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不乖孩子的番外《一念之間》3

宇智波帶土,前第四次忍界大戰的終極BOSS兼幕後黑手,現木葉忍者村一級戰俘兼專業贖罪戶,包攬全村上上下下的各種需要木盾、火盾還有搬運工程的問題。

總之,宇智波帶土現在努力的奮發向上,做個眾人眼中的好好人,拼了命的想要償還他所犯下的罪惡。

雖然,那可能是一輩子也還不清的罪。

一開始,回到村子時,每個人都用恐懼與厭惡的眼光看著他,誰也不想靠近帶土,在他的背後議論紛紛,要自己的小孩不要接近他。

就跟鳴人兒時的待遇一模一樣,惟一的差別在於他是戴罪之身,而鳴人只是個無辜的受害者。

對於自己所遭受到待遇,帶土完全是沈默接受,沒有任何的怨言。

雖然鳴人看不下去,想要做什麼來改變帶土的處境,但卻被佐助給阻止。

當時,鳴人和佐助在卡卡西家做客,小櫻因為醫療班的事情而忙碌不已,因此沒能一起過來拜訪好不容易搬好家的卡卡西和帶土。

鳴人提到這件事時,情緒非常激動,直嚷嚷要這樣是絕對不行的,帶土是滿不在乎的在一旁吃著卡卡西為他買的紅豆糕,佐助則對鳴人這般天真的想法非常頭疼。

佐助皺著眉,語氣嚴肅的對鳴人說:「別去管!這是那個傢伙的選擇,要不然連你也會被牽扯進去!」

「怎麼可以的說?!明明帶土他都已經洗心革面了的說,怎麼能讓村裡的人這樣對待他的說?!」鳴人激烈的反駁。

被人厭惡、恐懼和排擠,甚至莫名其妙的傷害,那樣的感覺有多難受……

有著幾乎相同經驗的鳴人,最能體會帶土現在所受到的痛苦了。

因為感同身受,所以他怎樣也無法坐視不管。

「你這個白痴吊車尾!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的情況?再天真也要有個限度,你好不容易擺脫了過去的陰影,難道你現在要為了那傢伙,再次被村裡的人厭惡嗎?」佐助火大的對鳴人吼著,他最無法忍受的就是鳴人這般天真的想法。

但,也正因為鳴人的天真,佐助才會再次回到木葉。

同時,佐助也異常擔心,鳴人的這份「天真」會害死他自己。

佐助非常清楚村裡的人對於他的看法,無疑就是恐懼跟排斥,但因為鳴人這個救過木葉的英雄,其他人才會默默的容忍他的存在。

但,那些在背後議論的話語,佐助不可能不知道,而鳴人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他們兩個選擇性的避開這類的話題,他以沈默來表示自己的立場,而鳴人則用燦爛的笑容來面對大眾。

佐助以為,他跟鳴人已經為這件事達成共識了,但……

沒想到,鳴人對於帶土所遭遇的事情竟然反應如此激烈,這讓佐助非常頭疼跟不認同。

『若讓鳴人為了那傢伙出頭,村裡的人們或許還能勉強接受,但重點是……會讓鳴人的處境更加糟糕。』

佐助眼神一暗,他明白「人言可畏」的道理,語言是非常可怕的武器,即使他完全不在乎那些人所說的每件事,但不能保證其他人不在乎。

在他回到木葉後,佐助就發現了……他似乎成了鳴人踏向夢想之路的絆腳石。

這點,讓佐助怎樣也無法接受,那時他幾乎想馬上離開木葉,但鳴人拉住他,告訴他:「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跟你一起承擔,所以這次讓我們一起去面對!」

當時,那抹蔚藍裡的堅定與期望,打動了佐助。

他留下來,忍受著拖累鳴人的痛苦,哪怕鳴人從未如此覺得。

但,現在……

『要是鳴人真的因為那蠢貨而再次被拖累,那我……』

佐助眼裡閃過一絲殺意,握緊拳頭,瞥了那個害他和鳴人起衝突的傢伙一眼。

鳴人似乎察覺到佐助內心的陰暗,伸手握住他的手,說:「佐助,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但是……」

「我就是沒法放著不管說,因為……我自己,也遭受過一樣的待遇,所以更沒辦法不去理會的說。」

「那時我也曾希望有人能拉我一把,所以……」

「我無法置之不理啊!」

『可惡!』

看著鳴人那雙天空藍的眼裡的祈求,佐助覺得自己完全無法拒絕。

明明曾經堅定的拒絕過鳴人,但到了現在……就像在彌補過去那幾年裡他對鳴人決絕般,他在面對鳴人時,越來越心軟,也越來越縱容。

佐助在心裡暗嘆一口氣,他再次敗給那抹天空藍的主人了。

不過,在正式承認自己敗北之前,佐助狠瞪了罪魁禍首一眼,對方則連理都沒理得喝著卡卡西泡得蜂蜜水。

在佐助要開口同意鳴人的論點時,卡卡西剛好從廚房走了出來,笑瞇眼的開口:「哎呀,在廚房就聽到了你們在吵架了呢!」

「卡卡西老師……」鳴人有點尷尬的喊了一聲。

卡卡西走到鳴人的身邊,揉揉鳴人那頭耀眼的金髮,溫柔的說:「鳴人,雖然我很開心你對帶土的事情如此上心,但……」

「這次,你就聽佐助的話,不要插手了。」

「欸?為什麼的說?」鳴人不解的看著卡卡西問:「難道卡卡西覺得無所謂嗎?」

「嘛嘛,並不能說我不在乎什麼的,只是……即使我想做些什麼,有些事情不是能輕易達成,更何況……」卡卡西偏著頭,看著帶土說:「帶土不願意啊!」

「欸?!」鳴人驚訝的叫出聲,連佐助也一臉詫異的看向帶土。

然後,將最後一口蜂蜜水喝完,一臉心滿意足的帶土終於將注意分給剛剛為他吵得歡的小輩們身上,冷哼的說:「從剛剛就一直吵吵鬧鬧的,吵得我眼都快瞎了。」

「欸?」鳴人不解的望著帶土,佐助則輕咳了一聲,將頭別過去,從泛紅的耳尖,可以看出他內心的羞赧。

看著眼前這對還沒戳破最後一層紙,互動卻無意識閃瞎所有人的學生們,卡卡西只是保持笑瞇眼的狀態,在心裡默默的送了句:「呵呵。」

「哼!」面對這對還沒認清自己感情的小年輕,帶土再次冷哼了聲,說:「漩渦鳴人,我的事情,你不需要管。」

「收起你那泛濫的同理心跟同情,我並沒有資格得到你的幫助跟理解。」

「我殺了你的父母,害死了自己的老師,還一手造就你曾經所看過的悲劇。」

「我將世界捲入了用血與硝煙組成的『悲劇』中,讓無數人體驗了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

「我是染滿罪惡的人,雙手沾滿數不清的黑暗,即使你願意放棄仇恨,還有其他人巴不得我趕快死去。」

「有些事情,做錯了,就連回頭的權力也沒有。」

「而我現在還能苟活到現在,你已經盡了你最大努力,這點我很感謝你,能讓我活著贖清自己的罪惡,即使我知道自己所能做的相當有限。」

「被人厭惡、被人恐懼,甚至被人遠離跟傷害,這些事情在我決心走在陽光下時,我就已經有所覺悟了。」

「我現在所承受,與過去你所遭遇,並不相同。」

「我現在,所遭遇到的一切不幸全是我自找,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罪,連你兒時所承受的痛苦,有大部分的責任都在於我身上。」

「所以,別浪費你那豐沛的感情在我這種人身上了!」

「如果聽懂的話,那就、馬上、趕快帶著你那對我有滿滿殺氣的『摯友』給我滾出我跟卡卡西的房子」帶土惡狠狠的指著鳴人說,並惡意的加強「摯友」二字。

頂著鳴人疑惑的目光與佐助快殺人的眼神,帶土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咬牙切齒的說:「你們再不走,我眼都快瞎了!!!」

咳,總之,在帶土的強力要求下,鳴人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不插手帶土的事情。

之後,佐助由於太擔心鳴人會管不住自己,向還被迫繼續擔任五代火影的綱手姬領了幾個看起來相當棘手的任務,拖著鳴人迅速的離開木葉,遠離紛擾人群。

至於,被留下來的春野櫻小姐的反應……嗯,看木葉訓練場裂開的地方,大概就能明白她內心異常「豐富」的情感了。

其餘同期的小夥伴們則勸她想開點,至少不會被他們那對狗男男虐瞎了眼。

春野櫻小姐則用散發黑氣的微笑,回答:「我真的沒有生氣哦,呵呵!」

相信,等那兩位回到木葉時,春野櫻小姐會用「盛大」的歡迎儀式來迎接他們歸來。

嗯,在此提前為他們兩人默哀一秒,這大概就是平時閃瞎眾人的報應吧!

 

在鳴人與佐助離開木葉後,木葉的村民們總算可以過上不被閃光彈襲擊的生活,帶土也繼續勞心勞力的贖罪,每天拼命的工作著。

與大和一起用木盾重建被戰爭洗禮過的木葉忍者村,不過他們兩個配合起來總是有些紕漏,不是房子結構有問題,就是屋頂一邊高一邊低,要不然就是在好不容易健好的那瞬間崩塌。

然後,大和在每次出現紕漏時,也都很「真誠」的道歉,那神情真誠的讓帶土覺得不好意思,畢竟誰也不想老是在工作時發生這樣的事情啊!

而且對方又是卡卡西重視的後輩,帶土也不好計較什麼。

更何況,帶土覺得自己是戴罪之身,完全不好意思麻煩大和一起善後,常跟大和說;「沒關係,接下來交給我處理就可以了!」

然後,帶土就會累到一回到家,就趴在地上完全不想動彈,對於累得不成人形的帶土,卡卡西異常心疼,但他無法插手。

因為帶土說什麼都不願意讓他一起承擔啊!

所以卡卡西只能將累慘的帶土從裡到外,好好的服侍一番,然後帶到床上,讓帶土好好休息。

嗯,只是單純的休息。

後來,帶土也有跟卡卡西討論這個問題,帶土覺得是不是自己控制查克拉的方式有什麼問題,畢竟他一直將木盾當成攻擊方式使用,從沒有用在如此生活化的地方過。

不過,在卡卡西看過帶土使用木盾建造一小座庭院後,並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也就是老出紕漏的問題點不在帶土身上。

但,出自對後輩深厚信賴與認識,卡卡西並沒有對大和產生任何的懷疑。

他只好拍拍帶土的肩膀,安慰他說:「可能是你跟天藏還不熟悉,默契上配合得不是很好,在施展的時間點可能沒搭配好吧!」

說完這句話後,卡卡西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如果帶土跟天藏的默契變好的話,那表示帶土對天藏有一定的感情………』

『那還是一直出紕漏好了!』

偶爾賢十的腦回路也會轉到相當神奇的地方去,同時也突顯了旗木·賢十·卡卡西對於宇智波·賢二·帶土的強烈獨佔欲。

不過,帶土之後像是不滿的話語,讓卡卡西迅速扔掉對後輩的謎之敵意。

帶土似是撒嬌,又像抱怨的說:「要是卡卡西你也會木盾就好了,因為我們的默契一定比任何人都好。」

這句話讓卡卡西整個人像是泡在蜜裡般,整個人散發了幸福的光彩。

帶土總是在不經意間,說出宛如情話的話語,然後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了多麼可愛的話。

卡卡西甜蜜的思考著:『今天要給帶土買什麼甜點好呢?紅豆糕雖然不錯,不過帶土會不會吃膩呢?』

 

而帶土除了跟大和一起整建房屋外,也常用「神威」空間來搬運不好移動的重物,勤奮的幫助木葉重建,漸漸的村裡的人也開始接受了帶土。

畢竟,對一個總是默默承受他們謾罵及排擠,並且努力向上,認真做事的好青年,再加上有鳴人這個前例存在,聲討帶土的聲音也漸漸減少。

但,還是有些人無法放下自己內心的憤恨,每天看帶土不順眼,然後故意在帶土的面前罵給他聽。

對於這種人,帶土依舊選擇默默承受,畢竟一切都是自己的罪過。

可是,正因為帶土的沈默,激起那群人內心的黑暗面。

他們將矛頭轉向某個人。

某個與宇智波帶土有著密切關係,並在四戰後極力護著宇智波帶土的人。

那個人是——

旗木卡卡西。

TBC

================-=======-

啊啊,我本來想快速完結啊啊啊!!!

但為何變得這麼長,有種寫不完的感覺啊啊啊啊

腦洞太大,添不起來,怎辦?QuQ

這里需要全程配戴墨鏡,請各位注意(晚了!!

如果覺得ooc,全是我的鍋!!

但求輕拍啊!

我的心臟受不了折磨啊(咦

感謝快吃藥桑全程陪伴我放飛,希望之後會一直放飛下去

還有,感謝那些願意看到現在的大家

以上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