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不乖孩子的番外《一念之間》4

一開始,人們在背後議論卡卡西這件事,帶土並不知情,不過卡卡西卻是很早就知道這件事。

歸功於他的同期夥伴們,他們先是聽到一些閒言閒語,原先並不太在意,畢竟卡卡西作出了那樣的選擇,維護了四戰的幕後兇手,被人們議論也是正常的事。

雖然他們對於卡卡西所做出的選擇並不怎麼認同,但一想到「宇智波帶土」對於卡卡西的意義,他們便只能沈默。

失去過的重要之人,突如其來的再次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不論是誰……都無法不伸手抓住。 每個人心中,總會那麼一個誰也無法替代的重要之人。

正義也好,邪惡也好。

只要那個人還活著,只要他還活著……那麼就算拼死,也想將那人留下。

即使遭人非議,即使被人質疑,但……即使被迫承受不屬於自己的罪,還是想將那人留下來。

身為卡卡西同一時期的夥伴,他們實在太明白卡卡西對「宇智波帶土」的那份情感,那是——斬不斷的「羈絆」,無法捨棄的感情,貫穿了整個生命的存在,改變了卡卡西的整個人生軌跡,那是……誰也無能替代,世上惟一僅有的存在啊!

因為明白,所以沈默。

當那些讓人心煩的話語傳入他們耳中時,他們雖然不悅,但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在人們說得太過分時,上前理論而已。

但,當那些人越說越過分,將卡卡西說成一個出賣自己肉體的色子,甚至還有越來越下流無禮的言論出現。

面對這些無禮至極的傳言,他們實在無法再容忍下去,但在去找那些人「理論」前,他們先將這件事告訴了卡卡西。

畢竟,卡卡西是被侮辱的當事人。

當他們這群人憤恨的將這件事告訴卡卡西時,帶土正好跟著大和去做其他地方的重整工程,所以剛好不在家。

而他們都下意識的想:『幸好帶土不在啊!』

不知為何,他們都有種感覺,如果讓帶土知道的話,木葉大概又要開始沒有安寧的日子了!

聽完他們的話,卡卡西先是一怔,但反應過來後,卻是笑瞇瞇的安撫他們:「嘛,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不要那麼衝動,畢竟……現在可是好不容易得來的和平啊!」

「卡卡西,正因為是得來不易的和平,才更應該向那些人反駁,你可是阻止了帶土的人啊!」紅皺著眉頭,不認同的說:「因為和平的日子過得太順心,而忘記該感謝的人,忘記『和平』的珍貴,這樣的事情完全是錯誤的。」

一旁的其他人也點頭附和紅所說的話,滿臉不認同盯著卡卡西看。

不過,卡卡西依舊保持著笑瞇眼的表情,溫和的說:「嘛嘛,謝謝你們的關心,不過啊……」

「那些人所說的話,我一點也不在意,我只在意你們的想法而已,因為你們是我的同伴,而那些人只是不明真相的外人而已。」

「所以,沒有必要為了無關緊要的人、無關緊要的話語而感到難過。」

「因為,我所重視的人們,願意理解我、體諒我,那我也沒有什麼好生氣的。」

「更何況……」卡卡西露出格外溫柔的眼神,笑著說:「若讓那些人對我的事情耍耍嘴皮子,能讓他們放下些許對帶土的怨恨,那我怎樣被議論也沒關係哦!」

「我想,這大概就是我能為帶土承擔一小部分吧!」

看著卡卡西如此溫柔又堅決的模樣,紅也只能嘆氣,說:「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那我們也不好插手了。」

其他人則都皺著一張臉,心中有股憋屈感,想幫卡卡西出氣,但……顧及卡卡西的想法,他們只能忍著。

看著同伴們一臉忍耐的樣子,卡卡西覺得很抱歉,但又覺得自己很幸運。

很幸運能夠擁有這群願意替他著想的好夥伴。

發覺氣氛變的有點僵硬,紅咳了聲,露出揶揄的眼神,調侃著說:「不過,卡卡西啊……還真難得看到你這麼直率呢!」

「平時你不是什麼事情都悶在心裡嗎?難得今天願意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內心世界啊!」

「是啊!是啊!」

「老是獨來獨往的,什麼事都往心裡擺!」

「沒錯!沒錯!」

……

其他人也很配合的起哄著,氣氛也變得輕鬆起來。

卡卡西被他們起哄得有點臉紅,然後滿臉幸福的說著:「大概是因為帶土就在我身邊的關係吧!」

一瞬間,卡卡西身上散發出名為「幸福」的粉色光彩。

刺眼得讓其他人一副「眼已瞎」的吐血樣,只想點燃手中的火把,一把火燒了他。

為何只有一個人也能秀恩愛到讓人眼瞎?

大概,是因為卡卡西覺得太過幸福了吧!

實在是受不了卡卡西身上散發出的幸福光線,小夥伴們迫不及待的向他告別,他看著他們開門,準備離開,突然喊住他們。

「嘛,今天的事就當作我們的秘密,別告訴帶土了!」

看著卡卡西一臉溫柔且幸福的樣子,小夥伴們只能在心裡嘆氣,然後答應。

之後,雖然傳言越來越誇張,但在卡卡西與他的小夥伴們的刻意隱瞞,再加上帶土每天忙碌而充實的生活,硬是瞞住帶土一段時間。

不過,有些事情即使隱瞞得再好,也還是有暴露的一天。

那天,是卡卡西和小夥伴們約好一起聚餐的日子,剛好那天帶土正在進行的重整工作暫時告一段落,好不容易有了可以稍稍休息的時間。

帶土本來是想在家裡好好休息,但卡卡西實在看不下去帶土只為「贖罪」而活的態度,硬是將帶土一起帶去聚餐。

帶土原本怎樣都不願意,還一臉不開心的對卡卡西說:「我跟著做什麼?那些是你的夥伴,跟我有什麼關係!而且我要真的去了,就不怕那些人有什麼意見嗎?」

聽到帶土的這番話,卡卡西心裡一陣疼,他之前就發現到,自從帶土回到木葉後,一直都忙碌於重建的工作以及五代目直派下來的機密任務中,不跟任何人建立聯繫,也不接觸兒時曾經的同伴。

完全以「旁觀者」的態度生活著,即使會跟鳴人他們說話,也僅限於鳴人主動攀談,絕對不會自己上前接觸。

而跟大和一起工作,也是因為五代目的命令與重建工程的需要。

若是可以,帶土能夠一整天都不與任何人說話、不與任何交流,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活著,然後為自己過去所犯下的罪惡「贖罪」。

帶土與這個世界惟一的聯繫,就只有卡卡西一人。

仿佛只要,一斬斷與卡卡西之間,糾結又複雜的「羈絆」,帶土就會轉身消失不見,永遠不會再回來。

無法忍受,再次失去帶土的可能性,卡卡西迫切的希望帶土能夠與這個世界建立更多的聯繫,建立起無法輕易斬斷的「羈絆」。

這樣,帶土就不輕易的從他的世界消失。

所以,他難得態度強硬的對帶土說:「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是曾經是你的夥伴,難得有這樣的機會,難道你一點也不想跟他們好好敘舊嗎?」

「你最近一直忙碌於重整的工程,好不容易能有個空閒時間,一起去吃個飯,找回過往情誼,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聽著卡卡西的嘮叨,帶土覺得有點心煩,長時間高強度的重整工作已經讓他非常疲憊,也沒什麼力氣去面對過往的同伴,最重要的是……他不認為自己還能擁有除了卡卡西以外的「羈絆」。

在他犯下過錯那刻起,他就已經失去了去得到某些東西的資格了。

沒有資格得到,也沒有資格去獲取,他所能做的……僅是守著手上僅存的「光」。

他不想,也不需要,其他的同伴,他……所能擁有的只有卡卡西,也只想要卡卡西而已。

所以,對於卡卡西所說的那番話,帶土只有滿滿的不耐,他有些生氣的對著卡卡西吼:「同伴什麼的,有你一個就夠麻煩的,我才不需要其他人呢!」

在心中所想的話語,脫口而出的那刻起,完全變了個樣,就像一把銳利的刀劍般,狠狠的刺傷別人柔軟的內心。

話一說出口,帶土就覺得後悔了。

他一點並不覺得卡卡西是個麻煩,相反的……因為有他的存在,「宇智波帶土」才能重新站在木葉這塊讓人懷念又哀傷的土地上。

他想道歉,但道歉的話語卻哽在喉嚨,怎樣也無法說出口,無法像鳴人一般直率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他只能看著卡卡西露出比哭還難看的微笑,說:「抱歉了,帶土……我,沒考慮到你的想法,擅自替你決定,那……」

「你就好好在家休息,我……先出門了。」

話說完,卡卡西轉身往大門走去,準備要出門。

帶土很清楚如果沒把這件事說清楚,他跟卡卡西之間又會多個難以解釋的心結。

於是,帶土心急的拉住卡卡西的手,卡卡西驚訝的回頭看著他。

帶土張著嘴,想說出道歉的話,但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能讓事情不再變糟糕。

「帶土?」卡卡西疑惑的喊了聲,有些好笑的看著帶土糾結成一團的臉。

卡卡西很清楚剛剛帶土所說的,必定只是一時氣話,即使剛剛有那瞬間覺得難過,但只要想到帶土還在,卡卡西就能放下那不值得一提的小情緒。

而且看著帶土如此在意的樣子,卡卡西心裡的想法只有:『啊啊,為我糾結的帶土真的好可愛啊♥』

感受到幸福的卡卡西正想安撫一下滿臉糾結的帶土,告訴他不用在意剛剛的事。

但沒想到,帶土卻突然撇過頭,耳尖泛著一抹紅暈,結巴的說:「其、其實……陪、陪你去參加那、那個聚餐也、也不是、不行。」

聽到這話的卡卡西驚喜的睜大眼睛,畢竟都帶土之前相當排斥跟過去的同伴交流。

之前,其他人就有跑來跟他抱怨這件事了。

凱也好,紅豆也好,甚至是紅也跑來跟他說:「帶土怎麼老是突然轉身就跑掉,連喊都喊不回來!」

「我還想拉著他一起向青春的夕陽奔跑啊!!」這是凱的原話。

「下次被我抓到,我一定要給他好看!!」這是來自氣憤的紅豆。

「哎呀,該怎說,我並不特別怪他,我和他都失去了重要的人,那份疼痛我很清楚,所以我並不怪他……但若是可以的話,我真心希望他可以跟我一起去買東西、敘敘舊,畢竟多了個孩子,要買的東西實在太多了,而且大夥又都忙著出任務,能來跟我一起的太少了!」這是來自紅無奈的諒解與抱怨。

還有其他人也是,帶土的一舉一動他們都看在眼裡,很清楚帶土有多拼命的在取得眾人的認同,但……

偶爾想跟帶土搭個話,卻總是被帶土避過。

完全不願意與過去的同伴交流,但……

現在帶土竟然願意為了他,去面對之前怎樣都不想接觸的同伴們,一股莫名的幸福感充斥在卡卡西的心中。

面對全身散發著幸福光彩的卡卡西,帶土突然感到一陣寒意,一臉惡寒的說:「笨卡卡,快收起你那噁心的嘴臉啦!!」

沈浸於幸福中的卡卡西被帶土的話驚醒,然後笑瞇瞇的對帶土說:「嘛嘛,既然帶土要一起去的話,就得趕快整理整理,走走!你得趕快去洗個澡才行!」

卡卡西反手拉著帶土往浴室前進,笑瞇眼的對帶土說:「放心,我會幫你洗♂乾♂淨♂的!」

然後,在帶土來不及抗議時,將他推入浴室。

接下來就是美好的入浴時間,卡卡西的確將帶土洗得乾乾淨淨的,全身透著入浴劑的淡淡香氣及粉嫩的顏色。

替帶土挑了件宇智波家族專屬的黑色服飾,原本卡卡西屬意另一件淺紫的和服,但又覺得帶土穿著和服的樣子太誘人,實在不願讓其他人看見。

於是乎,卡卡西就這樣興致勃勃的幫還沈浸在洗澡時發生的事而害羞的帶土,穿好衣服,整理好一切後,拉著帶土出門了。

當帶土回過神來,他們已經在前往聚餐地點的方向。

他滿臉緋紅的瞪了卡卡西一眼,然後低聲咕噥著什麼。

大概就是在抱怨卡卡西剛剛在浴室里,那些不要臉的舉動吧!

不過,卡卡西心情卻是相當愉悅又有點緊張,就像「把心愛的對象介紹給親友知道」的那種愉悅感。

他整個人幸福的輕飄飄的,走起路來都有粉色小花綻放的感覺。

對於卡卡西而言,這天大概是他的幸福日。

但,過不了多久,他大概就會後悔了。

怨恨起,這天的自己。

TBC

=======================

終於,寫到這裡了,明明只是短篇的翻外,卻意外的寫得好長啊啊啊啊(躺

今天未能將兔哥霸氣的一面賣出,真是可惜了

明天一定要賣掉!(握拳

跟快吃藥桑一起冒出個小劇場,下一集繼續!!

如果覺得ooc,請怪愚蠢的我吧!!

但求輕拍!!

以上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