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原創】謠言

昨天深夜工作時,腦海裡浮現了這樣的一句話:

「我的愛人,長眠於謠言之海。」

然後,腦袋開始構思了整個故事的架構。

這其實是個很簡單的故事,一個簡單又讓人無能為力的故事。

一個西方魔幻的背景,以第一人稱為主。

「我」開始描述他的愛人是個怎樣的人,曾經多麼地陽光燦爛,在學校裏是個多麼優秀的人。

直到,他開始研究了魔法與煉金術的結合。

在當時,學習魔法瞧不起煉金術,學習煉金術鄙視魔法,那是個兩者無法相容的時代。

但,他卻興致勃勃的想將兩者結合在一塊,開始研究一切的可能性。

「我」雖然無法理解愛人的想法,卻也默默的支持他。 但,很久以後的「我」卻相當後悔這樣的決定。

當新的觀點出現前,總會有各種碰撞跟衝突。

「我」的愛人所遇見的正是這樣的場面,學習魔法的人斥責他褻瀆魔法之神,學習煉金術的人譴責他冒犯知識殿堂。 對於這樣的場面,他早有決心面對,笑笑面對一切。

然而,總會有各種極端的出現,有人開始恐嚇,寄信騷擾,或在家門口丟動物的屍體。

一開始,雖然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然而時間一旦拖的長起來,也會覺得焦躁不安。

甚至有人,還出手製造陷阱傷害了「我」。

這點,成為了他最後崩潰的起點。

即使後來抓到兇手,卻被從輕處理,甚至被處理的人員輕視。

後來,他的情緒越發焦躁不安,害怕「我」出事情,卻又無法放棄自己的研究。

兩難的抉擇,讓他異常的痛苦。

「我」不曉得該如何安慰他,只能緊緊的抱著。

最後,他們搬離原本的住處,來到一個偏遠的城市居住。

但,有些人卻不願放過他,不斷的騷擾著他。

「我」想保護他,扔掉那些恐嚇的信件,血淋淋的動物屍體,卻還是讓愛人發現。

他開始覺得,自己拖累了「我」。

然後,逐漸走向崩潰。

一天,「我」要出門買安神的藥物,突然有點不放心的回頭,說:「等我回來。」

他愣了下,笑得溫柔的說:「好的,我等你。」

之後,回到家的「我」看見的是滿地的血紅,他就倒臥在那片鮮紅之中,一臉安詳。

這瞬間,「我」毫無能力的跪在他面前,撫摸著他的臉。

「我,到最後還是無法保護他。」

這是「我」唯一的想法。

然後,「我」看到了散落在地上,一封封的恐嚇信件,面無表情的撿起來,全部撕毀。

「我」所深愛的人,早就離去。

就此長眠於謠言之海。

那麼,「我」還有什麼可害怕的?

「我」處理完了他的後事,便開始接手關於魔法與煉金術結合的相關研究。

或許,是因為他的死去,再也沒有人來騷擾。

「我」能夠專心的做研究。

其實,這個研究已經接近了尾聲,只要找到最後平衡魔力的物質,一切就都解決了。

「我」找到了那樣物質,平衡魔力,將魔力運用在煉金術上,煉製出更適合普通人使用的物品。

方便,簡單實用的生活用品。

這就是,他最初研究的目的。

「我」發表了這項研究,各界大為震驚。

畢竟,這原本是被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卻成為真實。

「我」被協會邀請回去,請「我」講解這個研究。

「我」抱著他的遺像回去,「我」無視高層不好的臉色,自逕上台。

「我」的第一句話。

「在場的你們,都是兇手。」

「不論是參與的,還是袖手旁觀的,全都是殺害他的兇手。」

「我也是。」

「沒能拯救他,無能為力。」

「你們都對不起他。」

「即使說了對不起,也沒任何用處。」

「因為,你們該道歉的人,已經不復存在。」

「所以,我不會原諒你們。」

「然而,這項研究並不是為了你們,而是為了更多的普通大眾………」

之後,「我」發表了這項研究,讓更多普通人能夠便利生活。

最後,「我」回到那偏遠的城市,安靜地度過餘生。

這個故事,就結束了。

深夜裡想到這樣的故事,眼淚幾乎快滾了下來。

言語的力量很可怕的,可以輕易的刺傷別人。

同時殺害他人。

我很希望,每個人的內心都是柔軟又和善的。

然而,事實上,卻總是有許多人傷害著別人,用著話語去刺傷別人。

又或者,不自知的傷害他人。

嗯,最近的呱很大,同時吃起來也很難受。

事情演變,也有了巨大的改變。

我心疼著兩位發聲,然後也被騷擾的人,他們兩位真的相當可愛。

善良,不應該被隨意消費,更不應該隨便被人利用。

我是,真誠的希望所有的人心中,都能有那麼一絲良善存在。

雖然,這個世界並不是那麼美麗,卻還沒糟糕到必須用死亡去面對。

請,好好珍惜自己。

评论(6)
热度(7)

© 千里笑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