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中年組】那價值一百萬的面具02

※其中詳細設定為《夏季戀曲》(上) (下)這個腦洞,若對其中設定感興趣的話,請按頭像。

※現代校園設定,著名鋼琴家兔x學霸卡

※這篇又名為《脫掉宇智波帶土面具的正確方法》(??

※明明是歡樂向卻充滿詭異的文藝氣息(?

※各種OOC,有很多私設

※各種詭異的磨蹭,明明沒想寫這麼多,卻不斷的被拉長(´Д⊂ヽ

※如果tag上有問題,請告訴我謝謝

以上,請注意食用。
  

前面章節:01
    
    
   
    
   
    
   
   

離開教室後,心情煩亂的帶土爬上樓梯,到了學校的天台上。

他打開頂樓的門,外面的天空就像剛剛在教室裡看到的那般乾淨的藍色。

他走到天台的圍欄邊,抬頭看著天空,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像要把剛剛的鬱悶都吐出來一樣。

帶土真的快被剛剛的自己給蠢哭了!

他不知道剛剛的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竟然會揮開卡卡西的手,還對他說了那樣的話。

明明,一直都想和卡卡西好好相處的,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帶土把頭埋進手臂中,內心非常的難受。

『我,又把事情搞砸了,就跟小時候一樣……』

『真是太沒用了!』帶土這樣想著,覺得眼框濕濕的,眼淚好像要掉下來了。

「帶土,原來你在這裡啊!」

溫柔又熟悉的女聲從背後傳來,帶土驚了一下,趕緊用手臂抹掉還未流下的眼淚,然後轉過身,對著來人露出一個難看的笑臉,說:「琳,妳怎會在這?」

帶土看向對方,深褐色的短髮、總是溫柔的看向帶土的淺褐雙眼以及……不論何時,都充滿溫和笑意的笑臉。

她是帶土兒時的另一位玩伴,總是溫柔又體貼安慰帶土的野原琳。

她,或許是帶土心中最無法替代的生命女神吧?

總是那麼溫柔的安慰被罵得狗血淋頭的帶土,在帶土不小心受傷時,又會擔心的替帶土包扎……

這麼溫柔的琳,很難讓人不產生好感。

帶土兒時最喜歡的人,就是琳。

只是,那是一種懵懂般的喜歡,喜歡被琳溫柔的對待,喜歡琳溫和又溫暖的笑容……

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帶土和琳,也一樣分離了六年。

六年的時光,帶走了很多東西,也模糊了很多的回憶與感情。

在帶土記憶中的琳,是個非常溫柔,卻不太會拒絕他人請求的女孩,有時也會勉強自己接受別人提出的不合理要求。

然而,在前不久看過琳態度強硬的微笑拒絕某位學長的要求,帶土就知道了……

記憶裡的那個總是勉強接受別人請求的女孩也改變了,變得更加的堅強,也懂得如何拒絕不喜歡的要求了。

唯一沒有改變的,大概就是那總是溢滿溫柔的笑容了吧?

面對與記憶中不太相同的琳,帶土的態度沒有像對待卡卡西那樣極端。

雖然覺得有些陌生,但看到那抹熟悉的溫柔笑臉,總會讓帶土覺得安心不少。

即使,帶土還是有那麼一點彆扭。

琳歪著頭,表情有些擔心的說:「我聽去你們班上找人的同學說,你和卡卡西吵架了,然後你一個人離開教室,不知上哪去了……」

「我覺得不放心,所以就出來找你了。」

接著,琳露出一個微笑,說:「我果然還是很了解帶土,馬上就找到你了!」

帶土聽完琳的話後,覺得很暖心,又非常愧疚,因為他又傻乎乎的讓琳擔心了。

提醒上課的鐘聲早已在帶土爬上樓梯時,響過一次了。

所以,琳是冒著被老師責罵的風險跑出教室,來找帶土的。

帶土抿著嘴,吞了口水,有些難過的向琳說:「對、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話還沒說完,琳就拉住帶土的手,用帶土最熟悉的微笑說:「我可不是為了聽帶土說『對不起』才出來的喔!」

「說吧!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可不會傻乎乎的相信學校裡的那些傳言,一定要由你親口說出口的話,我才會相信。」

「所以,告訴我吧!」

被熟悉的淺褐雙眼注視著,裡頭充滿著信任與關懷,帶土覺得眼前的琳和過去的琳在瞬間重合在一塊。

內心有股難以形容的情緒冒了上來,帶土突然覺得這幾個月來所有的不安與恐懼,終於有了一個可以發洩的出口了。

至少,還有一個人,是還保有他兒時記憶裡的溫柔與關懷。

眼淚,像是找到了出口一般,拼命的從眼眶裡滾落,帶土怎麼樣也擦不乾。

於是,帶土用著衣袖擦著眼淚,聲音帶著哽咽的說:「琳、琳,我我……」

在這瞬間,原野琳覺得,宇智波帶土從來沒有改變,依舊像兒時那般的溫柔又愛哭。

在她的眼裡,他從沒有改變過。

 

等帶土一邊哭著一邊斷斷續續的告訴琳,剛剛跟卡卡西發生的事情。

聽完帶土帶著哭聲的描述後,琳覺得非常的傷腦筋。

琳知道卡卡西並沒有做錯什麼,他只是用著已經習慣的態度去對待不習慣這樣態度的帶土而已。

但,要琳責怪帶土嗎?

這點,琳是做不到的,因為她很清楚帶土如此反感卡卡西態度的理由。

在一開始重逢的那刻,琳和帶土曾討論過卡卡西的事情,關於卡卡西的轉變,還有他內心的傷口。

當年的事情,對於他們三個來說,都是一道無法磨平的傷口。

尤其,是卡卡西。

所以,在帶土不在的這六年,卡卡西變得跟以前不太一樣,又或者說……讓人找不到他兒時的那種銳氣了。

平庸,卻又讓人值得信任的溫柔。

在卡卡西身上的變化,或許在世人的眼光裡,這樣才是最好的改變。

但,看在帶土的眼裡,這樣的變化,才是讓他最無法忍受的。

離開六年的帶土,在卡卡西身上,找不到過去的任何影子。

對帶土而言,現在的卡卡西,已經不是他所認識的卡卡西了。

如果,卡卡西會罵他或像兒時一樣毒舌的諷刺他,或許帶土還會像兒時一樣,氣沖沖的回嘴,然後兩人大吵一架,最後又和好。

這才是,帶土所熟悉的相處方式。

而不像現在,卡卡西對待帶土總是過於小心翼翼,眼神中也總時不時的流露出自責的情緒。

帶土無法忍受這樣的卡卡西,因為他堅決的認為,當年的事情並不是卡卡西的錯。

『明明是那幫嫉妒別人的混帳做錯的事情,為什麼卡卡西要覺得自責?!明明卡卡西也是個受害者啊!』帶土曾憤怒又難受的跟琳這樣說過。

正因為帶土曾這樣告訴她,琳很明白帶土現在的心情。

因為無法找到與過去相似的地方,帶土完全不知道如何踏出與卡卡西好好相處的第一步。

再加上,卡卡西對於當年那件事情的自責,更讓帶土不知道如何應對,只能用尖銳的話語去刺傷對方,遮掩住內心的恐懼。

然後,一個人在事後後悔不已,就像現在的帶土。

琳真的非常傷腦筋。

或許,她能替帶土轉述他的想法給卡卡西,要卡卡西不要自責。

但,太過了解兒時玩伴的琳也知道,這是不行的。

因為,卡卡西不會相信那是帶土的想法,他只會以為是琳在安慰他,然後向琳道謝。

就像琳一樣。

有些話,必須由宇智波帶土親口說出來才行。

唯有這樣,卡卡西才會相信,帶土從未怪過他。

但,帶土恐懼著完全變了個樣的卡卡西,連好好跟他說句話都做不到……

琳暗自的歎了口氣,看著靠在牆邊,縮成一團,整個人都垂頭喪氣的宇智波帶土。

她有些好笑的看著帶土那副生無可戀的模樣,然後伸手摸摸那頭毛躁的頭髮。

摸起來有點硬,但其實非常柔軟,就像帶土本身一樣。

她溫柔的注視著帶土臉上的傷疤,那是當年所留下的傷痕,是英雄的勳章。

是當年,帶土救了卡卡西和琳的證明。

帶著猙獰疤痕的帶土看起來格外兇狠,但在琳的眼裡,帶土還是像小時候一樣。

尤其是現在垂頭喪氣的模樣,跟兒時做錯事的帶土完全一樣,讓人忍不住想好好摸摸他。

像隻可憐兮兮,被人欺負的小動物般。

當然,琳的這個想法若是被其他人知道的話,大概會被投以異樣眼光吧?

畢竟,帶土現在在外人的眼中,可是個兇狠的不良高中生啊!

摸完頭髮後,琳有點忍不住的捏了帶土的臉一把,然後在帶土哭紅著眼睛疑惑的注視,露出微笑。

她,開口說:「帶土,我知道現在你很難接受卡卡西的改變,畢竟……他變了那麼多啊!」

「但是,你不能因為卡卡西變化太大,就覺得他不是『卡卡西』了,你……應該去重新認識現在的卡卡西才對!」

「這樣,你或許就會發現卡卡西,其實一直都沒有改變過,他還是你認識的那個旗木卡卡西!」

「雖然,有些事情我可以替你告訴卡卡西,但……我不覺得卡卡西會相信我說的話。」

「因為,那不是『宇智波帶土』親口告訴他,就像我之前說的,有些事情……一定要帶土親口說出來才行。」

「有些話,一定要帶土你親口告訴卡卡西才可以。」

聽到琳的話,帶土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知道琳說得是對的,但……他克制不了內心的恐慌。

帶土伸手握住琳的手,有點顫抖的開口:「琳,我……」

像是察覺帶土內心的恐慌般,琳用另一隻手覆上帶土握住她的那隻手,說:「帶土,如果覺得害怕的話,不要擔心……我永遠會陪著你去面對的,所以……不要害怕!」

看著琳臉上的微笑,帶土覺得自己的眼眶熱熱的,眼淚似乎又要流了下來。

帶土用力的點頭,說:「嗯,我知道了,琳!」

這時的天空,依舊是那片乾淨的蔚藍。

 

 

浪費了最後兩節課的時間,帶土和琳在天台上討論「如何正確與卡卡西溝通」的方法,帶土也順便跟琳抱怨課堂上那些怎麼樣也聽不懂的題目。

琳則很溫柔的聽著帶土抱怨,然後提議帶土下次要是課堂有不懂的地方,可以來找她。

又或者是,卡卡西。

「我想,這也許是個不錯的突破點,帶土可以試試,卡卡西一定會很開心的!」琳這樣說著,臉上的笑容特別明亮。

琳似乎認為這是個好主意,畢竟小時候,她和卡卡西常常幫帶土補習功課,這也算是過去回憶的一部分。

帶土也覺得這或許是個不錯的突破點,但……目前最讓他煩惱的,是如何向卡卡西開口。

雖然,琳不斷的鼓勵帶土,但……帶土很怕自己又像今天一樣,用那麼糟糕的態度,搞砸一切。

這或許,是最艱難的第一步。

或許,連琳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幫助帶土踏出這一步。

帶土知道這是自己必須克服的一關,他不想讓琳為了這件事跟著他一起苦惱。

因為,這是他必須自己去面對的難題。

在放學的鐘聲響起後,帶土和琳才驚覺時間已經那麼晚了,趕緊離開天台,回到教室拿東西。

帶土回到教室後,教師已經空無一人,他走到自己的座位,拿起掛在桌子旁的書包。

將要帶回家的東西都塞進書包後,他抬頭看了一眼卡卡西的座位。

桌面上沒有任何東西,也沒有掛著書包,看起來桌子的主人早就離開了。

沒有像過去一樣,無論多晚,一定都會在教室裡等著帶土,然後一起回家。

帶土心裡一陣難受,但又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現在的宇智波帶土和旗木卡卡西,早就沒有什麼交情存在。

再加上,下午帶土對待卡卡西的那糟糕的態度……

帶土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慢慢吐出來,在心裡安慰著自己:『沒關係,這是正常的,等到……』

『能跟卡卡西再次好好相處後,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帶土看了那無人的座位一眼,然後提起書包,踏步離開教室,關上教室的門。

在帶土離開教室後,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西下的夕陽透著窗戶,染紅了整間教室,教室的門再次被打開。

溫暖的橘紅色籠罩著那人銀白的髮上以及看似瘦弱的身體,整個人就像沐浴在溫暖的火花之中。

他走向靠窗的座位,伸出過於白皙的手,動作輕柔的撫上早被整理乾淨的桌面。

座位上原本還掛著的書包,早在之前,被主人給帶走了。

「嘛,已經回去了啊……」他輕聲自語著,眼眉彎成充滿笑意的半圓弧,但語氣中透露著說不清的失落。

「不過,也對……我和他,早就不是互相等著對方一起回家的親密關系了。」他低聲說著,像是在安慰自己般的說著。

但,難過的心情依舊存在。

在過去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如今……成為遙不可及的念想。

內心隱隱作痛著,痛得讓他覺得幾乎窒息。

難過、痛苦還有愧疚的心情糾纏在一塊,他想向那個人道歉,但……卻連一句「對不起」都無法好好說出口。

「嘛,或許……帶土還不願接受呢!」他自嘲的低語,手指摸著光滑的桌面,想要汲取那人遺留在上頭的溫度。

「喀噠」的一聲,教室的門被用裡力拉開,外面的人用著熱情與活力的聲音大喊:「卡卡西,我一生的對手啊!!你還在幹嘛,我們還要繼續往青春的道路上衝刺,可不是在這小小教室磨蹭的時候啊!」

他聽到這聲音,忍不住的暗歎了口氣,然後轉過身來,對著來人說:「阿凱,只是今日工作總結的會議而已,沒必要這麼激動。」

凱用著非常嚴肅的語氣說:「卡卡西,你這種想法是錯誤的!你應該更積極的面對人生的挑戰,不能總是這樣懶懶散散的!」

「為了打破你這懶散的人生態度,我認為我們明天可以來一場關於青春與熱血的晨跑競賽,就這麼決定了!」

凱握著拳頭,一臉熱血又亢奮的吶喊著,配合他臉上引人矚目的粗眉毛和西瓜皮髮型,總讓人覺得他是在搞笑的。

雖然,他態度非常的認真。

「不了,我可沒有答應你任何事情。」卡卡西攤著一張死魚眼,語氣堅定又平淡的說。

凱聽到卡卡西的這話,一臉像被打擊到的表情說:「卡卡西,你怎麼能用這麼殘酷的語氣來否定這件事呢?!」

然後,在卡卡西還沒反應過來前,凱又恢復原本的熱血模樣,大喊:「真不愧是我一生的對手啊啊!!」

面對凱超強的自我恢復能力,卡卡西覺得不需要顧及凱「脆弱又敏感」的小小心靈。

於是,卡卡西用著眼白過多的死魚眼盯著凱,然後毫不留情的用力推著他離開教室。

在凱還想再說什麼前,卡卡西迅速的打斷,說:「好了好了,我們得去開會了,讓其他人等著,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啊!」

「喀」的一聲,教室的門被卡卡西隨手關上。

隨著他們的咋呼聲遠去,教室再次歸於無聲的寧靜。

 

 

帶土獨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琳因為要去補習班,所以在校門口就跟帶土分開了。

在離開前,琳還笑得非常開心的向帶土說:「帶土,明天見了!」

那笑容燦爛的讓帶土內心一片溫暖,但同時也更顯得帶土現在的寂寞。

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卻只有帶土一人獨行,身邊沒有幼時熟悉的身影陪伴,內心充滿著無法輕易向他人訴說的孤獨與寂寞。

帶土就繃著一張臉,全身籠罩在抑鬱的氛圍之中,配著滿是猙獰疤痕的右臉,一路上沒有任何人敢上前搭話。

連平時在這條路上的不良少年們也都躲得遠遠的。

回到熟悉的宇智波大宅後,拉開木製拉門,帶土發現門口的鞋子比比平時還要多。

他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預感,在門口仔細想了想今天的是幾號後,才發現今天是宇智波一族的集會日。

幾乎每個宇智波族人都會到本家聚餐,順便討論最近家族發展上的問題。

雖然說,聚會是件非常開心的事情,尤其是對幼時的帶土而言。

聚會上常常會出現平時吃不到的豐盛佳餚,對年幼的帶土簡直就像天堂一樣。

重點是,甜點管飽!

不過,有件事不論是幼時的帶土還是現在的帶土都無法忍受的,那就是……來自族人們各種打著「關心」名號的挖苦言論。

幼時的帶土還不夠了解族人們骨子裡的惡趣味,還會非常生氣的跟他們辯論、

但,跟著宇智波家主生活了幾年後的帶土,大概能體會到族人們隱藏在那些嘲諷裡的關心了。

只是,聽著族人們各式「關心」的言論,帶土真心覺得自己吃不消。

「可惡,早知道應該在外頭再待一會的!」帶土臉色陰沉的自語,然後……認命的脫鞋入屋,喊了一句:「我回來了。」

接著,像是聽到帶土的呼喚一樣,族人們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向帶土打招呼。

「喔喔喔喔喔!帶土回來了啊!」

「聽說你今天翹課了啊?」

「帶土,你已經是賢二了,再翹課下去的話,賢值會變負數的!」

「成績已經夠吊車尾了,稍微注意一點吧!」

「就是啊,帶土!」

……

…………

面對族人們嘰嘰喳喳的問話和「關心」,帶土覺得一陣頭大,然後……最讓帶土覺得疑惑的是,為何這群唯恐天下不亂的族人們,總是能在第一時間知道他在學校發生的事情?

這件事,一直讓帶土非常困惑。

雖然對族人總能拿到他在學校的第一手消息感到深刻的疑惑和懷疑,但帶土還是繃著一張臉,有點不耐煩的說:「我知道了,下次我會注意點的!」

聽到帶土的回應,族人們內心奇怪的慾望被滿足後,一個個心滿意足的散開,回到各自的崗位做自己的事去。

然後,一個在一旁圍觀沒有參與的吃瓜族人看大夥都散開後,才湊到帶土面前,說:「帶土啊,白絕先生要我告訴你,你的那架鋼琴已經送過來了,就擺在你房間外的那條走廊盡頭的房間裡。」

原本還有點不耐煩的帶土,聽到族人這話,眼睛整個亮了起來,說:「真的?!」

「是的,白絕先生要我看到你時,告訴你的!」看著帶土閃閃發亮的眼睛,族人覺得特別有成就感的說。

「我知道了,謝謝你!」帶土幾乎遮掩不住臉上冒出來的興奮,向族人道謝之後,就往裡面衝進去。

看到帶土跑掉後,剛剛離開的族人紛紛又冒了出來,圍在一塊竊竊私語。

「帶土那孩子終於有點其他表情了!」

「真懷念以前,一點就炸毛的小帶土啊!」

「是啊!」

「小小的,總是充滿活力的樣子……」

「沒錯,比我家的不孝子可愛多了!」

「是啊,跟我家那個幾乎整天繃著一張臉的小鬼頭比起來要有趣多了!」

「可惜,帶土被斑大人養了幾年後,個性都變得沉悶呢!」

「唉,是啊!」

「可愛的小帶土不見了,真令人難過啊!」

一群人就這樣在大門口長吁短嘆起來。

只能說,宇智波的家族愛簡直是謎一般的存在!

 

 

帶土興沖沖的跑到走廊盡頭的房間後,用力地拉開拉門,他看到心心念念的白色鋼琴擺在房間的正中央。

那是帶土身在國外時,陪伴著他度過無數寂寞是時光的支柱。

他像是失了神般,緩緩走到鋼琴旁,伸手撫摸白色的的鋼琴琴蓋,微涼光滑的觸感讓他覺得心安。

「呦,帶土你回來了啊!」白絕不知何時出現在門口,一臉笑嘻嘻的對著帶土說:「鋼琴在你今天去上學沒多久後,就送過來了!」

「還好早就將房間整理好了,房間的隔音設備也重弄了一遍,你之前遺留在國外的樂譜,小黑也幫你一道寄回來了!」

白絕指著靠牆的書櫃,說:「喏,全幫你整理好,擺在書櫃上了,鋼琴也已經請調音師過來調過音,保養過一遍了!」

「今天簡直是累慘我了,帶土還不快點跟我說謝謝!」白絕笑得一臉欠揍的湊到帶土跟前說著。

帶土沒有像以往那樣將白絕拍到一旁,而是用著認真又誠懇的語氣道謝:「白絕,謝謝你。」

「欸欸!帶土,你突然這樣,我覺得好噁心啊~」白絕被帶土的態度給刺激得哀叫出聲,整個人都不對勁的扭著腰,臉上出現詭異紅暈。

沒有去理會白絕發瘋的舉動,帶土動作輕柔的掀開琴蓋,琴蓋下漆著淡紫的顏色,與黑白相間的琴鍵散發一股神秘的氛圍。

這是帶土的鋼琴,獨屬於宇智波帶土的回憶。

帶土迫不及待的拉過琴凳,坐了下來,將手放到琴鍵上,然後……彈下第一個琴音。

一首曲調溫柔又吸引人心的無名小曲,隨著帶土的演奏,樂音飄散在整個房間,傳遞到外面去。

白絕不知何時停下瘋狂扭腰的舉動,盤腿坐在木製地板上,隨著溫柔的小調輕哼著。

帶土一臉專注又溫柔的看著琴鍵,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讓他整個人看起柔和了不少。

房門口不知何時聚集了一堆族人,他們被帶土的琴音所吸引,輕輕地打著拍子,應和著那溫柔的曲子。

帶土心情很好的想著:『明天,一定要跟卡卡西好好地說話,絕對不能再像今天這樣了!』

帶土的手指在琴鍵上飛快的舞動著,期許明天的自己能再多一點勇氣。

然而,誰也無法預料到未來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TBC

评论(21)

热度(52)

  1. 九日千里笑顏 转载了此文字
    宇智波們都好可愛~當然最可愛的還是堍!!😍
  2. Joyday爱笑爱生活千里笑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