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扉泉】情趣

扉間走入這昏暗的房間裡,僅有床頭櫃上的小燈還亮著,微弱的光線讓他勉強看清楚床上被綁起來的人。 

那是宇智波泉奈,是他一生最討厭也最愛的人,是他永遠的死對頭。

泉奈的雙手被黑色的綢布捆綁在床頭,全身不著衣縷,雙腿無力的大張著,能隱約看到那不可說之處緊緊含著某樣東西。

那東西在裡面不斷抖動著,發出「嗡嗡嗡嗡」的聲音。

似乎察覺了扉間的出現,泉奈拼命的掙扎,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只可惜,他的嘴被漆黑的綢布給綁住,說不出平時那時刺傷別人的惡之語。

他只能承受著那不可說之處傳來的隱密快感,含著眼淚看向那個讓他變成眼前這樣的惡魔。

扉間一臉冷漠的走近床邊,看著泉奈含著眼淚,與平時完全不同的乖順樣子。
 
微勾起唇角,彎著腰,低頭靠在泉奈的耳邊說:「看起來,你還挺喜歡這個新玩具的啊,泉奈。」
 
「啪」的一聲,扉間不知按下了什麼按鍵,然後泉奈感受到那東西在他體內突然劇烈的抖動著,快感直襲,讓他腦袋一片空白,只能隨著快感擺動腰身。

「看起來,是真的很喜歡呢,泉奈。」扉間看著泉奈追逐快感的樣子,暗紅的眼變得更晦暗,然後站起身,稍稍後退一步,打算轉身離開。

似乎察覺到扉間要離開房間的事實,泉奈用盡力氣的不斷掙扎,發出嗚嗚嗚的聲音,似乎想對扉間說什麼。

扉間發現了泉奈的動作,他再次靠近床邊,輕聲的問:「怎麼了,想告訴我什麼?」

泉奈再次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比剛剛更用力的掙扎,黝黑的猶如黑耀石的雙眼被淚水洗滌的更加耀眼,裡面裝滿了祈求與不知名的渴望。

白皙的面頰染上一抹情動的緋紅。

「好吧,我就幫你解開綢布,但這次可不能再說那些不可愛的話了。」扉間靠近泉奈的耳邊輕聲的說。

呼在耳邊的熱氣,刺激得泉奈全身一抖,白皙的皮膚變成稚嫩的粉色。

扉間將綁在泉奈嘴上的綢布解下後,泉奈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臉上一片艷紅,一臉被情慾洗禮的迷茫,小聲喊著:「扉間……扉間……」

「我想要你,我只想要你啊……扉間,我不喜歡……不喜歡這個玩具……」

「扉間,我想要你啊……」

聽到泉奈所說的話,扉間艷紅的眼一縮,微勾著笑,扳起泉奈的下巴,說:「還真是難得……動聽的話啊!」

然後親上了泉奈一直吸引他的唇,撬開一直對他惡言相向的嘴。

與泉奈的舌頭交纏,交換著彼此的唾液,宛如之前的相互傷害的場景並不存在,他們就像一對真正相愛的愛侶般。

「喀」的一聲響起。

扉間用力的推開泉奈,用手指撫過嘴角,指尖上抹上一絲血紅。

「啊啊,還真是不聽話呢!」扉間舔過被咬傷的唇角,看著用著怨恨的眼神盯著他的泉奈。

突然笑出聲,輕聲的說:「不過,這才是我所認識的『宇智波泉奈』啊!」
  
   
   
   
    
     
    
  
   
   
   

然後,他們干個了爽。(欸?!

THE END

====================

是的是的,不用懷疑,已經結束了!!

沒有後續,就這樣!(煙

這是跟快吃藥桑一起放飛後,冒出的小片段

簡單的說,我也不懂我如何把車鑰匙插進去的(嚴肅

如果覺得ooc,全是我的鍋

不接受催肉!!!

以上

评论(2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