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中年組】糖與刀(腦洞)

※只是個腦洞,未完的腦洞……

※各種bug和私設

※無差,有雙tag,有問題請告訴我

※最後,大家有猜出誰是誰嗎?

這是個雙文手的設定,簡單的說,是在某文學網的論壇故事。

一個是以「一起開糖廠吧!」為ID的甜文作家,闡述了這世上最美好的一切,並認為這個世界充滿幸福的故事,有時後看起來過於天真和樂觀可笑,但有時卻溫馨的讓人想哭。

另一個,是以「刀如雨下」的ID為名的虐文作家,經常寫出最真實的情節,,表露最殘酷的世界,寫出讓人痛不欲生的作品,但……文筆細膩,劇情嚴肅引人注目。

總之,這兩位風格反差之大,讓人幾乎以為是死敵般的對手,他們各自有一批死忠的擁護者。

「刀雨」(刀如雨下的簡稱)的擁護者認為「糖廠」(一起開糖廠的簡稱)的風格太過天真和樂觀,甚至可以說是無知。

「糖廠」的擁護者則認為對方的寫法實在太過殘酷,這個世界已經有那多不幸,為何還要寫出那麼傷人的故事,而且這個世界不僅有痛苦的事,也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存在。

總之,雙方各持己見,只要提到那兩位,總會有「戰爭」出現。

但,因為「刀如雨下」和「一起開糖廠吧!」都沒有理會那些言論,所以雙方莫名的保持奇怪的平衡。

但,一切都在某個時候終結——

在某天,「刀如雨下」和「一起開糖廠吧!」都再次開了個新坑。

一開始,大家都習以為常,但後來大家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這次,兩位作家所寫的故事皆是奇幻背景,乍看之下,似乎很相像,但仔細一看,卻能發現設定與劇情是完全不同的。

「一起開糖廠吧!」寫得是劍士的冒險故事,走溫馨熱血的方向。

「刀如雨下」則是寫法師的孤獨之旅,一路寫出魔法世界的悲傷與殘酷。

完全不同的風格,仿佛寫出魔法世界的光與暗,兩位主角所發現的世界,就像——

一個是天堂,一個是地獄。

在剛開始的那會兒,眾讀者都沒什麼反應,頂多就是「刀雨大大今天的刀好可怕,被捅得失血過多,得吃糖廠大大的糖來補一下!」,又或者是「不行,今天糖廠菊苣的糖甜的牙疼,甜得快沒有判斷力,得去給刀雨菊苣捅刀清醒一下!」之類的評論和調笑。

但,日子久了,兩位的擁護者也看不慣這種,像把對家的作家放在一起討論的行為。

「刀如雨下」的擁護者認為「刀雨大大的文風如此嚴肅寫實,怎麼能拿來跟一個專寫傻白甜的傢伙相提並論?!」

「一起開糖廠吧!」的擁護者則炸毛的認為「憑什麼說糖廠菊苣的作品只有傻白甜,明明也有嚴肅正劇的時候,只是菊苣寫得都是正能量,那是每天捅刀的傢伙能比得上?!」

總之,為了這個新坑,雙方的腦殘粉掀起一場可怕的大戰。

就像上演攻防一樣,拼命的埋伏對方,發誓要把對方打得體無完膚。

之後,連原本置身事外的兩位作家,也莫名的被拖入戰場。

剛好,兩位都有點看不慣對方,但本著「他不來煩我,我就不去煩他」的思想,一直相安無事,直到各自的讀者開啟這場世紀大戰。

他們加入了戰局。

不過,後來事情鬧得太大,導致各方面都有問題,於是乎,兩位大大認為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他們約了最後一場決戰,既然是文手,就用文手的方式解決。

他們共同創作一篇作品,設定、世界觀、角色個性等,一人一半,然後輪流寫一個章節,以三天為限,最後無法接下故事的人,就是輸家。

輸的人,將從此封筆不寫。

然後,因為要彼此聯繫設定的問題,所以各自給了私信的聯絡帳號。

一開始很冷漠的相處,然後開始聯繫後,也對彼此的感覺不良。

然而日後,揚名全文學網的作品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了。

在一來一往的的對戰中,能感受到兩位大大文筆跟劇情的掌控力,以及……對故事的創造力,他們一同創造的故事,就讓眾讀者深深著迷,不可自拔。



哪怕,突然一陣甜蜜,又突然捅刀,讓讀者們幾乎痛不欲生,但………卻真真實實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兩位,就像在揮霍最後的生命般,拼了命創作。

然後,他們在彼此創作中,漸漸貼近彼此,從私下的聯繫,慢慢的瞭解到對方的想法。

雖然,彼此開始都有點認同對方,但卻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是對的。

然後,隨著他們創作的故事進入最後的高潮,他們之間也越來越熟悉彼此。

然而,就在「刀如雨下」寫出接近結局的篇章後,「一起開糖廠吧!」卻沒能繼續寫下去。

所有人,等了三天,糖廠大大都沒有發文。



於是,「一起開糖廠吧!」輸了這場比賽。

糖廠的擁護者無法接受,怎會就這樣結束,到底為什麼沒有繼續,甚至有寫刀雨的粉絲也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哪怕贏得勝利的是「刀如雨下」。

不過,刀雨的部分讀者則將糖廠說得很難聽,就像勝利者的醜惡,毫不猶豫的攻擊糖廠的作品,氣得糖廠的讀者幾乎哭出來,卻無法回擊。

最後,「刀如雨下」發出憤怒的宣言:「雖然,不知道糖廠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懂他為何會放棄,但………他的文筆與作品,都是毋庸置疑的美好,不應該有人去質疑,甚至去攻擊。」

「哪怕,糖廠的觀點真的相當天真和過於樂觀,但我不可否認的受到影響,與糖廠一起創作這段時間,我的確……感受到這世界上,還有美好事物存在的地方。」

「因此,我絕對不認同現在的結果,若是糖廠一直沒有回來繼續這篇創作,那麼……我也將就此封筆不寫!」

然後,在一片譁然之中,最具代表性的兩位文手,已經全然退出舞臺。



徒留一篇,看似結局,其實沒有結局的曠世巨作。

線上劇情over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