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他知道的和他不知道的 03

2018.02.10

宇智波帶土生日賀文,提前慶生

另外,獻給 @鏡中花 水中月

梗為:現代PA,卡卡西對宇智波帶土的告白,甜

注意:各角色可能OOC,請注意食用

===========================

之後,卡卡西和帶土都為下午的工作忙碌著,並沒有過多的交談。

到下班前,卡卡西向帶土再詢問一次,是否需要跟去幫忙整理。

帶土的答案還是一樣,拒絕。

最後,卡卡西只能懷抱著複雜的情緒回家去。

回到家後,「喀」的一聲把燈打開,然後將鑰匙隨手扔在鞋櫃上,脫了鞋,進屋裡去。

卡卡西將公事包扔在地上,整個人就攤到在沙發上,疲憊的伸手稍微遮擋略微刺眼的日光燈,自語:「欸,可真是累死了……」

雖然身為總裁的秘書,工作上並不會比身為總裁的帶土還來得多,但各種文件的整理、行程安排、接不完的電話,以及各個宇智波高層們的猜忌和各種隱密試探……

怎麼想,都覺得累人呢!

尤其,跟宇智波的高層們對話時,他們懷疑與審視的眼神,總讓人有點吃不消。

不能刻意討好,要不會被懷疑是否有什麼奇怪的企圖。

但,也不能過分冷淡,否則更會被質疑是不是抱著奇怪的目的。

比貓還要複雜的宇智波一族,對外人總是保持警惕的心,不輕易卸下心防,但對於認定的人和族人卻意外的護短。

非常可愛又高傲的一族。

擔心身為總裁的宇智波帶土被欺騙或被利用,簡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更何況……

旗木卡卡西,旗木家的獨子。

旗木一族,向來都會成為與宇智波敵對的千手一族的得力助手啊!

所以,當這一代旗木的獨子竟然進入宇智波集團就職時,可是在宇智波一族裡激起極大的爭議與反對的聲浪。

但,這些聲浪全部在宇智波帶土的一意孤行下,強迫得壓了回去。

誰也沒想到,那個幼時開朗又軟萌的孩子竟然會成長成一個,比宇智波斑還要獨裁的掌權者。

不,不能說獨裁,應該說是在他所堅持的事情上,比宇智波斑還來得堅持,不容反駁。

雖然有宇智波帶土的保證和強勢壓迫下,讓旗木卡卡西在宇智波集團裡順利就職數年之久。

但,對旗木卡卡西抱有敵意和質疑態度的人並沒有減少。

反而,因為宇智波帶土的信賴有加的態度,更加警惕起來。

只是,那樣的懷疑與猜忌的態度並沒有如一開始明顯,變得隱秘起來。

或許是因為,宇智波帶土的態度關係,他們並不希望再次引起帶土的反彈跟憤怒。

但,卡卡西的處境並沒有太過順遂,卻也不會太艱辛。

要讓宇智波一族,完完全全的相信敵對方來的外人,實在是太困難了。

再加上,卡卡西和帶土年幼的時候,曾發生過的種種意外……

「啊,不被信任雖然難受,但……」卡卡西疲累的自語:「這也是我自找的啊!」

年幼記憶裡,那攤鮮紅的血液中躺著總是帶著微笑少年,被血污沾染的笑容,一如往昔……

每當想起年幼的往事,卡卡西就幾乎窒息,曾經的自己犯下的過錯及當時的無能為力,幾乎讓他的無法喘息。

他至今,還未能擺脫曾經的陰影。

一陣音樂聲響起,勉強將卡卡西從過去黑暗陰影中拉出,卡卡西用力的搓揉一把臉,讓自己打起精神來。

他勉強得從沙發上坐起來,從西裝褲口袋拿出不停發出音樂的手機,螢幕上的來電顯示寫著「父親」。

卡卡西一愣,他沒想到會是父親打來的電話,他手指一滑,接通了電話。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父親沉穩且平和的嗓音。

『喂?卡卡西,還在忙嗎?』

聽到父親沉穩的聲音,卡卡西勾起微笑,按了擴音鍵,回答:「不,已經回到家了,今天工作還算順利呢!」

『是嗎?那挺好的,吃晚餐了沒?可不要忙起來,就忘了吃飯啊!這對身體不好!』

「啊,已經吃了,別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卡卡西帶著笑意的說著善意的謊言。

他並不想讓家裡的人擔心。

之後都是「帕克還好嗎?」、「嗯,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或「好,我知道了。」等等話家常的對話。

能與許久不見的父親這樣閒聊,即便是通過電話,也讓卡卡西的表情變得溫柔起來,帶著淡淡地笑意。

突然,電話另一頭沉默了一會。

『……』

只有那輕微的呼吸聲,顯示另一頭的人還在。

卡卡西對於突如其來的沉默,感覺到困惑,他皺起眉,疑惑的問:「爸爸,怎麼了嗎?」

『……卡卡西,你要不……回來千手這吧?』

卡卡西聽到這話,眼裡閃過些許無奈,有些無可奈何的說:「啊,爸爸……我以為,我們已經都說清楚了呢!」

『……卡卡西,我知道你很想幫帶土那孩子,那孩子……也挺好的。』

電話那頭的話語斷斷續續的傳來,欲言又止的話中藏著一個父親對孩子的關懷。

『但,我聽說你在宇智波過得並不好,似乎常常被刁難什麼的……』

『我知道,帶土那孩子不可能放著你不管,只是……他身為決策者,總有不那麼方便的時候。』

『有時,顧慮到集團的處境,很可能就無法顧及到你……』頓了頓,電話那頭的人才下定決心般的說:『我不想傷你的心,但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情?』

『你有時候,可能會拖了帶土的後腿啊!』

聽著電話那頭父親像是狠了心說出口的話,卡卡西並沒有感受到難過。

大概是因為父親的語氣太過柔軟了吧!

但,卡卡西卻覺得非常無奈又溫暖。

無奈於父親的過度操心;溫暖於父親的那份關懷。

嘴角帶著笑意,卡卡西語氣溫和的說:「爸爸,我以為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呢!」

「既然如此,那我再說一遍好了。」

「我,來到宇智波,就已經決定絕對不會回去了。」

所以,才會避嫌得搬離旗木宅,搬到現在這間無法養寵物的公寓裡,連帕克都沒能一起帶過來。

「我不可能放著帶土獨自一人承擔起這偌大的集團,他需要一個值得信任的人在身邊,所以我會陪著他一起度過所有的艱難。」

「不是因為兒時的歉疚,而是宇智波帶土曾向旗木卡卡西求救。」

當時,被迫繼承龐大集團的帶土,曾壓力大到慘白著一張臉,神色痛苦得拉著卡卡西的手,說:「幫幫我啊,卡卡西……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那張痛苦的宛如要哭出來的表情,卡卡西一生無法忘懷,就像針一般刺進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他,再也不想看到帶土露出那般痛苦的表情了。

「我不會離開,也不會扯帶土的後腿,更不會丟下帶土一個人面對一切難題。」

「所以,爸爸……別再說讓我回千手的事情了。」卡卡西語氣溫和卻帶著倔強地說:「我不會回去的。」

電話那頭沉默了下來,卡卡西等待著父親的回應。

沉默了許久,電話那頭才傳來顫抖的聲音,說:『卡卡西,你……一定要他嗎?』

「爸……」卡卡西臉色僵主,手指緊握著手機,心臟疾速跳動著。

『回答我,卡卡西!』那頭聲音急促的問:『一定要他不可嗎?!』

在這瞬間,卡卡西屏住呼吸,緩和急速跳動的心臟,語氣堅定的說:「是的,我只要他。」

旗木卡卡西,只想要宇智波帶土而已。

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比他更讓他喜歡的人存在了。

哪怕,一輩子都沒有在一起的一天,他還是喜歡著他。

不會改變。

對於卡卡西的回答,電話那頭再次陷入沉默。

卡卡西耐心的等待著,等待電話那端給予的最後答案。

『好,我知道了。』

宛如嘆息卻又沉穩聲音這樣說著。

『下次,帶他回來吧!』

說完這話後,電話那頭就傳來「嘟嘟嘟」的掛斷聲。

卡卡西有些怔愣的看著被掛掉的電話,然後有些無奈笑了起來。

「啊,真是的!」卡卡西勾著無奈的微笑,自語:「有沒有這樣的機會,都不一定呢……」

卡卡西從來沒有要將那份心情訴諸出口的打算,從未。

旗木卡卡西戀慕宇智波帶土,這件事情。

他從沒有打算告訴對方。

他不希望,這份心情變成對方的困擾,也不希望讓這份心情成為他們之間的阻擾。

是的,旗木卡卡西從不認為宇智波帶土會認可這份感情。

他一直知道他喜歡那個總是溫柔微笑的女孩。

哪怕那個女孩,從沒有回應過帶土,帶土也會一直抱著這份心情,喜歡著那個女孩。

這點,他一直很清楚。

所以,他打算將這份心情藏在內心裡,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

一輩子,都不打算開口。

「其實,比起被拒絕……」卡卡西望著天花板,失笑自語著:「我果然,還是更害怕給他困擾呢!」

接著,他站起身,將手機放在客廳的桌上。

走進臥室內,沒有開燈,站在書桌前,藉著窗外的月光,拿起書桌上的相框。

相框裡的相片,是兩個個少年和一個少女的合照。

照片中的少女笑得燦爛的挽著兩個氣呼呼的,死都不對看的少年們。

彼時,少年們還是互看不順眼的關係,誰也沒想到未來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單純,卻又意外的美好。

卡卡西神色溫柔的看著照片,自語:「琳,要幸福啊……」

 

溫柔的月光透著窗,穿進臥室,卡卡西整個人籠罩在月光的照耀下。

書桌的一角,有著一封被打開的信。

透著柔和的月光,信上娟秀的字體寫著:

「卡卡西:

許久不見了!你跟帶土過得還好嗎?

這段時間,真的非常忙碌,但也過得非常的充實呢!

我常在新聞上看到你們兩個都身影,看起來你們也很忙碌呢!

希望你們能好好照顧自己,尤其卡卡西你!

最會逞強的人,就是你了!

不過,帶土跟你都一樣,都是愛逞強的笨蛋呢!

對了,雖然有點小小的害羞,但是啊……

我卻非常想告訴你們,我有一個喜歡的人了!

是大我一屆的學長,個性非常的溫柔……」

Tbc

评论(6)
热度(34)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