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召喚☆最強厲鬼 01


※食用說明:有原創角色出場,私設頗多!

第一話  最強厲鬼☆宇智波帶土是也!!

 

已經作古數百年,死了不能再死,連屍體都化為塵埃,沒有辦法「穢土轉生」的第四次忍界大戰Boss——宇智波帶土——目前正抱著一束剛從三途川旁摘下的彼岸花,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一群穿著怪異黑袍的人在那邊歡呼,甚至還有人用熱切和渴望的眼神直盯著他看。

那視線熱切得宛如想把他的衣服扒掉般,讓他覺得一陣惡寒。

帶土看了看四周,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的地洞,有點像當初跟斑相遇時的地洞,但又不太相同,他所站著的地方非常平整且用著暗紅色的顏料繪著奇怪的陣法。

地洞的邊緣處還能隱約看到被埋藏的白骨,帶土瞇起眼,悄悄的開起寫輪眼,裝作隨意的左看右看,仔細的觀察那群一直用熱烈眼神看著他的人,察覺這群人實力並不算太強。

至少在他活著的那個年代來看,這根本是吊車尾中的吊車尾,完全不適合當忍者的那種人。

即使當上忍者,也完全是拿來當炮灰使用,甚至連炮灰都不如。

如此差勁的實力,是困不住帶土的。

所以他現在可以說是想走就能走,完全不用擔心被這群奇怪的傢伙給困住。

只是,他意外的好奇這裡到底是哪裡?

空氣中彌漫了一股鮮血腐朽的味道,令人覺得作嘔,帶土對這股味道僅僅是皺起眉,畢竟在死者的世界,經常能聞到血液腐朽的味道。

但,這股讓人無法忍受的味道中,卻有著在彼世裡絕對不會出現的氣息,那就是「生氣」。

彼世,是死者的國度,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哀鳴與怨氣,絕對不會有如此生機盎然的「生氣」存在……

『所以,這裡是……現世?』帶土有些不確定的猜想著,整個眉頭都皺在一起,配合著半邊的傷疤,讓他的表情看起來想當猙獰。

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帶土是絕對沒有辦法離開彼世,即使當初去接即將逝世的卡卡西,也是經過特別批准,才能前往現世,去接引卡卡西。

所以,帶土實在無法相信,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會是生者的世界。

然而,手中所捧著的彼岸花卻逐漸枯萎,在帶土的手中凋零,最後化為粉塵,只剩丁點塵土。

生長自彼岸的東西,是無法在生者的世界生存。

「所以,這裡……真的是現世?」帶土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語。

想想自己會突然來到這奇怪的地方,本來就是一陣很奇怪的事了,明明當時他是去三途川邊摘花散心,結果卻突然被奇怪的光點包圍,之後他被刺眼的光線刺得閉上眼。

待他睜開眼睛,已經置身在這詭異的地方了。

從眼前這群怪異的傢伙和地上奇怪的符文來看,這群人可能正進行詭異且危險的儀式,結果卻把他從彼世召喚到了現世來。

但,帶土還是想不透,自己到底為何會被召喚到現世,明明他是絕對無法輕易踏足現世的……

——「吶,帶土,你知道嗎?聽說三途川是距離現世最近的地方呢!」

突然間,帶土的腦海裡冒出這句話。

那是某日,帶土和卡卡西在三途川邊散步時,卡卡西看著三途川灰色汙濁的河水,有些懷念的微笑著對他說。

當時,卡卡西心愛的學生們還好好的活著,偶爾他思念學生時,就會拖著帶土一起到三途川邊,看著一片霧茫茫的河面,嘮嘮叨叨的說著那幾個孩子的回憶。

『難道,是因為當時我在三途川摘花,才會被奇怪的儀式誤召喚到現世的嗎?』帶土一臉凝重的抱胸思考著,完全忽視一旁情緒激動又不敢太靠近的人們。

但,從那些人興奮且熱情的眼神來看,完全不像是儀式進行失敗的感覺啊,帶土君!

不過,沈浸在自己世界裡的帶土並沒有發現到這點,他正在回憶自己為何會到三途川邊,導致他現在遭遇到的窘境。

思考了好一會,帶土決定把鍋全扔給那個死命壓榨他的判官。

若不是那家夥最近一直壓榨他,導致他精神不濟,讓他不小心將重要卷軸的印鑑給弄錯,最後還讓卡卡西來幫他處理爛攤子!

然後,卡卡西好脾氣的他去三途川散心……

『嗯,全是那混帳判官的錯!!』帶土憤恨的想著,下意識的忽略是卡卡西建議他到三途川散心的這件事。

帶土一臉苦深仇大的表情,咬牙切齒的說:「等我回去後,一定要給那渾球好看!!」

完全就是想發泄被壓榨的怨念,強行把鍋扔給別人啊,帶土君。

   
 
 
時間回到兩個小時前,這個時候的宇智波帶土昏天暗地的埋首在文件堆裡。

那是比火影辦公室裡那堆像山高的文件檔還要來得高,畢竟這段時間是彼世百年來的各式文件總整理的時候,身為彼世臨時工的帶土,也被迫處理起那疊得跟山一樣高的文件卷軸。

是的,身為發起第四次忍界大戰的兇手,宇智波帶土背負了深沈的罪責,哪怕是在最後幫助了鳴人他們,將輝夜給封印起來,也無法完全抵消其本身的罪過。

再加上,其他一些原因,導致他一直無法順利轉生投胎,對於這件事,琳與卡卡西非常的擔心。

於是,為了能早點洗清帶土身上的罪惡,琳微笑的壓著帶土成為了彼世優秀的臨時工作人員。

努力賺取功德值,爭取早日讓帶土成為無罪之身。

卡卡西在被帶土接引到彼世後,被無視帶土的抗議,滿臉微笑的琳告知了帶土遇到窘況,卡卡西同樣擔心得要命,於是也一同加入他們的行列。

總之,原本抱著「不能投胎也無所謂」和「希望卡卡西跟琳下輩子能幸福在一起,自己在彼世看著他們也很好」想法的帶土,面對他們兩人的關心,他只能默默的把那些沒來得及說出口的話吞回去,然後成為一名優秀的臨時員工

當然,如果帶土的內心話說出來的話,他將會得到兩隻黑化且火大的小夥伴了。

一開始,帶土是屬於戰鬥人員,負責鎮壓怨念深重、心懷不軌的惡鬼眾,這個工作他完成得很出色,甚至可以說是太過出色了。

出色到每個惡鬼想作亂時,聽到他的名字馬上就安分下來的程度。

這導致他的工作量急速驟減,差點讓他失業。

最後,因為文書工作實在太多,帶土也被抓去幫忙。

從一開始的不熟練到現在十分鐘解決一疊文件,這中間帶土經歷怎樣慘不忍睹的折磨,就暫且不提。

至少帶土現在非常熟練的拿起文件,一目十行看過去,然後迅速的下筆、蓋印,面無表情的對一旁的助手說:「下一份!」

助手趕緊將整理好的文件遞給他,然後又拿起一疊文件做分類整理。

帶土盯著眼前的文件,覺得一陣頭昏腦脹,因為他已經不眠不休的批改這堆山般高的文件有三到四天了。

即使死者不需要休息跟吃飯,但連續好幾天高強度的工作,實在讓帶土覺得無法承受,簡直想翻桌不幹了!

但,一想到琳跟卡卡西對他的關心,帶土就又默默的壓下想翻桌的念頭,認命的繼續工作。

「再一天、再撐一天就有人來接班了……」帶土幾乎兩眼無神的喃喃自語,像在說服自己一般,拿起筆繼續批改文件。

只是,當帶土撐著疲憊的精神繼續批改公文時,辦公室的拉門被人一腳踹開,剛整理好的文件全部飛散開來。

「不!!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文檔啊啊啊啊啊!」助理看到紛飛的文檔,發出了淒厲的叫聲,畢竟他也跟帶土一起共患難好幾天了。

帶土則整個人懵然,腦袋一片空白,完全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慘不忍睹的事情。

將拉門踹開的那人,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了多殘忍的事,那人一臉憤怒的拿著一卷卷軸,扔到帶土的桌上,怒火中燒的吼著:「宇智波帶土!!你這個腦子被惡鬼吃掉的蠢貨,誰讓你胡亂蓋印的?!」

「就差一個步驟,這文檔就能封存結案了,結果現在你蓋錯一個印,害我必須全部重來了!!!!」

「判官大人……」助理看清楚踹門的罪魁禍首是誰之後,已經兩眼無神,巴不得再死一次了。

沒錯,眼前怒氣沖沖的對帶土發飆的人,正是彼世惟一的判官——判。

對比助理生無可戀的表情,帶土看起來格外冷靜,他拿起被扔過來的卷軸,攤開來看。

有他批改的字跡,整份檔案看來已經接近完工,但最後面的官印卻被他印成一般的通行印鑑。

的確如判官所說,得全部重來了。

帶土覺得眼前一片黑,在彼世工作了幾百年,他實在太清楚判官的鳥性了,一定會叫他把這份難處理的卷軸處理乾淨。

果然不出帶土所料,判官發完火後,一臉嚴肅且冷漠的說:「我不管你到底是為什麼犯錯,現在、馬上給我處理乾淨!」

「……」

「我給你三天的時間!」

「…………」

「還有,這邊的文件也要清乾淨,在這邊文件沒處理乾淨前,都不准休息!!!」

「!!!!」

判官宛如周扒皮的惡毒嘴臉,頓時讓帶土一陣火冒三丈,聽到這個噩耗的助理整個人都快暈厥。

完全不顧員工的死活,也不去理解底下員工的犯錯原因,總是一臉理所當然的命令員工做事,簡直就是標準的惡老闆啊!

「碰」的一聲,帶土一臉陰狠的拍桌站起,語氣格外憤怒的說:「別以為我很在乎這份工作!」

「雖然我身負重罪,但我可沒必要賺取微薄的功德來洗刷罪惡!」

「能不能轉生,會不會受到懲罰,對我而言都無所謂!」

「若不是卡卡西他們太擔心的話,我怎麼會在你們這群垃圾底下做事?!」

「別把自己看得太高,在我的眼裡,你不過是個連垃圾都不如的渣滓!!」

帶土已經憤怒到將「萬花筒」打開,漆黑的風車在紅玉般的雙眼中急速的旋轉,從他的身上散發了一股肉眼可見的黑氣。

一時間,屋內充斥著迫人的壓力,彌漫著被人畏懼與恐慌的戾氣與怨念,氣氛壓抑得讓人無法喘過氣來。

「帶、帶土大人……」無辜受害的助理被帶土突然冒出的戾氣壓制得只能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被突如其來的戾氣給壓制得動彈不得的判官,終於找回被怒火燒斷掉的理智線,恢復理智的判官只想把幾分鐘前面的自己吊起來打一頓。

明明知道眼前這傢伙刺激不得,卻每次在理智線斷掉時,把他刺激得幾乎爆走。

簡直是作大死啊!

『啊,現在可怎麼辦才好啊?』勉強能站直身,卻無法動彈的判官在心裡懊悔的思考著。

就在判官和助理苦苦掙扎時,一道聲音拯救了他們。

「嘛,帶土又怎麼了?大老遠就能感受到你散發出來的戾氣了,怎麼生這麼大得氣啊?」卡卡西從被踹壞的門後探頭進來,溫柔的笑問。

一看到卡卡西出現,帶土冷哼了聲,收斂起散發出去的戾氣,屋內的氛圍瞬間變得輕鬆起來,判官和助理終於鬆了口氣。

「旗木先生!」無辜的助理滿臉感激的喊了一聲,然後認命的從地上爬起,開始撿起散落於地的文件。

「廢物,不管你的事,快給我滾回去休息!」帶土語氣不悅的對著卡卡西說,然後低頭整理起凌亂的文件。

卡卡西無視帶土那番讓他滾回去的話,自徑走進凌亂的屋內,幫忙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文件。

「看起來還很多工作的樣子呢!」卡卡西將撿起的文件整理好,放在辦公桌上,然後有些心疼的撫上帶土泛青的下眼眶,說:「話說,帶土也好幾天沒休息了呢!」

「哼,你自己也一樣,快回去吧!」帶土一臉冷漠的拍掉卡卡西的手,但從泛紅的耳尖,可以看出帶土羞澀的內心世界。

一瞬間,判官和助理覺得自己的存在是多餘的,眼睛快瞎了啊!

「欸欸,反正我工作都處理完了,那我來幫幫帶土吧!」卡卡西笑瞇瞇的說,很順手的拿起文件開始批改起來。

「別鬧了,快滾回去休息!!」帶土把文件搶回來,皺著眉,不太開心的說。

「啊,沒關係的,我已經很習慣處理這些東西了,而且我並不覺得累呢!」卡卡西眼神額外溫柔的笑說,然後捧著帶土的臉,認真的說:「說真的,我覺得帶土比我還需要休息呢!」

「吶吶,帶土還是先去休息吧!剩下的工作就交給我吧!」卡卡西不由分說的把帶土推到門外去。

「喂喂!!」帶土不太高興的喊著。

「欸欸,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卡卡西溫和的拍拍帶土的肩膀。

「聽說三途川的彼岸花正開得艷麗,河邊一片艷紅,非常美麗的樣子!」

「去河邊走走,休息一會吧!」

卡卡西笑得非常溫柔,但態度強硬的要帶土先去休息。

帶土皺著眉,瞪了他好一會,卡卡西依舊堅持的看著他,只是眼裡多了一絲祈求,最後還是帶土敗下陣來。

帶土不甘心的冷哼一聲,然後忽視站在一旁的判官,轉身離開。

看著帶土逐漸走遠的身影,卡卡西才轉過頭來笑瞇眼的看著從剛剛就被忽視而過的判官,說:「好了,帶土已經走遠了,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吧!」

被忽略已久的判官巴不得卡卡西繼續忽略他下去,但怎麼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事。

於是,他嚥了嚥口水,心驚膽戰的開口解釋:「其實,只是………」

說實在的,他寧願面對怒氣沖沖的賢二帶土,也不想被護短症發作的賢十卡卡西質問。

至少前者還有點良心,後者簡直是一路黑到底啊!

    

帶土悶悶不樂的走在三途川河邊,心想著自己又給卡卡西添麻煩了。

當初接引卡卡西到彼世後,本來想什麼都不告訴他,直接將他帶到轉生處去,讓卡卡西直接去投胎轉生,結果卻被琳半路攔截……

明明一點都不想拖累卡卡西和琳,他們在生前已經為他煩惱太多了,死後完全不應該繼續為他的事煩惱。

尤其是卡卡西,明明小時候是個比誰都傲氣的小天才,卻因為他的關係,承受了許多不屬於他的磨難。

他,就是他的地獄啊!

在那最後的告別後,帶土以為卡卡西會放下內心的重擔,恣意的活下去。

但,當帶土透過「現世鏡」去看卡卡西的火影生活時,卻發現卡卡西那笨蛋根本沒有放下過去的束縛,拼了命的工作、完全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每天、每天都會去慰靈碑祭祀,帶著潔白的百合及甜膩的紅豆糕。

卡卡西一直未能從過去解脫,即使後來跟凱一起去雲遊,也未能放下過去。

還有,琳也是被他所拖累,明明已經可以轉生了,卻因為擔心他和卡卡西,而遲遲不願轉生……

想著想著,帶土的心情更加鬱悶了。

一陣風吹過,血紅的花瓣隨風飄散,帶土抬起頭,望向那片正艷麗盛開的鮮紅彼岸花,果真如卡卡西所說的美麗。

「還真的挺漂亮呢!乾脆摘一些回家擺,卡卡西應該會喜歡吧?」帶土喃喃自語著,然後向那片艷紅的彼岸花走去。

他彎下腰,摘了幾朵開得特別艷麗的彼岸花,專心尋找其他開得美麗的花朵,然後沒有發現自身四周冒出一點又一點的奇異光點。

待帶土發現時,這些光點已經將他包圍,他皺起眉,自語:「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下一秒,光點化為一股刺眼的的閃光,將帶土整個籠罩。

光線消失之後,彼世已無宇智波帶土的氣息存在……

 

 
就在帶土沈浸在被不良老闆壓榨的憤恨中時,有個傢伙已經從那群怪人中走了出來,然後停在帶土的不遠處,微笑的開口:「您好,能否請問閣下的尊姓大名?」

聽到有人詢問的聲音,帶土有些不耐的抬頭望去,是個長得清秀,留著披肩長髮的青年,那人臉上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看起來格外文弱。

不過帶土發現那人站得地方額外有意思,距離他不遠,但卻是他的攻擊範圍外,看起來是個很有戰鬥意識的人才,只可惜……

對帶土而言,還是個垃圾啊!

帶土懶洋洋的開口:「要別人報上姓名前,還是先報上自己的名號,這可是最基本的禮貌啊!」

那人依舊保持著得體的笑容,說:「啊,失禮了!」

「在下名為青夜,是『夜』的首領,也是將您召喚至此的人!」

「召喚我?」帶土無法理解的自語。

從地上那奇怪的符文來看,並非「穢土轉生」的術式,而且他的身體早就化為塵埃,連拼回去的可能都沒有,完全沒有被施術的可能。

至於「輪迴天生」?噢,從他的小侄子跟水門老師的兒子有那些不明不白的關係後,帶土就不指望宇智波能夠傳承下去了。

更何況……

帶土看著自己的手,這具身體並沒有活人應有的「生氣」,完全與他在彼世時一樣,可以說是充斥彼世特有的「死氣」。

所以,到底是……

「算了!」下一秒,帶土就放棄思考,一臉無所謂的說:「不管你們為了什麼把我召喚到現世,現在最好馬上把我弄回去,要不然我可不保證最後會發生什麼事!」

「啊,雖然不懂你們為什麼不知道我是誰,還能將我從彼世召喚過來,但還是告訴你們好了……」

「帶土,宇智波帶土。」他眼神冰冷的看著他們,語調殘忍的說:「如果有聽過這名字,應該很清楚我是個怎樣的人,所以——」你們最好快想辦法送我回去。

帶土話都還沒說完,那群人就爆出一陣歡呼,連那個名為「青夜」的領頭者都露出狂喜的熱切表情。

所有人就像買得彩票中頭獎般,拼命的歡呼著,帶土再次一臉懵逼的看著他們,他完全不懂這群奇怪的人到底在興奮些什麼。

「啊啊,竟然是宇智波帶土啊……」

「費了這麼多的力氣,花了大把的銀子……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啊………」

「嗚嗚……吾等的夙願,終於有實現的一天了!!」

「這一切……總算有回報了!」

那群人歡天喜地的歡呼著,有人感動到喜極而泣,總之場面有點混亂……不,應該說非常混亂。

帶土用看智障的表情,眼神冷漠的看著那群人。

對於自家手下下們失態的行為,身為首領的青夜也感到一絲尷尬,但內心的興奮沖刷掉那尷尬感,他興奮的向他開口:「帶土先生,能將您召喚至現世,真是我們莫大的榮幸啊!!」

「您,就是我們最想召喚出來的最強厲鬼啊!」

「蛤?!」帶土被那熱切的眼神盯得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一臉見鬼的看著青夜。

「請您和我們一起將這個腐朽的世界毀滅,重建一個美好和平的世界吧!!!」青夜用著宛如神棍的語氣熱情的邀請著帶土加入。

但,對被宇智波斑誘拐過,最後還被漩渦鳴人嘴盾成功的宇智波帶土而言,這簡直是不合格的產品安利案件啊!

連當初斑那臭老頭打著「建立和平美好的世界」的「月之眼」,都比眼前這怪胎的計劃好多了!

 

TBC

===============-=================

喔喔哦哦!!我終於把這篇生出來了!!!

對於開新坑的自己 我只想剁手(盯著手

面對這篇……我只想捂臉,如此可怕的字數………

嗯,爆了。

破6000(眼神死

我原想在4000~5000內解決的說……(躺

感謝願意看到現在的各位,如果覺得ooc,全是我的鍋(捂臉

另外,快吃藥桑加油!!期末地獄要結束了,暑假我們一起愉快的放飛吧~☆

嬈醬,超期待你的次元壁論壇體,等待你回歸!!

伊醉醬,加油!六月地獄要結束了……希望你能安然歸來(默哀

蛋定桑,非常喜歡你的作品,請不要對自己失望!!

大家,加油~☆

评论(1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