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卡帶】不乖的孩子要接受「懲罰」哦!(上)

我什麼都不想說(捂臉

明明之前才虐哭自己,今天就如此歡脫……

我不是很懂自己了(捂臉

全篇混亂,人物ooc,畫風神奇

劇情什麼的不要要求了,時間線混亂,角色出場隨我高興,求輕拍

注意,這沒有有肉!沒有肉!沒有肉!

很重要,所以講三次!

以上

======================

在那個自稱是「宇智波斑」面具男露出真面目前,所有人都在猜面具底下的樣子,從最靠譜的老頭子形象到最不靠譜的外星人都有人下注,其神秘感直逼卡卡西面罩下的模樣。

當然,沒有像「卡卡西的真面目」那樣,有著神一般的結界,阻擋所有探索「真相」之人的腳步。

嗯,至少漩渦鳴人的螺旋丸擊碎那個奇怪的橘色面具時,並沒有受到任何阻擾。

在橘色圈圈面具破碎的那瞬間,所有下注的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不放。

一個表情非常冷硬的中年大叔,右半邊的臉有著像樹木年輪的疤痕,左眼開著傳說中的輪迴眼,右眼是宇智波獨家的寫輪眼。

若沒有那奇怪疤痕的話,大概就是個非常帥氣、有男子氣概的帥大叔,但……

這傢伙到底是誰啊?!

在場的所有人幾乎是滿臉問號,與卡卡西同期的幾位忍者倒是覺得有點眼熟,但想不起來在那看過。

而身為宇智波惟一的遺族,宇智波佐助表示,他從來沒看過這號人物,在叛離「曉」之前,他也從未看過這傢伙的樣子。

哇嗚!這可是大爆冷門了!

明明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相貌都有人下注,但如此平凡,又帶傷疤的大叔模樣……確確實實沒有人猜到。

而且還是個誰也不認識的傢伙。

啊!怎麼地震了?雖然只有一下,但地都裂開了啊!

而只要對「賭」扯上關係,就非常興致勃勃的木葉五代目綱手姬表示,她明明選了了個最保守、最靠譜的老頭子形象,為什麼還是沒中?!

因此,她一時氣憤的捶了地一下,沒注意到力道,就引起了剛剛那場小規模的地震。

得知地震真相的眾人,默默地與綱手姬保持一尺遠以上的距離,順便默哀五代目的賭運一秒。

但,一直盯著那奇怪面具男的卡卡西,在看到那張臉時,瞪大了雙眼,呼吸變得急促,有種快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那張臉,是他總在夢裡見到的那個人相似,那個在十八年前,被壓在巨石的人……

卡卡西在失去他的這些年一直在猜想著,那個來不及長大的哭包成年之後會是什麼模樣,可能會是個總是開朗的笑,但老是犯蠢的帥大叔。

是的,雖然卡卡西不願承認,但他心中還是覺得那哭包的顏值的確是宇智波專屬的。

卡卡西以為,自己可能要在某次任務中喪命或是渾渾噩噩的度過一生後,才能在死者的世界中見到那個他失去了十八年,還來不及珍惜就消失的「羈絆」。

但,他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重逢,在彼此的立場敵對的情況下。

「帶、帶土?你是帶土?你……」還活著?

喉嚨像被梗住一般,卡卡西沒辦法說出後面的那句話。

他怕一說出口,眼前的人就像鏡花水月般消失。

但,居高臨下的那人卻仿佛沒意識到卡卡西的激動,嘲諷似的開口:「怎麼了?連之前的隊友都不認得了?旗木卡卡西,你這個沒用的垃圾!連同伴都無法保護的廢物!」

「喂喂!你這人到底在胡說什麼的說?!卡卡西老師才不是什麼垃圾、也不是什麼廢物的說!」卡卡西還沒說什麼,在一旁的鳴人就氣呼呼的回應。

鳴人擔憂的看著臉色明顯不對的卡卡西,問:「卡卡西老師,你認識那個奇怪的大叔嗎?」

卡卡西沒有回應鳴人,緊盯著一臉傲慢,疑似中二病發作的帶土,滿腦子刷出一大段「不可能」。

『不可能,宇智波帶土那個哭包怎麼可能會做壞事?!』

『那傢伙明明是個膽小鬼,怎麼可能如此膽大妄為?!』

『那愛哭的蠢貨,蠢歸蠢,但大體上還是個熱心助人,善良體貼的五好青年,一定有哪裡搞錯了!』

『更何況哭包那個賢值,怎麼可能作壞事,這麼久不被發現?!』

『一定有什麼地方——』

中二病發作的帶土,輕蔑的說:「垃圾!」

「啪」的一聲,旗木卡卡西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斷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是誰帶壞了我家哭包?!那蠢貨明明那麼善良,那麼乖,雖然常遲到什麼的,但絕對三觀正常,怎麼可能做壞事?!一定有什麼奇怪的傢伙把他帶壞了?!』

刷過一長串的咆哮體後,旗木卡卡西仿佛開啟了什麼開關一樣,呼吸恢復正常頻率,心跳也恢復正常,頭微微低下,不再看著居高臨下的那個人。

宇智波帶土以為卡卡西覺得愧疚,不屑地嗤笑一聲。

一旁的漩渦鳴人雖然對自己的感情線粗神經,但對於別人的情緒變化卻相當靈敏,有著像動物般敏銳的直覺。

他忍不住退後一步,他覺得卡卡西老師身上散發了一股可怕的氣息,鳴人打了個冷顫,咕噥的說:「好冷哦!」

連一旁以粗神經著名的凱也感受到一絲不對勁,遲疑的開口:「卡卡西,你……」沒事吧?

話還沒說完,卡卡西就又抬起頭,笑瞇眼的看著帶土說:「宇、智、波、帶、土,你最好、馬上、趕緊給我從上面下來,然後解釋清楚,你這十八年間到底都做了那些蠢事?!」

一字一字的講著,聲音清晰透亮,只是有點大聲而已。

嗯,大到戰場上的所有人都聽得到。

一時間,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所有人都盯著這邊看。

哦,所以那個奇怪的傢伙叫宇智波帶土啊!

跟卡卡西同期的小夥伴突然恍然大悟,心裡刷過一句話:『原來是那個賢二啊!』

  

『赫!』

宇智波帶土覺得自己的寒毛都立起來了,這熟悉的感覺,這令人發抖的語調,還有……那仿佛散發著黑氣的笑容。

毫無疑義的顯示:旗木卡卡西已經氣到理智線斷裂了!

『嗷嗚嗚!怎麼辦?!笨卡卡生氣了,不快點下去的話,會變得更可怕的!』

正當宇智波·賢二·帶土要聽從卡卡西的話跳下來時,突然意識到——

『等等!他生氣關我屁事?我們現在可敵人、敵人呢!!』

『我已經捨棄了「宇智波帶土」這個身份,我是誰也不是的男人!!』

像是找回底氣一般,帶土挺直腰幹,一臉輕視的說:「旗木卡卡西,你以為我還是當年的我嗎?別以為這樣就可以逼我就範!」

聽起來挺有氣勢的一番話,假設他的聲音沒有那麼抖的話,可信度就會高一點。

聽到這句話的卡卡西,身上散發出一股讓人為之寒顫的黑色氣息,但表情依舊是笑瞇眼,說:「帶土,我勸你最好趕快下來哦!要不然我可會控制不住『懲罰』的力道哦!」

哇哦!「懲罰」什麼的,聽起來好有歧義啊!到底是什麼呢?難道是什麼色色的處罰遊戲嗎?

眾人互相對視一眼,然後臉上寫著「八卦」二字的直盯著他們兩。

連站在帶土身旁的黑絕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於是,熟可忍熟不可忍,宇智波帶土君終於受不了眾人八卦的眼神,像兔子般氣得跺腳,憤怒地對著卡卡西大吼:「閉嘴!閉嘴!閉嘴!!明明只是打屁股而已,不要說得我跟你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你這個垃圾!!!」

哦,原來只是打屁股哦……

眾人突然有點失落,但隨即又發現——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打屁股?!

『BOSS,你這樣自爆黑歷史真的可以嗎?』

眾人心中頓時閃過這句話,然後用更熱切的「求八掛」的眼神望著他們兩。

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宇智波·作死的賢二·帶土發出羞憤欲絕的哀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卷進一個漩渦裡,消失不見。

面對宇智波帶土的逃跑,旗木卡卡西依舊笑瞇眼的:「呵呵。」

然後,轉身對眾人「溫柔」的微笑,說:「真是對不起啊!我一個會壓著帶土來向大家道歉的,請大家在等一下!」

「啊,沒關係,反正也沒什麼事,等等就等等吧!」

「就是啊!就是啊!」

「沒錯!沒錯!我們不趕時間的!」

「哈哈哈哈哈哈……」

眾人面對旗木·黑化·卡卡西時,才能明白為何身為Boss的宇智波帶土會露出受驚嚇的表情!!

因為,真的好可怕啊啊啊啊啊啊!!

旗木·黑化·卡卡西散發了一股相當可怕的氣息,連查克拉都為之扭曲變形,特別可怕的是……還掛著一臉無害的笑容啊!

由衷佩服膽敢直視這樣旗木·黑化·卡卡西的宇智波·不怕死·帶土,甚至還敢跟他對嗆,真是太了不起了!

雖然像隻受驚的兔子一樣。

不過,不怕死的人又白目的人也挺多的,例如現在:

「等等,光是道歉是不夠的,那種壞蛋應該、嗚嗚嗚嗚!!」

這位不怕死又不會看眼色的忍者,話還沒說完,就被他的小夥伴捂著嘴拖走。

還能聽到他的小夥伴氣急敗壞的聲音:「閉嘴!閉嘴!你這看不懂場合蠢貨,是想被『木葉第一技師』給捅死嗎?!」

「哈哈哈,他只是有點……額!緊張而已!」其他小夥伴努力的打圓場。

「啊,沒關係的!我現在得去追帶土了,請見諒啊!」
旗木·黑化·卡卡西笑瞇眼的說,然後卷進一個漩渦裡,消失不見。

留下來的眾人忍不住為逃跑的Boss默哀一秒。

TBC

评论(6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