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帶卡】龍之戀歌(腦洞)

※龍族兔x精靈卡(兩人都是混血)

※可能會寫,也可能不會寫

木葉是人類和奇幻生物能夠和平相處的地方,可能有結界、魔法陣等等設定,但還沒想

卡卡西是個半精靈,爸爸是人類,媽媽是精靈(但因意外去世

爸爸是木葉的文書人員,因一些事情,得罪其他國家政要,被人誣陷,逼得只能以死謝罪之類的(是的,爸爸領便當了

仔卡因為這些事特別不喜歡人類,在加上半精靈的血統,更常受到奇怪的騷擾(像是拐賣之類的),不過卡的身手不錯,爸爸在當文書之前也四處冒險過,留有「白牙」的名號

之後爸爸的事情當然被察清楚了,也讓誣陷者受到嚴厲的懲罰,並給予卡補償之類的,但受傷的心是無法輕易痊癒的

當時木葉的執行官(也就是三代)對卡的事情很愧疚,因為白牙爸爸曾幫助三代很多事情,是木葉的功臣

為了更好照顧卡,並保護他(因為半精靈的血統),和治愈他內心的傷口,三代讓卡進學校就讀 ,學校不是一般人能進的去,因為考試方面很嚴格等等,加上是住宿式的全天教學的模式,所以沒有許可不能輕易離開學校

學校比起外面相對安全,在加上與卡歲數差不了多少的學生也多,可以讓卡不在孤僻之類的

總之,就是與兔他們相遇了!

上課模式是一個班級一起上基本課程,然後會分以能力來分小組(類似學習小組),有指導的老師,會帶隊出任務(學校會接任務給學生)

任務是歷練,磨煉學生的成長之類的,而大部分的學生和老師都是混血的(人類、奇幻生物的混血),這很重要

兔兒時時,被水門老師在木葉附近的深林裡找到的,當時的他還是個小糰子,但父母不在身邊。



水門老師從兔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但只有一瞬間,且身邊沒有任何野獸或魔獸出沒,這更讓水門老師感到疑惑跟警戒。

不過,看著兔開心的拉著他的手指,就又心軟的一塌糊塗,就把兔帶回木葉。

然後,卡跟兔在同一個小組,卡是小天才,擅長自然係魔法,體術也很好,兔就是個吊車尾,體術勉強算可以,然後會使用火係的魔法

然後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個性不合,常常吵架,不過又在任務的過程中加深彼此的羈絆

後來,就出了一個任務,當時水門老師被敵人引走,結果……有其他敵人襲擊兔他們,卡的眼睛為保護兔受傷,然後兔就開眼了~

總之,兔變得能看到魔力的動向,然後殺死敵人,但兔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怎麼回事(沒錯,木葉裡沒有宇智波)

然後,敵人臨死之前引爆了先前埋藏的魔法陣,結果山洞開始崩毀(嗯,他們被敵人引到山洞去)

然後,兔為了救卡被石頭壓住,在然後就是送眼了

由於時間上的緊迫,所以兔請琳將他的眼睛先挖出來,等回去之後在替卡移植

原本卡跟琳都不願意,但兔說他已經快死了,怎樣都無所謂,但卡的眼睛已經一眼失明了,會影響卡的未來,最後打動他們的一句話是「我想要,替你看清未來的道路,也希望……你能用這眼替我看未來的世界」之類的話

後來琳就就擦乾眼淚,替兔挖眼睛,再挖的過程,琳非常溫柔,像是害怕弄痛兔一般,哪怕兔已經痛到沒有什麼感覺了。

卡很想阻止,卻說不出任何話,因為……那是兔最後的心願

總之,因為山洞要塌了,所以兔要他們快走,卡他們逃出山洞後,遇到另一批敵人襲擊,卡因為情緒起伏過大和受到刺激,激發了雷係魔法。



雖然雷係的魔法群攻很好用,但卡的天賦才剛被激發,還無法使用得當。

最後,被引走的水門老師終於趕回來救了他們

兔的事情讓卡很難過,變得有點憂鬱跟自閉,但琳說兔一直希望卡能夠跟其他人好好相處,別總是用最大惡意揣測別人,要相信世界有美好的事情存在。

於是,卡也慢慢的改變自己的個性,用著兔的眼睛,去看世界的美好

然後從學校畢業後,去外面冒險過,回來學校當老師

至於兔,並沒有死

卡他們逃走後,兔就陷入昏迷狀態,等他醒來時,他在一個放滿火晶石的山洞中醒來。



發現自己竟然不是人型,變成奇怪的爬蟲類了!

其實,兔被壓在石頭下沒多久,就因為生命力急速流逝,破除了身上的封印,恢復龍崽子的樣子

恢復龍崽的兔生命強盛了一點,撐到斑爺救他

斑爺是因為兔身上的封印破除後,感受到龍崽的求救的信息(同類龍族間的感應)

然斑爺就出現向兔解釋了現在的狀況。



斑爺猜測兔的父母因為意外死去,在死去之前來不及安置兔,僅能將他身上屬於龍的力量封印。

父母其中一方是人類,因為斑爺在兔身上聞到人類血統的味道。



但,對於混血,宇智波並不與其他種族一樣計較血統的純淨,因為他們有謎般的家族愛(???)

而且,兔開眼,那是宇智波一族的稀有能力,擁有能看出魔力動向的眼睛,且能讓人深陷幻覺之中,而這只是最基本的能力

之後,隨實力提升,眼睛的花紋也會改變,之後會延伸出專屬的能力

斑爺表示期待兔的能力,因為目前能開眼的族人稀少

因為兔身上的傷太重,即使恢復了龍崽的型態,也無法承受巨石倒塌的衝擊。



兔的右手嚴重到幾乎廢掉,右翼則破損嚴重,沒有好好治療的話,幾乎可以說變成廢物一類的。

但斑爺怎麼會讓他撿回來的崽子變成廢物呢?



所以斑爺向住在另一個山頭的神樹柱帝請求支援(?!)

經過一番治療,浪費無數珍貴的藥材,再加上柱帝枝椏和斑爺的血,總算保住兔的右手和翅膀

然後,需要靜養很長一段時間,還有兔的年齡在龍族裡可以說是幼崽,嗷嗷待哺的幼崽(?!)



所以,撿到兔後,斑爺就向族內宣稱這是他的孩子。

因為身上有柱帝枝椏的力量和斑的血存在,讓族人都用驚奇的眼光看著他。

【達成,成為柱斑之子的成就!!】

原本,兔很想回去木葉,告訴卡他們,他還活著的事情。



但,已經成為兔監護人的斑爺不允許。

因為兔的龍齡還未成年,外頭的世界對龍崽有諸多危險,雖然龍族對於其他種族來說已經夠強,但崽子型態的龍,是人類也能勉強擊倒的存在

還有,就是兔因為龍的力量被封印太久,導致無法馬上化為人型,身上的魔力也一團亂,需要長時間調理。

之後,等斑爺願意放兔出去時,已經一百年了。



這一百年間,斑爺教會兔龍族的魔法及魔力循環,並且教導他很多事情。

以斑爺的說法,這是監護人的職責。

總之,兔很愉快的衝回木葉去。



另外,兔身上的傷看上去是好了,但其實並沒有說完全好,因為是幼崽時的留下的重傷,新生的肉跟皮護異常脆弱。

所以化為人形時兔的臉上會有傷疤跟鱗片。

右手上則佈滿鱗片。



最後,回到木葉的兔原本想給卡他們一個驚喜,但……

卻看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卡。

溫柔又和藹,待人和氣又重視身邊夥伴的卡卡西。

琳一如往常溫和,但個性上似乎變得有很強勢,至少遇到不喜歡的事,會馬上拒絕。

兩人的身邊,都有新的夥伴,新的羈絆。

已經……沒有他可以立足的位置了。

帶土藏匿著自己的身影,沈默的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看著他們笑得燦爛的樣子。

帶土覺得自己的內心,似乎變得空洞起來。

他想起斑在他要回木葉前說過的話:「不要對所謂的『同伴』抱持太大信心,時間會帶走許多的東西,感情是最容易被淡忘的。」

當時,帶土是不認同斑的話。



但現在,他大概懂了。

畢竟,他已經離開一百年了,在他們心裡……他也已經「去世」一百年了。

該哀傷的、該懷念的,也在時間歲月中,漸漸消耗殆盡,然後……變得不值得一提的過往。

於是,帶土默默的離開,他不願意在打擾他們的生活。



尤其看到卡卡西的變化,帶土更覺得自己無法出現在他們面前。

變得如此溫和的卡卡西、願意相信別人的卡卡西……是他曾經希望看到,也希望能夠改變的。

過於銳利的劍,容易折斷。

帶土不希望卡卡西變成被折斷的劍。

因為,卡卡西是……他曾經的憧憬與景仰。

多麼美麗的半精靈啊!

他希望自己能改變他,希望能讓他臉上浮現快樂的神情。

但,他似乎只會將卡卡西弄得氣呼呼的,什麼也……

帶土雖然不知道卡卡西為何而改變,又是為誰而改變。

他只知道,自己不能在出現在他們面前,打擾他們的生活了。

「『逝者不該擾亂生者的秩序』嗎?說得可真好啊……哪怕,現在的我還活著,但……我已經不再是原本的『我』,就像……早已逝去之人啊!」帶土撫上右臉的鱗片,露出一絲笑容,喃喃著:「變成這樣的我,還是他們記憶中的『我』嗎?」

帶土留戀的再看著人群中說笑的卡卡西和琳一眼。

然後,轉身離去。

黑色的披風隨風揚起,然後與主人一同消失在亮起的法陣中。

在法陣的光點四散,卡卡西像是察覺到什麼般的看向帶土消失的角落。



但,那個地方,沒有遺留任何東西,就像原本就沒有東西一般。

「怎麼了,卡卡西?」琳似是察覺到卡卡西的不對勁般,擔心的問著。

卡卡西看著那方向愣了一會,才轉頭回望琳,語氣溫柔的說:「沒什麼,什麼都沒有。」

然後,抬起頭望向天空,是讓人心曠神怡的蔚藍。

「只是……覺得今天天氣可真好呢!」卡卡西笑瞇眼的說著,然後……撫上帶著黑色眼罩的左眼。

在心裡喃喃的問:『對吧,帶土?這麼美麗的天空,你一定也在另一個世界,一起看著吧?』

『透過,你給我的這隻眼睛……』


兔離開卡後,覺得非常沮喪和難過,又不是很想回族地去面對斑爺的嘲諷臉。



所以他獨自一人去旅行,結果遇到許多的事情,有開心的、有難過的,看到這世間的黑暗處,也看過世間的光明處。

但,最讓他痛苦的,是以為能夠相信的同伴(這是個原創路人),結果卻是背叛他的人。

同伴在背後陰了兔一把,把兔賣給人販子,然後嘲笑兔是個混血的怪物,不是人也不是龍,非常噁心之類的。

然後,兔在人販子那裡看到人類最噁心的一面,也是最黑暗的慾望。

地下牢籠裡充斥著血腥味與排泄物的味道,四周都是奄奄一息的混血種。

被當成不重要的貨品,或是隨時可以取樂的玩具,看著那些人給予希望,又馬上賦予絕望,像貓戲弄老鼠一般。

在這樣的環境中,兔漸漸感到絕望與怨恨,怨恨起這個不公平的世界。

然後,某天,人販子抓到一隻半精靈,那是有著一頭銀灰長發的半精靈,是個跟卡卡西很像,又不像的半精靈。

帶土睜大眼睛,想要去救那個精靈,但卻無能為力。

而那個精靈,在被壓到這個牢籠後不久,就在人販子不注意時,舉刀自盡。

然後,兔就整個崩潰。

發出可怕的的哀鳴,那是龍的絕望之聲。

兔的眼睛變的艷紅,瞳孔裡的勾玉急速旋轉著化為宛如風車的形狀。

四周的生物因為這聲音昏倒,甚至喪命。

尤其是,脆弱的人類。

然後斑爺就出現了。



至於為何這麼快……

斑爺否定「因為擔心自家小鬼翹家太久,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所以尋著兔的味道找過來」的這一論點(不,這就是正確答案(被毆

然後,斑爺看到兩眼無神的兔,身上綁著對龍來說是侮辱的封印,非常火大。

但,人販子都死了。

於是,斑爺火大的把怒氣發瀉在拍賣所上。

斑爺把兔救回家後,才發現兔已經開萬花筒。



而且情緒非常不穩定,連帶著體內魔力也開始混亂不堪的亂竄。

斑爺見情況不對,馬上把兔打昏,然後封印部分魔力,幫兔梳理體內的魔力循環。

另外,卡那邊,在兔開啟萬花筒時,因為左眼突如其來的劇痛,而陷入昏迷。

醒來後,發現左眼變成奇異的型態了,不過魔力耗損極大。

在回到兔這邊。

兔後來醒了之後,情緒一直很低落,甚至很暴躁。

斑爺看不過去,狠狠的揍了兔一頓,兔當然是爆走的反擊。

然後,在戰鬥的過程,發現兔的能力是罕見的時空係魔法。

因此,斑爺非常開心的………再把兔打一頓(以斑爺的說法,這是磨煉)

【講一下斑爺對於兔少的那隻眼的想法。



一開始,救回兔時,就發現兔的左眼被挖走,當時斑爺的心情非常火大。

一直想著等兔醒來一定要問個清楚。

在斑爺的設想中,一直以為兔是被設計受重傷,然後被人挖走眼睛。

但誰知道,竟然是兔這個缺心眼的將眼睛送出去的。

斑爺當下氣得要命,又對重傷的崽子下不了手,只好去把柱帝燒一次。(柱帝:?!(懵逼臉))

結果兔打死不想要回眼睛,還怕斑爺對卡出手,死都不肯說把眼睛下落告訴斑爺。

斑爺再次氣炸,於是柱帝又再次遭殃。(柱帝:QuQ)

斑爺心裡盤算,之後要是發現是誰挖走了兔的眼睛,他一定要馬上挖回來,絕對不給兔反應的機會。

至於之後遇見卡時,兔緊護著卡,還跟斑爺對著幹時,斑爺的心情有多麼火大,以及最後到底是把兔抓起來打一頓還是又是柱帝遭殃……

就先暫且不提。

關於斑爺在救回人販子手中的兔後,斑爺給予兔的某樣東西。

白絕與黑絕。

白絕和黑絕是兩條的互通心意的項鍊(其實就是妖精轉化而成的,類似器靈)

白絕在兔身上。

黑絕在斑爺身上。

兔有危險時,白絕就會通知黑絕。

斑爺就會趕來(?!

簡單的說,就是兔的秘密武器(連本人都不知道的秘密武器)

被動召喚技能,呼喚最終Boss宇智波斑!!

召喚條件:帶土被打成重傷吐血骨折、輕傷等等不定,視白絕的多嘴及胡鬧的程度而定

可能副作用:護崽的斑爺怒火大爆炸,毀壞城鎮

或,帶土與斑爺大吵一架,傷勢更嚴重

又或是,柱帝再次遭殃(柱帝:?!??】

斑爺把兔帶回族地後,兔的心情一直很低落。



他改變不了什麼,這個世界充滿了不公平,到處都有充滿噁心慾望的傢伙存在,也處處都是偏見。

這個世界,就像個黑暗的牢籠,沒有絲毫自由,也沒有真正的和平。

在廣大的惡意面前,兔第一次覺得自己軟弱不堪。

他很清楚,那個自盡的精靈不是卡卡西,但……

一想到,要是卡卡西也被……不,哪怕是其他人,其他……他所重視的人,兔都不敢想像那畫面。

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絕望的事情。

兔非常害怕那樣的事情發生,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去防範。

心情絕望、焦慮又低沉。

對於這樣的兔,斑爺只是抽了抽嘴角,揍了一頓。

「如果害怕保護不了重要的東西,就給我好好修煉,別老是偷懶!」

「如果覺得這世界黑暗,那你就去改變這世界,創造光明。」

「少在那邊哭喪著一張臉了!看了就覺得噁心死了!」

然後,斑爺又狠揍了一頓兔。

之後,被揍了一頓的兔也醒悟了。



很認真的修煉起來,每日跟斑爺對打,還認真學習大陸上各地風俗,研讀魔法與其他領域。

見兔願意好好學習,斑爺也就拉下老臉去請柱間的弟弟扉間幫忙。

扉間菊苣本來是不願意的,但在大哥跟相方(泉奈)的威逼利誘之下,只好答應。

從此,兔就過上痛並快的學習生活,痛苦的是學習上扉間菊苣的嚴格,快樂是因為考試及格,扉間菊苣跟斑爺就會送禮物(有甜點和各式各樣的魔法小道具)

在兔的理論基礎學的差不多後,斑爺就帶著兔一起去遊歷大陸。

告訴兔有什麼是該注意的,又有什麼是應該知道的。

什麼善,什麼惡,全憑一念之間。

斑並未告訴兔那些是對那些是錯,僅是讓他自行判斷。

龍族的壽命很長,世俗的善惡對於他們而言,就像過往雲煙般,不值得一提。

一切只為隨心,不背叛心中的信念,僅此而已。

在後來,與兔一起遊歷了一百年後,斑爺認為兔該會的都會了,只是缺乏經驗而已。

於是,就愉快的放生兔,回家找柱帝打架。

被斑爺放生的兔非常淡定的繼續旅行。



兔巴不得斑爺早點回去,省得每天在他耳邊一直柱間柱間的說,拼命賣安利一樣。

兔在旅行過程遇見很多的人,並看遍世界的黑暗,認為這個世界需要改變。

然後,他遇到了長門三人,他們因為混血的關係,而被周遭的人排擠欺負,但他們三人同時也非常努力的想改變現狀。

於是,兔跟長門三人因為理想一致,而創立了「曉」商會。

為了幫助更多的人,為了掃除這世界不應有的偏見。

他們要成為,照亮這個黑暗世界的曙光。

當然,在創立的過程,有許多的衝突與矛盾存在。

他們也經歷了很多磨煉,像是想法上的不一致,還有經濟基礎上的問題一類的,以及商會未來的走向什麼的。

不過,他們都一一克服,將「曉」逐漸擴大,招募了很多不甘心的混血,其中武力值強大,又有理想跟信念的人,成為了核心成員。

「曉」的發展亦正亦邪,他們樂意無償幫助所有來求助的人們,尤其是貧困的百姓和處境艱難的混血。

同時,又幾乎不擇手段的賺取暴利,所有明面上和暗處的生意都有。

但,惟一不涉及的生意,便是販賣人口跟器官交易。

「曉」成為全大陸讓人又愛又恨的強大商會,據點遍布各大城鎮跟首都。

在兔創立「曉」的這段時間,兔也時常跑回木葉,偷看卡跟琳過得好不好。



看著他們臉上的笑容,兔就覺得心情很愉快,但如果不湊巧,卡或琳受傷時,兔的心情會很糟糕,然後……

趁他們休息或不注意的時候,留下高級治療魔藥(由柱帝提供)或其他能幫助他們的東西。

一開始,卡他們很疑惑東西打哪來,很謹慎的檢查,也查不出是誰給的。

來路不明的東西,卡他們當然不會輕易使用,但如果他們把東西丟掉的話,那些東西就會不斷出現,直到他們收下為止。

所以,到後來,他們都已經習慣將東西先收下,等確認沒問題後在使用,要不然一直反覆出現,是件相當困擾的事。

當然,卡他們也不斷在找到底是誰送的。

但,一直沒有任何線索。

看著卡他們為了自己的禮物苦惱時,兔莫名的有點開心。

大概,有點小小的報復他們「遺忘」他的事情吧!

然後,當卡他們恢復後,兔也會先回去處理事情。

對帶土而言,只要他們好好的活著,就足夠了。

大致背景跟設定還有前提之類的,之後都是兔帥氣的登場,還有歡樂掉馬什麼的(並沒有),老卡過呼吸的場景可能有(?!),琳醬給假死的兔一拳一定有(?!)

總之,坑什麼的……就考慮


评论(2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