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帶卡】墮神(大綱)02

※陰陽師梗,但跟遊戲和小說無關

※各種ooc和私設

※雖然字數一再創新高,但這是大綱!!!

※斑帶親情向,宇智波的家族愛(?)

※歡迎各位一起討論,隱藏副本,等待各位發覺(並不





  
   
  

  
 
 
 
  

====================

冬天的到來,代表著即將面對的別離。

不過,卡卡西並不曉得,帶土將會離開這件事。

所以,在那天突然到來時,卡卡西格外不能接受。

那天,一如往常的寒冷,玖辛奈給他們披上厚厚的羽織,叮囑他們小心安全。

然後,帶土興致高昂的拉著卡卡西往外奔去。

卡卡西對於興沖沖的帶土已經習慣,但還是忍不住翻了白眼。

只是,帶土突然停下動作,很驚喜的喊:「斑叔!」

聽到帶土的呼喊聲,卡卡西看向不知何時出現的人。

那人身穿深藍的狩衣,烏黑的頭髮被紫色的髮帶束在腦後,清俊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不過,帶土在看到那人後,就鬆開拉住卡卡西的手,撲向那個人。

在帶土鬆開手的那瞬間,卡卡西覺得好像要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尤其,在看到帶土撲向那人後,問東問西,沒有任何拘束的撒嬌模樣時,卡卡西的心裡覺得更難受了。

在與帶土相處的這段時間裡,卡卡西很清楚帶土的個性,相當獨立、但樂觀開朗,而且喜歡幫助別人,卻不常開口向任何人求助。

雖然有時會犯蠢,但大部分的時候很自律。

即使面對水門夫婦,也很少要求什麼,更不會向他們撒嬌。

原本,卡卡西以為,這是因為帶土跟他一樣,已經失去可以依靠的親人了。

因為,帶土曾跟卡卡西提到自己父母已經去世的事情。

但是,到了今天,卡卡西才發現,原來帶土也會向別人撒嬌,也會有毫不懷疑的依賴別人的時候。

這,又是他不知道的帶土。

卡卡西覺得很難受,胸口像被什麼壓住般,喘不過氣來。

那個陌生人雖然表情冷漠,但還是耐著性子聽帶土說著零碎的瑣事,偶爾會溫柔的摸摸帶土的頭。

可以看出那個陌生人是疼愛著帶土。

可是、可是……

卡卡西不自主的握緊拳頭,他總覺得……帶土被那個人給搶走了。

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

卡卡西自己也知道,但……卻怎樣也克制不了自己。

「帶土……」卡卡西小小聲的喊著,他希望帶土能注意到他。

『即使只有一點也好,請看我一眼吧!』

卡卡西抱著這樣不可說的想法,盯著開心笑著的帶土。

在下個瞬間,帶土轉過身來拉住他的手,說:「啊,卡卡西!我跟你說,這是我的養父,是將我養大的人!」

帶土笑著向卡卡西介紹眼前的陌生人。

在帶土重新拉住他的手後,卡卡西覺得怎樣都無所謂了。

在那瞬間,他看到了光。

卡卡西稍微用力握緊帶土拉著他的手。

他,不願意再放開那份溫度。

這樣就足夠了。

卡卡西心滿意足的看著帶土的笑臉。

「帶土,這孩子是誰?」那個陌生人開口問,清冷的聲音中隱藏了些許的不悅。

卡卡西察覺到那人語調裡的不悅,心中升起一股扭曲的快感。

『帶土才不會被你搶走呢!!』卡卡西盯著那人想,然後更用力的握緊帶土的手。

帶土似乎沒有察覺話裡的不愉快,他笑著對那個人說:「斑叔,他是卡卡西,是個神明哦!」

語氣裡有種莫名的炫耀,帶土的眼裡充滿光彩的看著他。

不過,那人似乎心情很糟糕,冷哼了聲,說:「哼,還是個弱小的小神明。」

聽到這話,卡卡西倒是沒有反應,但帶土反應巨大。

「卡卡西才不是弱小的神明,他、他一定會變成一個了不起的神明的!!」帶土又氣又急的跳腳,氣得眼眶都紅了。

看到帶土如此維護他,卡卡西心裡一陣溫暖。

看著帶土炸毛的模樣,那人只是冷哼了一聲,說:「先回水門家。」

一副「不想跟孩子計較」的模樣。

帶土氣呼呼的嘟著嘴,拉著卡卡西往回走。

等回到了水門家中時,一開始水門夫婦還驚訝這兩孩子今天怎麼回來得這麼早。

但,看到他們身後的那人,水門夫婦露出瞭然的表情。

水門臉上帶著恭敬,語氣略顯嚴肅的說:「斑大人,今年似乎來得特別早,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通常斑來接帶土回去的時候,大都是快十二月下旬,而現在才不過中旬……水門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

斑瞄了一眼被玖辛奈帶到一邊,喝著熱茶暖手的兩個孩子,說:「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只是……事情提早處理完,所以早點過來而已。」

一旁喝著茶的卡卡西留意著水門那邊的對話,然後吃著帶土分給他的橘子。

卡卡西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他不願意的事情。

不過,接下來的對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水門跟斑聊著其他地方的瑣事,順便表示對現今朝廷的政策看法。

非常零散,沒有什麼特別,從兩人的對話中,卡卡西模模糊糊有了點概念。

那個被水門稱為「斑大人」的人是宇智波家的人,一位厲害的陰陽師。

但,卡卡西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水門夫婦會對那人如此尊敬。

「閒聊就到此,若沒意外的話,這兩天我就會將帶土帶回去了。」

斑轉頭看向剝著橘子的帶土說:「所以,宇智波帶土你最好趁這兩天的空檔把行李整理好,要是再忘記,我就把你吊起來打一頓!」

聽到斑的威脅,帶土忍不住翻了白眼,不耐煩的回答:「知道啦!每年都講同樣的話,你不嫌煩,我都快煩死了!」

對於帶土頂嘴般的回應,斑只是冷哼了聲,並沒有生氣。

反正斑清楚帶土那小鬼到底是怎樣的個性,總會有被他教訓的時候。

水門夫婦對這對養父子的相處模式已經相當習以為常,頂多有些傷腦筋而已。

但,卡卡西卻完全被剛剛聽到的消息給驚嚇到了。

『帶土……要離開這裡,要離開木葉?』

這個想法一浮現在腦海裡,卡卡西覺得有什麼東西壓得他喘不過氣來,臉色也變得慘白。

「帶土……你要離開木葉嗎?」那你要去哪?

後半句,卡在卡卡西的喉嚨裡,沒有問出來。

卡卡西的心情很惶恐,咬著下唇,等著帶土回應。

正在吃橘子的帶土聽到卡卡西的問話時,露出有點疑惑的表情,說:「欸?水門先生沒有告訴你嗎?我每年的夏天都會到木葉來,待到冬天就會回去族地了。」

聽到帶土的話,卡卡西隱約想起來,在帶土來到木葉的前幾天水門先生有跟說過這件事。

但當時卡卡西的心情非常糟糕,於是忽略了這件事。

現在,他非常的後悔。

從夏季之初到秋末冬初,這將近半年的歲月裡,有幾乎超過一半的時間浪費在無意義吵鬧跟漠視上。

真正跟帶土好好相處的時間,也只有短短半個月多的時間。

太過短暫,實在太過短暫。

理所當然的認為,會一直、一直在一起,不會分離。

但,離別已在眼前。

卡卡西真的後悔了,未能好好珍惜與帶土相處的時光。

「怎麼了?卡卡西,你的臉色很不好,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帶土擔心的撫上卡卡西微涼的臉頰,話中充滿了擔憂。

卡卡西怔怔的看著帶土黝黑的眼,裡頭盛滿了擔憂與卡卡西的倒影。

突然之間,離別前的痛苦與後悔消失了。

只要,帶土還願意看著他就足夠了。

卡卡西輕輕搖頭,說:「我沒事……」

「帶土,你……還會回來木葉嗎?」

聽到卡卡西的問話,帶土理所當然的露出一個笑臉,說:「當然了,我明年一定還會來木葉的!」

「欸,卡卡西,你要不要吃橘子?這個橘子超甜的!」帶土將手中剝一半塞到卡卡卡西的手上。

卡卡西看了被強迫塞進手裡的橘子一眼,剝了一瓣吃,然後露出難得的笑臉:「嗯,很甜!」

只要,帶土還會回來,卡卡西內心就一片安定。

『這樣,就夠了。』

卡卡西想著,內心下定決心,要好好珍惜以後跟帶土相處的時光。

看著卡卡西難得的笑容,帶土臉上泛起一抹紅暈,傻兮兮的笑著想:『卡卡西笑起來的樣子……還真好看啊!』

在旁邊暗自觀察兩隻幼崽的斑突然覺得心情很不好。

他突然有種自家崽子被拐走的不爽感。

TBC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