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他知道的和他不知道的 05

2018.02.10

宇智波帶土生日賀文,慶生中

另外,獻給 @鏡中花 水中月

梗為:現代PA,卡卡西對宇智波帶土的告白,甜

注意:各角色可能OOC,請注意食用

===========================

有時候,願望並不一定能夠成真。

卡卡西在吃早餐的時候,看著今天的晨間新聞的頭條,就知道自己今天的心情不會好多少了。

他抿著唇,眼神銳利的看著女主播微笑的報導著:

「……昨天,曉藝術發展協會為知名又充滿神秘色彩的天才畫家『鳶』舉辦了一場拍賣會,這場拍賣會吸引眾多收藏家及各國藝術家前往。

此次拍賣的畫作數量高達二十幅以上,比起以往不到十幅的畫作來說,相當讓人感到驚訝,又非常驚喜!

同時,曉藝術發展協會的主要發言人——角都先生——在這次拍賣會上說:『關於這次拍賣會,將是「鳶」釋出最多作品的一次,同時這次的所有拍賣所得將會用來資助……』……」

「喀」的一聲,卡卡西冷著一張臉將電視關掉,他垂下眼,聲音平穩的低語:「這就是帶土一直瞞著我的事情嗎?」

不讓他去畫室,也不告訴他到底想做什麼,卻讓「曉」協助整理畫作,並且舉行拍賣會……

「明明,以前都是我在處理的啊……」卡卡西低聲自語。

從看到新聞的那刻起,他的心就宛如墬入冰雪般的寒冷,冷得讓他絕望。

然後,從心底冒出一股不知名的怒火。

明明,是他跟著他一起成長;明明,是他陪著他走過所有的艱難。

明明,旗木卡卡西才應該是宇智波帶土最信任的人啊!

不被信任的背叛感和害怕被拋棄的恐慌,交織成一股黑色的火焰,在卡卡西心裡炙烈燃燒。

卡卡西閉上眼,深呼吸平緩自己的情緒,試圖讓自己情緒平穩下來

他試圖告訴自己冷靜,試圖想出宇智波帶土這麼做的理由。

然而,一個個理由卻又自己否定。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呢?

卡卡西完全想不出帶土隱瞞著自己的原因,完全想不出來。

「他,一定,還有事情瞞著我。」卡卡西表情冰冷地自語,盯著桌上的早餐,毫無胃口。

這是,旗木卡卡西有生以來,第一次不想見到宇智波帶土的一天。

今天的宇智波集團特別浮躁,幾乎每個人都在竊竊私語,像是在交換八卦小料的普羅大眾,不像人前高冷的宇智波精英。

至於原因……

自然是因為旗木卡卡西的那身能嚇退所有正常人的可怕殺氣,以及難得一見的冷漠表情。

自從卡卡西進入宇智波集團以來,每天都幾乎是笑臉盈盈,對待每位職員都相當和藹。

但今天,他卻冷著一張臉,聲音非常冷漠,眼神非常銳利。

平時總是好言好語的對待試探的宇智波高層,今天卻一改往常,不是冷笑,就是話語狠毒的逼走來試探的高層們。

對於卡卡西的態度變化,有些員工憂心忡忡,有些卻覺得很稀奇。

總之,每個人對於卡卡西態度的轉變各有不同的看法和理解。

當然,除了一般員工和高層發現卡卡西態度的轉變外,宇智波帶土也發現卡卡西的不同。

或者,該說他是第一個發現他不對勁的人。

從帶土一進到公司,看到卡卡西那刻起,他就察覺卡卡西有哪裡怪怪的。

後來,卡卡西送文件進辦公室時,臉上沒有一點笑意的盯著帶土好一會,然後就什麼也沒說的離開。

這不是卡卡西一貫的作風,往常他總會和帶土閒聊好一會,臉上總是掛著微笑。

不像今天,一句話都沒有,甚至連個笑臉都沒有。

帶土有些擔心,擔心到批改文件速度都慢了下來。

平時一個小時就能完成工作,他心不在焉的花了兩個小時才完成。

這期間,卡卡西還冷著臉送了兩大疊文件進來來。

就這樣,過了一上午,帶土在擔憂與煩躁中度過,想向卡卡西詢問發生什麼事情,卻又怎樣都問不出口。

最後,帶土終於受不了內心的煎熬和憂慮,放下手中的筆,不再折騰斷斷續續批改得亂七八糟的文件,喊住送完文件,要離開辦公室的卡卡西。

「卡卡西……你今天怎麼了?」他看著卡卡西的背影,聲音低沉又帶有擔憂的問。

聽到這問話,卡卡西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面向帶土。

他臉上掛著與以往不同的冰冷笑容,語氣冰冷地說:「怎麼了?終於想跟我說些什麼了嗎?」

「我還以為,你什麼都不想說了呢!」

對於卡卡西冷漠的態度,帶土微皺著眉,一臉疑惑的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卡卡西看著帶土那雙墨黑的雙眼,一片澄淨,只有些許的困惑。

不知道為何,看著那雙眼,卡卡西的怒火幾乎無法壓抑,在心中炙烈燃燒。

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刻,他還能這般毫無所覺的態度?

是不是,這代表著,他在他的心裡,並不是自己所想像中的那般重要?

卡卡西抿著唇,壓抑著內心的怒火,冷哼了聲,說:「哼,什麼意思?!」

「你竟然還問是什麼意思!」

「你委託『曉』幫你拍賣畫作,卻什麼都不告訴我!」

帶土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眼裡閃過些許錯愕和驚慌,有些結巴的問:「你、你怎麼知道的?!」

宛如彼時少年驚慌失措的表情,若是以往,卡卡西必定會很懷念和驚喜。

但,現在……

卡卡西卻只覺得憤怒和哀傷,因為帶土表現出來的態度,的確是不想讓他知道。

「這件事情,已經是今天早上的頭條新聞了……」卡卡西冷聲說,他看著帶土表情變化。

發現原本驚慌失措的宇智波少年已經恢復掌控這個宇智波集團的宇智波總裁了。

「我,並沒特別的想瞞著你,我只是——」

宇智波總裁咬著唇,開口想要解釋什麼,但卻被卡卡西冷聲打斷。

「我一直知道你瞞著我一些事情,尤其是前幾天,你的態度就非常不對勁。」

「我能理解,你有些小祕密不想告訴別人。」

「但,讓我最為無法接受的地方是——」卡卡西深吸一口氣,說:「你不信任我。」

「啪」的一聲,帶土用力的拍著桌子,整個人憤怒的站起來,怒吼著:「胡說!!」

「我怎麼可能不相信你?!你明明知道我——」

帶土憤怒的話語再次被卡卡西打斷。

「因為,你竟然願意讓『曉』幫你處理那些畫作,卻怎樣也不告訴我,讓我幫忙。」

「我很清楚,你有多寶貝你的作品,以往流傳出去的畫作,都是不得已之下的抉擇。」

「但,你這次卻一次性拍賣了那麼多作品,不通過我,而是通過『曉』……」卡卡西保持平穩聲調,冷漠的說:「這不就是,比起我,你更信任『曉』,甚至覺得他們比我更加可靠?」

一聽這話,帶土的怒火瞬間被壓了回去,整個人像被潑了水的貓般,頹然地坐回位置上。

「卡卡西,我……」帶土聲音乾澀的想要說什麼,卻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我知道,你一定有什麼還沒告訴我。」

「關於這次的事情,你為何這麼做的理由,還有說什麼都不讓我知道的理由……」

「只要你告訴我,不管是怎樣的理由,我都會相信。」

卡卡西看著帶土,等著帶土告訴他答案。

只要宇智波帶土隨便扯個理由,旗木卡卡西就願意相信,不論這個理由,是多麼毫無道理。

他都願意相信。

但,回應卡卡西的,卻是一片沉默。

「是嗎?你連敷衍我都不願意了嗎?」卡卡西嘴角勾起冷漠的微笑,說:「那我們,也只能這樣了,宇智波帶土。」

然後,轉身離開辦公室,「彭」的一聲,關上大門。

看著卡卡西離開的背影,帶土數次想開口挽留,卻沒有說出口。

最後,只能看著卡卡西像洩憤般的關門離開。

他看著關上的大門,語調痛苦的低語:「卡卡西,我只是……還沒有想好該怎麼告訴你才好……」

Tbc

堍,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拼命的嚕了一發

#盡量,今天內完結QuQ

评论(13)
热度(29)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