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不乖孩子的番外《一念之間》5


在卡卡西拖著帶土到聚餐的地點時,包間裡除了要照顧孩子的紅以外,其他人已經到了,並點了滿滿一桌的菜,連紅豆都點了好幾瓶清酒,開始豪邁的喝起來,順便把一旁的同伴拖下水。

場面非常熱鬧,凱不知道說了什麼,一臉熱血樣,其他人都笑著要他別鬧了,這時的紅豆已經把所有人的杯子裡倒上清酒,臉上透微醺的表情,豪氣萬分的大聲喊著:「全給我喝了!!」

然後,大夥兒只好順從眼前開始醉酒的暴君,一起乾杯,一口乾掉杯中的酒。

每個人的臉上充斥著歡笑、熱情與希望,自四戰以後,大家都戰戰兢兢的投入戰後重整的工程中,人手不足導致所有人都有接不完的任務,不過……

這天是大家難得可以聚在一起的日子,所以每個人都非常享受著這難得悠閒以及與夥伴們相聚的時光。

滿載著對生命的熱情與對未來的憧憬,散發著無以倫比的熱度與光彩,這是光明的顏色,是十八年前的帶土所習以為常的畫面。

也是十八年後的他渴望著、卻無法觸碰的畫面。

十八年的黑暗與絕望,讓他已經適應了那陰寒的溫度,習慣將自己隱身入黑暗之中,過於炙熱的溫度會將他灼傷,而他……也沒有資格再去擁有。

帶土停下腳步,眼前歡樂的畫面、熱情的笑聲及熟悉又陌生的同期們……

這是他不知道如何面對的人們,不知該如何去觸碰的畫面。

說來可笑,他能坦然面對被他虧欠的卡卡西,卻無法面對眼前這群交情一般的同期。

被陌生人指責,他能淡漠接受,若卡卡西怨恨他,他也能坦然的承受,並以死認罪也可以,但……面對這群過往的同伴們,他卻很難平淡去面對。

將他們當成陌生人?

不,他和他們之間曾有過的「羈絆」,雖然微弱,但還是存在的。

但對於他們,帶土又無法像對卡卡西那般推心置腹。

糾結而複雜的心情,在帶土心中發酵,攪得他一陣心煩意亂,他有點後悔答應卡卡西的請求。

「帶土?」卡卡西擔憂的看著臉色不是很好的帶土,輕聲說:「若你……還是不願的話,我們就回去吧!」

他希望帶土是自願跟他一起來見同伴們,而非現在這樣勉強著自己。

聽到卡卡西的話,帶土並沒有如想卡卡西所想得露出鬆口氣的表情,反而挺直了腰,咬著牙,低聲的說:「然後呢?等到下次再無限循環嗎?」

「既然答應你的事,我就不會反悔。」

「況且,我逃避得也夠久了。」

他挺直腰得踏出腳步,走向過去曾經熟悉,現在卻格外陌生的人們。

被怨恨也好,被破口大罵也可以,不論被怎樣對待,帶土都不會有怨言。

因為,這是他的罪啊!

卡卡西看著帶土僵硬的表情,他想再說什麼,但始終開不了口。

他惟一能做的,僅是與帶土並肩同行,牽起帶土的手,帶給他一絲安撫。

最先發現他們來到的是凱,他一臉微醺的向他們揮手:「呦!!卡卡西來了啊!」

然後,他看到卡卡西旁顏面表情僵硬得像個面攤的帶土,睜大眼,訝異的大喊:「帶土?帶土今天也跟著出來了?」

聽到凱的話,帶土的表情更僵硬,呼吸也開始不穩,卡卡西擔心的看著他,伸手握住帶土的手,安撫他緊張的情緒。

其餘聽到那句話的其他人,全部很有默契的一起轉過頭來,看著想石像一樣僵硬的帶土,瞄了卡卡西握住帶土手的那畫面,一起用格外意味深長的語氣說:「哦~帶土也來了啊~~」

大家熱情的眼神讓帶土有點心驚,怎麼跟他料想得不太一樣。

雖然沒有任何惡意的感覺,但仍讓帶土感覺到一絲惡寒,大家的眼神讓他有種快被扒衣服的詭異感覺。

帶土不自覺的稍稍退了一步。

卡卡西注意到帶土的動作,不經意的用半邊身體替帶土擋住同伴們過於「熱情」的視線。

然後,看著同伴們露出這麼渴望八卦的眼神盯著帶土看,讓卡卡西覺得自己的領地有種被侵犯的感覺。

雖然,偶爾打趣般的八卦一下,卡卡西還可以接受,但……若是太超過了,他也會覺得火大的!

更何況,還把好不容易願意跟他出門的帶土嚇到,簡直……

不可饒恕啊!!

『吶吶,這群傢伙已經無聊到八卦別人的私♂生♂活了啊!看來大家還有餘力呢,可以跟綱手大人提議加重他們的任務量啊!』卡卡西瞇著想。

於是卡卡西微笑著,散發出一絲黑氣說:「呦!我們到了,該坐哪呢?」

瞬間,所有人都將頭轉回來,繼續說說笑笑,然後用眼角注意卡卡西與帶土的動向。

突然,整個氣氛陷入一種謎之尷尬中,尷尬得讓帶土幾乎想轉頭就跑。

但,他是逃不掉的。

因為醉酒的暴君已經抱著一瓶清酒往他這裡衝過來了。

紅豆醉紅著臉,眼神凶剎的抓住帶土,惡狠狠的說:「宇智波帶土!!!總算被我逮到了!!」

氣勢驚人的紅豆,毫不猶豫把手中酒瓶的瓶口往帶土的嘴裡塞,語氣兇惡的大喊:「給我全喝下去!!馬的,老娘喊你好幾次,想叫你跟我去喝酒,結果你這混帳,竟然轉身就跑!!」

「就跟逃跑的兔子一樣,他媽的!!!我有那麼可怕嗎?!」

「今天絕對要給你好看!給我全喝下去!!!」

卡卡西被酒醉的紅豆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連黑氣都沒了,急忙上前拉開紅豆及她手上的酒瓶。

熱辣的液體不斷灌進喉嚨,帶土有種快被淹死的感覺。

待卡卡西把那個醉酒的暴君拉開後,帶土才有種獲得新生的感覺,用力咳嗽著,然後大口喘著氣。

「帶土,你還好嗎?」卡卡西擔心拍拍帶土的背,憂心的詢問著。

「卡卡西……」帶土抬起頭看著他,眼睛因為剛剛咳得太用力而流出生理性眼淚,一向呈現病態蒼白的臉被酒氣薰出一抹紅暈,讓帶土整個人看起來有點軟萌。

『啊,帶土這模樣……可真有點糟糕呢!』卡卡西心裡暗搓搓的想著,他覺得下腹某個不可言說的地方有點硬了。

但,帶土軟萌可欺的狀態並沒有維持多久,他下一秒就將卡卡西推到一旁,一臉猙獰的往被其他拉住安撫的紅豆走去。

然後,帶土猙獰著一張臉,宛如要開啟第五次忍界大戰般的抓住紅豆的領子,凶神惡煞的說:「御手洗紅豆!!妳這個瘋女人,剛剛是想嗆死我嗎?!」

「帶、帶土?」被突然發作的帶土搞得有點懵然的卡卡西喊著,不確定發生什麼事情了。

帶土沒有理會他,自徑瞪著紅豆,臉上的紅暈變得越來越紅,感覺上就像喝醉了般。

「啊啊,難道……帶土喝醉了?」回過神的卡卡西一臉意味深長的摸著下巴,如此推斷著。

『啊啊啊啊啊!!帶土你簡直是英雄啊啊!』這是其他小夥伴們內心的激動吶喊。

對於長期被壓迫在酒醉暴君——御手洗紅豆——可怕威脅下的小夥伴們而言,奮起反抗的帶土簡直就是他們心目中的英雄。

雖然,他們已經在心裡為「英雄」默哀,因為曾經膽敢反抗暴君的人,都已經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與他們一起默默承受暴君的威脅。

「啊啊,可憐的帶土……」

「是啊,帶土真是太可憐了!」

「沒關係,等他被鎮壓後,我們在好好安慰他吧!」

「是啊是啊,誰叫紅豆太可怕了!」

「她簡直是惡魔啊啊啊!」

「沒錯,拼命灌酒,完全不給人反駁的機會啊啊!」

「超可怕的啊啊啊!」

小夥伴們一邊討論著等等如何安慰反抗失敗的帶土,一邊互相哭訴被強迫灌酒的可怕經驗。

他們完全不對帶土的反抗抱有任何希望呢!

聽到小夥伴們的對話,卡卡西思考著把帶土拉回來可能性,但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紅豆和帶土已經正面杠上了。

「哼哼,很有種嘛!」紅豆冷笑的拍掉帶土的手,雙手插著腰,醉紅著一張臉,不爽的說:「既然這麼有種,那幹嘛一直躲著我們?」

「還跟見了天敵的兔子一樣,跑得跟飛一樣!!」

「老是扭扭捏捏的,還是不是個男人啊,宇智波帶土!!」

「覺得虧欠的話,就給我老老實實面對,別像個小姑娘一樣,看了我都想抓狂了!!」

被說成「小姑娘」的帶土覺得一肚子火,雖然之前糾結不知該如何面對過去的同伴,但還沒到紅豆說得那種地步才對!

當然,這只是帶土自認為的,至於其他人的想法就不得而知。

於是乎,他火大的拍桌子,大聲回嗆:「妳這瘋婆子,說誰小姑娘?!老子可是貨真價實的男人!!!」

「倒是妳這性格,倒真像個男人婆,難怪到現在還嫁不出去!!!」

瞬間,所有人都靜默,用著驚恐的眼神看向說出「禁語」的帶土,連卡卡西都露出寫輪眼,嚴肅的思考等等該如何用最快的速度將帶土救走,然後如何迅速地逃離現場。

「呵呵呵呵…………」發出陰冷的笑聲,御手洗紅豆全身散發出一股讓人非常膽寒的黑氣,讓在場的所有人一陣心驚膽跳。

「宇·智·波·帶·土!!!你給我去死吧!!!!!」

接著,眾人就看到紅豆掏出一把苦無,上面還掛這起爆符,一副要往帶土那裡扔的樣子。

「啊嗚!!!是誰讓那女人把起爆符帶進來的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的媽呀!!我不想要把這個月的酬勞都扔進『賠償』裡啊!!」

「閉嘴閉嘴!!老子才不想寫一疊像山高的悔過書啊啊啊!!!!!」

「阻止她啊啊!!」

「紅豆,妳冷靜一點啊啊啊啊!!」

一群人被紅豆手中的起爆符給嚇得酒都醒了,衝上去拼命制止紅豆的舉動,七嘴八舌的安撫著紅豆。

原本卡卡西也被紅豆的舉動驚了一下,想拉著帶土先避開,但帶土卻完全不怕似的站在那不動,還不經意的將他擋在身後。

『啊啊,帶土這是在保護我嗎?』卡卡西幸福的想著,心中一陣甜,完全忽視現場緊張的氣氛,自徑冒著粉紅色的小花。

而相相較於卡卡西這邊的粉色氛圍,另一邊可說是用生命在制止暴君的瘋狂舉動的黑暗戰場。

最後,在眾人的極力安撫與勸說下,紅豆終於冷靜下來,但表情依舊陰冷的瞪著帶土。

帶土也毫不膽怯的回瞪,兩人之間的瞪視仿佛激起了一股強烈的電流。

「臭小子,既然不能把你海扁一頓,那就換個方式來教訓你!」紅豆一臉猙獰的不知從拿出一瓶的清酒,「碰」的一聲砸在桌上。

「今天不把你喝趴,我就不叫御手洗紅豆!!!」紅豆咬牙切齒的說。

「哼!怕妳不成!!」帶土毫不畏懼的應下挑戰。

「喔喔!!帶土加油喔!!」

「白痴,眼前看起來紅豆比較有勝算啊!!」

「來來來!!買定離手!到底是灌酒天后會贏?還是反抗英雄會勝利呢?」

「目前賠率是1:10啊……」

「沒人看好帶土呢!」

「可憐可憐他,壓他一兩好了!」

…………

氣氛再次變得歡樂起來,場面也變得相當熱鬧,離開了十八年的帶土,就這樣不自覺融入這熱鬧的氛圍中。

看著與紅豆拼酒的帶土,卡卡西一陣滿足。

他想,眼前的這幅有著帶土和其他夥伴們一起歡笑的熱鬧場景,大概就是他最渴望看到的吧!

卡卡西笑瞇著眼,看著眼前的鬧劇,心中無限的充實。

帶土,再次與這個世界的其他人產生了「羈絆」。

『帶土,應該不會隨便的離開了……』卡卡西安心的想著,然後找個位置坐下,看著他們胡鬧。

然後,順便跟凱談談最近發生的事情,還有瞭解一下紅最近的狀況如何。

然後的然後,看著帶土不服輸的表情,還有一杯又一杯下肚的酒,卡卡西有些傷腦筋的思考,回去之後要不要為帶土煮解酒的藥茶呢?

啊,順便一提,卡卡西壓帶土贏,壓了大概一千兩,被眾人認為是「真愛」啊!

 

TBC

=-=-===============================

愚蠢的我……什麼都不想說了(捂臉

依舊沒有霸氣的兔哥(捂

還沒寫到吃藥桑的小劇場

字數已經爆了……

吾,只想寫小短萌啊啊啊(痛徹心扉

為何被養成粗長君啊啊啊啊(躺

感謝看到著的各位(土下座

要是覺得角色ooc都是我的鍋!!(磕頭

但,請小心拍打,謝謝!!

评论(2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