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召喚☆最強厲鬼 序章


序章  旗木卡卡西之死

旗木卡卡西,曾經是火之國木葉忍者村的第六代火影,第四次忍界大戰的英雄之一,傳說中「木葉白牙」之子。

重視同伴,曾有過「拷貝忍者」的稱號,但那個稱號在四戰結束後,已經名不副實了。

因為,他的寫輪眼已經還給「那個人」,曾經拯救他,為他犧牲生命兩次的「那個人」。

在他卸任火影後,與老夥伴一起去雲遊各國,直到五年前,才又回歸木葉,回到這個充滿回憶的家鄉。

悠閒的過著退休生活,每天認真的活著,看著他的學生們將這個世界一點一滴的推向美好的未來,有時帶著那八隻年老的忍犬去河邊散步。

然後,看著緋紅的夕陽,思考著死後的世界會是怎樣,等到他死去的時候,帶土會不會跟琳一起來接他,然後……他該先給帶土一拳,還是先給他一個熱情的擁抱,嚇死他呢?

「嘛嘛,那也是之後的事了,到時再說吧!」卡卡西看著被夕陽映得緋紅的河水,微笑的喃喃自語著。

盡情的享受活著的時光,然後思考著死去的時候,該說些什麼,或抱怨幾句現實的艱難。

是的,他抱著愉悅的心情緩緩走向生命的盡頭,而這次……誰也無法阻止他了。

那個,拼命讓他活下去的人,已經不在了。

然後,在某一天,旗木卡卡西在散步的途中倒下,被好心的路人送到醫院去。

待他醒來後,看到的是他那優秀的女學生,含著眼淚,認真嚴肅的臉。

她告訴他,他可能來日不多了。

年輕時候所受得傷,在年老之時彰顯著它的存在,再加上擔任六代目那段將生命整個豁出去般勞心勞力的日子,更讓他的身體狀況雪上加霜。

只是,當時的卡卡西並沒有發現,又或者……他刻意忽視。

聽到這消息是,卡卡西並不驚訝,也沒有傷心,甚至有種說不出的愉悅感。

『啊啊,終於走到盡頭了呢!』他心裡如此想著,內心一片安寧。

但,為了安撫可愛的學生,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微笑著,說:「嘛,別難過啊!老師我啊,可以說是眾忍者中活得相當長壽的呢!」

「能與你們這群學生相遇,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幸運的事情之一了。」

「你們都是我最自豪的學生,是我一生的驕傲。」

「真的、真的不需要難過哦!」

「我只是,走到了生命的盡頭而已。」

「我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

溫柔的聲音,安慰著心愛的學生,但這番宛如遺言的話語並沒有安慰到她,更讓她抱著敬愛的老師痛哭出聲。

在知道了卡卡西身體狀況後,鳴人就經常拖著佐助一起來看他,跟卡卡西說說從前的事情,然後……鳴人就跟佐助為了某些事情吵起來了。

『嘛,即使長這麼大了,但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呢!』卡卡西溫柔的看著在鬥嘴的學生們,微笑的想著。

在之後的幾天,卡卡西的身體也變得越來越虛弱,連坐起來聽聽來看望自己的學生們鬥嘴的力氣也沒有,只能躺著,看著醫院潔白的天花板。

然後,他心愛的學生們一個個變得沈默起來,連向來最樂觀的鳴人也無法露出笑容來為其他人打氣。

不過,這是是人生中,必須經歷的道路,無法避免的事情啊!

在後來的某一天,卡卡西在睡夢中安然的逝去。

他慶幸著,不用看到學生們哭得稀里嘩啦的臉,這樣他就不會不捨了。

當他再次睜開眼時,他看到他盼望已久的「那個人」。

那個人穿著淺紫色的和服,咬著手中的三色糰子,頭上還斜掛著類似暗部的白色面具,上面繪著艷紅彼岸花,一臉不耐煩的盯著他。

那個人眼神陰鬱的看著他,用暗啞的聲音說:「垃圾,你怎麼還是來得這麼早?!」

「照我的料想,你應該再晚個五到十年才會過來!!」

從他的語氣中可以聽出壓抑不住憤怒,他希望卡卡西可以在活得久一點。

希望卡卡西能為自己而活,而不是被過往、被責任及……那個早該從他生命中消失的人而活著。

旗木卡卡西,應該活得比任何人都要來得恣意,也比任何要來得驕傲才對!

他眼神越來越晦暗,原先黝黑如玉的雙眼,在不知不覺間化為宇智波專屬的寫輪眼,紅玉般瞳色裡的漆黑勾玉瘋狂旋轉。

他已經在思考,該怎麼把卡卡西塞回那具已經沒有任何生氣的身體里。

像是察覺那個人的想法般,卡卡西眼神溫柔的笑說:「吶,我可不想活那麼久呢!」

「要是再多活幾年,大概就沒有力氣天天買紅豆糕去祭拜你了!」

「而且,也可能因為得什麼老年痴呆症,忘掉很多重要的回憶呢!」

「吶吶,我可不想忘了你呢,帶土!」

宛如撒嬌般的語氣呼喊著那人的名字,然後……

卡卡西看到那個在四戰時,讓人聞之色變的大Boss——宇智波帶土——滿臉通紅,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臉上的表情寫著:「卡卡西、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卡卡西!!」及「笨卡卡,你怎麼變得這麼不要臉了!!」

卡卡西則溫柔的笑望著他,什麼也不說,仿佛這樣看著就能得到幸福。

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的帶土輕咳了一聲,撇過頭去,彆扭的伸出手,說:「既然都來了,我也沒法子把你塞回去……」

「那,這次要跟我走嗎?」

卡卡西看著帶土伸過來的手,微笑著把手搭上去,說:「好啊!」

一瞬間,四周亮起光點,將他們一點一滴的包圍。

這次,卡卡西終於能夠握住帶土向他伸過來的手了。

 

旗木卡卡西的一生,充滿了悲傷與別離,在歷史記載上的光榮,僅僅是他人生的一小部分。

他的榮耀,幾乎伴隨著重要之人的離世,他的一生就像在不斷的向重要的人道別。

但,值得慶幸的是,再漫長的人生,也有了終點。

願他,在那個世界中,與重要的人們重逢。

 

 

序章   終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