嗎?」

又或者,該說這是卡卡西一開始得知「真相」時的所有情感。

所有的悲傷、痛苦、絕望以及不可置信,一股腦湧上心頭,他又仿佛回到四戰那時,發現帶土「身份」的那一瞬間。

在他還來不及喜悅「重要的人還活著」的事實,就被殘忍的現實給擊垮。

他與他,成為了敵人。

曾經以為失去的重要之人、最重要的「羈絆」,就在毫無所覺之間成為敵人,成了……造就這場大戰的禍首。

這宛如地獄般的世界,將他們的命運變成一場可笑的悲劇。

卡卡西仿佛聽到了另一個「他」的心聲——

『不可能!怎麼可能是帶土……絕對不可能!!』

『帶土他……明明比任何人都來得善良、體貼,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

『只有帶土絕對不可能……但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你?!』

『難道,我現在所有堅持的一切……全都是錯的嗎?』

『難道、難道……你曾告訴我的一切,也全都是虛假的嗎?』

『我所堅持的「信仰」,我所貫徹的「忍道」,你所教會我的……也全都是謊言嗎?』

『告訴我啊!帶土……告訴我啊!』

『求你,告訴我……』

另一個「他」並沒有發聲,「他」大口喘著氣,仰望著漆黑的天空,但卡卡西聽到了「他」無聲的祈求與悲鳴。

只是……「他」在向誰祈求答案?

是十八年前被埋葬在冰冷巨石下的少年?還是……眼前這個冷漠的睥睨所有人的男人?

「他」所信仰的、所依賴的,在這一刻,全部破滅。

屬於「他」和卡卡西的光,已經熄滅。

「帶土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卡西在這一刻才發現,當初得知「真相」的那份痛苦並沒有消失,只是被壓抑在內心的最深處。

他痛苦的叫著帶土的名字,艷紅的左眼流下久違的眼淚,但卡卡西的聲音……誰也聽不到,誰也看不到。

他,只是個「旁觀者」,什麼也拯救不了,也改變不了什麼。

他,只能在一旁觀看接下來的一切。

     

之後,眼前所及,在剎那間化為碎片,流淌在夢的空間中,宛如透著亮麗與晦暗光澤的琉璃之海。

身處夢境中心的卡卡西還喘著氣,心像是被萬劍穿心般的疼痛,左眼不停的流淚,卡卡西說不清自己現在內心的感受。

悲痛、絕望、迷惘以及失去指引之光的茫然,混雜在一起,堵得他的心頭一陣心慌。

在四戰的那時,面具破碎的那瞬間,他的心曾陷入晦暗的絕望之中,但之後卻被暴怒的情緒給支配,將來不及顯現的痛苦與悲傷,掩藏在那滔天怒火之下。

之後,帶土回到了他的身邊,哪怕被刻下了禁忌的封印之術、哪怕帶土依舊惡名昭彰、被人畏懼……

帶土還是回到了他身邊,即使一臉不情願,還是默默的待在他的身邊,無聲的贖罪。

即使,帶土所背負的罪惡,恐怕永遠都無法洗清,但只要他活著……只要帶土活著,卡卡西就覺得這是上天最大的恩賜與奇跡。

內心充滿了快樂與對未來的希望,然後……下意識忽略了另一種「可能」。

名為「悲劇」的可能。

卡卡西稍稍平復了內心悲痛的情緒,捂著胸口,反覆的自語著:「帶土不會再離開,他會一直在我的身邊……這只是個夢而已、只是個夢……」

沒錯,這是個夢境。

卻,是個真實的猶如地獄風景般的夢魘。

卡卡西內心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他總覺得夢境的發展非常不妙。

他莫名的害怕最後會邁向他最恐慌的結局,就像十八年前的那場惡夢。

卡卡西迫切的希望能趕緊清醒,他想好好抱抱帶土,並親親他,就跟睡前一樣。

溫馨而美好,沒有一絲絕望。

然而,夢魘還未結束。

一道晦暗的銳氣劃過這片琉璃之海,宛如玻璃般碎裂的碎片刺向卡卡西,他下意識的舉起手護住眼睛。

在他將手放下後,發現眼前的景色已再次改變。

 

晦暗的天空,了無生氣的風景,到處都是石塊與岩石,沒有絲毫的生機,這裡是帶土的「神威」空間,也是帶土的內心世界。

曾經,卡卡西在這裡與帶土進行了一次美好的「懲罰遊戲」,所以……即使這裡的景色如此單調無味,他依舊覺得非常的美好。

但,現在卡卡西卻覺得異常的恐懼,因為他看見「自己」與冷著臉的帶土對峙的場景。

兩人面對面站著,他仿佛看到兒時他們正在做對打練習的場景。

但,這次沒水門老師,也沒有琳在一旁觀戰,更不會是手下留情的對練,而是抱著殺死對方決心的廝殺。

卡卡西睜大雙眼,顫抖的看著眼前的景象,然後他聽到了來自「他」的心聲——

『我現在所堅持的一切,是過去的你教會我的,所以……哪怕必須殺死你,我也會狠下心去做。』

『絕對不會讓你的計劃成功,為了我現在所珍惜的一切……』

『所以,現在的你,是我的敵人,是必須殺死的戰爭禍首!』

『我要守護的是過去你所傳承下來的意志,現在的你已經不是過去的你了!』

一句一句堅定不移的話語,不斷的傳達到卡卡西的耳裡,讓他的內心逐漸崩潰。

「不、不是的,帶土還是一樣,他並沒有改變!」

「他還是一樣愛哭,只是不會在流下眼淚,而是在內心偷偷哭泣,他還是一樣膽小,只是用冷漠無情的表象,掩蓋了他內心的怯弱……」

卡卡西想起了四戰時,在他懷裡痛哭出聲的帶土,那個一個人獨自走在黑暗中,假裝堅強,總冷著一張臉,犯下無數罪惡的帶土,最後卻因為他的一番話,扔掉了他那副假裝堅強的面具,緊緊的摟著他不放,放聲大哭。

「所以、所以,帶土他並沒有改變,他只是將我所熟悉的那個他,藏在心靈深處而已……」

他想起水門老師在穢土轉生解除前,滿臉欣慰的說:『真是太好了,卡卡西!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把帶土帶回來,而帶土一樣還是個好孩子呢!』

『即使被黑暗掩蓋,帶土的心還是藏有光明的!』

「所以,住手、快點住手啊!!」

卡卡西看著「他」毫不猶豫的將附上雷切的苦無刺向迎面而來的帶土。

他奮不顧身的衝上去,想要打斷這場廝殺,但當苦無穿過他的身體時,他才想起……他只是個無能為力的「旁觀者」。

沒有能力改變一切,只能讓惡夢繼續下去。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帶土毫不閃躲的迎向苦無,然後看著「他」刺穿了帶土的身體。

一瞬間,血液飛濺,卡卡西與「他」都瞪大的眼看著這幕,那感覺……就像是回到當時刺穿來琳的身體般。

「不、不要啊啊啊啊!」

卡卡西幾乎崩潰的大叫,艷紅的寫輪眼不停流淚,他的內心一片疼痛。

他仿佛又回到當初看著帶土被壓在巨石下,無能為力救出他來,無法拯救他最重要的人,也是最喜歡的人。

如同現在,他也無法阻止眼前的事情發生。

在卡卡西恍惚之間,他聽到帶土的聲音說——

「卡卡西,你看啊!我已經沒有心了,這裡是一片空洞,因為這個世界是宛如地獄般的存在啊!」

是呢,他現在就像是活在地獄般的痛苦啊!

TBC

====================

咳咳!首先感謝看到這裡的諸位,謝謝你們願意看這篇混亂的作品(捂

另外,請相信我,這篇很快會結束,絕對不是長篇!!

原本可以的話,我也想盡快完結,但我發現我……大概有劇情拖延症吧!(捂臉

莫名爆字數什麼的,簡直可怕啊啊

感謝快吃藥桑與我一起放飛!

還有、偷偷告訴你們,這篇差點死掉,因為被愚蠢的我誤點刪除兩次……→_→

還有,文筆簡直被狗吃了,有錯字什麼可以告訴我,求不提劇情……(躺

若覺得不好的話,求輕拍啊!!

我是個內心柔軟的老人家啊(欸?!

以上

评论(2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