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在離開與失去以後(腦洞)

※各種狗血,各種ooc

※破鏡重圓(?)+失憶play(?),八點檔大戲(?)

※感覺上矯情的兔兔和有點渣渣的卡

※現代架空設定

※我發誓,我下次再也不寫這麼狗血的梗了!!!

以上接受,請繼續

 

  

在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帶土交往了數年後,個性一直無法很好的磨合,平時吵吵鬧鬧的,都是非常正常的。

或許,在工作上,他們總默契十足,但在「戀愛」之中,他們彼此就像一把利刃,互相傷害,互相攻擊。

最後,在一場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爭吵中,卡卡西最後像是受不了般的說出那句:「帶土,我們暫時分開,彼此冷靜一下吧!」

在聽到這句話後,本來想要再說什麼的帶土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

最後,冷漠著一張臉,同意卡卡西的提議。

那雙黝黑的眼裡,冷得讓人絕望。

卡卡西整理完行李後,就搬出這個屬於兩人的「家」。

帶土則站在門邊,看著卡卡西離去,沒有任何的挽留。

之後,卡卡西去投靠凱和大和,希望他們可以暫時的收留自己。

凱雖然有點開心卡卡西在有困難時,向他求救,但同時也很擔心卡卡西和帶土發生什麼事情了。

大和則是開心到忘乎所以,或許在他眼裡,旗木卡卡西根本不應該跟宇智波帶土在一起。

後來,卡卡西和帶土分居的事情被周遭的朋友知道,朋友們都很擔心,以為他們分手了。

對於朋友們的誤會,卡卡西只是笑笑的解釋:「我們只是暫時分開而已。」

但,要分開多久,卡卡西心裡其實並沒有什麼把握,或許可能……真的會變成分手。

後來,卡卡西深陷忙碌的工作之中,度過了三個月沒有帶土的日子,他偶爾會想起帶土,卻沒有多少思念。

或許,真的該分手也不一定。

直到某一天,卡卡西終於有了空閒時間,好好的吃一頓飯,他點了份喜愛的秋刀魚。

當他吃下的第一口,卻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味道。

然後,卡卡西想起了帶土為他做得秋刀魚,非常美味又合胃口。

到這這時,卡卡西才想到,帶土身為甜黨,卻意外煮一手鹹黨食物的好廚藝。

卡卡西突然發現,其實沒有甚麼值得爭吵的。

或許,在外人的眼裡,卡卡西一直以來都付出太多,又特別隱忍帶土的任性,有時特別為卡卡西感到不值。

但,其實帶土也一直有在付出,默默的付出,默默的退讓。

只是,在當下都被多年來的「理所當然」所遮掩,沒有被卡卡西發現。

之後,開始回想過去和帶土相處的時光,然後深刻的反省自己,對於自己將帶土的付出與退讓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對於帶土默默付出卻被自己忽視的事情……

一旦仔細思考後,卡卡西發現自己其實做了很多糟糕的事情,沒有好好體會帶土內心的感受,也未能及時發現自己的過錯。

到了現在,三個月的思念突然湧現出來,卡卡西這時才明白,之前並不是不思念帶土,而是因為被工作壓迫到沒有時間去想念。

卡卡西發現,其實他還愛著帶土,旗木卡卡西依舊深愛著宇智波帶土。

他一點也不想跟帶土分手,也不想再跟帶土分開。

思考了一夜後,卡卡西開始整理起自己的行李,然後向凱和大和道別。

對卡卡西要回去這件事,凱總算鬆了口氣,要他好好的跟帶土在一起,不要又吵架了。

卡卡西自己或許沒有發現,但在自稱是「卡卡西一生唯一的對手」的凱眼裡,這三個月以來,卡卡西過得很壓抑。

雖然有部分原因是因為工作,但凱很清楚絕大部份的原因還是在於這兩個彆扭男子的爭吵。

凱很擔心卡卡西會將自己繃得太緊,然後突然斷掉。

現在,看卡卡西已經想通,展露笑顏的樣子,凱覺得自己可以放心,但又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大和則是非常不甘心,他不懂看他所崇拜的前輩為何還要回去,回去找那個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相處的傢伙。

大和很不甘心的問:「為什麼前輩一定要回去呢?」那個傢伙到底哪裡好了?!

當然,後面那句話大和並沒有傻乎乎的說出口,因為他很清楚卡卡西對於那人的重視,絕對不容許有人說他的不好。

一旦有人講帶土的壞話,卡卡西總是一點就爆。

對於大和的不甘心,卡卡西只是笑笑的說:「因為,帶土還在家裡等我買紅豆糕呢!」

之前,他們兩人只要吵了一架,最後卡卡西總會去買紅豆糕來哄帶土,然後兩人開開心心的和好。

卡卡西提著行李,去帶土最喜歡的那間茶屋,買了他最喜歡的紅豆糕,然後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那個屬於他們的「家」。

當卡卡西滿懷著思念與愉悅的心情打開久違的大門時,卻發現屋內的家具都被鋪上白色的布。

瞬間,卡卡西心裡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預感和恐慌。

他強迫自己冷靜,然後看了看四周,發現客廳的桌上,放了一封信。

信封上寫著:「旗木 卡卡西」

卡卡西看到那封信後,像是溺水的人看到浮木般,顫抖著雙手打開那封信……

那封信沒有多長,但卻提到了很多的事情,還有一些卡卡西從不知道的事情。

帶土在信裡提到,他認為卡卡西這次離開後,大概就不會再回來了,於是寫下了這封信,向不會回來的人訴說。

在信裡面,帶土一直認為自己配不上卡卡西,卡卡西一直有更美好的選擇,他一直覺得他們或許不適合成為「戀人」,甚至不該相遇。

信中帶土並沒有透漏出自己的去向,僅透露出他要一個人去旅行,沒有目的,只屬於他一人。

沒有旗木卡卡西的陪伴,獨屬於宇智波帶土的旅行。

但,他唯一確定的,便是宇智波帶土再也不會回到這個曾屬於他們的地方。

看完這封信後,卡卡西情緒幾乎崩潰,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麼輕易的再次失去帶土。

他在房子裡到處呼喊帶土的名字,期望這只是帶土一次無聊的玩笑……

然而,那份特別買回來的紅豆糕,再也沒有人展開歡顏收下……

 

 

在發現帶土失去蹤跡後,卡卡西向其他朋友詢問,想知道帶土是否有跟他們聯絡。

卡卡西也試著去聯絡帶土的朋友,並請其他人幫忙,試圖找出帶土的動向。

但,都一無所獲。

直到這個時候,卡卡西才發現自己對帶土有多麼的不瞭解,連帶土的朋友都沒有認識幾個。

然而,現在並不是反省的時候,卡卡西迫切的想要知道帶土的去向,想知道帶土是否還依舊安好。

卡卡西在後悔與煎熬中拼命的去尋找帶土留下的蛛絲馬跡。

最後,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卡卡西向宇智波一族提出幫助,希望他們能看在帶土也是個宇智波的份上,幫忙尋找帶土的行蹤。

身為家主的宇智波斑知道這件事情後,非常的火大,因為帶土當初不惜放棄「宇智波」的姓氏,也要跟卡卡西在一起,完全不顧斑的反對。

現在,卻發生了這件事,斑說什麼也無法忍受,甚至氣到差點對卡卡西動手。

該慶幸的是,剛好柱間打著「公事」的名義來拜訪,要不卡卡西的下場大概會很慘烈。

一開始,斑對於帶土要和卡卡西在一起這件事,便充滿了不認同,他認為旗木卡卡西太過優秀了,優秀到吸引太多人的目光,而且表面上雖然非常和善,但骨子裏透有種說不出的驕傲。

這樣的人,怎麼看都讓人覺得不夠安心。

對於自家的崽子,斑還是很了解的,性格高傲,又容易多想,有些事情必定不會好好說出口。

不過,這或許也是宇智波一族的痛病吧!

這樣的兩個人,只適合互相折磨,怎麼也不適合在一起。

但,即使斑再怎麼不同意,帶土還是倔強地跟卡卡西在一起,氣得斑放話說不管帶土了。

後來,斑雖然嘴上說不管,但還是暗中觀察帶土的生活,發現帶土似乎過得還不錯,也就慢慢放心了。

原本,斑還打算如果今年他們兩個人還是堅持在一起的話,他要喊他們回宇智波過年……

但,現在發生這件事後,斑說什麼都不會再同意帶土和卡卡西的事情。

雖然,斑很生氣,但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帶土。

斑安排不少人去找帶土的行蹤,也的確找到了一些蹤跡,但還不夠。

因為,帶土似乎也請以前合夥過的「曉」幫忙掩蓋蹤跡。

最後,是一通電話帶來了帶土的消息。

那是一通來自警察局的電話。

警察那邊的詢問斑他們認不認識一個叫宇智波帶土的男人。

當下,斑滿腦子都是「帶土那個死小孩是闖了什麼禍?!」的想法,然後也鬆了口氣。

『終於找到那個混小子了!!』斑心裡這般想著。

但,警方的話,卻讓斑的心整個都冷了下來。

因為,帶土跟著某一旅行團去登山,結果那天突然下起大雷雨,導致帶土他們受困山中,然後帶土為了救旅行團的人,受了滿嚴重的傷,似乎還撞傷頭部,目前在醫院接受治療。

得知消息後,斑迅速趕去醫院,還讓手下的人不准告訴卡卡西。

據斑的說法是:「我憑什麼要告訴那個傢伙?告訴那個白毛,然後再看著他哄好帶土?!」

「別開玩笑!!我打死都不會讓他們再見面了!」

然後,斑趕到醫院時,帶土剛好醒來。

他一臉茫然的看著氣場驚人的斑,疑惑的問:「……你是誰?我認識你嗎?」

「還有……我到底是誰?」帶土覺得難受的抱著自己的頭,一臉痛苦的樣子。

「……」斑當下腦袋一片空白,然後憤怒的看向一旁幫帶土診療的醫生。

待帶土被醫生安撫過後,醫生才向斑解釋,因為頭部有傷,可能是腦部有瘀血,導致失憶,但是瘀血是不是會消失還很難說,而且記憶可能找不回來。

斑聽完醫生的話後,沉默了好一會,最後盯著滿臉不安的帶土說:「不記得也好,這樣最好了……」

「你,叫宇智波帶土。」

「是我,那不成材的養子。」

斑伸過手,摸摸那頭因為治療而被剪得更短的頭髮。

帶土看著眼前的人,覺得這個人非常熟悉,雖然有點畏懼,但有給予他強烈的安全感。

讓帶土,非常的安心。

所以,帶土毫不猶豫就信任眼前這個人的。

之後,斑詢問過醫生後,評估過帶土的傷勢後,他迅速的替帶土辦理了轉院的手續。

斑知道,雖然自己已經下令不讓卡卡西知道帶土的行蹤,但他這次的動作太大,難保不會被卡卡西發現些什麼。

所以,他迅速的將帶土帶回自己的地盤,杜絕卡卡西再次見到帶土的可能性。

而卡卡西,也的確發現了斑的行動,也找到了帶土的行蹤,只是依舊是晚了一步。

但,得知帶土平安無事的卡卡西,內心也不再那麼煎熬。

『至少,帶土平安無事啊!』卡卡西在心裡安慰著自己。

卡卡西還不知道,帶土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那些相愛過的記憶已經消逝無蹤。

後來,卡卡西一直跑宇智波大宅,希望能見到帶土,但斑就是鐵了心,不願讓帶土與卡卡西碰面,連他自己也不願見到卡卡西。

雖然卡卡西每天都被拒絕,卻依舊勤勞的跑來求見。

最後,有個心軟的宇智波,看不下去卡卡西的舉動,將帶土失憶的消息告訴了他。

「你別再來了,帶土少爺……已經不記得你了,對現在的少爺而言,你只是個陌生人而已,快回去吧!」這是那個族人對卡卡西說的話。

這丁點的消息,也是斑默許透露。

卡卡西聽到這消息,整個人呆住了,他知道帶土受傷過,但不確定傷在哪裡……

他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噩耗。

再他還想進一步打聽詳細地消息時,卡卡西就被其他人趕出去了。

卡卡西渾渾噩噩的站在外頭,看著大宅上的團扇家徽,心裡充滿了悔恨與痛苦。

曾經的回憶,被那人忘的一乾二淨,相愛過的證明,也隨風而去。

在宇智波帶土的記憶中,不會有旗木卡卡西的痕跡。

最初的羈絆,也隨著這次的意外消失無蹤。

卡卡西只要一想到帶土不再記得他,他的內心就一陣絞痛,更湧現無法說盡的後悔。

卡卡西不知道自己如何離開宇智波大宅,他需要一個發洩口。

他約了凱、紅還有阿斯瑪,向他們傾訴帶土的事情,還有對於過去事情的後悔。

凱、紅和阿斯瑪當然對於帶土身上的事情感到驚訝與擔心,同時也不知道如何安慰陷入低潮的卡卡西。

只能默默的聽他斷斷續續的訴說,拍拍卡卡西的肩膀以示安慰。

最後,紅打電話給了遠在國外參與醫療救難隊的琳,她認為只有跟他們兩人一起長大的琳才有辦法安慰卡卡西。

當琳知道事情的原委時,覺得既生氣又難過,她知道他們兩人在一起後,曾經有段時間感到非常擔心,因為她非常清楚這兩個人的個性。

卡卡西因為兒時的意外,對帶土特別包容和隱忍,但骨子裡有著說不出的倔強跟驕傲,一旦生氣起來,也是相當可怕的。

而且,有些事情,並不是一味的包容與隱忍就能解決的。

帶土看起來雖然粗心,但其實心思特別的細膩,不擅長說出自己的感受與想法,有時受了委屈或痛苦的事情,只會自己去承受,驕傲的不願他人知道。

這樣的兩人,若只是「朋友」,或許會相處的相當不錯。

但,一旦成為「戀人」,琳就非常擔心。

她非常擔心兩個人無法磨合,甚至會有一方做出傻事來。

所以,當他們在一起後,琳也常打電話回來問候,他們總是笑笑的告訴琳好消息,從沒有跟琳說過任何吵架的事情。

琳也知道他們兩個大概沒有說實話,但也沒有多問,因為她知道強迫他們說出口,是不可能的。

於是,琳一直打算等醫療隊不再那麼忙碌後,回國內探望那兩個笨蛋。

結果,當琳好不容易排好休假,打算最近回去,給他們一個驚喜。

結果,卻是他們給她一個「驚喜」。

琳內心非常難過,不論是因為兩人的關係變化,還是帶土失去記憶的消息,都讓她非常難以承受。

但,她很快的將內心的難過與痛苦壓下,因為她知道有個人比她更難過。

所以,琳打電話給卡卡西。

琳沒有責備他,她只問了一句:「你還喜歡他嗎?」

「旗木卡卡西,你還愛著宇智波帶土嗎?」

電話這頭的卡卡西,沉默一會後,才回答:「喜歡,非常的喜歡。」

「不會再有其他人,能讓我如此深愛著了。」

「那你就不能放棄啊,卡卡西!」琳在電話的另一頭說:「你既然這麼愛著他,難道就要因為帶土忘記你,就放棄嗎?」

「遺忘記憶的帶土,難道就不是帶土了嗎?」

聽著琳的鼓勵,卡卡西覺得自己得振作才行,他鄭重的向琳道謝。

然後,決定先探聽帶土的消息,現在見不到面也沒關係,至少得知道帶土現在的情況如何。

於是,卡卡西去拜託與宇智波一族相處良好的老師(四代夫婦),請他們幫他探聽帶土的情況。

另一方面,他也得更加努力才行,至少要獲得斑的認同。

「或許,可以請柱間先生幫忙……」卡卡西喃喃自語著。

至於帶土,他過得還不錯,臉上沒有以往的陰沉,黝黑的眼裏也掃去過去的陰霾,即使臉上有著可怕的疤痕,看起來也特別開朗熱情。

個性似乎也因為遺忘過去那些苦痛,變得跟兒時一樣開朗,甚至更放得開來,有時會對其他人開個小玩笑,臉上也經常掛著開朗的笑容。

看著帶土沒有任何陰影的笑容,斑更堅信自己的做法是正確的。

斑同時也開始培養帶土成為他的繼承人—這是之前帶土一直拒絕的事情。

帶土對於斑的態度還滿敬重的,斑所提出的要求也很努力去達成。

不過,即使沒有達到斑的標準,斑看著那麼乾淨的眼睛,也不會太苛責。

總之,帶土也在斑教育成為宇智波的繼承人,繼承一族的事業。

但,斑也時時防備卡卡西的出現,避免那個白毛再次拐走自家的崽子。

可惜的是,雖然斑一直防備卡卡西,但……還是讓卡卡西找到漏洞,再次出現在帶土面前。

卡卡西出現的時間點非常恰當,完美的上演了一場「英雄救美」的戲碼。

他們的再次重逢,是在某個宴會上,帶土以宇智波的繼承人名義出席宴會,宴會上上有許多人想要攀附關係,紛紛靠上去。

這讓帶土非常困擾,雖然也有學過人際交往的應對方式,但是一時間也讓帶土有點慌亂。

幾乎不敢隨意開口說話,就怕一時間說錯什麼導致嚴重的後果。

原本陪在他身邊的白絕也被其他人拉住,無法上前拯救帶土。

最後,卡卡西出現,把帶土帶走。

對於卡卡西的出現,白絕幾乎傻眼,然後看著他把帶土拉走,白絕想上前阻止,結果卻被其他人拖住。

白絕覺得自己會被斑給扒掉一層皮。

帶土對於這個幫助他的銀髮男子很有好感,同時他也覺得對方很熟悉。

卡卡西看著被他帶出來的帶土,穿著訂製的黑色西裝,臉上沒有以往的沉重,黑亮的杏眼裏看不到一絲陰影。

原本與帶土重逢,非常興奮的卡卡西,看到現在的帶土,內心一陣疼痛。

他多久沒有看到帶土這樣開朗的表情?多久沒有從那雙眼裡看到亮光了?

看到現在的帶土,卡卡西內心非常複雜,他甚至想著自己是不是不應該再出現在帶土的生命中,擾亂帶土的生命軌跡。

但他真的不願放棄帶土,不願再次失去他。

所以他深吸口氣,露出溫柔的微笑,向帶土自我介紹。

帶土看著卡卡西的笑容,覺得有點小鹿亂撞,對方的笑容太過迷人了。

當然後來生無可戀的白絕被黑著一張臉的黑絕領了出來,並來接帶土回去。

離開前,帶土覺得有點依依不捨,並給了卡卡西他的聯絡電話。

白絕和黑絕看了,臉黑得嚇人,卡卡西倒是很驚喜的收下。

之後,回去後,黑絕和白絕下場當然慘烈。

斑對於帶土一直咋呼呼的說著卡卡西的好,感覺一陣牙疼。

但,斑不能直接讓帶土不要與卡卡西來往,不然這樣可能會激起帶土的反抗精神。

是的,這是斑以前的慘痛教訓。

所以,斑隱晦的表示一些利益關係,要帶土小心卡卡西的意圖。

是的,斑往卡卡西身上潑髒水,潑得理直氣壯。

因為卡卡西的確對帶土有不可描述的企圖。

帶土雖然有點不開心,但對于監護人的話,還是會乖巧的聽進去。

之後,帶土為表示之前的事情的感謝之意,邀請卡卡西共進晚餐。

只是,這次白絕和黑絕都跟在旁邊。

雖然有點燈泡,但卡卡西非常高興,然後將自己打扮特別吸引人,誓言牢牢抓住帶土的目光。

旗木卡卡西一直都很有魅力,當他願意展現他的魅力時,他能迷到所有的人。

帶土的確也被卡卡西迷得團團轉,心中對卡卡西好感更多了。

卡卡西很懂得讓帶土開心,帶土也很喜歡卡卡西的談吐,覺得卡卡西真個是個溫柔的好人!

叮!卡卡西收到一張好人卡。

一旁的黑白兩人,看著他們旁若無人的愉快交談,覺得皮肉一陣痛,眼睛也有種快瞎掉的感覺。

斑後來知道後,也是氣得要命。

幾乎快要強制帶土不准跟那個討人厭的白毛見面了。

但理智阻止斑的舉動,他不想再犯跟上一次的錯誤。

為了不讓帶土懷疑,斑沒有阻止他卡卡西見面,但還會稍微提醒帶土注意己身的身份。

可是,即使帶土不太開心的收斂與卡卡西見面的次數,但招架不住卡卡西到處的「巧遇」。

就這樣,兩人的感情變得越來越好,有種「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

他們兩個人,也還是會吵架,但常常吵不到幾分鍾又笑著和好。

大概,是因為卡卡西一直警惕著自己,不願再和過去犯一樣的錯。

會坦率的告訴帶土自己不高興的原因,也希望帶土能告訴自己不開心的理由。

有時爭吵,是為了更加貼近彼此的心,而不是消磨掉彼此的感情。

卡卡西經歷過一次慘痛的教訓,不願再次重蹈覆轍。

至於,帶土的記憶能不能恢復,卡卡西已經放下,如果過去的回憶會讓帶土痛苦,他寧願成為一個陌生人,然後再次與帶土相愛。

總之,帶土過得很舒心,跟卡卡西發展良好,也認識卡卡西的朋友,每個人都是好人,只是那個叫大和的傢伙,感覺態度超不友善。

另外,帶土也覺得卡卡西的朋友們看他的眼神不太對勁,似乎很高興又很難過的樣子。

帶土也曾問過卡卡西,卡卡西只是安慰他,可能是太敏感之類的。

之後,帶土也跟卡卡西的發小見面,是個很棒的女孩,但不知道為何,她一見到他,就抱住他拼命的哭。

嚇得帶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能慌張的安慰對方。

卡卡西也溫柔的安慰對方,好不容易才哄好那個女孩。

後來,帶土發現很多奇怪的地方,關於過去的事情,卡卡西似乎不怎麼願意告訴他,還有很多的事情,有時帶土也覺得自己似乎和卡卡西曾經認識過。

當他把這件事告訴卡卡西時,卡卡西的臉色瞬間慘白,嚇得帶土沒有繼續追問……

在後來的後來,帶土也察覺卡卡西與自己失去的記憶有很多的牽連,帶土也秘密調查自己過去的事情,卻遭受斑的阻擾……

在最後,帶土還是得知關於過去的事情……

關於自己,關於卡卡西,關於他們兩人之間的糾葛……

 

 

「然而,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失去記憶多少次,我想……我一定還是會被你深深吸引,再次與你相愛。」帶土露出陽光的笑容,對著一旁的銀髮男子說。

對方回應一個迷死所有人的溫柔微笑,牽著他繼續前行。

THE END

评论(1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