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帶卡】龍之戀歌01

※西方魔幻,半龍兔×半精靈卡

※文筆渣,可能ooc,請小心避雷

※正劇歡脫向,不一定有後續

※宇智波不住木葉設定,若有不喜,請點叉

※兔未掉馬前,自稱阿飛,第三人稱為鳶

以上,接受請繼續

==========================

01 大雨之下的預感

「笨卡卡!!」

「哼!」

「旗木卡卡西,你這個討厭鬼!!!」

「卡卡西,小心!!」

「不要緊的,別哭了……卡卡西。」

「欸,笨卡卡,即使我不在了……我也會一直與你看著這世界的,用我的眼睛,替你清楚未來的道路。」

『不要、不要啊!我不想要你的眼睛……帶土,我想讓你活著!』卡卡西聽到自己的心在哀鳴,但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看著半具身體被埋藏在巨石之下的少年,卡卡西全身顫抖的無法動彈。

「別哭,卡卡西……」

「別急著否認,我聽得出來,你的心在哭泣啊!」

少年扯著笑,嘴角溢出鮮血,用著篤定的語氣說著。

「快走吧,要來不及了!!」

「卡卡西,再見!」

『不要啊!!』

卡卡西感受到自己似乎被某股力量拉著走,他想回去那個人的身邊,哪怕會一起死去……

但,那股力量太強大,他無法抵抗只能伸著手看著那少年離得越來越遠,他只能不斷的哭喊著他的名字……

『帶土……』

『帶土啊!』

「帶土!!」

當卡卡西喊出那個名字時,瞬間睜開雙眼,一黑一紅的眼裡裝滿悲傷與茫然。

他看著自己在夢中不自覺伸出的手,像是想要抓住什麼,但什麼也沒有。

什麼都抓不住,什麼都拯救不了。

無法改變的過去,就像夢魘一樣糾纏著他。

又或者,在提醒他什麼。

左眼的異瞳突然流下眼淚,泛起一陣劇痛,卡卡西皺著眉的將手收回,撫上突然痛起來的左眼。

「怎麼了,帶土?你想告訴我什麼?」卡卡西輕聲呢喃,從床上坐起。

卡卡西不在乎疼痛,對他來說,擁有這隻眼睛開始,他就沒有不疼過,尤其是內心遲遲不願意痊癒的傷口。

或許,琳和水門老師會因為這隻眼睛對他造成的疼痛感到緊張和擔心。

但在卡卡西看來,這樣的疼痛……就像是那個已經逝去的少年在對他說些什麼。

有時是用眼過度的疼痛,像那少年氣呼呼的對他喊:「笨卡卡,你怎麼這麼笨?連自己都照顧不好!!」

有時,就像預警一樣,像是少年緊張的對他喊:「卡卡西,小心!!」

所以,卡卡西很享受左眼的疼痛,越痛越好……至少,他還能感受到那少年還活著的感覺。

還活在他的左眼裡,活在那無法癒合的心傷。

不過,這樣的想法可不能讓琳知道,要不然會把琳給氣哭的。

突然,窗外劃過一道閃光,響起一陣轟鳴,卡卡西現在才發現外面正下著大雨,傾盆大雨。

就跟……記憶中的少年死去的那天一樣,下著誰也無法阻擾的大雨。

卡卡西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撫著左眼的手輕微顫抖著,喃喃自語著:「帶土,你想告訴我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急促且用力,就像要將大門給砸壞般。

這敲門聲,讓卡卡西心中的不祥預感加深了不少。

他匆忙的披上一件大衣,不安的打開大門。

門外站著是穿著防水斗篷的琳,她的臉上寫滿了焦躁和擔憂,語氣焦慮且急促的對著卡卡西說:「卡卡西,出事了!阿斯瑪他們在回木葉的路上被『曉』商會的人襲擊了!」

「什麼?!」卡卡西睜大雙眼,不可置信的喊出聲。

左眼疼痛加劇,卡卡西緊皺著眉,撫上左眼,心中詢問著:「帶土……這就是你想告訴我的事情嗎?」

 

卡卡西急忙換好衣服,穿上防水斗篷,簡單的帶上幾種符紙和匕首,便拿起青木法杖跟著琳往木葉的大門奔去。

在這段路程上,琳仔細的跟他說了現在的狀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原本阿斯瑪帶著三個學生向傭兵公會接了任務,出外歷練去。

在任務完成,回木葉的途中遭受到「曉」商會的成員襲擊。

阿斯瑪顧及學生的安全,讓他那三個學生先行撤離,由他阻擋「曉」成員的攻擊。

但……

「不過,根據剛剛傳來的消息,只有兩名學生先安全回來報信,另一名學生還堅持跟在阿斯瑪身邊……」琳跟在卡卡西身邊急奔,一邊語氣擔憂的告訴卡卡西現在所得到的情況。

卡卡西聽著琳講述的情況,皺著眉思考,說:「在那情況下,認為自己不會扯後退,並能拖延救援時間的………是影魔一族出身的鹿丸吧?」

「沒錯,按當時的情況和那兩名學生帶回的情報來看,阿斯瑪他……大概是抱著犧牲的決心來阻擾『曉』的攻擊吧?」琳咬著唇,臉上寫滿難過,像是自語又像在對卡卡西說:「信念、同伴和自己……他總是在最緊要的關頭,犧牲掉自己,阿斯瑪的個性……就這點我最無法苟同了!」

「這種自我犧牲的做法……最讓人討厭了!」琳的聲音裡夾雜說不出悲傷與難過。

聽到琳的這番話,卡卡西知道她想起了那個擅自犧牲自己,被埋葬在巨石底下的少年。

那小小的身影,樂觀開朗的笑容,還有很多、很多的回憶,突然湧進腦海裡。

卡卡西這才發現,琳一直未能忘記當時的記憶,就跟他一樣,心頭上的傷口……從未痊癒過。

即使很久沒有提起那名少年,他們也都還記得過去的往事,包含那個笨蛋擅自犧牲的事情。

但,琳一直比他還堅強,在那笨蛋擅自逝去後,最先擦乾眼淚的人,就是琳了。

在之後,還跟水門老師一起開導陷入自閉與自我厭棄的他。

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努力變強,希望自己能夠不再成為拖累,拼了命修煉,然後陪著他一點一滴的走出最黑暗的時候。

『啊啊,現在想想,我還真是沒什麼用處呢!老是給琳和水門老師添麻煩,也常讓他們擔心……』卡卡西心裡冒出一絲愧疚,心中暗暗想著:『我啊,也得再加把勁努力才行了……對吧,帶土?』

「嘛,畢竟那是阿斯瑪啊……」卡卡西像是安慰般的說著:「表面上看起來什麼都不太在乎,但其實把身邊的人看得比什麼都來得重要……如果阿斯瑪不這樣,那就不是阿斯瑪了啊!」

就像那個笨蛋一樣,擅自說著討厭的話,然後又……擅自的為了保護他們而「離開」。

一個個都是這麼任性的傢伙啊!

「更何況,有鹿丸在的話,戰況應該對阿斯瑪有利一點,畢竟影魔一族最擅長的便是在黑暗中戰鬥了,再加上那孩子格外擅長判斷局勢和戰況……」卡卡西瞇著眼,說:「應該能撐到我們或其他救援到達為止。」

「嗯,一定可以的!」琳眼神堅定的說。

這次,無論怎樣,都不願意,再像兒時那般無能為力,讓同伴犧牲了。

「琳,我要加快速度了,妳可以嗎?」卡卡西側頭問著,緊跟在身旁的琳。

「當然沒問題!卡卡西,你可不能小看我哦!」琳露出了個充滿自信的笑容,篤定的說。

卡卡西看著琳如此自信的樣子,心裡浮現了難以形容的情緒。

像有些釋然,又有些失落,過於複雜的情緒在心裡發酵,讓卡卡西覺得五味雜陳。

就像原本陪伴在身旁的同伴一個個遠去,自己被拋下的感覺。

不過……

『現在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呢!我啊……真的得再好好的加油才行,要不然……肯定會被那個哭包嘲笑的!』

卡卡西瞇著眼,專心的在雨中急奔,並開始加快速度。

雨,還一直下著,這注定是個沒有安寧之刻的雨夜。

待卡卡西和琳快接近木葉的大門時,便看到大門處聚集一小群人,有些是自由傭兵,有些是木葉的官方傭兵。

他們各自有著不同的特點和職業,惟一相同的地方,便是全都是與阿斯瑪私交很好,或有交情的人。

不過……

「怎麼沒看到紅呢?」卡卡西看了看四周,並沒有看到那個讓阿斯瑪棘手又深愛不已的身影。

聽到卡卡西的問題,琳扯了個微笑,拍著他的肩說:「紅前陣子不是也帶學生出去歷練了嗎?好像去了北方的國家……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呢!」

聽到琳這樣一說,卡卡西才想起的確有這件事。

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紅不在木葉,或許更好一點。

要不然,真難想像……聽到這件事的紅,會有怎樣的反應。

琳似乎也和卡卡西想到一處去,臉上顯露些許慶幸。

『不管怎樣……現在最好趕快到阿斯瑪那去才對!』卡卡西心想著,跟著琳稍稍放慢速度,打算跟其他傭兵一起出發。

只是,情況有些詭異。

一群傭兵圍在木葉的大門前,卻沒有繼續前進的意思,反而在大門前激烈的討論著什麼。

難道是他猜錯了嗎?這群人並不是因為阿斯瑪的事情聚集而來的?

卡卡西皺起眉頭,心情著急的想:『如果是這樣的話,得再加快腳步才行,不能被拖住時間啊!』

要不然,誰知道阿斯瑪他們的情況有沒有變化?

卡卡西還沒來得及跟琳說什麼,琳就像發現了什麼般,一臉吃驚的往被人群圍住的方向衝去。

卡卡西雖然不解,但也跟了上去。

「啊、抱歉,讓讓!」卡卡西和琳擠進人群中,終於擠進中心點,卻看到了不應該出現的人。

「阿斯瑪?!」卡卡西驚訝的看著本應在木葉外等待救援的阿斯瑪。

阿斯瑪和鹿丸身上都傷傷痕纍纍,可以看出經歷了一場可怕的戰鬥

有些較嚴重的傷處必須立即作處理,所以他們身邊圍了不少人替這兩位傷患遮雨,讓早已趕到的醫療人員處理傷口。

「我也來幫忙!」琳毫不猶豫的上前幫忙,接替面露疲憊,似乎快無法繼續使用治愈魔法的醫療人員。

看著琳一臉認真的為阿斯瑪包紮傷口,且阿斯瑪滿臉疲憊的模樣,卡卡西內心雖然有著許多的疑問,但也不好開口。

該慶幸的是,還好他們都平安歸來。

雖然滿身傷痕,但能活著真是太好了!

自聽到阿斯瑪他們被襲擊的消息後,卡卡西的心神就一直很緊繃,現在看到他們平安無事,卡卡西壓在心頭上的大石也消失了。

不過……

還有很多問題還沒解決,比如誰救了他們,還有「曉」商會襲擊的目的何在……等等讓人頭疼的問題存在。

卡卡西皺眉思考後續的處理,目前木葉能出面控制局勢的人大都不在木葉,各有要事拜訪各國,尚未歸來。

而已退休的三代執行官也正巧在前幾天拖著兒時同伴們去旅行了。

現在還留在木葉的人們,不是階級不夠,要不就是不願處理這等繁雜瑣事……

想著想著,卡卡西就覺得頭疼,覺得這事情真不好處理啊!

尤其是……

『「曉」企圖何在?平時因為自來也大人與其創始人的關係不錯,所以木葉一直沒有與其發生衝突過,這次的襲擊……到底是為了什麼?』卡卡西疑惑的想著,眉頭緊皺。

像是看出卡卡西心中的疑惑,傷口已經處理的差不多的鹿丸開口說:「啊,卡卡西老師,這次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為何會被襲擊,襲擊我們的僅有兩人。」

「從穿著、行動模式來看,應該是『曉』商會裡極負惡名的『不死二人組』。」

「當時,有開口問他們襲擊的理由……貌似是為了這次的任務獎金,然後……」

「還來不及跟他們協商,那兩位就打了過來,不給人喘息的機會。」

聽完鹿丸的話後,饒是卡卡西也一臉黑線。

雖然曾聽說「曉」商會那惡名滿貫,不停掠奪他人成果的「不死二人組」,但……

也真是太誇張了……連讓學生出外歷練的低階任務也要搶奪,這節操是掉哪去了?!

「啊啊,我也知道這理由聽起來很瞎扯,不過似乎的確是這樣……」鹿丸滿臉無奈的說。

「另外,救下我們的……貌似也是『曉』的成員啊!」

「啊?!」卡卡西整個人呆滯了一會,他曾設想過可能是有路過的傭兵或其他人向阿斯瑪他們伸出援手,但……從沒想過會是這種情況。

襲擊阿斯瑪他們的是「曉」,救下他們的人也是「曉」。

這到底算什麼情形?!

卡卡西覺得自己的頭更痛了,他揉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開口問:「那……那位將你們救下的人呢?」

如果還在,就可以問問他們的企圖何在,又或者該說他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不過,看情況,更可能在把阿斯瑪他們送回木葉之後就離開了……

「啊,那傢伙……一送我們回到木葉,就因為裝扮太可疑,被剛好在大門的守衛們給綁起來審問,現在應該還在那裡吧!」鹿丸比了個方向,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說:「雖然被那個人救下,但……」

「說真的,那傢伙……看起來就像個神經病啊!」

對於能讓連抱怨都嫌麻煩的鹿丸說出這串描述的傢伙,就某方面還真是個了不起的存在。

就在卡卡西在心中暗暗佩服那位了不起的傢伙,正準備追問詳細情況時——

「嚶嚶嚶嚶嚶嚶!阿飛是個好孩子,人家什麼壞事都沒有做,為什麼要把阿飛綁起來啊?嚶嚶嚶嚶嚶嚶嚶………」

從鹿丸所指的方向傳來一陣異常詭異的哭叫聲,聽到那聲音後鹿丸一副「你看,果然是個神經病!」的表情。

同樣聽到用少女情懷的語調,喊出讓人惡寒的哭叫聲的卡卡西,也滿臉黑線的這麼覺得——

『啊,感覺的確像個神經病啊!』

TBC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