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中年組】夏日午後的音樂教室

不知道是誰忘了把音樂教室的窗戶關上,夏季的涼風吹進室內。



白色的窗簾隨風飛揚,帶土坐在教學用的鋼琴前,看著黑白相間的琴鍵,神情是卡卡西從未看過的認真與嚴肅。

卡卡西站在音樂教室的門後,從微開的門縫看著最近才再次重逢的發小。

他們分開了六年,因為兒時的校園霸凌事件,讓帶土受了重傷,毀了他右半邊的臉,為了救他。

最後,帶土的傷勢過重,被宇智波家的家主接到國外休養,一直到現在。

到現在,卡卡西才再次與帶土重逢。

哪怕帶土重逢後的態度是那麼的冷淡,甚至將他當成陌生人般對待。



但,不可否認的,宇智波帶土就是他的「英雄」。

是旗木卡卡西心目中的「英雄」。

然而,帶土的態度實在太冷漠,讓卡卡西即使想靠近,也無法靠近。

他一直想跟帶土說話,聊聊這六年間發生的事情,還有帶土去國外後發生的事。

但,一直找不到恰當的時機。

所以,在看到帶土走進無人音樂教室後,卡卡西便悄悄的跟上。

本來打算推門進入,但在門縫中看到帶土那副他不熟悉的表情時,他停下動作。

那不是他所熟悉的帶土,卡卡西所認識的帶土,是個開朗又樂觀的人,同時也是個非常粗心的傢伙。



又或者說,卡卡西從未看過帶土嚴謹認真的模樣。

但,坐在鋼琴前的帶土,是那麼嚴肅且認真。

然後,他看著帶土將厚實的手掌覆在琴鍵上。

按下第一個琴鍵。

在這瞬間,卡卡西看到了這世上最美麗的場景。

細長的手指在琴鍵上飛舞,彈奏出一串輕快的音符,是卡卡西沒有聽過的曲子。



琴音輕快的讓人愉悅,就像夏季的藍天一般,叫人覺得心曠神怡。

卡卡西睜大著眼,看著帶土沈浸於演奏中的表情,非常溫柔而專注。

嘴角還掛著微微的笑容,連帶著右半邊的疤痕也變得柔和。

這是,卡卡西記憶中的帶土,幼時溫和又愛笑的帶土。

他,情不自禁的推開門,忘記自己正在偷窺的事實。

琴聲,嘎然而止。

原本沈浸在演奏中的帶土,停下彈奏的手,抬頭看向門口。

訝異且疑惑的開口:「卡卡西?」

END(?

评论(5)
热度(18)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