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帶卡】墮神(大綱)03

※陰陽師梗,但跟遊戲小說無關

※各種ooc,私設很多,請小心

※隱藏各式劇情,歡迎討論留言(並不









===========================







接下來的兩天,帶土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東西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換洗的衣物、各種陰陽術的書籍,還有其他零碎的物件。

卡卡西也跟在帶土身邊幫收拾行李,有時還提醒帶土有那些東西被遺漏忘記帶走的。

對於帶土的粗心大意,卡卡西已經非常無力,哪怕內心被離別的悲傷充滿,也忍不住想翻個白眼。

有時卡卡西真的不懂帶土腦袋瓜裡裝了什麼,該帶的沒放進去,不該帶的放一堆。

氣得卡卡西幾乎不想理他。

但,又怎麼捨得呢?

於是,卡卡西抱著複雜的心情,跟在帶土後面幫他整理東西。

連晚上也跟著一起睡,完全不想浪費跟帶土相處的時光。

看著卡卡西黏在帶土身邊不放,水門夫婦有些感慨。

畢竟,一開始,這兩個孩子可是相當不對頭。

每天總要吵吵鬧鬧的,沒有一天安寧,即使後來兩孩子的關係變好了,也是一樣。

至於斑?

他只是冷冷的看著兩個孩子的互動,並沒有說什麼。

畢竟,斑也是很忙碌的。

難得抽空到木葉一趟,斑總得看看村裡的狀況如何,順便整修木葉邊境略微破損的結界。

帶土一開始也遲鈍的沒有發現卡卡西的異狀。

不過後來卡卡西表現的實在太明顯,帶土也隱約察覺一些異狀。

在帶土即將離開木葉的前一天晚上,兩個孩子窩在同一個被窩裡,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聊琳送給帶土的離別禮物、水門特別指定要帶土讀的書、玖辛奈特製的護符,還有其他零碎的事情。

卡卡西靜靜的聽著帶土說著這些瑣事,有時應上幾句,然後眼神專注的盯著帶土不放。

像是,希望時間永遠停止一般的看著。

突然,帶土冒出這麼一句話。

「卡卡西,我離開木葉,你你是不是覺得很捨不得啊?」

帶土用著像開玩笑的語氣說著,但看到卡卡西的眼神,他突然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那是,非常專注而珍惜的眼神,看得帶土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沈默了好一會,帶土有點尷尬的咳了一聲,想要換個話題。

沒想到,卡卡西開口了。

他說:「帶土,你……可以不要離開木葉嗎?」

沒有直接回答帶土的問題,反而提出另一個問題。

但,對帶土心裡卻有些高興,因為……這代表卡卡西捨不得他離開。

想到這裡,帶土覺得有點輕飄飄的,心情非常的開朗。

雖然,他自己也不懂為什麼會這麼開心。

帶土心情很愉快,語氣半真半假的向卡卡西抱怨:「沒辦法,斑叔不讓我一直待在木葉。」

「斑叔說,雖然木葉很安全,也很美好,但……我還沒有資格可以一直待在木葉。」

「他說,木葉太安逸了,也太過安全了,對我的成長不好……」

「雖然有水門先生在教我陰陽術,但……有很多東西是必須由斑叔來教導才行。」

「而且……『木葉,是給退無可退之人的容身之處』,這是斑叔告訴我的。」

「這裡,是被世界逼到毫無退路的人所棲息的地方,我……是沒有資格一直待在這裡的。」

聽著帶土講得話,卡卡西很明白話裡的意思。

帶土,並非向他們一樣,有不得已的理由,必須留在木葉才能活下去。

在外面還有家族和斑護著帶土,會來到木葉……僅僅是暫時的而已。

卡卡西突然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夠變強大起來。

只要足夠的強大,就能陪著帶土到外面去遊走,不用被拘在木葉無法離開。

但,現在還不行。

他還只是個……弱小的神明。

所以,卡卡西再次開口,問:「那……帶土你,還會回來木葉嗎?」

雖然,這是個帶土給予過肯定答案的問題,但卡卡西的內心之中,仍充滿不安。

他,還是想再確定帶土的答案。

「欸?我不是有說過嗎?我明年的夏天,就會回來了!」帶土笑嘻嘻的說:「笨卡卡,難道你忘了嗎?」

然後,卡卡西沒有回話。

只是,靜靜的盯著帶土看。

帶土看著卡卡西的眼,收起笑臉,有些傷腦筋的搔著臉。

卡卡西的眼裡,充滿了不安與害怕,失去過重要的父親後,更加緊握著手上的僅有的東西。

不願放手,因為害怕失去。

帶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驅散卡卡西內心的不安。

思考了好一會,還是想不出答案。

卡卡西就這樣看著帶土變得苦惱的表情,內心莫名愉悅了起來。

『帶土在為我煩惱啊!』

『有點開心呢!』

『可是,這樣是不對的,我好像有點怪怪的呢!』

卡卡西突然開始苦惱起自己這詭異的心情變化,眉頭整個都皺了起來。

不過,在帶土的眼裡,變成「卡卡西難過到快哭了」的表情。

於是,帶土猛地坐起,然後從脖子上扯下一個護符。

他把護符遞給卡卡西,說:「欸,給你!」

「這是?」卡卡西看著帶土手上的護符,疑惑的問。

「這是……我父母,在我出生時為我作的護符,雖然已經沒有什麼力量了,卻是我……惟一與父母的聯繫。」

「也是,我非常重要的寶物!」帶土眼神認真的看著卡卡西說:「現在,這個護符,先給你保管,等到明年我來木葉時,你在還給我!」

「為了這個護符,我一定還會再來木葉找你的,所以……你要好好幫我保管喔!」

卡卡西瞪大眼,看著帶土手中的護符。

過了好一會,卡卡西才接過那個護符,說:「好,我會替你保管的。」

「所以,你一定要回來。」

帶土看著卡卡西收下護符後,露出燦爛的笑臉,說:「當然的!」

看著帶土的笑容,卡卡西覺得一片安心,睡意也突然湧了上來。

他打了個哈欠,拉著帶土一起躺下,說:「快睡吧!已經很晚了,要是明天起不來,你就完蛋了!」

「知道啦!」帶土也打了個哈欠,拉過棉被蓋在兩人身上。

「晚安,卡卡西。」帶土說。

「晚安,帶土。」卡卡西說。

兩個孩子,就這樣閉上眼,陷入香甜的夢鄉之中。

睡夢中,他們抱著對方不願鬆手。

一夜好夢。

隔天早上,帶土一如預期的爬不起來。

經過玖辛奈的揪耳朵和被斑打了一拳,帶土才意識清醒過來。

至於卡卡西的話,他倒是很早就起床了。

只是,看了帶土睡得香甜的睡臉,卡卡西就放棄把他叫醒。

跑去幫玖辛奈準備早餐,還有要讓帶土帶走的飯糰。

現在看著帶土被打的樣子,卡卡西內心有點內疚,但又覺得這樣的帶土真可愛。

察覺自己內心想法的卡卡西,覺得這樣的自己是不是哪裡怪怪的啊?

帶土皺著一張臉,摸著被打腫的頭,喃喃的說著斑的壞話。

斑在一旁聽到,也沒說什麼,只是冷哼了兩聲。

卡卡西糾結了一下自己的最近的異常後,看到帶土那模樣,也忍不住擔心起來。

他湊過去問:「帶土,要不要緊?」

對於卡卡西的關心,帶土有點高興。

所以露出了個笑臉說:「沒關係的,反正我皮很厚,這樣的力道我還沒問題!」

聽到帶土的回答,卡卡西才放下心中的擔憂,說:「那就好。」

一旁被忽視的斑則陰森的哼哼的兩聲,心想:『這樣的力道還可以接受?那表示我下次訓練時,可以加重力道了?』

看起來,這次回去後,帶土可能會經歷慘無人道的訓練過程。

斑拒絕承認內心有種被自家崽子給拋棄的心酸感。

過沒多久,玖辛奈就喊著吃早餐了。

這天的早餐非常豐富,為了讓帶土他們吃飽一點,玖辛奈費了好大力氣才準備好今天的早餐。

因此,雖然有帶土不太喜歡的烤魚,他還是在斑跟卡卡西的注視之下,把東西都吃完。

還吃了第二碗飯。

吃完早餐後,帶土跟卡卡西一起幫玖辛奈整理餐桌的碗盤。

斑則跟水門談關於木葉現在的發展還有部分結界陣法的擺設問題。

有很多必須事必須去處理,但……斑也不能插手現在的木葉。

木葉,是屬於斑和柱間,同時也不屬於斑和柱間。

時光流逝,總會有諸多的變化存在。

當斑跟水門談完後,帶土他們也整理得差不多了。

帶土穿上玖辛奈前不久剛縫好的羽織,內層縫上柔軟且保暖的毛皮,穿上去非常的溫暖。

斑提起較重的行李,帶土乖乖的背起較輕的行囊,跟在斑身邊,準備離開。

水門夫婦帶著卡卡西跟在斑他們身邊,為他們送行。

他們也只能送到木葉的邊界而已。

這一路上,有不少人看到斑都相當恭敬的向斑問好,同時也有不少老人家和藹的塞了許多的糖果給帶土。

要帶土好好聽話,好好吃飯,不要挑食之類的。

這也是卡卡西第一次見識到帶土有多受老人家的歡迎。

路上也遇到不少平時玩在一起的小夥伴。

知道帶土今天就要離開後,紛紛送出幾樣小玩意,代表離別禮物,還要帶土明年來的時候,記得帶禮物回來。

後來還遇到琳,琳帶著熱騰騰的紅豆糕,要給帶土送別。

紅豆糕是琳家附近的老奶奶跟琳一起作的。

因為,帶土最喜歡的就是紅豆糕了。

帶土很開心的接過琳的禮物。

琳也跟著他們一起到木葉的邊界去。

這路上,斑很沈默,帶土倒是很開心的跟卡卡西和琳說東說西的。

水門夫婦有時也會插上一兩句話。

然而,路再遠,也總有盡頭。

他們已經走到木葉的邊界,踏過去就不在是木葉的範圍。

這時,斑開口了。

「非常感謝你們對帶土的照顧,明年……也麻煩你們了。」

斑的語氣冷淡,但能聽出話中隱藏的感謝之意。

「並不會,帶土是個好孩子,雖然有時挺固執的,但很聽話,學習上也很認真。」水門微笑的回答。

聽了這番話,斑勾起難得的微笑,說:「是嗎?」

然後,看向抱成一團的孩子們。

斑看著帶土笑著跟小夥伴們道別,然後看他跟那銀毛的神明不知道說些什麼。

斑突然覺得非常不開心,他喊:「帶土,該走了!」

「知道了!」帶土向他應了一句,然後認真的跟小夥伴們說了幾句後,就小跑到斑的身邊。

斑牽起帶土的手,向水門夫婦點頭告別:「那我們走了。」

「請多保重。」水門夫婦回應著。

然後,在他們轉身要踏出結界範圍時,卡卡西向帶土喊了一句:「帶土,記得你答應過的!」

帶土回過頭,笑著回應:「我當然會記得!」

斑看了他們一眼,牽起帶土的手,跨出木葉的結界。

看著到斑和帶土消失在結界之外,卡卡西握緊手中的護符。

琳看著卡卡西這幅模樣,只能露出微笑的安慰他:「不要難過了,卡卡西。」

「帶土明年還會再來木葉的!」

卡卡西盯著帶土離去的地方好一會,最後捶下眼看著手中的護符,應了聲:「嗯,我知道。」

『我知道,帶土一定還會回來。』

『因為,這是約定啊!』

   

離開木葉之後,斑牽著帶土走了一段距離。

這路上,他們都沒有開口。

突然,斑開口問了帶土:「帶土,你很喜歡那個神明嗎?」

「欸?」剛剛還在發呆的帶土聽到斑的問話時,突然反應不過來。

待他反應過來後,帶土馬上笑著一張臉說:「喜歡啊,我很喜歡卡卡西啊!」

聽到帶土的回答,斑臉皮抽了抽,心裡酸得直冒泡。

但,他還來不及反應什麼,帶土又繼續說。

「我也很喜歡琳!」

「水門先生、玖辛奈姐姐,還有、還有很多的人,我都很喜歡他們!」

「我最喜歡『木葉』了!」

看著帶土燦爛的笑容,斑也忍不住扯了抹微笑,說:「啊,我也是,我……也最喜歡木葉了。」

斑揉揉帶土的頭,繼續牽著他的手前行。

冬季的天空,難得一片蔚藍。

TBC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