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中年組】夏季戀曲—大綱(上)

※這是大綱、大綱!!(雖然分上下)

※各個人物ooc中,請謹慎食用

※有斑帶的親情向,請注意避雷

※bug和私設頗多,如有不適應請馬上點叉

※題名暫時是這個,之後想到更好會改掉

※另外,Tag我真的不知道這到底該算哪一個,就冒險打個雙tag,有問題的話,再告訴我啊!!

以上,接受請繼續

  

   
  
 
===============================

帶土、卡卡西和琳是從小到大的好友,一起上幼稚園,然後上同一間小學。

帶土是個孤兒,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因意外去世,他是被同族的親戚養大。

卡卡西則是被父親單獨撫養長大,母親在他兒時的時候病逝。(是的,旗木爸爸沒給他領便當)

琳醬的父母健在,野原夫妻對於一個是孤兒一個是單親的孩子非常憐愛,常常邀請他們到家裡玩。

琳是個非常體貼又溫柔的孩子,她很明白兩個小夥伴對自身家庭的感覺狀態的敏感,所以從不帶任何同情眼光來看他們,更何況……

琳從不覺得他們有需要同情的地方,因為在琳的眼裡,他們就是最棒的!

而在人才輩出的宇智波一族中,帶土的成績可以說是吊車尾的,就是精英一族的廢物。

當然,對同族的人來說,他們經常諷刺帶土是個廢物,當然帶土也會非常有活力的反擊而不自卑,這對族人們而言,是個滿新鮮的事情。

畢竟,是一群賢七以上的精英中,惟一的賢二嘛!

大部分的族人,還是格外「憐愛」這惟一的賢二。

而且,雖然族人們很喜歡欺負帶土,但當帶土被外人欺負,甚至被罵是個笨蛋時,他們可是會一致對外,堅決擁護自家族人。

只能說,宇智波一族的謎之家族愛啊!

【謎之小劇場

宇智波族人對內:帶土你真是個賢二/廢物/渣滓/吊車尾!!

兔:QuQ

當外人罵帶土:帶土你真是個賢二/廢物/渣滓/吊車尾!!

族人1:你才是廢物!!

族人2:你以為你憑什麼資格說帶土是廢物?

族人3:只有沒有用處的弱者,才會貶低他人,來顯示自己的優越而已。

…………

族人N:你是宇智波嗎?(冷漠嗤笑

眾族人:扁他!!!

被一群精英罵過一輪,還被扁一頓的外人:?!?!?!(整個懵逼

你說帶土?哦,以宇智波家的傲嬌,是不可能讓帶土知道的】

上小學後,帶土的學習狀況並不是很良好,無法專心在課堂上,常常被老師叫起來訓話。

卡卡西和琳都是被老師稱讚的好學生,卡卡西更是只差一步就成神的學霸,琳則是普通的學霸。(不,只要是學霸,都不普通!!)

身為三個小夥伴中,惟一一個功課差勁的孩子,帶土心理壓力非常大,尤其到考試時,他幾乎都快哭出來的求助卡卡西跟琳。

【咦?宇智波家的人不管帶土的成績嗎?

哦!他們怎麼會管呢?(笑

他們巴不得帶土不及格,回家後好好嘲笑他一頓!

眾族人:反正,宇智波有的是錢,養一隻賢二還綽綽有餘】

卡卡西雖然不耐煩,但還是會無奈的教導帶土,只是帶土接受他們輔導時,總是不夠專心,老說有奇怪的聲音。

對於帶土的藉口,卡卡西常常暴怒的捏著他的臉,要他不要說謊,好好念書。

「但,真的有啊!」帶土不甘心的揉著被捏疼的臉,咕噥著。

「好了!帶土,不論有什麼聲音,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應付明天的考試哦!」琳總是很溫柔的安慰帶土,溫和的指導帶土功課。

然後,帶土在兩個小夥伴的指導下,總算能及格過關 。

【眾族人:欸?!太可惜了!!】

至於,帶土總能聽到奇怪聲音的原因,並不是什麼靈異現象,而是因為……

帶土有所謂的絕對音感,而且聽力非常靈敏,所以他總會被各種細小的雜音吸引,導致他無法認真專注在某些事情上。

不過,沒有人知道這件事,連帶土本身也沒有發現,畢竟他們所就讀的小學是以升學為目的,重視課業上的進度,音樂課類的科別,常常被挪用,或者自習。←相信有不少學生黨有過這樣的經驗

直到後來,宇智波的家主——宇智波斑——剛好從國外回來,處理一些國內的事務。

那幾天,家族的氣氛特別嚴肅,帶土也懵懵懂懂的,不太清楚發生什麼事,只知道有什麼大人物回來。

直到,斑要離開的那天早晨,帶土與卡卡西他們約好要出去,然後……在大門口遇到了送行的眾人。

大家看到帶土時,是一臉懵逼,然後為了不在家主面前丟臉,強壓著帶土,讓他有禮貌一點,別在家主面前出糗。

本來,帶土也相當有禮貌的,一起送行,然後跟著大家,目送斑爺上車前,帶土皺著眉頭,疑惑的喊住斑爺:「那個……請等等!」

對於突然出聲的帶土,眾人非常緊張,想趕快把這孩子帶下去,但斑爺卻突然對這個敢喊住他的孩子起了興趣,問:「怎麼了?喊住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頓時,帶土成為眾人的焦點,他不太習慣的搔著臉,說:「那個……我覺得那輛車有股怪聲音,滴答、滴答的,不像正常的聲音……」

「就像,計時器或是時鐘的聲音。」

原本還能帶著一絲興趣笑著的斑爺,臉色變得很嚴肅,聲音冷漠的問:「像時鐘的聲音?」

面對變臉色的斑爺,其他人有點緊張的對帶土使眼色,但遲鈍的帶土並沒有察覺。

第一次沒有被質疑的帶土,有點開心的說:「是啊,滴答、滴答的,好像從車底傳來的!」

然後,斑爺的臉色整個沈下來,喊了黑絕過去查看車子的狀況。

黑絕在車底發現了一枚定時炸彈。

宇智波帶土,救了斑一命。

這可是大功一件啊!

斑爺也因為這樣,對帶土有了強烈的印象,覺得這世上竟然還有不怕他的孩子,而且還救了他一命。

而斑爺也因為這件事滯留國內,處理後續事宜,勢必要將兇手抓出來。

宇智波一族,在過去曾涉及黑道的業務,後來幾年逐漸洗白,但過去的仇人頗多,到現在還有人伺機報復。

而帶土,則難得被家族裡的人稱讚,這讓他很高興,但又超焦慮的。

因為,他跟卡卡西他們約好一起出去,現在……他·遲·到·了~

之後,他被火大的卡卡西臭罵了一頓,還被琳用擔心的眼神看得無法回嘴。

總之,他們三人繼續過著愉快的小學生活,還不知道即將出現重大變化。

帶土也不知道,被斑爺記住後,能得到什麼。

卡卡西,是個頂級的模範生,成績優秀,常被老師們誇獎,同時……他還是個高冷男神。

對待同學的態度說不上糟糕,但比起帶土開朗的個性來說,就顯得相當冷漠不理人。

而且,他的態度有時就讓人覺得他似乎在瞧不起其他人,這讓學習差的同學非常不喜歡他,尤其常被家長拿出來比較。

於是,這群人就計劃對卡卡西惡作劇,一個惡意滿滿的惡作劇。

只能說,孩子的天真與無知,有時異常殘酷。

他們的惡作劇到後來,演變成嚴重的校園霸凌時件,帶土為了救卡卡西而導致右半邊的臉毀容,身受重傷,卡卡西的左眼差點失明。

宇智波家的人知道後,格外的憤怒,然後進行一連串的報復行動。

斑爺得知後,也是異常憤怒,甚至遷怒卡卡西,然後就把帶土帶到國外休養。

這件事,對卡卡西和琳傷害很大,他們還來不及跟帶土道別,帶土就被帶走。

事後,他們怎麼打聽,都打聽不到帶土的消息,宇智波對待他們態度非常冷漠,嚴格來說,帶土的確是被卡卡西牽連。

不要跟護崽的宇智波講道理,那是沒有道理可講的。

總之,卡卡西跟琳在等待中變得絕望,他們覺得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小夥伴。

而原本經歷這件事後,旗木爸爸本來打算讓卡卡西轉學,但卡卡西死都不願意。

然後,卡卡西慢慢改變自己對待別人的態度,漸漸變得和藹起來,琳也變得稍微強勢一點。

他們兩人總在想:當初要是能態度好一點/強勢一點就好了!

然後,他們就這樣,在沒有帶土的日子里,度過了6年。

 

帶土被帶到國外後,其實內心非常不願意,但斑爺的強勢要求下,帶土只好靜心修養,力求早點回去。

然後,斑爺對於兔哥的靈敏聽力很有興趣,於是請醫生為帶土作了一連串的測驗,發現帶土擁有絕對音感,且聽力相當靈敏。

帶土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不太瞭解發生什麼事,醫生非常盡責的為斑爺解釋什麼是絕對音感,並告訴斑爺:「擁有絕對音感的人,通常在音樂的領域都有一定的成就,因為這幾乎可以說是一項為音樂而生的才能,若這孩子有興趣的話,或許可以往這方面發展。」

斑爺思考了一下,跟帶土說了現在的狀況,並問他有沒有興趣往音樂發展。

沒上過幾節音樂課的帶土一臉懵逼,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能力,還是相當稀少的才能。

(※絕對音感,其實可以後天訓練,但必須在十二歲之前,而絕對音感是否有天生的,說法云云,而這篇設定中暫且當作有天生的,且在國外,似乎是幾萬人之一的才能

另外,關於絕對音感,也有很多說法跟不確定因素,在下僅是照著自己淺薄的知識下去設定,若有bug,請見諒【土下座)

第一次知道自己能有不一樣選擇的帶土,帶著忐忑不安的內心答應學習看看,於是斑爺為帶土請來了一位家庭教室,教導帶土基本樂理。

然後,又請一位家教,專門指導帶土的外語。

之後,帶土終於開始學樂理的基礎部分,他仿佛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基礎樂理,其實非常無趣且枯燥,為防止帶土覺得無聊,老師增加了不少的互動,並說許多音樂史上有趣的故事。

這是帶土出生以來,第一次對學習產生濃厚興趣。

帶土非常認真的學習,學會了基礎樂理,老師又開始教導關於樂器的常識與差別,並問帶土有沒有興趣,或是特別想學怎樣的樂器。

老師本身專注在小提琴的演奏,雖然對其他樂器也稍微有所接觸,但都只是略懂。

如果可以,他非常希望帶土能選小提琴,但如果帶土選擇其他樂器,他雖然會覺得遺憾,但也會欣然接受。

原本帶土也想選小提琴,但……

他腦海裡突然浮現出在學校大禮堂的那架平台鋼琴,非常優雅卻無法輕易觸及。

但卻能談出相當溫柔的樂曲,琴音清脆的像卡卡西的聲音。

就像卡卡西一樣的鋼琴。

帶土,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能看到小夥伴們了,他非常的思念他們。

然後,他就選擇了鋼琴。

老師對此表示遺憾,向斑爺請辭,並介紹幾個業界不錯的老師給了斑爺。

斑爺雖然忙碌,但還是抽空出來跟帶土討論老師的問題。

然後,選了一個風評似乎還不錯的老師,但……他們不知道,這是惡夢的開始。

至於斑爺為何會對帶土如此重視,大概是因為族裡的孩子都很害怕他,而帶土卻是惟一一個不會怕他的幼崽。

雖然覺得帶土挺蠢,也沒有泉奈可愛,但看在帶土勇氣可嘉的情況下,斑爺也就比較看重他。

更何況,帶土還救了他一命。

之後,帶土開始學習鋼琴的彈奏。

他以為,會像之前那位老師所教導的一樣有趣,但這位老師是個非常嚴謹的人,哪怕表面再溫和,在還沒接觸前,永遠無法知道那人真實的面目。

新老師的教學模式非常枯燥,每天都重複同一曲練習,彈錯鍵還會直接被打手背。

第一次被教鞭打手時,帶土痛得眼淚冒出來,因為老師的力道非常大,也因為帶土從未被打過。

是的,即使帶土的學習糟糕,但態度一直很樂觀上進,再加上有卡卡西和琳護著,所以他從沒有被打過。

而家裡的人,也不會因為這種事而打他,通常都是「善意」的嘲笑。

所以帶土第一次被打,而且老師還嚴肅的盯著他,要他繼續,沒有告訴他到底為什麼打他,又或是犯了什麼錯。

這讓帶土非常害怕,但又因為是自己要求想學,所以就咬牙忍下。

正巧那段時間斑爺非常忙碌,幾乎沒法回家,黑絕和白絕也跟著繁忙,只能每天抽空回家為帶土準備三餐,然後又沖沖出門。

黑絕是有察覺帶土的不對勁 ,但問他,帶土也很沈默的對他說沒事。

黑絕無法得知發生什麼事,又非常繁忙,只能先告訴斑爺,帶土怪怪的。

斑爺得知後,皺著眉,想抽時間回去看看,卻完全無法抽出時間來。

然後,帶土在老師的教導下,變得越來越沈默,手上的傷痕一直沒能消失。

而老師對帶土的學習進度緩慢,感到非常不耐煩,態度也更加嚴厲,眼神中時不時的帶上鄙視的意味。

這讓帶土質疑起自己,是不是個很糟糕的學生,有些時候,提出的問題,老師還會用看白痴眼神看他。

他質疑自己,質疑自己的天分,然後……瘋狂的思念卡卡西和琳,甚至還有斑,最後在瘋狂中絕望,因為他所思念的人都不在他的身邊。

他,覺得這個世界就是地獄啊!

帶土的內心逐漸崩潰,也越來越沈默。

最後,沈寂無聲。

繁忙一個月後,斑爺終於有辦法回家,手上還提著小孩子喜歡的甜食。

當斑打開門的瞬間,原本安靜在沙發上沈默背譜的帶土,一臉不可置信的睜大杏眼,看向斑。

對於帶土的不可置信,斑爺感到困惑,正打算開口詢問時,就看到帶土扔下樂譜,撲到他的懷裡,開始大哭。

在看到斑出現在門口的那瞬間,帶土覺得自己看到了一線光明,在這絕望的世界中。

斑爺抱著突然撲過來,還號啕大哭的帶土,心中是一陣懵逼,完全不明白發生什麼事,只能拍拍他的背,安撫帶土的情緒。

然後,斑爺看到了帶土抓著他衣襟的小爪子上,滿滿的淤青跟紅腫。

看到小爪子上傷口的瞬間,斑爺覺得有什麼東西斷掉了。

一股火衝上腦門,急需要發泄,但他也知道,依帶土現在的狀況,根本什麼都問不出來。

所以,斑爺耐著性子哄他,最後帶土總算不哭了,卻也在他的懷裡睡著了。

看著猶帶淚痕,睡得安穩的帶土,斑爺覺得心頭一陣火冒出來,打見面以來,他可從沒看過這小鬼這般對他示弱過。

總是,很有活力的樣子。

哪怕在醫院休養身體時,也從未露出這般脆弱的模樣,看著帶土犯蠢似的笑容,斑覺得……有這樣一個崽子陪著也不錯。

但,這個小崽子,卻在他的疏忽下,變成這模樣……說什麼都無法接受!!!

斑爺趁著帶土熟睡時,開始調查那個老師的事情,畢竟……在他不在的這個月中,惟一和帶土相處時間最長的便是那個鋼琴老師。

查出了不少的事,例如體罰或者對學生的要求高得離譜,甚至可以說是神經質,有部分的學生相當成材,但也有人因為這位老師而放棄音樂之路。

其中,放棄的學生有不少是被看重的音樂天才,他們放棄的理由都是老師太過嚴苛的要求與精神上的壓力。

其中一位,是這麼說:「如果我的天賦無法使我快樂,只能帶來痛苦,那麼我為何不能捨棄它?」

對於這位老師的風評,可說是極好與極壞,有人認同,亦有人不認同。

有人認為他嚴格的教學風格可以教導出更出色的學生,但有人認為他過於嚴苛的標準會導致學生心理創傷。

不過,對於斑爺而言,這位老師怎麼樣教都無所謂,能不能將帶土教成了不起的鋼琴家那也無所謂。

讓帶土學鋼琴,僅因為帶土想學。

在泉奈長大後,有了保護自己的能力跟自立的能力後,斑爺身邊便沒有需要他照顧和保護的存在。

弱者,都害怕他,少有不害怕的人,連同族的族人,也沒有不怕他的。

除了泉奈外,鮮少有不被他嚇哭的崽子。到現在……惟有帶土是不怕他的孩子。

不知道是遲鈍還勇氣十足,帶土完全不怕他,甚至還會跟斑爺鬥嘴跟吵架。

非常有活力,看著帶土的笑容,斑爺也覺得心情愉悅。

雖然,斑爺有時挺嫌棄帶土的蠢樣。

帶土,給斑爺漸漸沈寂的生活注入新的活力,斑爺也就繞有興趣的養崽子。

他不指望帶土成材,畢竟宇智波的精英太多了,多一個不嫌多,但少一個也無所謂。

再加上,宇智波一族大多是放養式的教育,每個人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才能獲得成就。

所以,斑爺當初讓帶土學習音樂方面的事情,也只是問問帶土有沒有興趣,要不要而已,完全沒有強迫的意圖。

若是當初帶土拒絕,斑爺也無所謂,可能再問問帶土有什麼其他的興趣,或特別想做的事。

而現在,帶土因為「興趣」向的學習,被折磨成這樣子,斑爺完全無法容忍,也不需要容忍。

斑爺辭退了那個老師,並放出風聲,如果還有人敢膽雇用那個老師,就是跟宇智波家族過不去。

原本斑爺也有考慮訴諸法律,但想到帶土的狀況跟心情,斑爺就放棄了。

總之,未來的音樂界就再也沒有那個老師的任何消息了。

但,即使將那個人趕走,有些傷口卻不是那麼容易癒合。

帶土變得沈默,甚至有自閉的傾向,連白絕逗他笑,都無法讓他恢復精神。

更糟糕的是,帶土似乎變得異常害怕陌生人,帶他去看心理醫生時,非常緊張,甚至排斥別人的碰觸。

醫生非常親切的詢問帶土,也為了讓帶土放心,讓斑爺留下,一開始都是閒聊,然後斷斷續續的詢問一些問題。

醫生確認了一些問題後,跟斑爺說:「目前看來,那孩子似乎有嚴重的自我質疑的傾向,還有似乎因為那位老師的關係,無法自在的與人相處,尤其是陌生人……」

「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盡量避免造成他心理上的壓力,盡量讓那孩子放鬆玩耍,轉移他的注意力,若是可以,要鼓勵他多接觸人群……」

醫生說了很多,斑爺一一記下,最後醫生說:「另外,最重要的,心理的創傷並不是短時間能夠痊癒的,是要花費非常多的時間來癒合,所以……請務必耐心的對待那孩子!」

斑爺記下了醫生交代的事,並預約了下次回診的時間。

為了讓帶土好好放鬆,斑爺推了不少工作,陪帶土到處走走,如果有時真的不行,也會讓黑絕和白絕陪陪帶土,不過黑絕長了一張嚴肅臉,所以通常都是白絕在哄帶土。

不過,成效不大,帶土還是沈默怕人,有時還會做惡夢,會莫名害怕的睡不著覺。

這時,帶土就會帶著他的枕頭,到斑爺的房裡,抱緊枕頭,說:「斑叔……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聽到這要求時,斑爺是一整個懵逼,因為自從泉奈長大後,他就再也沒跟任何幼崽一起睡過了。

但,看著帶土沈默可憐的小模樣,斑爺就忍不住心軟,就答應了。

然後,只要斑爺在家,帶土就會抱著枕頭去找斑爺。

不過斑爺也不是非常空閒,即使推掉了許多工作,還是忙得天翻地覆。

所以通常斑爺不在的話,就是白絕陪帶土,黑絕實在是太嚴肅了,帶土有點怕他。

【黑絕:………(跪倒

白絕:小黑別這樣~帶土還是喜歡你的啦!(笑】

不過,比起黑絕,白絕就顯得沒那麼細心。

帶土在斑爺不在家的日子裡,都睡得不安穩,哪怕有白絕陪著,也沒有讓他安心。

大概是因為斑爺給了帶土一種非常強勢,又很安全的感覺,被強者護在羽翼之下的絕對安全感。

這天,夜裡帶土睡得不是太安穩,意識清醒,看著睡在旁邊,睡得異常香甜的白絕,帶土覺得有點火大,想對白絕惡作劇。

但想到,白絕每天也都很忙,還很盡責的回來陪他,帶土想想老是累得很,還一直逗他的白絕,就放棄了惡作劇的念頭。

還貼心的幫白絕掖好被角,起身離開房間,準備到書房找本書打發時間。

在他經過鋼琴房時,他停下腳步。

帶土已經好久沒有碰鋼琴,自從那個老師離開後,帶土就再也沒有碰過鋼琴了。

現在想到那個老師,帶土還是很害怕,但……

帶土就是想看看那架鋼琴。

他推開房間的門,看到皎潔的月光,撒在那架白色的鋼琴上。

是的,那是少見的白色鋼琴,當初帶土希望的顏色,與卡卡西一樣的顏色。

是與卡卡西一樣的顏色,跟卡卡西很像的白色鋼琴。

帶土像受到誘惑般,靠近鋼琴。

他撫過鋼琴,上面並沒有太多塵埃,黑絕和白絕每天都有整理。

他輕輕的掀開琴蓋,琴蓋下是漂亮的淡紫色,是屬於琳的顏色。

這架鋼琴,就是卡卡西和琳,是他的小夥伴。

他手指顫抖的按下琴鍵,發出清亮的琴音。

他以為自己會想起老師揮下教鞭的聲音,但……帶土仿佛聽到了卡卡西喊他的聲音。

還有琳用溫柔的聲音叫他的名字。

然後,他開始笨拙的彈奏起《小星星變奏曲》,太久沒有練習,琴音彈起來非常不連貫,甚至不怎麼清晰,有的音太重,有的太輕。

光是第一個變奏,帶土就反覆的彈了好久,才勉強能聽。

但,他的心非常安定,他仿佛找到了心靈支柱,不斷的練習。

他想起了,過去的回憶裡,他們三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天空閃耀的繁星。

卡卡西、琳……帶土最珍貴的回憶,他非常的想念他們。

但帶土的身體狀況還得繼續作復健,再加上現在的心理狀況的問題……

斑爺是不會放心讓他回去的。

思念小夥伴的帶土,再次有了繼續學琴的動力。

至少,彈琴時,他總有跟他們在一起的感覺,非常懷念。

於是乎,在幾天後,帶土向斑爺提出想繼續學習鋼琴的想法,本來斑爺不太想答應。

但看著帶土堅持的眼神,斑爺也只能同意了。

這次,斑爺記取了上次的教訓,仔細替帶土挑選老師,要風評好、不嚴格且絕對不會體罰的老師。

經過嚴格的挑選,斑爺選了一位風評還可以,但性格還不錯的老師。

於是乎,帶土又重新學習鋼琴了。

TBC

评论(29)

热度(55)

  1. 九日千里笑顏 转载了此文字
    超愛這系列!
  2. Joyday爱笑爱生活千里笑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