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笑顏

你們都說,旗木卡卡西只關注著13歲的帶土,但宇智波帶土又何嘗不是注意著12歲的卡卡西?

你們又說,旗木卡卡西一生充滿不幸與分離,但宇智波帶土的一生不也充滿了黑暗與絕望?

【帶卡】溫泉夜話

※六代卡退休後與凱去旅行的深夜對話

※玻璃糖(應該

※可能各種ooc,堍死亡設定

按照約定 @無奈作業這麼多 好好吃糧啊ww

三月完全沒有更新,真是抱歉了(不過我想沒人介意(?

接下來,我會稍微努力不那麼鹹魚的(欸

謝謝,還沒取關的各位!(比心


在把火影的職務交接給他心愛的學生後,成為退休人口的卡卡西便迫不及待的帶著早就整理完畢的行李,拖著早已跟他約定好的凱,迅速的離開木葉。

離開,這個讓他滿溢複雜情感的故鄉。

不過,因為離開的太過倉促,沒來得及通知他那群學生們,最後被著急的找過來的小櫻給狠狠臭罵一頓。

負責提供交通工具尋人的佐井則在一旁保持微笑,完全沒有想要插嘴或毒舌的意願。

雖然,被學生逮著臭罵一頓,但卻沒有影響卡卡西對於這趟旅程的心情。

這是一趟,沒有目地的旅行。

卡卡西和凱走過很多地方,有些地方甚至是他們年輕時,出任務去過的地方,只是……

當時的心情與現在的心情大相逕庭,看到的景色也跟記憶中的完全不一樣。

畢竟,經過了戰爭和漫長歲月,許多的事物都產生了變化。

當然,在旅途的過程中,也遇到了不少麻煩事情,像身體上的病痛之類的。

年輕時,肆意妄為造成的傷痕,在歲月老去的現在彰顯著它的存在。

在四戰時,雙腿受創的凱時常在天氣劇烈變化時感到痠痛不已,卡卡西也有著同樣的困擾,不是這痛,就是那痛。

不過,身體的病痛並未影響他們的旅程。

他們依舊保持愉快的心情到處走走看看。

看看這個,他們年少時未能仔細看過的美麗世界。

   

   

這夜,卡卡西和凱在某鄉間的溫泉旅館投宿,據聞這裡的溫泉對於治療痠痛很有療效,他們對於這點非常的感興趣。

因為還不是旅行的旺季,旅館裡並沒有很多客人,卡卡西和凱很幸運的獨佔了整個露天浴池,悠哉的享受溫熱泉水帶來的暖意。

泡完溫泉後,兩個老人家向旅館的服務人員要了壺清酒,穿著旅館提供的浴衣,倚著拉門看著屋外的夜空,喝著溫熱的清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說說現在時代的變化、未來的發展,談談過去回憶裡的一切,還有年少輕狂的傻事。

然後,不知是想起來什麼,卡卡西像是深有感觸的說了句話。

「嘛,仔細想想,我這輩子想好好守護的人,幾乎沒能守護住啊!」

「真的是……太沒用了啊!」

凱聽到這話,先是一愣,然後大笑出聲,說:「哈哈哈哈哈!卡卡西,你是不是喝醉了?怎麼在說醉話?」

「我記得你酒量沒這麼淺啊!」

「果然,年紀大了,連酒量也不行了啊!」

「別說這種讓人笑掉牙的玩笑話了,卡卡西!你可是木葉的六代火影、曾經的『寫輪眼卡卡西』,還是四戰的英雄之一啊!」

「你保護了那麼多人,做了那麼多了不起的事情,現在卻說那種話,你想笑死我嗎?」凱笑著說,然後一口飲盡杯中的酒。

聽到凱的回答,卡卡西先是一愣,然後笑瞇著眼替凱斟酒。

「啊,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啊!」卡卡西嘆息似的說。

凱滿足的抿著杯中的酒,聽卡卡西這樣一說,不怎麼認同的回應:「什麼我是這麼想的?很多人都這樣認為!」

「不止是我,你那群學生們也是,還有木葉的大夥們也都這麼認為!你可是木葉的英雄啊,卡卡西!」

聽著凱的話,卡卡西垂眼看著手中的酒杯,自語:「是這樣啊……」

然後,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既然,你覺得我在說醉話,那接下來……」卡卡西笑著對凱說:「這些話,你就當是我喝醉後的胡言亂語吧!」

「卡卡西?」凱疑惑的看著他。

但,卡卡西並沒有解釋,他抬頭仰望懸掛在夜空上的皎潔明月,說:「我啊,從不認為自己是英雄,畢竟……我想好好守護的人,從來未能守護。」

「不,或許該說,在我還來不及意識到前,我就已經失去他們了。」

「失去,我所珍愛的人們。」

一開始,卡卡西便失去了父親,在他還未來得及長大前,在他還未能理解父親真正的想法之前,他就失去尊重又敬愛著的父親了。

甚至,在父親以那種不名譽的方式去世後,他便完全否認父親的意志,堅定的認為「同伴是累贅,是不需要的存在」。

或許,年幼的他是想用這樣的方式,向拋棄他,擅自離去的父親抗議吧?

到了後來,是帶土讓他明白父親的意志,明白同伴比任務要來得重要。

是帶土,守護了他的父親所遺留下來的意志。

最後,帶土卻為了保護他而「死」。

彷彿從那個時候開始,卡卡西就一直在失去他所珍視的人們。

琳,那個總是笑得溫柔,被帶土喜歡著的溫柔女孩,最後為了守護木葉,也為了保護卡卡西,選擇死在卡卡西的手上。

還有水門老師和辛玖奈師母,在卡卡西最黑暗的那段時光裡,總是鼓勵他,安慰著他的這兩個人……

最後,也為了守護木葉死去。

「我,一直被他們守護著,卻從未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卡卡西這樣說著,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

那笑容,在凱的眼裡卻是那麼悲傷。

「我一直怨恨著當時的自己,為何沒能守護好他們?」

「最後,卻只能站在墓碑前,弔唁他們,然後不停的後悔著……」卡卡西說著,然後撫上左眼的傷疤。

「在四戰時,我沒能將他帶回來,甚至還讓他留給我的遺物被搶走……」他像在自言自語般地低喃著:「最後,他又再次因為我而死去……」

凱沉默的聽著卡卡西的話,他知道卡卡西話裡的「他」是誰。

那個總是笑得很天真,卻總是說著大話的宇智波少年。

跟鳴人很像,卻走向不同道路的少年。

凱對於那個人的印象並不深刻,隱約記得年少時曾打敗過那人一次,還有四戰時,面具破碎後,那冰冷又陰沉的表情。

年少的那人與四戰的那人,差距大到讓人無法相信。

但,凱知道,那人在卡卡西心中佔據很重要的位置,從三戰結束後、四戰結束後,一直到現在,從未改變。

「我……一直守護不了他們,卻被他們守護著。」卡卡西看向凱,說:「我不是英雄,我只是個連想守護的人,都無法好好保護的廢物而已。」

聽到卡卡西這話,凱終於忍不住打斷,說:「你是英雄。」

凱用堅定的語氣說:「卡卡西,你是英雄,你一直都是木葉的英雄!」

對於凱的話,卡卡西只是低聲自語:「是嗎?」

旗木卡卡西,是木葉的英雄,卻無法成為水門班的英雄。

「來,喝酒!」凱替卡卡西的酒杯斟滿酒。

他認為不該再繼續這個話題,然後提起之後該之後旅程該往哪邊走的事情。

察覺凱想轉移話題的意思,卡卡西倒也配合的順著凱的話聊下去。

這讓凱稍微鬆了口氣。

  
  
 

之後,不知過了多久,凱已經喝得醉醺醺,倚著拉門呼呼大睡。

卡卡西的臉上也染上一抹紅暈,看起來似乎也有點醉意。

不過,他的意識還很清楚。

卡卡西看著睡死過去的凱,很是傷腦筋的說:「真是的,竟然這樣睡過去了!」

「還說我的酒量變差了……」他搖頭失笑著。

卡卡西抬頭仰望著依舊高懸夜空的明月,自語:「不過……今天月色可真美啊,帶土!」

「如果可以,還真想跟你一起看這醉人的月色啊!」他撫上左眼的傷疤。

左眼,早就不是血紅的寫輪眼了。

卡卡西早就連能拿來懷念的遺物都失去了,只剩……逝去的人們留下的意志,支撐著他繼續走下去。

「不過,也快了!」卡卡西笑瞇著眼,低喃:「在過幾年就好了。」

等到卡卡西生命終止的那天,他就能毫不猶豫的向著早已經離去的人們奔去。

所以……

「到了那天,我們在一起賞月吧,帶土!」

The End

评论(12)

热度(24)