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不乖孩子的番外《一念之間》2

卡卡西回過神後,發現四周陷入一片黑暗,剛剛那令他幾乎崩潰的場景已經消失。

他喘著氣,攤坐在地上,捂著不停流淚的左眼,喃喃自語:「帶土,我好想你啊……即使知道這是個夢境,卻真實的令人害怕!」

「我真怕我撐不下去,真希望能趕快醒來……」

「我,好想見你啊,帶土……」

在卡卡西沒注意到時候,四周亮起了一個個的光點,待他發現時,那些光點已經在他身邊迅速地旋轉起來。

然後,光點在他的面前形成一個個畫面,他看到其中一個畫面的「自己」再次拿著苦無,刺向不知為何頭髮變白的帶土,而帶土則閉上眼,一臉認命,完全不願抵抗的模樣。

「不、不要啊!!」

即使知道完全無法阻止,卡卡西還是無法忍受的伸出手想要制止「他」的舉動。

但,在他還未觸碰到前,已經有人抓住「他」的手,制止了「他」的舉動。

「水門老師……」卡卡西自語著。

是的,那頭閃亮如陽光的金髮,除了鳴人,就只有被稱為「金色閃光」的四代火影——波風水門。

四代目一臉嚴肅的制止了「他」,天空藍的眼裡蘊藏哀傷的說:「卡卡西……未能將帶土從黑暗中拯救出來,有一部分是你的錯,而我……也一樣要背負這個過錯。」

「在九尾襲擊木葉時,未能認出你來、也無法將你從黑暗拯救出來……是老師的過失。」

「抱歉了,我一直未能好好守護你們啊……」

「讓你們一直承受那麼多的痛苦,真的……對不起啊!」

四代目用著悲傷的天空藍,看著曾經的學生們。

「水門老師……」帶土喊了一聲,隨後沉默不語。

「不,這不能全怪老師……有一半的過錯在於我們自己」卡卡西聽到「他」如此說著。

「我們都太不堅強了,無法承受起自己的悲傷。」

「所以,這並不是老師的錯……」

「他」看向沈默不語的帶土,說:「其實,我一直想著,或許你所做的一切,才是正確的……」

帶土猛地抬起頭看著「他」,「他」繼續說:「在失去你、失去琳還有老師之後,我曾認為這個世界就像個地獄,為什麼你們都將我一個留下呢?」

「卡卡西……」帶土喊著。

「但,我又怎麼能輕易地放棄生命呢?」

「這條命,是你奮不顧身救回來的,所以……哪怕活得如此痛苦,我也會走下去,用你的左眼來看清未來的道路。」

「虛假的幸福,或許非常美好,但……知道那是假象時,內心卻會更加的空虛。」

「他」拉著帶土的手,摸著自己的胸口,說:「帶土,你說過,你的內心一片空洞,那麼就用『羈絆』來填補吧!」

「用我跟你之間的『羈絆』來填補內心的空缺,難道還不夠嗎?」

帶土聽完「他」的話,含著眼淚,露出四戰以來第一個笑容:「說什麼傻話,我的『羈絆』也就只剩你一個人了啊,卡卡西!」

那含著眼淚的笑容,像極了兒時的微笑,讓人心生嚮往,又叫人心疼。

而在現實裡的帶土,自四戰結束後,就總扳著一張臉,像是明白自己罪犯的立場般,完全不苟言笑,默默的接受所有上面下達的命令及任務。

即使被村裡的人厭惡與害怕,帶土依舊寡言冷漠,不去解釋,也無法解釋什麼,跟兒時的熱情活潑,簡直天差地遠。

看著那樣的帶土,卡卡西內心是痛苦的,但他沒有立場說什麼,因為帶土堅決一人承擔所有的罪惡,不讓他有插手的餘地,而且帶土能夠活著贖罪,已經是五影們所能夠給予的最大恩典。

所以,他只能默默的陪伴他,然後買點他喜歡的紅豆糕,好好的犒賞帶土一天的辛勞。

然後,看著帶土吃著紅豆糕時,幸福的瞇著眼的表情,卡卡西內心就一片滿足。

只是、只是……有點想念帶土的笑容啊!

看著久違的笑容,卡卡西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觸碰那帶淚的笑容,在碰到的剎那,整個畫面再次散成光點,撲向卡卡西。

接著,斑的復活、黑絕的背叛、六道仙人還有輝夜姬的復活……

各種龐大的資訊在瞬間,一股腦的湧入卡卡西的腦海之中,即使擁有賢十的稱號,在這剎那,卡卡西完全反應不過來,只覺得腦袋像被什麼重擊過般的隱隱作痛。

他閉上眼,揉揉頭,等待痛感消失,並消化得來的龐大訊息,自語著:「這些事情……難道就是斑大人所猜測的陰謀嗎?」

在四戰那時,卡卡西與帶土回到了戰場沒多久,那位與初代齊名的宇智波斑就出現,氣憤的給了帶土一擊。

當時帶土還未反應過來,一反應過來後就馬上惡狠狠的反擊,把想阻止的卡卡西推到四代目那邊,一副凶神惡煞的跟宇智波斑對罵互打。

不過,能與「忍者之神」齊名的宇智波斑並不是省油的燈,馬上把帶土狠打了一頓,讓帶土幾乎沒有還手的餘地,可以說是完全屈於下風。

當然,帶土當時的身♂體♂狀♂況並不好,也是帶土無法反擊的原因之一。

最後,在卡卡西看不下去,想奮不顧身衝上去時,被稱為「忍者之神」的木葉初代火影——千手柱間——就這樣飛撲過來,把正打孩子打得歡的宇智波斑撲倒。

然後,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到偉大的木葉初代目大聲喊著:「斑斑~~~我好想你啊啊啊啊!!!」

這一喊,把當時在場的人都喊呆住了。

而迅速回神的他,趕緊上前把帶土拉回到四代目身邊,心疼的看著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痕,臉上還有明顯的淤青。

但,帶土似乎完全不在意般,嘴裡還罵咧咧的說:「可惡的臭老頭,給我記著……」

對於帶土的不在意,卡卡西則心疼得厲害,然後小心翼翼的幫帶土清理身上的傷口。

據之後鳴人的說法,簡直就像被十萬個閃光彈擊中一般,快閃瞎他們了。

對於經常被佐助和鳴人無意識放閃,閃到差點瞎的卡卡西只想:「呵呵。」

而初代目就這樣緊霸著宇智波斑不放,任宇智波斑怎樣打都不放手,然後大聲的說著一堆肉麻兮兮的話,像「我真的很想你」、「對不起,我錯了,請原諒我!」、「原諒我吧,沒有你的日子,我活得好痛苦啊!」、「我真的真的好愛你啊,斑斑~~」之類的話語。

平常人完全無法直爽說出口的話,就這樣被初代目毫不猶豫地講出來,臉上完全不見一絲紅,倒是被他抱住的宇智波斑已經滿臉通紅,情緒激動的大喊:「千手柱間你給我閉嘴閉嘴閉嘴啊啊啊!!!!」

跟在初代目後出現的木葉二代火影一臉了無生氣的喃喃自語:「我就知道啊……」,一副對這個世界已經絕望的樣子。

一旁圍觀的路人則覺得眼睛已瞎,對於這種寫作「吵架」讀作「恩愛」的秀恩愛行為,只想點燃手中的火把啊!

總之,在終於和好的初代目和宇智波斑之間滿滿粉紅氣息的氛圍下,帶土一臉嫌棄的跟宇智波斑交代了當時的狀況,並提到那個詭異的黑絕在半途突然不見蹤影的事情。

在初代目一臉幸福的望著宇智波斑的情形下,宇智波斑還完全不受干擾的嚴肅思考,提出了幾個疑點,並總結出他跟帶土都被黑絕給欺騙,黑絕必定還藏有其他巨大的陰謀。

 

「黑絕的陰謀……若這個夢可信的話,那可真是令人頭疼的事啊!」卡卡西自語著,揉著額頭,待疼痛感逐漸消失後,他睜開眼睛。

他看見了「他」和帶土護在難以行動的佐助與鳴人前面,打算付出生命也要保護住身後那兩個未來的希望。

在輝夜姬的攻擊即將刺穿「他」的身體時,他再次聽到了「他」的心聲——

『這次,大概真的沒辦法活下去了。』

『不過,真是太好了呢!』

『我,終於能跟帶土一起去同一個地方了……』

『這一次,我不用再被獨自留下來了……』

「他」的內心充滿安全感,非常的安定,卡卡西能感覺出來,「他」內心的滿足。

「能夠一起死去,也不錯呢……」卡卡西自語著,安靜的看著「他」迎向最後的結局。

然而,就像是命運的惡作劇般,卡卡西所渴望的事情,從未好好的實現過。

一瞬間,即將刺穿「他」的骨之刃,被帶土用「神威」轉移至異空間之中,而帶土卻被貫穿身體。

帶土再一次,用自己的生命救了「他」。

「他」一臉無法置信的看著帶土,帶土用著「他」所熟悉的笑容說:「現在的你還是待在這裡吧,不要太早去那個世界了!」

『不、不要……不要又把我一個人丟下啊!!』

『帶土、帶土啊啊啊啊!!』

『求你……不要再把我丟下了啊!』

然後,「他」無能為力的看著帶土在他的面前,碎裂成碎片,不復存在。

痛苦與絕望,在這一刻湧上了卡卡西的心頭,不止是夢中的「他」,連卡卡西本身也無法承受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哪怕……這對他而言,只是個夢境。

卡卡西無法接受,帶土再次消失在他的面前,用如此決絕的方式。

他就像十八年前一般無能為力,什麼也做不到。

而帶土,就這樣將他獨自留在這個名為「地獄」的世界之中。

絕望的悲傷侵襲著卡卡西的意志,讓他閉上眼,漸漸被黑暗所包圍……

然後,在一片黑暗之中,卡卡西隱約聽到了帶土的聲音這樣說:「卡卡西,雖然鳴人應該成為火影,但你應該成為六代目,而鳴人是七代目……」

「寫輪眼再借你用一段時間吧,總覺得很不放心你呢!」

「記住了,可別太早過來了!」

「我和琳,會一直等你的,所以慢慢來,好好活下去,這次特別容許你遲到哦!」

「還有,謝謝你,卡卡西。」

『不、不要啊,帶土!』

『我不想成為六代目,我只想、我只是想……』

悲傷、難過及痛苦,交織在一塊,痛得卡卡西快喘不過氣來。

「卡卡西!」

「卡卡西,你怎麼了?」

「卡卡西,你還好嗎?」

「卡卡西!!」

「卡卡西,快醒醒啊!!!」

聽到帶土急切的聲音,卡卡西從黑暗中猛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帶土皺著眉,滿臉不耐卻看得出擔憂的臉。

卡卡西像失了魂一般的看著帶土,帶土則不放心的湊上去,摸摸他的額頭,語氣有些擔憂的說:「怎麼一回事?體溫感覺起來很正常,有那裡不舒服嗎?還有,你的左眼怎麼一直流眼淚啊?」

被帶土觸摸到的那瞬間,卡卡西才像被驚醒般,急切的將帶土拉進自己的懷裡,緊緊抱著。

將臉埋在帶土的脖頸之間,喃喃自語著:「帶土、帶土……還好你還在我身邊,真是太好了!」

「喂,到底怎麼了?」帶土不滿的推推他,想要掙扎離開,但卡卡西卻將他摟得更緊。

像是察覺卡卡西的不安,帶土索性的放棄掙扎,有些不耐的說:「真是的,我要是不在你身邊……我還能去哪裡呢?」

「真的?」卡卡西像不安的孩子一般的追問。

帶土現在有點想把卡卡西抓起來狠揍一頓,竟然敢質疑他的話?!

不過,鑒於不曉得卡卡西到底發生什麼事,帶土勉強按奈心中的不快,向卡卡西說:「當然是真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你,你可是我僅剩的歸屬啊!」

「那……真是太好了!」卡卡西緊抱著帶土,像是再也不想與他分開的樣子。

「所以怎麼回事?」帶土再次掙扎了一下,發現被摟得太緊了,只好放棄,繼續追問。

「沒什麼……」

「真的,沒什麼……」

「那只是個惡夢而已。」

「我只是做了個惡夢。」

一個僅差一念之間,就可能發生的夢魘。

潔白的月華透著窗,照射進房內。

惡夢,已經結束。

TBC

=======================

呦呦!!!!終於讓我結束了老卡的惡夢了

本來想一口氣寫完的說,結果再次爆字數,都怪柱斑出場啊啊啊啊啊啊

其實柱斑出場那邊,才是我打算給《不乖的孩子要接受「懲罰」哦!》的真正結尾,當時因為字數爆得太誇張,所以停在那了!!!

算是給大家看到了我想給予的結局了

下一篇,是甜滋滋的日常了!!

非常感謝願意看下去的各位,另外……請直呼我笑顏就好,太太什麼的……我有點怕啊(躺

以上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