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帶卡】墮神(大綱)01

*對,陰陽師的梗,但跟遊戲還有小說不相關

*對,我也是沈迷陰陽師的中毒者,歡迎大家一起吸毒!(住手!!

*人物依舊ooc,請小心閃避!

*另外,這是大綱!!這真的是大綱,即使破萬字,也改變不了這是篇大綱的事實!!

*別問我,正文在哪,大綱我都還沒寫完呢!

*歡迎討論劇情,隱藏各式嘈點,希望大家發現(並不

如果以上接受,請往下!














==================================

卡卡西在幼時是剛剛誕生的神明,力量微薄,白牙爸爸是流浪的陰陽師,因為某些原因到處流浪,然後撿到力量微薄,卻被妖怪們緊追的卡卡西。

對妖怪而言,神明的血肉有增加力量的能力,剛剛誕生的神明,力量微薄,也會被妖怪吞噬而消失。

白牙爸爸是個很有名氣的陰陽師,到處斬妖除魔,但會放過沒有作惡,努力行善的妖怪,與一般陰陽師不同的地方,白牙爸爸有一把名為「白牙」的除妖之刀,同時也是爸爸的外號來源。

白牙爸爸救下卡後,才發現,卡卡西是個剛誕生的神明,瞬間明白為何會有妖怪追著卡不放。

然後,白牙爸爸看著懵懂但又驕傲的不願給他添麻煩的卡卡西,便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收養,並保護他。

並為他取名為——旗木卡卡西。

看顧田野的稻草人,是溫柔保護稻田的守護神。

白牙爸爸希望卡卡西能夠成為這樣溫柔的神明。

然後,白牙爸爸教導懵懂的卡卡西使用神明的力量,學會法術,並一點一滴的激發卡卡西身上的力量。

帶卡卡西到處旅行,讓卡卡西看看這個世界的善惡,教導明辨是非,懂得用自己的「眼睛」去察覺事情背後的光與暗。

人類並非完全的良善,但也不是全是惡徒,妖怪也是一樣。

任何事情,都有一體兩面的存在。

爸爸希望卡卡西能明白這世界並非美好無缺,但也不是黑暗的看不見未來。

然後,卡卡西非常重視白牙爸爸,仰慕又尊重。

對卡卡西而言,爸爸是教會他一切的光,也是他想要成為的指標。

溫柔又和藹,強大卻不自大。

多麼了不起的人啊!

卡卡西希望自己能夠跟白牙爸爸一樣。

哪怕人類與神明有著極大的差別,但……在卡卡西的心中,白牙爸爸就是他敬重且崇拜的父親。

但一切都在旅行到某個村子時終結——

那是個很排外的村莊,對於外人非常的不友善,仍舊有心善的人願意收留他們幾天。

但,因為天氣的問題,爸爸跟卡卡西只能停留在那個村莊,無法離開。

收留他們的那戶人家也因此遭受到村里的責難,對此白牙爸爸他們非常抱歉。

但收留他們的村人卻很和善的說沒關係,村里也不能一直這樣排外下去之類安慰的話。

但是,接下來的幾天,發生了很多離奇怪異的事情,一下子是這戶人家得了怪病,一下子又是那家的誰誰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要不就是,有人夜裡行走時遇到奇怪的事情,最後甚至有人喪命。

村里的人一開始並沒有太在意,但事情發生的太密集,也太怪離。

而且,都是在白牙爸爸他們來到村莊後才發生的事情,村里的人認為都是白牙爸爸他們帶來的災厄。

然後,收留他們的那戶人家也察覺村里的人越來越不善的眼神,於是讓白牙爸爸他們快點離開,避免危險。

只是,提醒得太晚。

在白牙爸爸他們準備要走的前一晚,村裡的人們憤怒的來到那戶人家前,要他交出白牙爸爸。

村人出去與群眾周旋,然後讓白牙爸爸他們趕緊從後門離開。

白牙爸爸知道那人的好意,也想這村子雖然排外,但對自己村裡的人還不至於狠心下手。

所以,心中雖有些不安,但還是帶著卡卡西從後門離開。

只是,剛走個十幾步,就聽到了那好心村人的慘叫聲。

白牙爸爸震驚得停下腳步,卡卡西也害怕的回頭看著不遠處的房屋。

本來打算轉身回去,但就聽到那村人淒厲的大喊:「快走!!快點走!!他們都瘋了!快離開這個地方啊!!」

白牙爸爸聽到這話後,咬著牙,抱起卡卡西,加快腳步的往樹林奔去。

他知道,那個村人已經凶多吉少。

白牙爸爸原以為,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但沒想到村子的人們已經完全沒有理智可言。

憤怒的向無辜的人下手。

在逃跑的過程,白牙爸爸已經先發出傳信式神,向其他人求救。

因為,他不知道能不能平安無事的帶著卡卡西逃離。

憤怒的群眾,向來是最可怕的。

更何況,那些人僅僅是無知的人類,因為害怕而憤怒的人類。

白牙爸爸無法向人類下手,這是他的原則。

而且,村子裡發生的事和村人們過於憤怒的情緒都透漏一種詭異的氣息。

白牙爸爸抱著卡卡西拼命的跑著,卡卡西緊緊抓著爸爸衣襟。

卡卡西有種很糟糕的預感,非常糟糕。

就好像,他即將失去重要的東西。

神明的預感,往往準確的嚇人,尤其是在不幸的事情上。

哪怕,卡卡西還只是個力量微薄的神明,也是一樣。

在白牙爸爸抱著卡卡西往樹林更深處逃跑時,爸爸隱約聽到後面傳來村人們憤怒的叫喊聲。

爸爸暗道不好了,竟然快被那群人給追上!

現在必須趕緊找個藏身的地方才行!

然後,爸爸發現附近有一個山洞,於是他抱著卡卡西跑了過去。

那是個淺淺的山洞,並不深,而且很容易被發現。

惟一讓爸爸感到慶幸的的是,洞壁上有個小小的裂縫。

無法藏住他和卡卡西,但能夠藏住卡卡西一個人。

那就可以了。

於是,白牙爸爸把卡卡西塞進那個裂縫中,並施展障眼法。

並且溫柔的對著卡卡西說:「不要緊的,不要害怕,很快就會沒事的!」

「等一下,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發出聲音,乖乖的待在這裡,知道嗎?」

「還有……不要怨恨人類啊,卡卡西!」

卡卡西聽到爸爸的話時,心中不好的預感變得越來越嚴重,他不想聽爸爸的話,拼命的想抓著爸爸不放。

白牙爸爸看著這樣的卡卡西,心一陣疼痛,他是真心的將這個幼小的神明當作自己的孩子看待。

所以,他也做好為這個孩子犧牲的準備了。

白牙爸爸用力的把卡卡西的手拉開,將他整個人塞進裂縫之中,並狠下心的對卡卡西使用定身咒。

卡卡西瞪大著眼,看著爸爸溫柔又哀傷的笑容,聽到他說:「絕對、絕對……不能怨恨人類啊!」

在白牙爸爸把卡卡西藏在裂縫的期間,憤怒的村人們已經發現白牙爸爸的身影。

白牙爸爸轉身面對那群憤怒的村人們,用身體擋住那狹小的裂縫。

然後,沒有然後。

白牙爸爸沒有反抗的被弱小的村民們推倒,被原本用來耕作的鋤頭攻擊,還有被鐮刀砍傷,最後被人捅穿心臟。

在被村人攻擊的這段期間,爸爸並沒有痛苦的喊叫出聲,只是不斷喃喃說著:「卡卡西、卡卡西……不要怨恨人類,不要去憎恨他們……不要,墮落啊!」

最後,到氣息完全消失前,爸爸還不斷的喃喃囑咐著,他不希望卡卡西成為「墮神」,所以……不停的囑咐著。

卡卡西就這樣在裂縫中,無法動彈的瞪大著眼,看著自己憧憬的父親被殺害,山洞裡血腥味濃厚的讓人作噁。

但,卡卡西什麼都做不到。

他還只是個,弱小的神明,沒有力量,拖累了尊敬的父親,沒有用的神明。

他守護不了,想要守護的人。

村人們殺死了白牙爸爸後,發現沒有看到卡卡西的身影,再次憤怒的離開山洞到處尋找。

嚷嚷著要將禍害清除乾淨。

村民們一個個離開這個山洞後,卡卡西還是無法動彈。

他安靜的看著爸爸的躺在血泊中的身影,眼淚從眼眶中流了下來。

卡卡西聲音顫抖的輕輕喊著:「父親、父親……」

但,這次爸爸沒有再像以往那樣,溫柔的回應他。

過了好一會,卡卡西感覺身上的定身咒已經失效,但他不想動。

他,不想上前確認,自己最尊敬的父親已經不在的事實。

就這樣,又過了好一會。

山洞外傳來一陣聲響,卡卡西眼神呆滯的看向洞口。

他,看見了陽光。

有著一頭燦爛金髮的男人,穿著白色的羽織和橘紅的和服,藍色的眼裡透漏著濃厚的哀傷。

那人看著躺在血泊中的爸爸,彎下腰,撫上白牙爸爸未闔上的雙眼,說:「真的很抱歉,我……還是來遲一步,旗木先生。」

「不過,不用擔心那孩子的問題了,我會帶他回木葉生活,所以……請好好安息吧!」

然後,那人抬起頭來,看向卡卡西,對他露出溫和的笑臉,說:「你好,我是波風水門,是旗木先生摯友的徒弟。」

「接下來,跟我走,好嗎?」

水門溫和的向卡卡西伸出手,等著卡卡西主動握上。

那笑容,與白牙爸爸的笑容太過相似了。

在恍惚之中,卡卡西緩緩的伸出手,握住那溫暖的大手,說:「好!」

不論去哪裡,都好……父親。

之後,水門就背起卡卡西,抱起白牙爸爸的屍體,用術式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木葉,是個隱密的村莊,村民大多都是混血的妖怪,或者是被其他人當成「不祥」的無辜人類,是個收留不被認可之人的地方。

這裡,是妖與人能夠和平相處的隱密桃花源。

水門將卡卡西帶回木葉後,就馬上去處理白牙爸爸的葬禮。

爸爸在木葉很受歡迎,也備受崇拜。

對於白牙爸爸隕落的消息,木葉的眾人非常震驚,同時非常難過。

畢竟,是個那麼好的一個人啊!

卡卡西看著爸爸入棺,到最後被埋葬在木葉墓園較為清淨的一處,全程沈默不語。

水門也知道他心裡的難過與悲傷,並沒有對這個小小的神明說什麼。

而是,默默的將卡卡西之後的歸屬還有住處問題給處理好。

卡卡西暫時就住在水門的家中,水門的妻子——玖辛奈——非常心疼這幼小的神明遇到的事情,所以非常熱情的招呼卡卡西。

水門夫婦非常關心卡卡西,問卡卡西喜歡什麼,又或者常常陪他說說話,聊聊以前白牙爸爸的事情。

尤其當水門他講到白牙爸爸的故事時,卡卡西會聽得格外的專注。

那是,卡卡西還未來得及瞭解的父親。

除了跟卡卡西聊聊白牙爸爸的事情外,水門還會鼓勵卡卡西到外頭走走,認識新環境。

他會帶著卡卡西拜訪幾個看起來年紀差不多的孩子,有的對卡卡西這個新來的同伴很好奇。

但有的孩子卻不喜歡卡卡西,因為卡卡西一直冷漠無語,完全沒有表現出一絲善意。

對於卡卡西的冷漠,水門感到很無能為力,同時也不知該如何開導他。

身體的傷口很容易癒合,但內心的傷口……有時是連「時間」都無法治愈。

就在水門夫婦為了卡卡西的事情傷透腦筋時,帶土剛好被送到了木葉。

宇智波帶土,在被稱為「最接近神明,也最接近妖怪」的宇智波一族之中,是個百分百的異類。

所有人都畏懼宇智波出身的陰陽師,同時所有宇智波的族人對外也一致的冷漠。

他們不需要解釋什麼,也不用別人理解,因為這就是宇智波的驕傲。

但,帶土特別不同,個性熱情又樂觀,跟外面的人都處得不錯,甚至深得附近老太太和老先生的喜愛。

同時,也是宇智波家精英中的吊車尾。

在賢七以上的家族中,帶土是惟一的賢二,這讓他備受家族眾人的注目。

但,這不代表帶土不夠優秀。

雖然他不擅長背誦咒文,但仍努力記下,成績雖然不夠好,但能看出他的努力。

體術也很努力練習,雖然還是很容易被族人打趴在地上。

說穿了,雖然是宇智波家的異類,但也就是個平凡的孩子。

但這樣一個孩子,卻被宇智波的家主看中,選為養子。

誰也不知道宇智波斑的心裡想什麼,為什麼會選擇這樣一個孩子當養子呢?

斑並沒有回應那些人的疑問,他對帶土感到很滿意,也很有趣。

帶土並不怎麼害怕斑,這是個很神奇的事情,明明帶土身為陰陽師,還會被小妖的惡作劇嚇哭。

但卻一點也不害怕斑。

按帶土的說法,因為斑還是個人類,跟小妖不一樣。

對於這個答案,斑嗤笑了一聲,不作評論。

總之,斑收養了父母雙亡的帶土後,認為自己也該負起監護人的責任,檢查帶土目前的課程進度什麼的。

斑發現帶土雖然對於咒文背誦不算好,但大體沒有差上很多,而且法力充足,即使沒有念完整咒語,也能發出術式。

與人對打的練習常常被打趴,也是因為判斷不足造成。

而且,帶土足夠細心,同時……擁有相當有趣的詭辯思考模式。

有時連斑都必須對他詭辯的能力無言以對。

斑認可帶土,並默默的將他當成下任家主培養。

其他族人則對斑的做法沒有任何疑義,因為……他們是宇智波。

被世人排擠,但又驕傲的宇智波。

不過,對於自己被當成家主培育這件事,帶土是完全沒有察覺。

因為周遭的族人的態度並沒有變化太多。

當然,還是有些許的差異。

帶土不用在跟其他族人上課,完全由斑自己親自教導。

有時斑也會叫上自己的朋友,來教導帶土一些東西。

帶土其實一開始並不知道斑是家主,因為他本身就是分家的孩子,還父母雙亡。

對本家的人,並不是非常清楚。

後來,知道斑是家主時,帶土的確受了很大的驚嚇,但……因為已經跟斑相處習慣了。

帶土也並沒有改變太多的態度,頂多稍微尊敬一下。

但很快就又被斑逗得炸起毛來。

雖然斑很有心想好好教導的帶土,但……陰陽師們總有那麼一段時間,特別忙碌。

那正是夏季夜晚的百鬼夜行。

在夏天到冬天前的這段時間,妖怪們都特別容易出現。

各種怪異的事情不斷的發生,陰陽師們會到處維護人間的平衡,制服搗亂的妖怪。

同時,這段時間也是宇智波大宅最容易被入侵的時候。

不過,會想入侵宇智波的妖怪們,大概會被同族當成瘋子對待。

因為,那裡可是有媲美鬼神存在的宇智波斑啊!

只是,在利益與力量的誘惑下,還是會妖怪嘗試著入侵。

而那個誘因,正是宇智波帶土。

帶土身上藏有強大的靈力,靈魂也純粹乾淨,是不少妖怪覬覦的對象。

本來,帶土在分家時,會有人發放護符,以掩飾孩子們身上的靈力。

不過,被帶到本家後,由於有斑坐鎮,再加上本家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幼崽的存在,所以族人們也都忘記要給帶土護符這件事。

這導致後來在斑不在本宅時,帶土被入侵的妖怪襲擊。

雖然很快就有人發現,並將妖怪解決。

但是帶土還是受到了波及,帶土不小心吸到妖怪散發出來的瘴氣,因而差點性命不保。

這件事讓斑非常生氣,他親自掃平宇智波族地附近的所有妖異。

但,他同時也明白,這樣是沒有什麼用處的。

被妖怪發現後,那麼護符的效用已經不大,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帶土在這段期間去避風頭。

至於地點,便是斑與柱間一起創立的木葉。

僅有那裡,能夠讓斑完全放心。

於是,從那時起,當夏季到冬天的那段時間,帶土就會被送到木葉去。

目前,已經是第三年了。

帶土這幾年來到木葉時,都是由水門夫婦照顧,水門有時也會指導帶土一些陰陽師的常識。

帶土對於親切溫柔的水門非常喜愛,因為斑向來是嚴格教導,常常對著轉不過腦筋的帶土大吼。

另外,對雖然發火很可怕,卻總是熱情的照顧他的玖辛奈,也非常尊敬跟喜愛。

所以,當他到木葉後,水門夫婦告訴他,今年他多了個小夥伴,要好好相處之類的話時,帶土非常認真的點頭答應。

同時非常開心有跟他一起的小夥伴存在。

只是……當後來真的跟那幼小的神明相處後,帶土只想仰天大吼——

「笨卡卡果然最討厭了!!!」

一開始,帶土非常期待跟小夥伴相處,尤其是水門跟他說個剛誕生的小神明時,帶土整個眼睛都亮起來了。

帶土心想著:『剛誕生的神明非常脆弱,我一定要好好保護他!!』

『而且,能讓水門先生特別囑咐的,一定是個溫柔好相處的神明!!』

不過,當跟卡卡西見過面後,帶土發現自己錯了。

那根本是個超冷漠又高傲的討厭傢伙!!

眼神總是帶著說不出的冷漠跟輕視,整天都繃著一張臉,連玖辛奈姐姐都對他那麼好,他卻連一句謝謝也不說!

帶土拒絕承認是嫉妒卡卡西備受水門夫婦的關心。

更過分的是,帶土發現卡卡西對待其他人都比對他好,連那個熱情到奔放的凱,卡卡西都有耐心應對。

偏偏對他態度那麼差勁,真是討厭的傢伙!!

帶土再次拒絕承認嫉妒卡卡西的偏心。

他曾經向住在水門夫婦附近的琳抱怨過卡卡西的態度跟相處模式。

琳很溫柔的安慰帶土說:「卡卡西是個很好的人,或許有什麼原因,才讓他這樣對待帶土的!」

「帶土跟卡卡西相處久的話,或許就不會這麼想了!」

聽完琳的安慰後,帶土只覺得琳真的太溫柔了,連卡卡西那種討厭鬼也這麼溫柔對待。

然後,彆扭的答應琳,會好好的跟卡卡西相處。

琳,是帶土第一年到木葉時,除了水門夫婦外,第一個向他表達善意的人。

非常親切跟溫柔的對待他,有時也會像嚴厲的姐姐一樣警告他那些事絕對不可以做。

但是,帶土還是非常喜歡琳。

因為,琳是個這麼好的人!

只是,琳的過去似乎很糟糕,帶土有聽水門夫婦說過,似乎被出生地的人當成不祥的孩子,變成祭品。

後來,被到處雲遊的木葉居民救下,送回木葉的。

明明……是那麼好的人,卻被這樣對待。

然而,這個年代,總有這樣的事情,不論人類還是妖怪,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才會有「木葉」。

在木葉的眾人,每個都身負不可觸碰的故事,悲傷的、令人憤怒的,又或是……痛苦到不可說的。

就連水門夫婦這樣的好人,也有痛苦不願回憶的過去。

所以,在木葉聽過這麼多悲傷事情的帶土,一直想要快點變強,然後長大,好成為能保護木葉的偉大陰陽師。

『笨卡卡的話……勉強保護他也不是不行』帶土還是很彆扭的想著。

雖然帶土一直很想跟卡卡西打好關係,但……總相處不到三分鐘,帶土就整個毛都炸得飛起來了。

卡卡西不太會跟帶土說話,但每次說話都是刺中要害,刺得帶土馬上發起火來。

還好,每次帶土炸毛時,琳或水門都會即時順毛,實在不行還有玖辛奈這個大殺器。

帶土總不會作得太過火的。

直到,那年的秋之祭典。

祭典的那幾天,水門夫婦非常忙碌,琳也常常跟去幫忙。

帶土也想幫忙,但是卻被水門夫婦阻止。

水門是這麼笑著跟他說:「今年是卡卡西第一次在木葉過祭典,能不能麻煩帶土帶著卡卡西熟悉一下呢?」

他們想讓這兩個孩子好好的相處,不要老是吵吵鬧鬧,讓身邊的人傷透腦筋。

帶土有些不情願,但還是答應下來了。

卡卡西則是非常不情願,完全不想搭理帶土。

卡卡西一點都不想參加祭典,因為……他會想起父親。

父親曾經帶他到城鎮裡去參加過大型祭典,裝飾著非常漂亮的燈籠,攤販上有著各式有趣的玩具、奇奇怪怪的面具,還有讓人看了食指大動的零嘴吃食。

最重要的是,與父親一起看祭典最後……那盛大的煙火。

美麗的,讓人心醉。

他們約定好,之後還要再一起逛祭典,然後再次看那美麗的煙火。

但,在白牙爸爸死去的現在,那是個怎樣都無法實現的諾言了。

所以,祭典什麼的,對卡卡西而言,根本毫無意義了。

因為,最想要一起的人已經不在了。

對於卡卡西的冷漠跟不理睬,帶土當然是一肚子的火。

但,他既然答應了水門夫婦要帶卡卡西熟悉環境,自然不會放著卡卡西一人。

然後,兩人就因為這件事吵了起來,甚至還動起手來。

卡卡西覺得帶土太多管閒事,就不能放他一個安靜一會嗎?!

帶土則覺得卡卡西實在太不知好歹,實在欠揍得很!

這次兩人打起架來,這次旁邊沒有人阻止,完全盡情發泄平時對彼此的不滿和怨氣。

打到最後,帶土氣得快哭出來的大聲質問卡卡西說:「為什麼你老是拒絕別人的好意?!而且還一直針對我!!」

「因為……我最討厭人類了!!」

像是終於受不了般,卡卡西對著帶土大聲吼出來,眼淚也隨著滾出眼眶。

是的,哪怕白牙爸爸在死前不斷的囑咐著,卡卡西內心還是開始產生疑惑和怨恨。

「為什麼要保護人類?」

「為什麼我不能去怨恨人類?!」

一個念頭,一個疑問,在卡卡西內心埋下憎恨的種子。

現在,種子發芽了。

卡卡西宣泄般的大哭,然後斷斷續續的告訴帶土他的遭遇。

那是連水門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水門夫婦只從傳訊中知道白牙爸爸遇到危險,卻不知道那些人類做了什麼。

無故被懷疑,最後被人類追殺,然後親眼目睹敬愛的父親被殺害……

卡卡西覺得自己沒有理由不怨恨人類。

但……

「不要怨恨人類啊,卡卡西!」

白牙爸爸到最後都是如此囑咐卡卡西,希望他不要怨恨,也不要去憎惡。

卡卡西感到非常痛苦與不解。

他想恨,可是父親的遺願阻撓了他的怨恨。

看著卡卡西大哭的說出那些事情,帶土用力擦過眼角,說:「卡卡西,你果然是個笨蛋!!」

「你因為旗木先生,所以討厭人類……那麼,你也討厭水門先生?討厭玖辛奈姐姐?討厭琳?討厭木葉的其他人嗎?!」

「他們……不一樣,他們不算純粹的人類……」卡卡西哽嚥的辯解。

「哪怕不一樣,但是……他們本質上還是人類啊!!」

帶土大聲對著他說。

「在木葉的大家,多少都自我否定是『人類』這件事,但……在最一開始,他們還是人類啊!」

「我……」卡卡西無措的看著眼神變得堅毅的帶土。

帶土直視著卡卡西,說:「你以為,旗木先生為什麼不讓你怨恨人類?」

「就因為,你是神明啊,卡卡西!」

「你是,從人類祝願與祈禱中誕生的神明啊!」

「你接受了人類的信仰,也被人類制約,要是因為這件事,怨恨起人類,甚至殺害人類的話……你就會墮落了!!」

「你就會變成『墮神』啊!」

「旗木先生一定不願看到你變成『墮神』,才不斷囑咐你的!!」

「神明墮落後,力量會突然暴增,但……那只是一時的,在之後……失去人類信仰的『墮神』,會迅速失去力量,然後被殺害或消失無蹤。」

「卡卡西……旗木先生,並不想為那些人類的行為維護什麼,他……只是因為愛著你,只是深深的愛著你啊!」

說著,帶土的眼淚也從眼眶中滑落,他用力的抱住瞪大眼的卡卡西。

「所以,不要憎恨人類好嗎?不要變成『墮神』好嗎?」

「即使……旗木先生不在了,我、琳、水門先生、玖辛奈姐姐還有木葉的大家……都會陪著你的!」

「所以、所以………嗚嗚嗚嗚嗚!」

說到後來,帶土像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般,抱著卡卡西拼命的大哭。

卡卡西被感染似的回擁著帶土,拼命的哭著。

兩個人就這樣抱著一起哭,然後哭到睡著了。

當忙碌完的水門夫婦,發現怎麼沒看到那兩個孩子時,心情緊張的到出尋找。

找到時,就看到兩個人像髒兮兮的小動物般的團在一起睡著了。

兩個人的臉上都是淚痕和擦傷,一看就知道發生不小的衝突。

本來玖辛奈很惱火,但看著他們兩個身上都有傷,還睡得這麼香甜,她就不想吵醒這兩個孩子了

水門夫婦將兩個孩子整理一番,還替他們上藥。

等到他們睡醒後,面對的是個眼神銳利,表情嚴肅的辛玖奈。

帶土看到這樣的玖辛奈整個頭皮發麻,幾乎快被嚇哭了。

但,還是硬著頭皮上前,想解釋發生什麼事了。

『希望玖辛奈姐姐聽完後,可以不要那麼生氣!』帶土內心忐忑的想著。

只是,卡卡西竟然率先開口認錯了。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太任性了……並不是帶土的錯,讓你們擔心了,真的很抱歉!」

在場的人都被卡卡西的道歉給驚嚇到了。

尤其是帶土,因為之前卡卡西對待他的態度說有多差就有多差,哪怕昨天他們抱在一起哭成一團,帶土也不認為卡卡西會馬上轉變態度。

但……

沒想到,那個卡卡西會主動認錯。

帶土整個人都受到驚嚇了。

反應變得有點遲鈍,但看到辛玖奈皺眉的表情,他馬上想到……

『不能讓卡卡西被玖辛奈姐姐處罰!!』

帶土馬上想要開口解釋,不過水門在下一秒就開口。

他笑著安撫自己的妻子:「好了好了,反正孩子沒事就好,別在生氣了!」

然後,轉頭過來對帶土跟卡卡西說:「祭典已經要開始了哦,快點去換好衣服吧!」

於是,被安撫好的玖辛奈,馬上元氣滿滿的幫他們穿上浴衣。

然後,水門夫婦就帶著兩個孩子去參加這次的祭典了。

在路上遇到了琳,還有其他的小夥伴,在水門夫婦的默許下,帶土拉著卡卡西跟著小夥伴們到處嬉鬧。

不過,卡卡西還是改不了毒舌的臭毛病,看到帶土輸了遊戲後,忍不住冷嘲熱諷一般。

然後,把帶土氣到炸毛,再很帥氣的替帶土贏到他想要的獎品。

還有,卡卡西實在無法理解帶土的品味,為什麼會那麼喜歡那個奇怪的圈圈面具呢?

還有、還有很多……卡卡西之前忽略,沒有發現到的帶土。

像是帶土很受老人家的歡迎,在小夥伴間,看起來像被欺負,但其實大家都喜歡逗他……

不知道為什麼,卡卡西突然有點不開心了。

不過,卡卡西並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心情不好,就覺得胸口堵堵的,很不愉快。

但,卡卡西發現,當他沈默不說話,或冷著臉站在一旁時,帶土總會第一時間發現。

然後,上前抓著他的手,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還是不習慣跟大家相處?」

當看到帶土滿臉的擔憂,黑色的眼裡滿滿都是他的倒影時,卡卡西瞬間覺得滿足了。

卡卡西隱約察覺這樣的的心情,並不正常。

可是,看著帶土被他氣得鼓起來的臉,卡卡西又覺得無所謂。

內心的變化怎樣都沒關係,最重要的……是帶土現在一直看著卡卡西。

這樣,就足夠了。

卡卡西還不明白,這樣的心情會對他的生活產生什麼樣的變化,也不知道會對他的未來造成怎樣的改變。

帶土的那番話,將他內心裡那棵怨恨的小苗給掩蓋住了。

在白牙爸爸死去後,卡卡西一直找不到自己生存的意義和目標。

因為……

『身為神明的我,守護不了想要保護的人……那我還能算是「神明」嗎?』

卡卡西內心質疑著自己,連帶的對待關心著自己的水門夫婦也很冷淡。

那時的卡卡西,有種自爆自棄的想法,他只想一個人默默的待著,然後消散。

但是,現在不同了。

解開卡卡西心結的帶土,隱隱成為卡卡西前進的指標。

是,一道微弱,但明亮的光。

「卡卡西,你看煙火!!」帶土興奮的拉著卡卡西,指著夜空中綻放的花火。

卡卡西抬頭看著夜空,美麗的煙火映照在他的眼裡。

與白牙爸爸一起看的煙火不同,並沒有那麼華麗的花火,但是……

那份心情卻是一樣的。

這次,卡卡西暗自下定決心。

他想保護好帶土,想要保護木葉那些不斷關心他的人。

卡卡西想要,成為能夠守護他們的神明。

「明年,我們在一起逛祭典,然後一起看煙火吧!」帶土笑得傻氣的對卡卡西說。

看著那傻兮兮的笑容,卡卡西忍不住用力的點頭,回應:「嗯!」

這次,不再是無法實現的約定。

卡卡西和帶土,會一起看煙火,一起度過許多歲月。

然而,未來的變化將會如何,卻無人知曉。

在秋之祭典結束後,木葉的天氣也慢慢變冷。

當下了第一場雪後,卡卡西迎來了在木葉生活的第一個冬天。

不過,生活上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辛玖奈替兩個孩子準備了保暖的衣服。

兩個人每天都穿得很暖和,只是看起來胖了一圈而已。

帶土還是跟以往一樣充滿活力,卡卡西則有點懶洋洋的。

不過,只要帶土拉著他,卡卡西還是會默默跟上。

這個冬天,帶土帶著小夥伴們替卡卡西做了一個小小的祠堂。

裡面放著寫有卡卡西全名的木牌,然後……虔誠的向那小小的神明祈禱。

「希望以後還能跟大家一起,不會分開。」

「希望父親的身體能恢復健康。」

「請保佑出門在外的哥哥能夠平安無事。」

……

各式各樣的願望與信仰,一點一滴的集中到卡卡西身上。

這是卡卡西第一次,如此明確的感受到人們的願望。

微弱,但溫暖。

然後,卡卡西聽到了。

帶土的心願。

「希望卡卡西能夠平安長大,成為一個了不起的神明!」

聽到帶土清亮的聲音這樣虔誠的祈禱時,卡卡西覺得自己的臉都燒起來了。

「笨蛋!哪有向神明祈禱神明平安的!」

TBC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