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維勇】冰系魔法物語

※西方奇幻設定

※各種bug,各種私設

※角色可能ooc

※雙魔法師設定

※設定上,是勇利為維克托的迷弟,但沒有見過維克托的真面目(??

※腦洞?草稿?大綱?正文?你們決定喜歡哪一個吧(捂

以上接受,請繼續

最後 @水月琉璃 這篇獻給她,感謝我的好姬友,這幾個月真是麻煩她了,也是她推我入坑的!(ㆁωㆁ*)

本來只是個小腦洞而已,不知道為何突然變得這麼長

如果有人喜歡的話,那就太好了(*´♡`)

 

 

這個世界到處充滿了魔法與奇蹟,四處充滿了驚奇,這是能將不可能化為可能的世界。

擁有各種的傳說,魔法與劍激烈的衝撞著各種新傳說。

冰系魔法,被戲稱為「弱點太明顯」的魔法系,在後期時雖然強大,但在前期時卻非常的脆弱,對精神力的要求很高,強調控制與精準。

另外,無法克制各系的魔法也是冰系魔法的弱點之一,很容易被火系的魔法克制。

因此,大多數的人多會將冰系魔法當作輔助系使用,少有人會直接當作主要攻擊魔法。

但是,在冰系的魔法師裡有個傳奇,一個強大到讓人仰望的傳奇,那個傳奇的名字叫做——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維克托,冰系魔法師的傳奇人物,擁有令人眩目的魔法技巧,他所有的攻擊魔法都是以冰系魔法為主,擅長使用各種魔法陣的聯合攻擊,其攻擊魔法華麗得讓人乍舌。

最可怕的是,他擁有精準的控制力,對各系魔法都有研究,甚至能夠以冰系魔法克制火系的魔法。

強大而美麗的銀色魔法師,可以說是世界的奇蹟,是魔法師們最高的憧憬,被人們稱呼為「冰上帝王」。

然而,這個美麗的傳說卻在某天消失在歷史的舞台上。

據他的魔法導師——雅科夫——所言:「不過就是個任性的傢伙,說什麼要去尋找魔法的奧秘,完全沒有考慮到其他的事情!!」

最後,雅科夫甚至斷言:「維克托現在離開,就再也回不來了!」

在後來的後來,這個美麗的銀色傳說漸漸被傳說所掩蓋……

 

 

勝生勇利,來自東方大陸的魔法師,認為自己是隨處可見的冰系魔法師,因為兒時曾看過維克托競技表演的影象石,被維克托所施展的華麗魔法深深被吸引。

然而,因為影像石的品質實在太差勁,勇利並不是很清楚維克托的樣貌,唯一被他深刻記住的便是那頭飄逸的銀色長髮,還有宛如湖水藍般的雙瞳。

美麗而驕傲的冰上帝王,是勝生勇利一生的憧憬與夢想。

不過,位於東方大陸的勇利能夠得到到那位「冰上帝王」消息的方法實在太少了,而且價格驚人。

為了更貼近自己崇拜的那人,勇利用著出生以來最強硬的態度與堅硬的決心,說服家中的父母,坐船前往西方大陸學習深奧的魔法。

初到西方大陸的勇利,不太習慣西方大陸的魔法體系,在西方大陸使用魔法的技巧與東方大陸完全不一樣。

勇利苦惱過,也很認真克服自己的問題,同時也認識了不少的朋友,還有有一位同樣來自東方大陸的魔法師——披集·朱拉暖。

他們成為不錯的好友,披集非常熱情又開朗,似乎很喜歡收集各種消息,最喜歡用影像石紀錄各種影像,然後跟好友分享喜悅。

之後,勇利終於適應了西方大陸的生活習慣和魔法技巧,同時也被披集的人生導師——切雷斯蒂諾——所注意,對方表示願意跟勇利簽下終生契約,教導勇利更高深的魔法。

勇利對於切雷斯蒂諾的邀約很是高興,但基於各種考量,還有自身的不自信與堅決修行冰系魔法等等問題,勇利只跟切雷斯蒂諾簽下一般契約。

之後,披集和勇利進行了一連串的修煉,並學會更多的魔法,同時也參與了各種任務的進行,甚至還參加了王都「魔法與劍」的競技比賽。

比賽過程中,他們學習到很多東西,同時切雷斯蒂諾也發覺到勇利身上的確擁有著冰系魔法的才華,龐大的精神力,對於冰系魔法的了解,還有一旦下定決心,就必定會貫徹到底的意志……

每一項都是成為一位頂級冰系魔法師的條件,雖然勇利對於自己總是不夠自信,而且發揮也不夠穩定,但切雷斯蒂諾相信,他能幫助勇利走出更好的魔法之路。

不過,在某個很重要的大賽中,勇利接到來自東方大陸家人們久違的消息,但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是勇利飼養的小型魔獸去世的消息,那是陪伴勇利長大,有著深刻感情的魔獸,是勇利無法取代的玩伴與夥伴。

當初,要離開東方大陸時,勇利也考慮過是不是要帶著牠一起去,但考慮到各種因素,還有安全考量,勇利並沒有帶牠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

結果,卻在這個時候得知牠的死訊,這讓勇利備受打擊,同時也讓勇利在之後比賽失常,嚴重失常。

勇利用最難看的方式離開了賽場,同時也跟切雷斯蒂諾解除契約,他並不想連累到這麼一位了不起的魔法導師。

勇利覺得相當慶幸,慶幸當初並沒有定下人生導師的契約。

披集和切雷斯諾蒂非常的擔心勇利的狀態,但又被勇利一臉「我很好」的表情拒人於千里之外。

沒辦法的兩位師徒,只能放下心中的擔心,暫時告別勇利,開始修煉之旅。

告別好友和老師的勇利,心情依舊低落,他正在思考著自己的未來到底該何去何從。

是要去賣飯?還是回老家?還是乾脆轉職成劍士?

是的,勇利的體力很好,好到能去轉職為劍士都可以的地步。

教導過勇利、與勇利一起修煉過的切雷蒂斯諾和披集深有體會。

然而,在勇利還沒有思考人生道路該怎麼繼續進行前,他遇到了一個人,一個足以改變他人生軌跡,點亮一切光亮的人。

銀色的頭髮,湖水藍的眼睛,深深吸引著勇利的注意。

就像那位「冰上帝王」般,牢牢抓住勇利的目光。

不過,他們的相遇並不是在什麼美好的場景之下。

勇利與那人相遇在,勇利家的大門口,最重要的是……那人是餓暈昏倒的。

當時,勇利幾乎快被嚇死了,還以為他是不是受了什麼重傷。

結果,是餓到昏倒。

按那個人對勇利的說詞,他離開王都很久了,難得回來一趟,想去找找老朋友敘舊,結果王都的變化實在太大,他幾乎認不得路,朋友們似乎都不在王都,在外面出任務。

然後,他就在王都餓著肚子流浪了一天,餓暈在勇利家的大門口。

至於,那人叫什麼名字,他並沒有多說,只說可以稱呼他為V。

勇利也沒有多問,畢竟每個人都有一定的隱私和秘密。

V對於勇利的救助懷抱非常大的感激之心,一直用西方大陸的熱情擁抱勇利。

勇利幾乎被他的熱情與姣好的面貌,弄得心臟差點停住。

勇利表示,他果然還是無法習慣跟這麼熱情的人相處。

之後,V為了表示感謝之意,決定在王都的這段日子裡幫勇利打雜,無論做甚麼都可以。

勇利原本表示無所謂,要他別客氣之類。

之後,因為生活費的拮据,勇利只好去接任務來做。

當然,在去接任務的途中,勇利被其他人嘲諷,大多數的人都說的很難聽。

勇利本來是早有預料,所以內心還算平靜,只是內心還是有點難過。

但,V卻笑著對那些人反擊,用著美麗的笑容說出非常惡毒的話:「唉唉,雖然小豬豬在比賽上失利,真是丟臉到家了,但你們這群連初賽都沒有通過的蟲子,竟然也敢在這邊蹦躂,我也蠻佩服你們的勇氣的呢!」

聽到這話,勇利覺得自己中了一箭,因為比賽失利,稍微暴飲暴食了一陣子,體重直線上升,所以被V稱為「小豬」。

充滿惡意的戲稱啊!

至於,原本那些被V氣到想想上去單挑的人們,在被V銳利的瞪視一眼,感受到V身上的威壓後,便紛紛的離去。

誰也不想和一個階級在雙S以上的魔導士作對!

不過,這些勇利並不知道,他還在哀嘆自己身上的肥肉。

總之,最後順利的接到一個c級任務,要清理某個村莊附近暴增的魔獸。

在到達村莊之前,發生了很多事情,有V拉著勇利到處浪,還有吵著喝酒,還有很多的事情。

當他們順利抵達時,發現情況似乎很嚴重,村莊被魔獸包圍,這個任務已經可以升級為B級任務了。

V認為應該回去,這個任務太危險了,必須上報上去,但勇利堅持不回去,因為現在他們回去的話,誰知道這個村莊能不能撐到有人接下任務為止。

V覺得勇利實在有點不可理喻,但又覺得這樣的勇利特別的吸引他的目光。

最後,V只能無奈的答應了。

在清理魔獸的過程,他們發現了某樣東西深深的吸引魔獸的注意,正因為有那樣東西都存在,才會讓這個村莊周圍的魔獸數量暴增。

為了將那樣東西移除,勇利拼了性命的靠近那樣東西,原本被勇利留守在村莊的V一直很焦急,最後在看到魔獸攻擊村莊的力度變小後,便在村莊周圍畫下強力的魔法陣,然後不顧村人的挽留,衝出去找勇利。

當他找到勇利的時候,勇利正在跟三個魔獸對峙,附近都是魔獸的屍體,勇利的身上有染上鮮血,似乎受了不小的傷。

V看到染血的勇利時,內心彷彿被利刃刺中般的疼痛,痛得V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然後,他看到勇利拿下眼鏡,閉上雙眼,雙手握緊手中的法杖。

V感受到附近的魔法元素迅速的聚集,聚集在勇利的身上,非常可怕的威壓從勇利身上溢出。

那三隻魔獸似乎也感受到了什麼,按捺不住的同時行動。

在魔獸們撲到勇利身上前,勇利猛然睜開雙眼,法杖往地上一刺,他的四周亮起了數個魔法陣。

以冰系為主的大魔法陣,輔以風與水的小型法陣,加強冰系魔法的強度,並且還附上木系的法陣,控制草木制服魔獸。

在那瞬間,V看到了他想追尋的東西,他看到勇利身上有著他所缺失的東西。

魔法陣消散的那刻,剩餘的三隻魔獸變成冰碎,不復存在。

勇利也幾乎脫力的跪坐在地上喘息,看到勇利脫力的那瞬間,V衝上去抱住了勇利。

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勇利,太好了!你沒事!」

不是詢問魔法陣,不是詢問戰況,而是確確實實的關心勇利的狀況。

V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變了,也說不清這樣的變化是好是壞,但他覺得自己早已冰凍的內心,出現了新的亮光。

後來,他們完成了任務,得到了任務獎勵和魔獸屍體若干,村莊裡的人非常感謝他們。

V也被村莊的人們熱情擁抱著,這是他第一次被其他人這樣真誠的感謝著。

熱情而溫暖,跟從前的體會完全不一樣。

V深刻的體會了世界所創造的奇蹟與美好。

回到王都後,V很興致高昂的宣佈要當勇利的人生導師,並強迫勇利簽下終生契約。

當下,勇利簡直懵逼,他覺得這世上一定不會有比這件事更讓他驚訝的事情了。

當然,世事難料!

雖然被迫簽下契約,勇利還是保持解除契約的希望,想看看V是不是有教師執照。

對於V平時放飛的態度跟做法,勇利莫名的感覺到不安。

雖然,他對V還是非常的信任。

當勇利提出這個要求時,V並沒有覺得冒犯,反而非常開心又爽快的將教師證拿出來,上面導師級別是金閃閃的「SS」,而且還是主修冰系魔法的高級魔導師!

勇利整個不可置信,覺得有很棒的餡餅從天上砸了下來了,整個人彷彿陷入夢境般的輕飄飄著。

不過,勇利也發現V將教師證上的名字遮住,不讓他看見,這讓勇利有點傷心。

畢竟認識到現在,勇利還不清楚V的名字。

後來V有解釋,要是說出全名的話,可能很麻煩,要勇利稍微忍耐一下。

勇利當然表示理解,也沒有勉強V一定要說出名字,只是內心有說不出口的失落。

接下來,V教導勇利的第一件事,便是讓勇利減肥!

據成功瘦下來的勇利回憶,當初V湖水藍的雙眼看起來特別冷漠,他用公式化的漂亮笑容,說:「魔法師的弱點就是近身戰,一旦被靠近,就幾乎是沒辦法挽回的局面。」

「哪怕有其他的辦法可以閃避攻擊,也相對的要付出一定代價。」

「所以,即使不能回擊對方的攻擊,也必須想辦法迴避攻擊,因此……」

「可愛的小豬豬,你覺得以你現在臃腫的身體,有辦法閃避對手的攻擊嗎?這樣龐大而肥胖的身軀,我想即使是像烏龜一樣緩慢的劍士也有辦法攻擊到你喔!」

面對V充滿惡意的話語,勇利覺得自己的玻璃心幾乎破碎了,碎裂成灰塵般隨風而逝。

勇利至今還不明白,為何有人可以用著那麼美麗的笑容,說出那麼過分的話來?

面對笑得如此美麗卻惡毒的銀色魔法師,勇利只能在強權的逼迫下,接受命運的摧殘,好好的將身上的肥肉甩掉。

在勇利執行「減肥」這項痛苦的任務時,V花了大錢把勇利那小小的住所大改造了一番。

將本來不用的幾間房間重新裝潢過,當成魔法的練習室和實驗室等等,還加強了房子的結構與魔法陣,並且拓寬了書房的大小,還買了各種高級的魔導書和魔法材料。

當出去運動回來的勇利,看到自家的小窩被大改造後,整個傻住了。

看著書房裏金光閃閃的高級魔導書,還有擺在實驗室裏的各種高級魔法材料……勇利有種想要抓著V大吼的衝動。

『為什麼這麼浪費啊?!有些東西,我現在根本用不到啊啊啊啊啊!!!』勇利內心幾乎瘋狂的大吼。

但表面上還是維持一定的冷靜,甚至還祈禱這是V要自己用的東西。

然而,V笑得特別開朗的對著勇利說:「你看,這全部都是為了勇利佈置的喔!」

「哪怕現在用不到,之後勇利也總會用到的!」

面對V的爽朗笑容,勇利說不出拒絕的話,面對把自己賣了都賠不起的高級教材,他感到很心驚膽戰。

然後,勇利就想到一個問題。

既然V有那麼多錢,為什麼還會餓暈在他家門口,甚至還跟他一起過著拮据的生活?

對於這個問題,V是這麼回答:「這個時候和那個時候完全不一樣啊!」

「勇利現在可是我的學生呢!」

「老師負責起學生所需要的一切不是很正常嗎?」

面對V美麗的無以復加的笑容,勇利完全被迷得暈乎乎的,覺得V的說法沒有哪裡不對。

但,又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總之,勇利被銀色魔法師用美色給忽悠過去,完全忘記自己原先想要說什麼。

之後,勇利在V的帶領下,迎接了一段非常雞飛狗跳的修煉日常。

V有時很嚴格,常說些打擊人的惡毒話語,但在勇利被他的話給氣哭後,V總會慌張的安慰他。

看著V慌張的樣子,勇利覺得特別好笑。

V教會勇利很多的東西,無論有什麼疑惑,勇利總能從V身上獲得答案彷彿沒有V不知道事情。

當然,V也曾告訴過勇利:「我並非無所不能,我跟勇利一樣,還有很多事情必須學習!」

「只是,恰好勇利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而已!」

雖然V這樣對勇利說,但在勇利心中,V簡直就像神明一樣的存在,幾乎快比得上維克托的地位了。

有時,勇利看著V的銀色短髮和湖水藍的眼睛,還有博學的知識,都讓勇利有種V跟維克托是同一個人的錯覺。

尤其,在V教授勇利冰系魔法的時候,那種感覺更加強烈,彷彿在這個領域上,他就是帝王的自信感,讓勇利幾乎以為V就是維克托。

但,勇利也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

畢竟,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可是個SSS級魔導士,V是個雙S魔導士,等級完全不一樣。

勇利覺得可能是因自己想太多了,只是因為頭髮和眼睛被顏色就將V和維克托搞混,感覺實在太差勁了!

把那些奇怪的念頭甩到腦後,勇利繼續他刻苦的修煉。

不斷的練習冰系的法術,加深對於魔法陣的知識,努力冥想增加精神力,然後偶爾跟V吵架。

勇利跟V的感情已經越來越好了,在對待V的態度上,勇利也沒有了一開始的拘謹和羞澀,反而越來越隨心所欲。

有時候,他們會為了晚餐該吃甚麼吵架,一開始時,總是勇利先低頭去哄V,到了後來,反而是V像個大型犬一樣的像勇利道歉撒嬌。

之後,V拖著勇利去參加一次升級的考試,然後選了很多的任務,最後……讓勇利參加王都所舉辦的「魔法與劍」的大賽,也就是之前勇利失常的那個大比。

原本勇利並不想參加,當初……勇利失敗的太過難看,留下悔恨與痛苦的回憶,哪怕現在勇利的確有所成長,但他還是沒有絲毫的自信。

V似乎很不明白勇利的顧慮和膽怯,所以對於明明經歷過比大賽更可怕的升級考試的勇利感到有點生氣。

真的,只有一點點喔!

他將勇利拉出來,強迫談心,聽勇利說著過去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最後……V似乎有些瞭解勇利的心情。

但,逃避是無法解決的。

所以,V也鼓勵勇利,說:「勇利,有些事情,我想你一定比我還了解。」

「所以,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不會責怪你。」

「但是……」

V用著湖水藍的眼睛看著勇利,裡面充滿溫柔的感情。

他說:「這樣真的好嗎?」

「勇利不是都這麼努力了嗎?都已經經歷了比大賽還可怕的升級考試了啊……」

「如果這樣逃避下去,真的好嗎?」

被V漂亮的雙眼盯著,勇利瞬間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跟著眼前這個人一起度過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一起去探險,一起戰鬥,一起經歷了很多的事情,快樂的、傷心的、痛苦的、難過的……全都跟著這人一起度過。

最後,他成為他的導師,一輩子唯一的導師。

勇利不想讓他失望,一點都不想。

在這時,勇利才發現眼前的這人,對他來說,已經這麼重要了。

「V……」勇利輕顫的開口:「我,不想放棄,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前進,我覺得自己眼前,是一片黑暗。」

V露出勇利認識他以來,最漂亮的笑容。

「沒關係,我會成為指引勇利方向的指明燈!」

最後,勇利答應參加大賽,然後加倍的修煉。

他比任何人都努力地修煉著,V也拼盡全力的陪勇利修煉。

他想將勇利,琢磨成最漂亮的魔法石!

之後,勇利參加了比賽。

一開始時,的確很多人都不看好,甚至還有噓聲,但勇利都一點一滴的克服難關,最後在競技場上大放異彩。

V看著在場上閃閃發光的勇利,湧現了一陣的滿足和驕傲。

在競技場上,閃閃發亮的勇利,是他一點一滴的細心琢磨、仔細雕琢而成的美麗魔法石。

「真的,非常美麗呢,勇利!」V站在某個隱密的角落,穿著黑色的袍服,露出美麗的笑容自語。

在後來,勇利在競技場遇到很多了不起的魔法師和劍士,有維克托的師弟—尤里·普利謝茨基—一個跟勇利名字很像的冰系魔法師,還有以維克托摯友兼死敵的火系劍士—克里斯托夫·賈科梅蒂等。

總之,勇利認識了很多人,從這些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也跟這些人成為不錯的朋友。

只不過,勇利覺得有一點很奇怪,V似乎在迴避那些人,像尤里、克里斯。

V完全都不想跟他們見面的樣子,這點勇利覺得特別奇怪。

然而,即使問V,他也總是打哈哈的忽悠而過,從不正面回答勇利的問題。

雖然勇利覺得很可疑,但也沒有多問。

反正,勇利知道自己永遠沒辦法從V身上套出那些他不想說的事情。

後來的後來,經歷很多事情,勇利有機會跟著尤里、披集還有克里斯等人一起參加某項大型任務。

原本勇利有點擔心自己扯後腿,但在V的鼓勵下答應參加。

只是,V在勇利答應他參加任務後,才告訴勇利,他不會跟著一起去。

據V的說法是:「勇利已經成長很多了,也是時候獨自一人面對任務,不能老是向導師撒嬌了喔!」

「哪怕小豬豬這麼可愛,也要學會成長喔!」

說完,V無奈的給了差點哭出來的勇利一個擁抱,告訴他:「不過,我會好好看家,等勇利回來,所以……勇利一定要平安回家喔!」

最後,勇利雖然覺得小失落,但也答應V會平安回來。

跟著剛認識的小夥伴們一起出發去冒險,身邊沒有V的陪伴,的確讓勇利有點不習慣。

但,為了不扯後腿,勇利也很認真集中精神在任務上,其他的小夥伴們因為勇利和尤里名字太像了,決定叫尤里為尤里奧。

一開始,尤里當然強烈反對過,到最後……似乎也就習慣了。

尤里奧,果然是是個善良又傲嬌的好孩子!

勇利跟著他們學習了很多事情,也了解更多維克托的事,比如維克托之前怎樣不靠譜,還有個性什麼之類的。

身為維克托迷弟的勇利是沒有怎麼毀三觀,但不知道為何……這些說法感覺特別熟悉。

不過,能更加了解到偶像的勇利,內心非常的激動,尤里奧也答應過回去後,會翻翻有沒有高清的影像石給勇利,讓勇利能好好一賭維克托的真面目!

當然,尤里奧的原話是:「那個非人類有什麼好看的啊……好啦!回去給你翻翻看就是了!」

之後,他們繼續愉快的冒險之旅,但路上並非一帆風順。

每個人都陸續受了一點傷,勇利是裡面傷勢最輕的,因此他也漸漸負責起照顧大家的責任。

在後來,他們遇到一群高級魔獸的群攻,陷入了苦戰。

勇利靠著強大的精神力和體力勉強撐了下來,其他人的狀態都不是很好,尤其是尤里奧,整整個人在看到魔獸散去時,幾乎不支倒地。

但,也就是這一瞬間。

當大家都以為魔獸終於離去時,有一隻魔獸似乎不甘心的轉頭襲擊沒有戰鬥力的尤里奧。

當下,勇利什麼都沒有想的撲到尤里奧面前,唯一閃過的念頭是:『啊,我要食言了,V。』

就在所有人以為來不及的同時,有個黑色的身影從樹林裏竄出,擋在勇利面前。

那人舉起銀白的手杖,冰藍的魔法石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對著魔獸毫不猶豫的一揮,將魔獸變成銀白的冰雕,最後碎裂成碎片。

然後,那人轉過身來,對勇利露出熟悉的笑臉:「啊呀,不放心的跟過來,果然是正確的!」

「勇利真的是讓人太操心了!」

面對許久未見,猶如英雄般出現的導師,勇利內心曾有過的不安瞬間不見,在精神鬆懈下來的瞬間,勇利的眼淚幾乎溢出來。

但,下一秒,他馬上把眼淚逼了回去。

因為,克里斯喊了一句:「維克托,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句話,讓勇利的腦袋瞬間卡機。

「呦,好久不見啊,克里斯!」V……不,維克托笑得很開心的向克里斯打招呼。

「的確是好久不見了,已經好幾年沒你的消息了……」克里斯打量了維克托幾眼,說:「沒想到,你竟然把頭髮剪掉了啊!」

「哈哈哈,因為有點麻煩……」

兩人很愉快的敘舊著,勇利的腦海裡是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連尤里奧戳他,他都沒有回應。

最後,敘舊完的維克托像是發現了勇利的不對勁般,撲過去抱住勇利,直喊:「喔!果然不該讓勇利一個人的,看樣子似乎嚇壞了!」

『不,我是被你嚇呆了。』勇利突然冒出這句話。

然後,腦袋終於開始重新運轉。

勇利終於勉強接受「V=維克托」這件事,然後思考跟維克托相處這幾個月的事情。

『V竟然就是維克托?!』

『等等,那教師證難道是假的嗎?!』

『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竟然在維克托面前,露出自己迷弟的本性……』

『難怪當初跟他說,我超喜歡維克托時,他的反應那麼奇怪……』

『不對不對!!這才不是重點!』

『重點是,維克托竟然是我的人生導師!!』

『我的,人生導師!!』

像是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無法運作般,勇利的腦袋再次當機,完全死當。

也就是,暈了過去。

嚇得維克托幾乎想扒掉勇利的衣服,檢查是不是哪裡受了重傷。

當然,最後被克里斯和尤里奧制止了。

後來,等勇利清醒後,維克托有好好地向勇利道歉和解釋,說自己並不是故意隱瞞實情的。

勇利聽得暈乎乎的,似乎還有點無法接受,但也表示理解。

後來的後來,維克托和勇利又經歷了很多事情,像是勇利因為某些事情受到刺激,覺得自己根本沒資格當維克托的徒弟之類的。

還有,維克托被勇利氣得哭出來什麼的。

然而,到了最後,他們還是在一起了。

Forever!

The End

  
  
 

題外話:

其他親友的反應:日呦!整天放閃還不快結婚時是在搞毛啊?!

评论(1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